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第197章 悲催的门神

    观音大士在封神时期有大罗金仙修为,贵为阐教核心弟子,前途不可限量,如果不是封神遭劫肯定已经是准圣。可惜她太过倒霉,先是被混元金斗削掉顶上三花,再被某人杀死上了封神榜,圣人耗费大法力把她救出来时只剩下魂魄,除了轮回重生没有其他选择。

    人失去以后很难有勇气重新开始,神仙也不例外,慈航道人、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以及惧留孙四位金仙,他们对天地的感悟没有问题,缺的只是毕生修为,于是他们选择了加入佛教。

    佛教的修行法门可以发下大宏愿,借用天地之力提升自己,这样可以节省成千上万年的修行时间。这种法门是捷径,发下的愿望越大,借来的天地之力就越多,修为提升也就越快。慈航道人轮回转世多次,终于在某一世有所顿悟,发下了普度众生的大宏愿,这才成了佛教最著名的观世音菩萨。

    慈航道人不甘人下,所以才发下那么大的愿望,就像不根据自身经济状况贷了一大笔款一样,她永远也还不上这大宏愿。同样情况的还有地藏王菩萨,地藏王发下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大宏愿,但地狱只要有幽冥血海就永不会空,所以他永远也不能成佛。

    观音大士和地藏王两位修为最强的菩萨,实际上是饮鸩止渴,法力高强却没有了斩尸的机会。他们找天道贷了款,贷的时候倒是爽快了,还不上天道当然也不会轻饶,只要不完成许下的愿望,他们永远也没法斩尸成为准圣。

    观世音发下普度众生的大宏愿,天下众生如何度得完?这是一个死结,她唯一的机会在于积攒功德,以功德来抵消发下的大宏愿。所以为了香火她很努力,一直都在人世间普度众生,顺便还要做导演和编剧增加信徒,这日子过得不是一般充实。

    江浩泽恰好是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他当年下了狠手,观世音何必像现在这么辛苦?面对嘲讽观音大士黑了脸,但很快掩饰了过去,这青龙道尊封神后期就有大罗金仙修为,如今更加深不可测,不能被他表面修为给迷惑了。

    江浩泽是真只有太乙金仙修为,可惜某些精于算计的人总是想太多,不像赵公明那样轻易就相信。即使观世音知道了他的修为,只怕也不会与他动手,为了佛教在太虚界大兴,两位佛祖把他当成了贵客,观世音也不敢坏了佛祖的好事。

    小青和许仙离开了金山寺,观世音没有逗留,江浩泽正准备带着白素贞离开,法海忽然宣了声佛号道:“阿弥陀佛!世间妖孽何其多,杭州府又发生了人间惨剧,老衲必须去走一遭。”

    江浩泽有些好奇,但什么也掐算不出来,询问法海才得知是他的俗家施主遭难。法海作为名噪一时的得道高僧,在世俗界有不少俗家弟子,这些俗家弟子遭难他心里会有所触动。江浩泽虽然法力更高,但和那遭难的人没有任何因果,他也不擅长推算天机,自然什么也算不出来。

    闲来无事,江浩泽决定和法海去看看,来到杭州府一家宅院,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这家大门上贴着两张门神,门神已然不见,只在门上留下两个人形窟窿,显然昨夜这里有妖孽作祟,两名门神曾经出动过。

    走进宅院,只见院子里到处都是残肢断臂,稍微完整的尸体脖子也被咬断,没有留下任何活口。法海仔细检查了片刻,叹了口气道:“应是杭州城外野豺精作怪,当年那野豺精尚未犯下杀孽,我一念之仁饶它一命,不想今日成了气候,害死了张施主一家。”

    白素贞低头沉默不语,片刻过后她抬起头:“道尊,这野豺精应该没有走远,还望道尊允我前去将其斩杀。”

    法海有些诧异地看了白素贞一眼,白素贞淡淡地道:“不要这么看我,人也好,妖也罢!皆为世间生灵,人族有罪大恶极的凶狠之徒,妖族也有行善积德之辈,这种滥杀无辜的妖类,我遇到也会毫不留情地杀了。”|

    “阿弥陀佛。”

    法海宣了声佛号道:“白素贞,老衲当年也算妖类,一直对蛇妖缺乏好感,如今看来却是老衲着相了。人也好,妖也罢!统统都是众生,可笑老衲勤修佛法数十载,最后却要你来点破。”

    法海老和尚盘膝坐在地上,陷入了顿悟状态,身上闪烁着佛陀金光,竟然成就了金身罗汉。他一心向佛,不缺乏佛门的慈悲心肠,但因为对蛇类天生厌恶,他对白素贞和小青存有偏见,今日抛开成见佛法得以更进一步。

    白素贞御风飞向杭州城外,不一会便与那野豺精斗了起来,那野豺仅仅只是妖灵,哪里会是白素贞对手。她一剑斩下了野豺头颅,正要回杭州城复命,忽然听得空中传来一声大喝:“那蛇精,我二人今日便是为这野豺而来,你留下野豺头颅速速退去吧!”

    白素贞抬起头,只见两名神将踏云而来,这两位神将顶盔掼甲,其中一人使一对金锏,另一人兵器是一对竹节鞭。白素贞认识这两人,笑道:“原来是两位门神驾临,这野豺精在杭州城作祟,你们不能替人看好门,导致张家三十多口遭难,我奉主人之命前来斩杀妖孽,你们却来罗唣。”

    两大门神变了脸色道:“这人间门户何其多,我们兄弟只能分出一缕元神在神像上,却哪里看顾得过来?今日杭州城张家遭难,我等奉天君之令前来斩杀妖孽,你速速把那野豺精交予我们兄弟。”

    白素贞冷笑道:“这野豺精却是被我斩杀,你们要讨要头颅可以,待我找主人交差后去向他讨要吧!”

    黑脸门神要发飙,却被红脸门神挡住了,皱眉道:“你家主人是谁?”

    白素贞昂起头道:“我家主人便是那青龙道尊,他如今正在杭州城等我复命,你们再阻拦他要过来寻我了。”

    两大门神脸上齐齐有了喜色,红脸门神激动地道:“我们生前曾与道尊有一面之缘,今日既然道尊在杭州城,我等自当拜见,还望道友带我们过去。”

    江浩泽留在院子里为法海护法,等了许久不见白素贞回来,便掐指算了一下。他算到白素贞没有危险,但有两个人会和她一起过来,这两人还与自己熟识,心里不由得有了几分好奇,这是穿越哪个世界时遇到的熟人呢?

    不一会白素贞和两位门神一起落在院子里,江浩泽一下子知道了他们的身份,后世家家户户大门上都贴着的家伙他能不认识吗?他虽然穿越过西游世界,但穿越的是西游前期,这两大门神应该还未出世才对,为什么掐算时觉得他们是熟人?

    威风凛凛的两大门神按落云头,双双跪倒在江浩泽面前道“秦琼(尉迟恭)见过道尊。”

    江浩泽和这两位没有交集,但他清楚自己穿越太过混乱,说不定西游世界会与两大门神打过交道,微微一笑道:“秦琼,尉迟恭,你二人本凡间大将,如今成了神灵也算修成正果,实在是可喜可贺。”

    两大门神一脸苦涩,脾气暴躁一些的尉迟恭站了起来道:“道尊你救救我们俩兄弟吧!这门神真不是人干的,我们兄弟二人每日在凡间当值,凡间门户何止千万,就凭我们两人怎么看顾得过来?就像这次,我们还在汉中对付鬼王,杭州城张家又被野豺精灭门,我们实在是分身乏术,王天君说我们看门不力,要寻我们兄弟二人罪过……”

    秦琼也大倒苦水:“当年我们兄弟二人还在世,因为建成太子魂魄纠缠皇上,道尊建议我二人为太宗皇帝看门,还说我们看了门有成神机缘。道尊说得没错,自从为太宗皇帝看门以后,凡人都把我们的画像贴在门上辟邪,我们得到大量香火成了神,但这样的神不做也罢!”

    尉迟敬德发狠道:“早知道做了门神是这般模样,俺宁愿进入六道轮回投胎转世,也不要受这般腌臜气。”

    两大门神一只在吐槽,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江浩泽总算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秦琼和尉迟恭曾为太宗皇帝看大门,凡人争相效仿,于是他们很幸运地成了门神。凡间几乎家家户户祭拜门神,这两人香火得了不少,死后还被天庭正式敕封,每日香火源源不断。

    只是这两人在天庭地位不高,许多年来又只有天仙修为,全天下的门户根本看顾不过来。他们分出一缕元神在每家每户的神像上,这一缕元神还不如人间强大的妖灵,所以张家才会被野豺给灭了满门。

    两大门神归天庭王天君管辖,江浩泽不知道王天君是谁,不过这位天君似乎不待见两大门神。每次他们分身乏术,导致有敬献天庭的凡人被妖魔鬼怪杀害,王天君就要找他们问责,他们的日子过得很苦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