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第212章 圣人没节操

    血圣是圣人里的异类,他不像其他圣人那样喜怒不形于色,一副斩断了七情六欲的模样。他本就是个没什么节操的圣人,从不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但再怎么说也是圣人,不管有多么悲伤,他也数个元会没有想要流泪的感觉了。

    此时血圣却感觉眼眶发热,有一种想要放声痛哭的冲动,圣人混得那么憋屈不如死了算了。一直以来他行事嚣张跋扈,总是他欺负别人,谁知道这次被人狠狠地算计,更可悲的是算计他的只是蝼蚁一般的金仙。

    血圣一向不要面皮,他就像灰太狼一样越挫越勇,不管遇到多大的挫折都能重新振作。上次在诛仙剑阵里极为狼狈,他并没有怨天尤人,而是认真思考如何才能破掉剑阵。他想到的办法确实不错,神剑天的剑意可以控制太虚界所有宝剑,拿到剑意克制了剑阵,到时候岂不是任由自己为所欲为?

    可惜他做梦也想不到,那四把宝剑不属于太虚界,而且宝剑的主人剑意同样非常强大。辛苦偷来的剑意被拐走,自己还沾染了赤雪因果,血圣依然表现得很乐观,认为只要对付了那些蝼蚁,掌握了赤雪山秘密自己可以反败为胜。

    血圣自从诞生以来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无数次险死还生才争到了成圣机缘。他的心理素质极佳,连续遇到挫折没有心浮气躁,一步步地向敌人靠近。他感应到了五行阵的气息,不由得暗自冷笑,小辈明显黔驴技穷了,竟然试图用五行阵来阻挡自己。

    先天五行阵和后天五行阵布阵方式一样,外面看不出什么区别,进入阵中感应到循环不息的先天五行之气,血圣彻底傻眼了。太虚界只有小天地,偶尔会有天地出现先天灵根,不过一般只有一种。就算从不同天地凑齐了五行灵根,因为灵根诞生的天地不同,五行之间不能达成平衡,也不可能布下先天五行阵。

    正因为这样,血圣看到五行阵时,压根没想到这会是先天五行阵。五行阵里闪烁着五色奇光,五行相生相克形成一个大循环,先天五行之气无穷无尽,组成了强大的防御阵法。

    圣人之所以至高无上,这是因为圣人证道天地时掌握了某种至高法则,自身法力有如瀚海一般无穷无尽。

    先天五行之气循环不息,与圣人的法力也没有多大区别了,所以就算血圣是证道三天的圣人,他依然奈何不得先天五行阵,他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五行阵里那可恶的小子虽然只是金仙,算计却不比圣人逊色,他猜到自己会想办法对付他的剑阵,于是改用了先天五行阵来防御。

    血圣一时面如死灰,他心里始终有疑惑,这些试图探索赤雪山秘密的小辈,从哪里得到那么多强大的宝物。他们找到了布置九日捧心阵的火系灵根和三足金乌,掌握着能布置阵法的一套先天至宝,如今又能以先天五行灵根布阵,一开始他们为敌似乎错了。

    血圣隐隐有了悔意,尽管对方一次次出人预料,作为圣人他始终认为自己高人一等,没有把对手放在眼里。如今仔细想想,人家虽然没有一个是圣人,但展现出来的实力那般强大,又有哪位圣人敢轻易招惹。

    作为不要面皮的圣人,血圣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识时务,就算向小辈认输他也拉得下脸。确认自己无法破掉先天五行阵后,血圣叹了口气道:“小友,本座这次认栽了,不如我们就此揭过,以前的事一笔勾销如何?”

    江浩泽笑嘻嘻地道:“好啊!狗咬了人一口,人总不能再去咬狗不是?我这人一向宽宏大量,从来不与圣人一般见识,既然不想打了你自己走吧!”

    血圣险些被气得七窍生烟,从来不与圣人一般见识,这家伙把圣人当成了什么?实在是可恨之极。不过不管有多可恨,和他真心没多大关系,反正他是拿这家伙没有丝毫办法了,而且他沾染赤雪因果还丢了剑意,生机还得着落在人家身上。“

    血圣脸孔抽了抽,不过很快露出笑容道:“小友心胸非同一般,就算相比圣人也没区别,今后大家多多亲近。”

    堂堂圣人被比喻成狗,血圣还继续拍小辈马屁,他也算是真正豁出去,节操没有下限了。可惜某人的节操比他更没下限,江浩泽仿佛没听出他服软,勃然大怒道:“你竟然骂我?”

    血圣满头雾水道:“我真心称赞于你,何曾骂过你来?”

    江浩泽气哼哼地道:“圣人算什么东西?你把我和圣人相提并论,岂不就是在骂我?”

    化蝶云霄几位女仙忍俊不禁,这家伙实在太惫懒了,有这么编排圣人的么?已经斩尸成为准圣的云霄,当然是一心追求证道成圣,不知为何听到这家伙编排圣人以后,她对证道一下子不那么执着了。

    修炼讲究水到渠成,每个神仙都明白这个道理,不过在成了准圣以后,哪位神仙不是对证道心怀执念?云霄是淡薄的性子,但成了准圣以后,证道之心难免便得炽热起来,这样反而乱了心境。

    某人插科打诨编排圣人,似乎羞于圣人相提并论一般,碰巧让云霄证道执念没那么强烈,反而更有利于她修炼。

    血圣感觉无比憋屈,一向都是他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何时轮到别人这么干了?换成其他圣人,哪怕知道会陨落也要也要与那小贼不死不休,可惜血圣从未有过这样的节操。

    太虚界有三千多小世界,大道三千条条皆可证道,血圣的道就是一个“争”字,无论什么都要争上一番。如果只知道争的话,他早就已经尸骨无存了,他是典型的现实主义者,争不过时他就会装孙子。

    哪怕那小贼做得很过分,血圣还是选择了做忍者神龟,赔笑着道:“是我说错话了,我不该拿你和圣人相提并论。”

    “呵!圣人了,这就是圣人了……”

    江浩泽心里大爽,模仿周星星讽刺官员的语气感叹了一下,这才面带微笑道:“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既然之前都是误会,我与圣人也算冰释前嫌,血圣阁下该干嘛干嘛去,我要做正事了。”

    血圣再次陷入呆滞,心头千万只草泥马滚滚而过,心说老子虽然不能破先天五行阵,我要离开凭你能阻挡我?老子不要节操不要面皮,圣人的自尊也扔到了九霄云外,莫非只是换你一句该干嘛干嘛?

    如果不是身上沾染了赤雪诅咒,如果不是丢失了神剑天的剑意,老子干嘛那么犯贱。尽管很痛恨某人不上道,脸丢干净了的血圣还得继续没节操:“大家不打不相识,小友探索赤雪山或许用得上我,只要知会我一声我会尽全力相助。”

    江浩泽点了点头道:“血圣大人果然够朋友,既然如此留下联络方式,他日我需要你帮忙时再找你。”

    血圣感觉自己快要疯了,诞生数个元会以来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那家伙准备周全,当然有独立探索赤雪山的把握。自己主动把脸贴上去,只不过希望他给个台阶下,大家谈谈友情,到时候多少分自己一点好处,至少把赤雪山的诅咒给解了。

    江浩泽当然懂血圣的意思,只是他真心找不到与血圣合作的理由,现在血圣对他无可奈何,为什么要让他分一杯羹?再说先前诛仙剑拐带了一道剑意,如果和血圣做了朋友称兄道弟,血圣开口要把剑意讨要回去大家岂不是很尴尬?

    血圣抛弃所有节操努力了几次,人家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这让他真的无奈了。好言好语相求不管用,那只能试试威逼了,于是他不死心地道:“既然小友铁了心不给我几分薄面,反正我无法再从赤雪山得到半分好处,索性便将赤雪山的事大白天下,我倒想看看小友的先天五行阵能挡住几位圣人。”

    “唉!”

    江浩泽一脸郁闷地叹了口气,就在血圣以为威胁奏效时他慢悠悠地道:“我一直不想和圣人相提并论果然没错,血圣阁下刚才还准备和我交朋友,现在又威胁我要把赤雪山的事透露出去,这脸变得也太快了。虽然我并不支持你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不过你如果真想那么做,那就快点去散布消息好了,反正我准备得很充分,赤雪山的秘密只需要一刻钟就能解开,你觉得其他圣人那么快就能赶过来?”

    “等到血圣大人散布了消息,我已经在大天地逍遥自在,即便圣人又能奈我何?倒是血圣大人沾染了赤雪因果,今后千万要小心,听说沾染赤雪的人没一个幸免,但愿你能成为意外。”

    血圣最后一丝希望落了空,他脸色变幻不定,片刻后沉声道:“你虽然有许多法宝,身边没有圣人终究会有许多麻烦,如果你愿意带我进太虚大世界,在你成圣之前我愿听你差遣。”

    既然是合作,双方肯定要拿出让对方满意的筹码,江浩泽一直对血圣爱答不理,这次血圣的筹码让他动心了。

    如果是在洪荒,天地间总共只有六位圣人,而且真正与洪荒天地不死不灭,当然不会有圣人这么不要脸。太虚界有好几十位圣人,圣人的质量也下降了,类似血圣这样的强者远没有洪荒圣人要脸。他不知道血圣的节操下限在哪里,不过这一点都不重要,想想把血圣收在身边就有点小兴奋,遇到嚣张的家伙可以打开笼子放圣人……

    江浩泽一脸惶恐地子道:“圣人休要说笑,你是已证道的混元大罗金仙,我只是区区太乙金仙,我如何敢差遣你。”

    血圣看出这家伙动心了,心里总算松了口气,咬牙切齿地道:“圣人哪里敢和尊贵的太乙金仙相提并论,能被金仙差遣是我的荣幸。”

    江浩泽坚定地摇了摇头道:“还是不行,我虽然看不起圣人的人品,但圣人打架还是很厉害的,若是我差遣得多了,圣人看不我顺眼把我一巴掌拍死,我岂不是亏大了?”

    这家伙的意思很清楚,你既然要投靠,总得有投名状吧?老子总不可能无端喂匹凶残的狼在身边。对此血圣早有准备,这小子奸猾似鬼,他完全没想过说投靠就能糊弄过去,淡然道:“如果你同意我的建议,我可以发下圣人心誓,违背誓言我的道基彻底崩毁。不过你也要发誓,如果有机缘会带我一起进入太虚大世界,解开赤雪山秘密以后,先帮我解除身上的赤雪诅咒。”

    “成交。”

    这次江浩泽没有磨叽,太虚界圣人也有可能陨落,所以心誓也能约束圣人。至于帮血圣解除诅咒也不算什么,如果血圣肯为他效力一段时间,他也不希望血圣那么快陨落,解除赤雪诅咒是题中应有之意。其实他最担心的是血圣要回剑意,虽然对剑意不太懂,但那道剑意竟然险些控制了诛仙四剑,绝对是难得的宝物,如果血圣想要回剑意他反而要犹豫了。

    血圣也算是怕了他了,血圣没有提那道重要的剑意,就是急于达成合作意向,生怕讨要剑意会被拒绝。能让一向胡搅蛮缠嚣张跋扈的血圣忌惮,这也算是一种本事,如果这种本事对修炼有帮助,江浩泽已经是圣人水平了。

    接下来江浩泽和血圣本着平等互利的原则,同时发下了心魔誓,两人从此以后都会被约束。不过这对血圣来说是不平等条约,太虚界诞生无数元会以来,以圣人之尊投效别人曾有先例,但圣人供太乙金仙差遣绝对是前无古人,只怕也不会有来者了。

    就算和血圣达成了合作,江浩泽还是义正词严地拒绝了血圣搁置争议,共同探索赤雪山的要求。如果有可能遇到危险,他绝对会让血圣开路,但他已经掌握了九个空间法则,遇到危险的几率不大,这就没必要带上血圣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