2673.第2673章

    这样绝情而又讽刺的话从司徒烈嘴里说出来,像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地刺在白芊芊的心尖上,刀刀见血。

    如果别的男人说这样的话,白芊芊肯定丝毫感觉不到心痛,可这句话是司徒烈说的,是她最爱的男人说的。

    白芊芊的心钝钝地疼着,但面上还是极力地微笑着。

    她张开双腿,跨坐在司徒烈修长的双腿上,双手攀附着司徒烈的脖子,爱昧的气息,一点点打在司徒烈的脸上。

    司徒烈脸写满了厌恶,但并没有急着将这样赤裸裸的白芊芊推开。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他曾经有眼无珠看上的女人,此刻究竟想要做什么。

    白芊芊搂紧司徒烈的脖子,身子不断地往他怀里蹭。

    她白嫩的一只手,缓缓滑进司徒烈的衣服里,摸着司徒烈胸前光裸的肌肤。

    这样陌生的触碰司徒烈一滞,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再忍受,当下推着白芊芊的肩膀,一把将她甩开。

    哪道这时白芊芊却伸出手来,紧紧地抱住司徒烈。

    哭求道:“徒烈,再爱我一次,再最后爱我一次好不好?我求你了,我真的求你了。”

    白芊芊的哭声,让司徒烈脸上的不悦更浓。

    再爱她一次?!

    想得倒是简单!

    司徒烈嘴角冷笑越发的张扬开来。

    冷冷地看着白芊芊,厌恶地道:“白芊芊,你当我是饥不择食的禽兽?!我的确对女人感兴趣!但我这个兴趣,只对我自己的女人!”

    司徒烈说完,猛地一把将坐骑在他身上的白芊芊一把推开。

    力道之大,以至于白芊芊没有丝毫的准备,已经啪地一下摔在地上。

    心上的痛,已经让她身体上的疼痛,达到麻木的状态。

    司徒烈冷眼旁观着地上白芊芊的狼狈。

    “你身上该看的地方我都已经看过了,不送!”

    司徒烈说完,冷冷地转过椅子面对着墙壁,已经不再说一句话。

    狼狈至极的白芊芊看见司徒烈眼底的决绝,此刻,即便她再心痛,也已经没有任何回头路可走。

    她艰难地从地上爬将起来,走到司徒烈面前,跪在他大腿边上,柔弱地哭道:“徒烈,再爱我一次,最后一次好不好?”

    白芊芊抓紧司徒烈的袖子,语气里满是乞求。

    司徒烈看着白芊芊如****一般的样子,心里更是气愤。

    “白芊芊,赵老头该不会给你吃了什么药,他不能满足你,然后你便来我这里,求我赐欢?!”

    想起药这回事,司徒烈的脑海里不自觉地想起来了白甜甜。

    想起那一夜,白甜甜在他身下,辗转承欢的样子。

    若是没有那一夜,他也不会知道,自己是如此离不了白甜甜。

    “徒烈,我没吃药,我只求你爱我,再爱我一次。”

    白芊芊的眼泪夺眶而出,缓缓从地上爬将起来,再一次坐在司徒烈的胳膊上,攀附着司徒烈耳朵脖子。

    她扬起艳丽的红唇,猛地吻住司徒烈冰冷的唇。

    “啪!”

    司徒烈猛地推开白芊芊,狠狠地一个巴掌,甩在她白皙的脸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