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4.第2534章 惩罚

    司徒烈笑的阴森,像一个冰冷的魔头,一点点吞噬着白甜甜的心。

    司徒烈的大掌缓缓覆上白甜甜胸前被咬得不满血迹的肩膀。

    过程万分煎熬。

    白甜甜绝望地闭上眼睛,准备迎接接下来如凌迟一般的痛!

    书上说,女人这一生必须承受两次剧痛。

    第一次,是破雏的撕裂。

    第二次,便是生孩子时的撕裂加刀刃。

    白甜甜不愿记住司徒烈,哪怕是他给自己的痛。

    可是面对她人生的第一次,白甜甜无法说不记得!

    白甜甜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可司徒烈身体里的谷欠望,却在不停的叫嚣。

    只要的他的一个动作,让她从一个女孩,刹那间变成一个女人。

    即便他恨她,恨之入骨,但这依旧无法改变,自己想要她的冲动!

    司徒烈单手搂紧白甜甜的腰肢,不想再给她任何犹豫的机会!

    就在司徒烈强取豪夺的时候,白甜甜面色猛地一阵苍白!

    司徒烈一怔,看了一下,顿时‘性’致全无,猛地一掌拍在白甜甜的胳膊,冷冽地叫道:“白甜甜,你在搞什么名堂?!”

    看着他谷欠望上沾染的猩红,司徒烈身上的戾气不打一处来!

    白甜甜攥紧是身下的手下的手指,昏昏沉沉地痛着。

    司徒烈见她面色越加苍白,忙从她身上翻身下来,钳制着她的下巴冷声问:“白甜甜,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你月事会来?!你又在玩我是不是?!”

    司徒烈当下恨不得喝一口水,将白甜甜给活活地吞下去!!!

    白甜甜听得没有一丝力气,紧紧地缩成一团,面色发白,嘴唇发紫,身体也在不断地颤抖着。

    她这是,在发羊癫疯?!

    司徒烈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钳制白甜甜下巴的手,愈发收紧,恨不得将白甜甜的脸,捏碎一般。

    “白甜甜,你再不回答你是不是算计刚才月事会来,所以才和我玩了这么长谷欠擒故纵的游戏?!你再不说话,我现在就要了你!!!”

    司徒烈语气里满是怒气,一个翻身,便再一次将白甜甜压在身下。

    白甜甜痛得脚尖勾起,双腿在不停地勾筋。

    “哥,痛,我好痛,痛!!!”

    现在不仅是小腹痛,她的身体,即便司徒烈没有进去,但猛烈的疼,还是弄得她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的力气。

    司徒烈听她说疼,眉宇猛地皱在一起。

    “白甜甜,你要是敢在我面前装腔作势,你就死定了!!!”

    司徒烈翻身从她身上下来,拿起干净的毛巾,将自己和的白甜甜的下,体擦拭赶紧,然后打了个电话,便快速地穿好衣服,裹着白甜甜,一路才是楼下奔去。

    窗外的夜,无边的深沉。

    可有些痛,从这一夜开始,便已根深蒂固,从此再也无法消除。

    白甜甜昏睡在医院的病床,上,昏昏沉沉痛了好久。

    也不知道痛了多久,终是在一片疼痛中痛得昏睡了过去。

    司徒烈冷冷地站在床边,看着医生再给白甜甜做检查。

    医生检查过后,司徒烈心里想,她不就是来了月事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