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莽荒王座

26.第26章 覆灭

    “谁?”

    五人瞬间就察觉到了这股澎湃的杀意,齐齐转身大喝,兵器握在手中,身躯绷直,脚下微微动作,已然做好了战斗准备。

    他们死死的盯着楚云和刑天藏身的地方,身上元气滚滚,风声四起,气息迫人。

    楚云和刑天根本没有掩藏自身的杀意,从黑暗中徐徐走出,寒刀出鞘,杀机盎然,目光漠然的看着五人。

    五人看到走出的两人,待看到他们的面貌之后,眼眸中先是划过一丝惊讶,而后便是狂喜。

    “哈哈,我当是谁,原来是你们两个废物。”有少年开口,声音中满是浓浓的不屑。

    “没想到你们竟然能活着走出炼狱沼泽,真是让人惊讶。不过,你们活着最好,将身上的珍宝交出来把!”又有少年开口,眼中满是贪婪之色。

    “交出珍宝,饶你二人不死。”有少年上前一步,脸上满是冷笑和怜悯。

    楚云和刑天闻言,并不言语,只是冷冷的看着五人,身上杀机越发浓烈,手中寒刀冽冽,锋芒闪烁,充满了嗜血的气息。

    几人察觉到两人身上越发浓烈的杀机,眉宇间满是不屑。

    对他们来说,两人就是待宰羔羊,低微的实力让他们心下生不起丝毫警惕之意。

    “杀!”

    楚云和刑天同时大喝,而后寒刀挥舞,两柄天刀顿时横贯天际,威压骇人,铺天盖地,犹如一只巨兽嘶吼而来,散发着滔天凶气,让人心神忍不住颤抖起来。

    五人感受到这股威势,心神猛然一颤,脸色齐齐一变,眼眸中划过一丝惊悸,心下浮起重重的阴霾。

    来不及去思索两人为何可以爆发出如此可怕的战力,生死关头,五人大喝一声,手中兵器各自挥舞。

    霎那间,宝术光华绽放,在黑云笼罩的大地上闪亮无比,犹如彗星划过,一刹那之间,耀眼无比。

    顿时,虚空中出现种种异象,有狰狞的巨兽,有庞大的兵刃,有遮天的巨掌,每一种异象都可怕无比,带着滔天威压,朝这两道天刀横扫而去。

    轰……

    巨大的声响瞬间响彻整片区域,气浪翻滚,宝术炸裂,光华四散,四周沙尘漫天,林木翻飞,大地龟裂,场面看起来十分浩大。

    噗……

    吐血声几乎是同时响起,五道身影齐齐飞出,而后重重砸落在地,气息萎靡,血液不断喷涌,看起来皆是受到了重创。

    五人眼神中满是惊恐和不敢置信,更甚至还有一股愤怒夹杂。

    他们愤怒于自己竟然被两个如此渺小的虫子伤到了,而且这个虫子不久前还被自己等人硬生生的逼进了炼狱沼泽,狼狈至极才侥幸存活。

    但现在,这两条渺小的虫子突然变成了一只狰狞凶兽,要将他们全部吞噬。

    无法接受,无法相信,五人内心激荡,脸上阴晴不变。

    楚云和刑天一步步走来,在沙尘中径直穿梭,神情冷漠,杀机澎湃,手握寒刀,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

    “怎么可能?你们怎么可能变得这么强?”有少年开口,大声嘶吼,双眸赤红,很是愤怒不甘。

    其余四人同样如此,眼眸中满是无尽的疑惑,还有深深的不甘和愤怒。

    他们到现在都有点不敢置信,这两人前一刻还被自己像撵狗一般的追杀,现在却像是屠狗一般的如此轻易就将他们重伤。

    转变太快,实在是让人不敢置信。

    楚云和刑天冷冷的看着五人,这五人前一刻给予他们的耻辱,这一刻要用血的代价来偿还。

    寒刀亮起,凛冽寒芒让五人胆颤,眼眸中的不甘和愤怒变化成了恐惧,还有对生的渴望。

    “不要杀我,你们要什么我都给,只要你们不杀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有少年终于胆颤,开口求饶。

    “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不久前是我们不对,我们愿意赔偿,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无论是宝术还是珍宝。”又有一名少年开口,在死亡面前已经放下了最后的尊严。

    “只要你放过我们,我天龙部族以后必然会有大报。”有少年抬出了自己的部族。

    楚云和刑天冷冷的看着,而后寒刀骤然亮起,手起刀落,两名少年的头颅冲天而起,血液瞬间从脖颈喷洒,犹如两道血泉,望之令人心悸。

    其余三人看到同伴如此惨死,浑身颤栗,看着二人的目光惊恐无比,下意识的往后退着,企图离两人越来越远。

    “你们杀了我等,将会惹上**烦,我天龙部族年亲一代最强者是不会坐视不管的,到时候你们必死无疑。”有少年开口,声音很大,企图震慑住楚云两人。

    “我族最强者天歌已经踏上了追寻最强造化之路,实力已踏足炼神之境,你们杀了我等,必然会惹上**烦。”有少年直接道出族中这名高手,因为在他们看来二人必定对天歌有所耳闻。

    事实上,刑天确实听过这个名字,天歌,传闻中天龙部族年轻一代最强者,其实力恐怖无比,堪比一些皇朝的最强天子或者公主。

    而楚云,根本就没有听过,就算是听过,也不会在意。

    刑天同样如此,所以,少年的话对他们来说没有丝毫的威慑力,只能徒增他们的杀机。

    死到临头,竟然还敢威胁他们,这几人确实该死。

    手起刀落,头颅纷飞,眨眼间,五个无头尸身躺在了地上,血液喷洒,空气中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让人忍不住眉头皱起。

    杀了五人,楚云例行般的搜查尸身,收货颇丰,珍宝足足有四件之多,个个神光湛湛,拿在手中,心神与之相连,顿觉珍宝中蕴含的力量浩瀚如海,使用起来,必然可以让人实力倍增。

    只是很可惜,没有得到储物之器,这东西现在才是最宝贵的珍宝。

    “这般大刀不错,给你用吧!”楚云开口,随手扔给刑天一柄大刀。

    这把大刀通体幽蓝,其上符文密布,挥舞之间,死死寒意流露,沁进骨髓,对敌之时,可以让人的速度无形间受到影响,变得缓慢。

    “冰刀。”刑天一口道破这把刀的名字。

    “哦?你又识得?不会还不能动用吧!”楚云翻了个白眼,看着刑天开口。

    “这倒不是,这把刀本就是无主之物,谁得到就是谁的,只是这把刀在各大皇朝中确实有一些名气,是一把难得的珍宝。”刑天开口,摩挲着这把大刀,而后看着楚云,再次开口:“这把大刀如此珍贵,你不用吗?”

    楚云闻言,嘿嘿一笑,而后开口:“不急,我要用的刀必然是那些最为顶尖的少年强者手中握着的刀,想来那些才是最为宝贵的珍宝吧!”

    刑天闻言,愕然无比,定定的看了楚云一眼,开口说道:“我劝你还是放弃如此荒谬的想法吧,实在是太过可怕,太过不切实际。那些人无一不是人中龙凤,从小就得到整个部族或者整个皇朝的倾心培养,无论是掌握的宝术还是修行的功法都极为恐怖。就算你我如今凰血炼体,已经脱胎换骨,确实有了和他们争雄的资格,但那是将来,并不是现在,我们还需要时间去成长,成长到我们可以和他们同台竞技的那一刻。”

    刑天开口,看的很是通透,而后面向整个炼狱山,又是说道:“现在,这里的大造化就是你我的机缘,可以大幅度缩短你我的成长时间,也许等从这里出去,你我就有了和他们争雄的实力。”

    楚云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并不说话,只是眸子中战意燃烧,双拳不自禁的握紧。

    他可是很期待着和那些人一战。

    “走吧,速速前去寻找造化,我们已经耽搁很长时间了。”楚云开口,看着远方。

    而就在这个时候,整个炼狱山突然一震,而后冲天光华直冲云霄。

    那里,紫气腾腾,汇聚成一条条腾龙,腾飞之际,龙吟响彻九霄,神霞自天外而来,笼罩一方苍穹,其间隐隐有飞仙降临,神乐飘荡,大道音隆隆,一看就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宝物出山了。

    楚云和刑天看到这一幕,彼此对视一眼,眼中都有着些许火热,而后彼此点了点头,身化流光,朝着那个地方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

    “天,那是什么?”几乎是在同时,炼狱山各个角落都有人在大声惊呼。

    “造化来了,天降异象,祥瑞伴随,此地必有大机缘,我等速速前去,抢占先机,独得造化。”有人开口,瞬间率领着一行人朝着那个方向而去。

    “哈哈,此次我定要突破炼神之境,年轻一代最强者之中,必定要有我一席之地。”有人壮志凌云,而后飞速朝着那片区域而去。

    几乎是这股光华出现的刹那,整个炼狱山中的众多少年强者都开始动了。

    一时间,炼狱山中处处流光,到处都是强大气息,每一名少年眼中都充满了无敌自信,誓要登临绝顶,傲视同代人。

    楚云和刑天不断奔驰,看似很近的地方,足足奔驰了半个时辰都没有临近。

    抬头仰望,半空中光华冲天,紫气化龙,龙吟震荡九霄,浩荡无比,大道音隆隆,振聋发聩,闻之令人精神一震,神采奕奕。

    “啊……”

    骤然,前方传来了惨叫声,声音凄厉高昂,显得十分痛苦。

    楚云刑天前行的步伐瞬间止住,匿息术法瞬间施展,两人对视一眼,小心翼翼的前往惨叫之地。

    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处地方,这处地方很是幽黑,安安静静,看起来很平常,但是如此安静,再加上刚刚的惨叫,却令人心下不由升起了浓浓的警惕。

    “有血迹。”楚云开口,指着不远处的地面,那里正有一滩鲜血,还未干涸,在缓缓流动。

    刑天点头,刚要开口,心头警兆突生,而后身形陡然一退。

    他刚刚站立的地方,划过一道幽黑的影子,一闪即逝,如果不细看根本无法捕捉的到。

    楚云并没有闪避,依旧站在原地,浑身布满雾气,无声无息,幽黑的环境中,根本让人无法捕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