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第197章 脸上过敏!

    至于黄源,打从她进门,他怪异的眼睛就一直盯着她看,弄得小曦很不舒服。

    白长乐没注意到黄源的眼神。

    她眯着眸子,用豹子一样的眼睛,冷冷地看着白小曦。

    忽然,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朝小曦奔过来,指着她的脖子,有点震惊地道:“白小曦!我没有看错吧?你脸上的大片红晕,是男人种下的吻,痕?!”

    白小曦一听吻,痕,这才想起定是沈世修那会在车子里亲下的……

    她的皮肤薄如白纸,亲一下都能看见!

    这家伙……

    这会害惨她了。

    呜呜……

    小曦心里叫苦不迭,但面上依旧保持镇定。

    伸手拉高自己的衣领,神情严肃地道:“我脸上-敏。”

    简单的一句话算是解释,希望白长乐别再纠-缠不清。

    可惜,讨厌精白长乐并不随她所愿。

    她凑过脑袋,认真地审视地小曦脸上的吻,痕,满眼奚落:“白小曦,你骗鬼是吧?你这脸上明明是男人的吻,痕好吧,还骗我说不是!对了,应该不止是脖子上有吻,痕吧?胸匍上,腰上,屁,股上应该都有吧?你们做,了没有?处-被破了没有?”

    “长乐!”

    孙玉芬没想到白长乐这种破嘴又开始不听话了,忙上前拉住她,冷冷地将她训斥一顿!

    “白长乐!你怎么回事!刚才你不还和我表态说等你姐姐回来,你们好好的,不吵架吗?你这是做什么?!你姐姐回来一趟容易吗?!”

    意思是,错过了这次给白小曦下-药的机会,我看你下次还能不能将她请回来!

    白长乐嘴上很不甘心!

    因为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奚落白小曦的机会。

    这下被母亲硬生生地堵住了,她很烦躁。

    面对羞辱,白小曦显得异常淡定。

    她望着很不甘心的白长乐,满眼冷厉地道:“白长乐!你是我什么人?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就算我脸上是男人的吻-痕又怎样?需要向你交代吗?”

    说罢,也懒得看她那张气急败坏的脸,望着孙玉芬:“我爸呢?不是说要给我财产吗?拿来吧!”

    白长乐对财产两个字表现得极其的敏-感。

    她跳出来问孙玉芬:“妈!你要给这贱-人财产?你不是说她的财产全部给……”

    “白长乐,你给我闭嘴!”

    孙玉芬阴冷地打断白长乐的话,冷声呵斥道:“只要我和你爸还在的一天,你都无权插手家里的财产分配问题!给我去厨房把我熬好的鸡汤端上来!!!”

    孙玉芬训斥的语气异常的狠戾。

    这让白长乐气愤之余,很想发火。

    完全不知道母亲到底在发什么神经!

    干的都是什么事!

    见白长乐满眼委屈,孙玉芬又恶狠狠地朝她吼:“还愣着做什么?!快点去啊!”

    一想起汤,白长乐只好委曲求全,很不甘心地迈着步子朝厨房走去。

    此刻的黄源关乎的不是财产,而是小曦脸那片无比清晰的痕迹。

    他和她在两年,最亲密的时候,也只是偶尔牵牵小手,抱一抱,知道小曦保守,他便从里没做过半点越轨的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