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莽荒王座

28.第28章 落幕

    楚云置身其中,感受着这一腿的力度,心神震荡,但眼中却散发着极为浓郁的战意。

    现在,越是强大的对手,越能激发出他心底的战意。

    战!

    眼眸中星华绽放,战意燃烧,体内星辰帝皇决疯狂运转,元气滚滚,宛如滔天巨浪,呼啸而出,影响周身场域。

    体内,星图骤然绽放,光彩夺目,而后透体而出。

    霎那间,黑暗的天地间出现一片星河,迷蒙璀璨,道音隆隆,隐隐有经文颂唱,闻之令人感悟丛生,发人深省。

    星图一出,一股浩瀚苍凉的气息瞬间弥漫,泰坦族人的强大气场几乎是在瞬间便被击溃。

    楚云星图加身,犹如星空皇者,俯瞰世间,广博深邃的气息不断弥漫。

    泰坦族人袭来的巨腿置身在星图之中,就像是陷入了一片茫茫星海之中,劲力尽皆被散,而后星图一阵颤动,一股光华从中激射而出,直朝泰坦族人而去。

    泰坦族人眼眸中划过一丝惊悸,万万没有想到楚云竟然有此手段,实在是太过诡异强大,让人生出一股力不从心之感。

    看着袭来的光华,泰坦族人内心生出一股阴霾,警兆顿生,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抽身而退,然后身上一股光华闪烁,他身躯之上竟然绽放出寸寸荧光,看起来十分美丽。

    铜墙铁壁!

    泰坦一族特有的防御天赋,能够在瞬间将身躯的防御能力提升百倍,拥有极为强大的保命能力。

    但就算如此,泰坦族人内心的阴霾依旧没有减少,光华袭来,直直的轰在他的身上。

    “啊……”

    惨叫声响彻天穹,只看到泰坦族人的身躯倒飞而出,一捧血花在他身上绽放,因为身躯太过巨大,这血花掉落之时犹如河水自天外而来,哗啦啦的,看起来触目惊心。

    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的刑天瞳孔猛然一缩,就是这招,当初就是楚云施展出了这一招,他们才能从那五人围剿之下活命,而后得了一场大造化。

    这一招现在还在他脑海中不断回荡,因为太过诡异与强大。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宝术,但知道这种宝术必然十分强大,强大到足以让人心惊胆颤。

    连实力如此恐怖的泰坦族人都被这招所伤,而且好像还是在施展了某种秘法的情况下,由此可见这种宝术究竟多么可怕。

    该死的,拥有如此可怕宝术,竟然还要抢夺自己的天刀斩,真是丧尽天良的家伙。

    刑天心下腹谤,只是一双眸子死死盯着场中,一刻都不愿错过。

    场中,楚云目光中也是意外无比,这次他竟然没有虚脱,仅仅是元力消耗了大半而已。

    想来,这种宝术的施展,必然是需要极为恐怖的身体素质才行,以前的身体太弱,一经使用,便会造成身体的极大负荷。

    但是现在,经过凰血炼体之后,他的身体状况早已彻底改善,甚至因为他吸收的凰血远比刑天要多,所以他的身体强度更是达到了一个常人能以想象的程度。

    可以说,在炼体之境,他已经走到了极境。

    这种走到一个境界的尽头,万古以来鲜有,因为没有那么多人像楚天一般,吸收了整整一池子的凰血。

    “该死的人类,你竟然伤到了我,你该死。”泰坦族人轰然起身,血液依旧滔滔而流。

    他死死的盯着楚云,猩红的眸子中满是暴戾和杀机,话音刚落,他仰天咆哮,音波滚滚,十方云灭,骇人的气息瞬间弥漫,竟隐隐有压迫星图之意。

    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渺小如虫子的种族,竟然有人可以伤到自己,他可是泰坦族年轻一代的强者,虽然不是至强,但也不可能轻易被一个人类伤到。

    而且,这还是他祭出了天赋宝术铜墙铁壁的情况下,饶是如此,依旧受了不轻的伤势。

    一想到刚刚那诡异而又强大的宝术,他内心就有丝丝阴霾浮现。

    这宝术好像可以无视任何防御,直接攻杀本源,湮灭本源之力,索性他是泰坦,本源之力极为浓厚,伤的虽然不轻,但并不致命。

    不过,要是多来几次,他必然会就此陨落。

    所以,为了不让这个人类再次出手,他决定要瞬间将他击杀,以绝后患。

    想到这里,泰坦族人的气息越发的暴戾,杀机盈野,猩红的眸子中满是暴虐气息。

    楚云严阵以待,眼眸中光华闪烁,战意盎然,而后骤然起身,一拳轰出。

    面对泰坦族人,他竟然主动出击。

    这一跃足足有十米之高,堪堪达到泰坦族人腰腹之间,一拳轰向泰坦族人的腰眼。

    这一拳势大力沉,拳头之上,包裹着一层星光,大道音隆隆,增强着拳头的威力,如果细看,会发现星光之中,万千大星流转,一道星河穿梭其中,将它们全部串联起来,构成一副蕴含着说不清道不明意境的星图。

    “找死。”泰坦族人一声大喝,满是暴虐的眸子中充斥着无尽的怒焰。

    他万万没有想到,一只渺小的虫子竟然也敢主动袭杀于他,简直是不可饶恕,唯有将他撕成万千碎片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下一刻,他肌体发光,身上绽放出万丈红芒,一股巨大的压迫力顿时弥漫开来。

    不过,楚云并不畏惧,星图环绕周身,自动阻隔着外界的一切压迫,泰坦族人所有的气息尽皆被阻隔在外,他这一拳已经离泰坦族人的腰眼越来越近。

    “泰坦之怒。”

    骤然,泰坦族人一声怒喝,而后万丈红芒直接在体外凝聚成一把长矛,而后直直朝着楚云刺来。

    这把长矛浑身赤红,巨大无比,横贯天际,宛如上古巨人的武器,散发着极为恐怖的气息,中途所过,苍穹燃烧,音爆不断,散发着滔天威势,誓要将楚云彻底钉穿。

    楚云看着袭来长矛,不闪不避,一拳重重轰了上去。

    轰……

    瞬间,巨大的轰鸣响彻天际。

    两者相撞,仅仅僵持了片刻,然后长矛就开始了大溃灭。

    楚云的拳头上就像是附着什么不可见的恐怖东西,能够吞噬一切,让人心中生出一股深深的无力。

    泰坦族人看到这一幕,心下顿时一凉,眼眸中不自禁的划过一丝惊恐,这样的变化实在是太可怕了,明明是弱小无比的虫子,却有着这般恐怖的手段。

    湮灭本源,他的天赋宝术泰坦之怒竟然在瞬间就被瓦解消散,如此对手,如何与之对敌?

    宝术光华绽放,星光漫天,空间中再无阻碍,楚云一拳重重的轰在了泰坦族人腰眼之上。

    轰……

    就犹如轰在精钢上一般,这一拳爆发出了震天的响声。

    霎那间,尘烟四起,遮盖虚空,一切皆变得不可见。

    刑天站在场外,看着这一幕,心脏不由得绷紧,这场战斗实在是太过悬殊。

    泰坦族人的实力十分强大,完全可以比肩一名炼神一变的强者,他原本以为,两人这次必然难逃一劫,毕竟这样的实力足以碾压他们。

    但没有想到楚云是个变数,他竟然可以伤到泰坦族人,这让他心下一定。

    但后来泰坦族人的爆发,他的心再次悬了起来,直到现在尘烟漫天,一切不可见,更是让他心神紧绷,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着尘烟。

    “啊……”

    待尘烟慢慢消散,刑天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泰坦族人半跪在地,捂着不断淌血的腰间,眼眸中满是惊恐。

    而后,他巨大的身躯开始迅速缩小,眨眼间就恢复成了初时看到的模样,和常人一般大小,再也不那么迫人。

    楚云淡漠的看着他,微微有些气喘,身躯轻轻颤抖,尤其是右手,颤抖的最为厉害,而且虎口破裂,血流不断。

    不过,比起泰坦族人,他的情况要好的多。

    “你竟然身怀如此宝术,你究竟是什么人?”泰坦族人开口,看着楚云。

    “什么人?这重要吗?”楚云反问。

    泰坦族人闻言,张了张口,但什么话都没有说,他目光涣散,身躯不断痉挛,血液滔滔而涌,而这些都不是最为致命的伤势。

    最致命的是他的本源被湮灭了个彻底,楚云最后那一拳爆发出来的威力恐怖无比,在瞬间让他仿佛苍老了无数岁,本源尽皆流逝,现在别看他的面貌依旧年轻,但他的身体其实已经衰弱不堪。

    岁月!

    这就是岁月的力量,在星图补全了一些之后得到的新宝术。

    今天是他第一次用,没想到这种宝术当很是强大的惊人,掌控时间,掌控轮回,施展出来,威能恐怖无比,中了岁月,如果没有极为强大的实力,危矣。

    泰坦族人的目光渐渐无神,而后脑袋一歪,彻底失去了生息。

    “你竟然杀了他。”刑天难掩心中震惊,指着泰坦族人的尸身,开口说道。

    楚云点了点头,而后看着泰坦族人尸身,开口说道:“看他这么寒酸,想来身上也没有什么好东西。”

    刑天闻言,翻了个白眼,这家伙难道有搜刮尸身的爱好吗?看到尸身就想上去搜刮一番,这样想着,刑天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这种癖好可真是有点变态啊!

    不过,看着泰坦族人的尸身,刑天内心依旧充满震惊,甚至觉得有点不真实。

    深呼了一口气,强行压抑下心下澎湃的心绪,刑天看着明显虚弱的楚云,开口说道:“你速速打坐静修,将自身状态恢复到绝巅,等到了造化之地,必然还要面临更多敌手。”

    楚云闻言,点了点头,匿息决运转,隐伏于黑暗之中,盘膝而坐,星辰帝皇决运转开来,元气滚滚而来,瞬间让他疲累的身躯一振,整个人的状态好了不少。

    此次战斗,看似简单,实则凶险无比,动辄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毕竟泰坦族人的实力堪比炼神境强者,一个炼神一变强者十倍于炼体九重境界的强者,也就是说一个炼神一变的强者可以轻易杀死十名炼体九重境界强者。

    楚云能够击杀泰坦族族人,全凭借岁月这种宝术。

    这种宝术实在太过逆天,掌控时间,冠绝天地,古今罕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