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莽荒王座

54.第54章 虬龙

    感觉到这股能量的众人,脸上齐齐色变,忍不住踉跄后退,而后施展出防御宝术,才觉得心头好受了一点。

    众人眼眸中满是惊悸,虬龙舞这种宝术果然名不虚传,爆发出的威能太过恐怖了。

    “这人类死定了。”有人开口,声音中满是快意。

    这种威能实在太过恐怖,他们相信就算是这人类清醒的时候也必然抵挡不住,更何况是现在还处在悟道之中,无知无觉。

    众人心下齐齐想着,眼睛却是死死盯着场中,一刻都不离开。

    场中,虬龙舞动,骇人的能量席卷苍穹,朝着楚云迅速袭杀而去。

    中途所过,宆宇崩毁,雷霆消散,黑洞衍生,恐怖无比。

    楚云此时依旧眼眸紧闭,仿若察觉不到一般,依旧沉浸在雷霆的世界中,感悟着九天雷宵宝术。

    虬龙越来越近,楚云周边的空间开始扭曲变形,骇人的能量波动已经及身。

    这个时候,星图霍然而动,一股光华从其中激射而出,直直击打在虬龙身上。

    轰……

    顿时,爆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天穹中光华闪烁,能量波动辐散,让围观众人不得不后退起来。

    天穹之中,虬龙再次长吟,他与星图中激射而来的光华撞击在一起,并没有被摧毁,而是僵持起来。

    由此也可以看出此种宝术的恐怖,若是寻常宝术,星图中降下来的一击必然可以瞬间将其摧毁。

    两者僵持,同样拥有至强威力,碰撞之间,能量波动滚滚,震天动地,黑云不断重聚又消散,雷霆不断衍生又被冲毁。

    天地间混乱无比,仿佛失去了秩序。

    “你怎么可能挡我?”霸杀看到这一幕,咆哮起来,头顶独角再次绽放出一股光华。

    顿时,天穹上的虬龙有如神助,竟然开始将星图中落下的那道光华缓缓冲起。

    “人类,无论如何,今天你必死无疑。”霸杀冷然开口,也不管楚云能否听到。

    他心头早已有万千怒火,被人压在头顶的感觉和那时不时的嘲讽早已让他恨欲狂,以他高高在上的身份,何时受到过这般对待,何时遭受过这般羞辱。

    话音刚落,霸杀头顶独角的光华越发的炽盛了,他在消耗本源,在极尽爆发,要一举将楚云彻底袭杀。

    他自信,在他如此恐怖的爆发之下,无论是什么样的敌人都将伏首。

    天穹中,虬龙的身躯越发凝实,身上竟开始带着丝丝远古蛮荒的气息,一双原本呆滞的眼眸竟然宛如有了灵智一般,开始闪烁出灿灿光芒。

    整个宝术给人的感觉宛如是活了一般,充斥着一股莫名的气息,让人忍不住心悸。

    “去吧,虬龙之血。”就在这个时候,霸杀又是一声大喝。

    话音一落,他张口一喷,一股血液直接泼洒在虬龙身上。

    瞬间,虬龙身上红芒大放,耀眼无比,让人无法看的真切。

    看到这一幕,霸杀又是一口血喷出,只是这次不再是激射向天穹。他受伤了,此次这般消耗,他以本源大损为代价,将自身百分之两百的爆发了出来。

    他就不信这人类还不死。

    他看似莽撞,却是早已算计好了一切。

    这人类的强大有目共睹,自然不可能轻易杀死,就算是如今处在悟道之中,也不见得能轻易杀死。

    所以,他将自身实力爆发到了极致,不惜损耗本源之力,也要务必保证将他彻底杀死。

    只要这人类被杀死了,他将是第二个得到洗礼的,到时候损耗的本源绝对可以补充回来,甚至引发雷劫罚身,渡过之后,他将成为一代年轻至尊。

    他的野心很大,要站在年轻一代的巅峰,俯瞰这个世界,统御将来的大荒。

    虬龙被红芒包裹,在其中蜕变,一股莽荒古老的气息不断蔓延开来,仿佛间好像看到了一副画面。

    画面之中,一只巨龙在虚空不断翱翔,翱翔之际身姿优美,宛若在跳一支舞,只是舞动之时,山崩地裂,宆宇破碎,大星坠落,世界崩毁,一切都在被破坏着,到了最后,天地消失,世界崩毁,重归混沌。

    混沌之中,那只巨龙依旧在不断飞舞,而后混沌演化,天地又是出现,山川河流重新出现,生灵重新演化,新的世界出现。

    这就是虬龙,是虬龙部族的远祖,拥有开天辟地的伟力,是站在世间最顶尖的强者。

    传闻,当年和仙战过,只是最后被仙战败,但并未被杀死,而是被永世镇压,如今不知在何处。

    轰……

    天地轰鸣,远古莽荒的气息骤然爆发,红芒骤然收敛,而后一只虬龙迎风而展,身躯在迅速变大着,眨眼间就遮盖苍穹,巨大无边,无法遥望到其尽头。

    这只虬龙一出,一股皇者威仪便自然流露出来,让人有忍不住跪伏在地的欲望。

    他双眸张开,巨大无边,呈现血红之色,看着这方天地,有点茫然,又有点熟悉。

    他巨大的身躯微微摆动,姿态优美,宛如舞者在轻摆躯体。

    但动作之间,黑洞衍生,雷霆规避,黑云不敢近,这方天地之间的雷霆在不断龟缩,不断远离。

    竟然能够让如此恐怖的雷劫不敢靠近,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众人看着这一幕,心下不自禁的就有一股寒意冒出,尤其是那股恐怖的皇者威仪,让他们体内的血液都仿佛将要凝固,跪伏在地的冲动越来越激烈。

    “噗通……”

    终于有人承受不住这股威仪,跪伏在了地上,之后接二连三,不断有人跪伏在地,就算是出身皇族的烈心和白瞳也是一般,齐齐跪伏在地,不敢有丝毫反抗之意。

    他们出身皇族,见识自然广博,都已猜到了眼前这只虬龙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变得如此弱小。”虬龙突然开口,声音隆隆,回荡天地之间,震得每一个人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恭迎老祖回归。”就在这个时候,霸杀突然开口。

    他早已跪伏在地,因为早已知道自己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虬龙一族有自己的血脉禁忌宝术,那就是召唤先祖,这是只有开启了虬龙血脉的人才可以拥有的能力。

    “老祖?你是我的族人不成,如此弱小不堪,你是如何在大荒之上活下来的?”虬龙闻言,巨大的眼眸猛然转向霸杀,待看到霸杀的实力境界后,顿时怒喝出声。

    霸杀闻言,两股战战,虬龙怒喝之时,一股威压直接袭来,瞬间他身上宛如有十万大山压着,骨骼崩裂,一口鲜血忍不住喷出。

    只是他根本不敢有丝毫怨言,赶紧开口:“老祖有所不知,万古之后的天地已经大变,如今雷劫不显,整体实力根本无法和万古之前相比。”

    霸杀知道这只是虬龙先祖在虚空中印记回归,并不是真正的虬龙意志降临。

    印记只是一段烙印,能记住的也只是虬龙留下印记的那段岁月。

    显然,那段岁月,仙之战还未爆发,大荒还未破碎重铸,所以他并不知道那一战。

    “相隔万古时空,没想到天地竟然变成这般模样,只是就算如此,你们的实力也弱小的太过可笑,就连当初卑贱的人族都比你们强大百倍。”虬龙再次开口,声音中充斥着浓浓的不满。

    霸杀闻言,不敢反驳半句,那些异族强者同样听到了这句话,心下当下惴惴,没想到万古之前的人竟然强大到了这般地步。

    “唤我来所求何事?”虬龙再次开口,身躯依旧在不断舞动。

    “请老祖击杀掉那名人类。”霸杀开口,指着闭眼悟道的楚云。

    虬龙闻言,这个时候才开始细细打量起这个地方,他看到了楚云,尤其是看到楚云身上的光华之后,身躯顿时开始颤抖起来,一股滔天杀意直冲云霄。

    “混账,这里是万古长梯,竟然有人类登上了万古长梯,还得到了洗礼,真是混账,这是亵渎,是耻辱。”虬龙咆哮,终于认出了这个地方。

    万古长梯在万古之时是万族的圣地,每百年只有最为杰出的少年天才才能登顶接受洗礼,在万古时不知成就了多少少年至尊。

    人族在当时只是卑贱的血食,只配生活在最为险恶的地域,哪能登临圣地。

    没想到,万古之后,竟然有人族登上了万古长梯,甚至接受了最为神圣的洗礼。

    这样的亵渎和玷污唯有用鲜血才可以洗刷。

    他身上杀机滔天,滚滚红芒闪烁,爆发出滔天嗜血气息,释放开来,雷劫在迅速规避,天穹成片的崩碎,黑洞不断衍生,爆发出恐怖的吸力,不断撕扯着一切有形之物。

    “万古之后的万族实在太让我失望了,竟然让一个区区人类登顶万古长梯,甚至接受了最为神圣的洗礼,这个人族必须死。”虬龙咆哮,而后舞动庞大的身躯,朝着楚云便抽了过去。

    这一抽拥有至强伟力,带着莽荒远古的气息,仿佛从时间长河中而来,莅临现世,带着滔天怒火和杀机,要毁灭一切。

    众人看着这一幕,皆觉得浑身僵直,心脏猛烈跳动,仿佛受到了某种牵引,根本无法呼吸。

    这如果抽实了,就算是再强的人也要化作一滩碎肉。

    这个人类终于要死了。

    众人心下齐齐想着,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着场内。

    就在这个时候,楚云紧闭的双眸霍然睁开,其间雷霆闪烁,光华漫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