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0.第2660章

    看来这次还真是多亏了赵又棋带他找到了马晓霞,不然他还真不知道原来白甜甜的底牌这么浅。

    为了一个狐朋狗友,竟然甘愿将自己的奉送给自己。

    要知道了,他为了得到她,费尽心机,花了十五年的时间等她长大。

    但结果很显然,他十五年的费尽心机,都是在白费力气!

    最后还是这个女人身边的一个朋友,让她这么轻易的诚服。

    想到这,司徒烈的眼底冷笑更是明显。

    脸上的笑是冷的,可有谁知道,他心里的笑,却是苦的。

    “你,你究竟把马晓霞怎么样了?我都已经回来了,你放了她好不好?”

    白甜甜双手握住司徒烈挑起她下巴的一只手,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司徒烈无视她的楚楚可怜。

    冷冷的语气只是在重复一句话:“白甜甜,为了你的朋友,你真的什么都愿意做吗?!”

    白甜甜握紧司徒烈胳膊的手,在缓缓的,无力地垂下。

    这个魔头心里想的,永远都只有‘算计’二字,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他还在算计什么?!

    想到这,白甜甜没来由的一阵刺痛,这样的刺痛从小腹缓缓传来,她身上的每一个毛孔,也跟着叫嚣起来,千疮百孔的痛,让白甜甜一时间疼得在床,上打滚。

    司徒烈猛地看见白甜甜捂住肚子在床,上打滚,眉宇猛地一皱,掐灭手里的烟蒂仍在地上,猛地爬到白甜甜身边来,双手搭在她的背上问:“白甜甜,你在玩什么把戏?!”

    肚子的绞痛,让白甜甜的呼吸变得急促。

    “痛,痛,痛……”

    白甜甜弓起胳膊,整个人完全缩在一起,在床,上不断地翻滚着。

    司徒烈听见她说痛,他的心跟着揪在一起痛了起来。

    他猛地伸过手来抱住白甜甜,大手刚穿过她的大腿,她便感觉到手腕上什么东西湿湿的,黏黏的。

    司徒烈猛地将白甜甜抱在怀里,抽出那只胳膊一看,发现上面全部是刺目的腥红,全部是血。

    司徒烈全身一震,忙看向白甜甜的腿间,忽地发现,殷红的血,顺着她洁白的双腿,不住地往外涌。

    而她刚才翻滚的床单上,也是一片刺目的腥红。

    她这是怎么了?!

    司徒烈的身体抖得厉害。

    立即将白甜甜放在床榻上,然后拿起床岸上的电话快速地拨通了一串号码。

    “车子准备好去医院,快点!”

    司徒烈说完,马上从床榻上蹦起来,拿起架子衣服,快速穿在身上。

    然后拿起一边的大浴袍,用它将白甜甜一把裹起来,然后抱起她,快速地朝房门跑去。

    房门很明显被人从外面锁住了。

    司徒烈拨弄了几下,没有弄开,忙将白甜甜的头按在怀里,然后猛地一大脚,狠狠地揣在琉璃的房门上。

    哄的一声巨响,顿时响彻着整栋公寓。

    司徒烈连连踹了好几脚,楼下的人才反应过来。

    墨寒颤抖地拿着钥匙将门打开,他看着已经被踹坏的门,手在不停地发抖。

    “总裁……”

    房门刚一打开,墨寒便看见司徒烈抱着白甜甜夺门而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