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第187章 癞蛤蟆和白蛇

    赵公明好歹在天庭厮混了几年,提到江浩泽修为后他觉得不恰当,不过解释不是他的风格。他拿出珍藏的琼浆玉液,以及多年来收集的各种灵果奇珍,笑道:“多年未与道友相聚,今日自当畅饮一番。”

    “好。”

    江浩泽没有推辞,将太虚界的各种奇珍拿了出来,简陋的石桌上摆上了石精、火枣、云石榴以及蟠桃等灵果。两人喝的是琼浆玉液,还有来自太虚界的百花仙酿,你一杯我一杯地开怀畅饮。

    当年伴随猴子一起去了瑶池,猴子疯狂地畅饮琼浆玉液,不敢喝醉的江浩泽浅尝辄止。在太虚界也是这样,他一直谨小慎微,从来没有真正喝醉过。今日意外与赵公明相逢,他抛开了所有的顾虑,整个人变得洒脱起来。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江浩泽有了七八分醉态,端着酒杯仰天狂笑,赵公明摇摇晃晃地道:“酒中仙李白虽然修为不怎么样,那份豪气确实令人心折,每次与他喝酒都极为畅快。”

    江浩泽哈哈大笑:“他日若有机会,便寻他畅饮一番。”

    “好酒。”

    两人再次倒满琼浆一饮而尽,酒意上来支持不住,一位天庭的六御天帝,一位穿梭各界的传奇金仙,就这样大喇喇地醉倒在地。桌案上杯盘狼藉,地面滚落了数枚奇珍异果,两位大仙在潮湿地面上呼呼大睡。

    忽然传来一阵悉悉萃萃的声响,草丛出现了一道白练,这是一条雪白如玉的蛇。那白蛇乃是开启了灵智的妖灵,今日外出觅食,恰好闻到了浓郁的酒香,一路来到了江浩泽隐居的草庐。

    无知者无畏,白蛇仅仅只是妖灵,不清楚醉倒的两位是金仙,胆大包天地爬到了草庐前。虽然只是初步开启灵智,出于生灵的本能,它知道这是自己的一番大机缘,桌案附近的奇珍异果能帮助自己修行。

    白蛇先吞下一枚火枣,灵智一下提升了许多,明白了眼前两位醉仙非同小可。它摇晃着脑袋来回转了几圈,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吞食更多的仙果,最终它还是没能抵挡住诱惑,将地面散落的三四枚灵果卷了起来。

    这条白蛇极为通灵,它没敢沾染桌案上摆放的奇珍,地面上的灵果也没有马上吞食,而是选择带回洞府珍藏。如果两位大仙不上门找麻烦,它就吞食了灵果,如果两位大仙要追究再交出灵果保命。

    白蛇的想法有些幼稚,但却显得很是精明,它以腹部支撑身体,头颅朝着醉倒的两位大仙连续点了几下,好似在拜谢一般。做完这一切,它慢慢向远处爬去,天色渐渐明朗,她回到了位于悬崖的巢穴。

    醉倒的江浩泽和赵公明清醒过来,赵公明作为天庭六御天帝,小小妖灵带走仙果自然瞒不住他,笑道:“那孽畜却也胆大,趁你我醉酒之时赚了不少好处,待我去教训一番。”

    江浩泽掐指一算,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由得再次鄙视天道,一不小心又给天道当了群众演员。偷吃灵果的那条白蛇,不出意外应该就是白娘子了,她因为偷食灵果得以化形,今后白蛇的故事也会顺理成章地发生。

    区区几枚灵果不算什么,他当然不会为难白娘子,笑道:“道友何必和小小妖灵一般见识,说起来那白蛇倒也通灵,没敢染指桌案上的仙酿奇珍,临走前还知道向你我二人道谢,合该她有一番机缘。”

    赵公明点了点头道:“便依道友所言,所谓福祸相依,那孽畜今日得了天大好处,难免会招来祸事,由得它去吧!”

    没多久赵公明告辞离去,江浩泽也没去寻那白蛇,每个生灵都有自己的命数,没必要干涉过多。他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每日捧着《道德经》静坐,服下第二枚黄中李感悟天地五行,闲暇时偶尔下山体悟世间百态。

    正如赵公明说的那样,自古福祸相依,那白蛇在草庐前得了一番机缘,但也给她带来了祸事。峨眉山开启灵智的妖灵不只她一个,斗战胜佛孙悟空西行过后,曾在峨眉山开辟洞府修行过一段时间,他每日诵经时总会有一只癞蛤蟆在用心倾听。

    因为长期听斗战胜佛诵经,那癞蛤蟆逐渐有了佛性,虽然还未化形成为妖仙,灵智已经变得极高。孙猴子离开洪荒,他修炼的洞府被称为胜佛洞,那癞蛤蟆每日留在洞府里修炼,距离化形已经不远。

    孙佛爷自然知道这癞蛤蟆存在,因为蛤蟆极有佛性,再加上成佛后心性没那么浮躁,他没有一棍子把癞蛤蟆捣死。他决定离开洪荒时,把平日使用的金钵和经幢留了下来,正好便宜了那只有佛性的癞蛤蟆。

    癞蛤蟆灵智比白蛇要高许多,知道江浩泽和赵公明是了不起的大仙,眼馋仙酿灵果却不敢造次。看到白蛇不知好歹偷食灵果,这只聪明的癞蛤蟆暗自冷笑,不怀好意地等着看白蛇笑话,期待白蛇被两位上仙打杀。

    癞蛤蟆听孙佛爷讲道多年,按理说应该有一副慈悲心肠,不忍白蛇遭劫才对。它确实有了慈悲之心,但它对蛇类不可能有怜悯,因为蛇是蛤蟆的天敌,天地开辟来无数蛤蟆葬身蛇口。

    癞蛤蟆失望了,三个月过去,上仙没有找那条白蛇算账,平白让那白蛇得了一场大机缘。因为羡慕嫉妒恨,再加上对蛇类本来就缺乏好感,癞蛤蟆决定去对付那条白蛇,顺便抢了白蛇剩下的两枚灵果。

    白蛇和癞蛤蟆都是妖灵,身具佛性的癞蛤蟆修为比白蛇精深,白蛇完全不是它的对手,只能仓皇逃往山下。癞蛤蟆紧追不放,结果那个脍炙人口的狗血剧情出现了,一名上山放牧的小牧童,碰巧救了白蛇小命。

    妖族要化形成为妖仙以后,战斗力才会爆表,欺负普通人类完全不是问题。若是虎豹类的猛兽,即使是普通野兽也极为强大,开启灵智成了妖灵,凡人完全不是对手。不过癞蛤蟆这样的妖灵,因为本体极为弱小,成了妖灵也没太强攻击力,轻易就被小小牧童打败。

    癞蛤蟆能欺负白蛇,这是因为它身上有佛性,佛性恰好是妖邪的克星,这才死死克制白蛇。遇到普通人类,他身上的佛性没有丝毫作用,小牧童几飞石砸得他呱呱大叫,遍体鳞伤地狼狈逃走。

    只要有合适的机缘,小牧童也可以成为大英雄,上演一幕英雄救美的好戏。当这一幕在峨眉山下发生时,闭目参悟的江浩泽心有所感,掐算过后微微一笑,白素贞和许仙已经见面,再过数百年就要纠缠不清了。

    他想起了那首脍炙人口的《千年等一回》,许仙千年前救了白蛇,白蛇化形后去找许仙报恩。这次穿越到白蛇世界,时间却是唐肃宗年间,距离白素贞报恩许仙的南宋时期只有两三百年,怎么算都不是一千年。

    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神话里的时间不要用来考校历史,南宋以前的一千七百年是周朝,那时封神大战才刚刚结束,哪里会有观世音菩萨?封神之战后慈航道人转投佛教,轮回多世发下救苦救难的大宏愿,这才有了后来的观世音,许仙和白素贞在周代就结缘太扯了。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约数,千年只是一个夸张的说法,事实上从许仙救白蛇到白蛇报恩,间隔时间也就两三百年。他来到白蛇世界只是为了静心修炼,没心思去管人蛇之间的不伦之恋,许仙救了白蛇他就不再关注,反而对那只遍体鳞伤的癞蛤蟆有些兴趣。

    癞蛤蟆一般灵智不高,这只癞蛤蟆听孙佛爷诵经能产生佛性,后来还能成为一代高僧,天赋毅力都应该不错。驾云来到孙佛爷修炼过的洞府,找到了那只****伤口的癞蛤蟆,癞蛤蟆看到他连忙匍匐在地,丑陋的身子不住地颤抖。

    “你这孽畜倒是有些灵性,我在这峨眉山闲暇无事,你可愿随我修行?”

    江浩泽一时恶趣味,有心要恶心天道一下,准备传授这位未来的法海高僧道法。如果白蛇传的大反派法海变成了道士,不再拿着金钵去镇压白娘子,而是提着宝剑念“灵宝道尊急急如律令”,白蛇故事最后会变成什么模样?

    想到得意处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惜他笑得太早,癞蛤蟆竟然传给他一股讯念,询问他修炼的道法还是佛法。原本他觉得自己堂堂金仙,肯指点区区妖灵的癞蛤蟆,癞蛤蟆应该感恩戴德才对,没想到这癞蛤蟆还挑三拣四。

    江浩泽大喝道:“吾乃堂堂上界金仙,指点你道法是你的机缘,莫非你还不情愿?”

    癞蛤蟆再次匍匐在地,身子有如筛糠一般颤抖,战战兢兢地回答:“禀上仙,我一心向佛不想半途而废,不愿修行道法,还望上仙见谅。”

    “这癞蛤蟆似乎比我有节操多了”

    江浩泽暗自腹诽,如果他只是小小妖灵,哪怕一直修行佛法,有金仙要传道法他肯定马上修道。这癞蛤蟆心性值得点赞,面对金仙收徒也能保持本心,他有心再试探一下,冷笑道:“你这孽障不愿入我门下,我今日便打杀了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