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6.第2606章

    以至于他衬衫的扣子,如玉一般,狠狠地打在白甜甜的脸上。

    她原本白皙的小脸,在此刻,异常的疼痛起来,整个人都变得受不了了!

    白甜甜刚想抬手,来摸自己疼痛的脸,哪想到光裸着上半身的司徒烈此刻猛地压在她身上。

    压得小小的白甜甜,完全透不过气来。

    司徒烈捉住她的两只手,将她的手,压在她身上,不给她任何乱动的机会。

    随即,吻便在白甜甜的面颊上,如雨般,细细密密地落了下来。

    她脸上刚才疼痛的地方,因为这样细密的吻,变得不再那般疼痛。

    司徒烈单手覆在她身上,在她的指尖,轻轻的揉捏呢。

    司徒烈的手指的动作,让白甜甜的身体一阵酥麻。

    这种感觉,让白甜甜异常的不自在,她不断地扭着身子,想要反抗着这种难受的感觉,可司徒烈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得她喘不过起来。

    白甜甜越是扭动,司徒烈身上的情谷欠愈是高涨。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她撕碎,想要将她吃掉。

    他从来对女人没有都没有这样的耐性。

    只是不曾想,他会为了得到这个女人的身体,足足等了十五年。

    十五年来,多少个谷欠火焚身的地夜晚,他怀里抱着这个温软的女人,多想咬牙切齿的将这个女人扑倒。

    可想到她还小,反正她迟早都是她的,等就等吧。

    可哪想到,等他真正等这个女人长大了的时候,这个女人不仅不止一次的想要逃离他,更重要的是,她心里竟然还装了一个野,男,人!

    这个该死的女人,如果他再不要她,她还当真以为,他是个纸老虎。

    任由她这般肆无忌惮的想逃便逃,想要勾,引野,男,人,便随随便便地出去勾,引!

    这一刻,司徒烈再也没有以往的耐心,他的谷欠望在不断升级,他的动作,比野兽还要凶猛。

    他修长的指尖,缓缓从他的纤腰处,游离到她的身上。

    意识迷蒙的白甜甜顿时一个激灵,不自觉地抱紧自己。

    她的眼睛也正好在这一刻对上司徒烈充满情谷欠的双眸。

    司徒烈感觉到她的动作,充满情谷欠的眸光猛地盯着白甜甜看。

    他寒光似剑一般的双眸像是要刺穿白甜甜双眸一般,狠狠刺在白甜甜心上。

    他似乎不需要任何的言语,就单凭犀利的眼神,便能让白甜甜完全妥协。

    白甜甜缓缓闭上眼,她在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白甜甜,你的身子已经不干净了,从了他吧,至少这样,可以救大侠。

    白甜甜松开绷紧的双腿。

    司徒烈瞧见她眼底的绝望,但他只是看了看,一点都不在乎!

    之所以让她滚,是因为她在心里笃定,这个女人既然能当着他的面,主动脱光,那么,她的意图就已经很明显了。

    她要救她的朋友。

    用牺牲自己的方法。

    多么愚蠢的女人!

    难道他只要用这么一点点手段,便可以将她降服吗?!

    未免也太简单了一点!

    白甜甜咬紧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