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第177章 徒弟变儿子(三十张加更)

    文忠明夫妇算是太虚界的传奇人物,夫妻俩尚未成仙时是名噪一时的才子才女,世俗界至今流传着他们的故事。后来夫妻两人双双被文圣看中,同时拜在文圣门下修行,因为惊才绝绝的悟性得到文圣青睐,曾有意收为亲传弟子。

    可惜这夫妇二人修行不专心,他们对神仙界兴趣乏乏,反而喜欢在世俗界厮混。拜在文圣门下时他们已经是天仙,但没有按照文圣的指点刻苦修行,长期在世俗界为凡人解决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甚至还和凡人称兄道弟。

    文圣眼里凡夫俗子就像蝼蚁一般,文忠明夫妇天赋过人却不刻苦修行,文圣认为他们自甘堕落,放弃了把他们收为亲传弟子的打算。其他人眼里这夫妇二人就是傻帽,放弃圣人门下的大好前途,心甘情愿去过凡人的生活,简直是不可理喻。

    至今铭文天依旧流传着一个故事,穷书生陆明月胸怀韬略却时运不济,在僻静处结庐隐居。某日陆明月感叹怀才不遇,却被一对穿着粗布衣裳的夫妇嘲笑,讥讽他没本事还怨天尤人。

    陆明月不服气,当场与那对夫妇比试,结果无论文采还是韬略都一败涂地。陆明月大为叹服,于是绝了求取功名的心思,一心要拜那对夫妇为师,不惜在夫妇门前跪了三天三夜。

    最后男主人收了陆明月为弟子,传授他诸般本事,最后陆明月辅佐了三代人君,成为一代名臣千古流芳。

    陆明月为国殚精竭虑,明知师父师母乃是上界仙人,一生也没有修行长生不老之术。等到命数尽了的时候,他没有请求师父施展大神通续命,而是垂泪道:“徒儿蒙师父授艺之恩,这些年没有时间孝敬师父,来生若投胎转世,愿做师父儿子承欢膝下。”

    文忠明夫妇传授陆明月本事,只是想让他泽被万民,从未想过要他报答。陆明月临死前的一句戏言,却被这对神仙夫妇记在了心里,为了实现陆明月的愿望,他们历尽艰辛从阴司带回陆明月魂魄,并努力寻找轮回果让陆明月托胎。

    这就是世俗界著名的“徒弟变儿”故事,在凡间传为美谈,神仙界却成了笑话。好好的神仙收了个不修炼仙法的徒弟,徒弟阳寿尽了师父还去阴间抢夺魂魄,最后再让徒弟投胎在老婆肚子里,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文忠明夫妇因为擅闯铭文天阴司带走魂魄,被文圣惩罚面壁思过百年,不过面壁过后他们还是费尽力气找到了轮回果,让陆明月托胎在文忠明妻子陈巧莲腹中。

    因为陆明月没有通过阴司轮回,而是凭借轮回果投机取巧,陈巧莲需要怀孕百年才能生产,至今胎儿还未出世。据说文圣被气得不轻,曾有过要把两夫妇逐出师门的念头,偏偏两夫妇同时进阶大罗金仙,文圣怜惜他们才华才改了主意。

    这夫妻俩修炼不认真,修为提升却非常快,一点不比那些刻苦修行的师兄弟差。凡人心有七窍,大多数凡人只通了一二窍,甚至有的凡人一窍不通,文忠明和陈巧莲都通了六窍,在文教修行才会这般如鱼得水。

    玄机子说了文忠明夫妇的故事,江浩泽对这对夫妇敬佩不已,面对圣人施压始终坚持,他们的勇气值得称赞。听到心窍他起了心思,这夫妇二人通了六窍,修行文道就这般厉害,那曾有七窍玲珑心的比干岂不是更加天赋卓绝?

    云霄飞车很快来到了天鹰岛,只见整个天鹰岛完全被血光遮盖,天空仿佛被鲜血染红,方圆百里都被一层血膜覆盖。一行人离开飞车,玄机子扫了笼罩天空的血膜一眼,脸色大变道:“不好,这是地狱血族的血之结界,有了这结界相助,文忠明夫妇只怕不是堕天使对手。”

    东方有各种各样的阵法,利用阵法弱者也能战胜强者,比如太乙金仙实力的十天君,依赖阵法就能让大罗金仙忌惮。西方没有繁杂的阵法,但他们有结界和领域,依靠所修的神力禁锢一个空间,从而在局部上取得优势。

    结界一般要多位神灵才能部下,一旦布置完成,结界内就有独立的天地法则,掌握这种法则的神灵就是结界的主宰。神灵一旦修炼某种法则达到极致,凭借自身实力改变某处空间的法则,让法则与自身神力完全契合,从而在战斗时取得优势称为领域。

    众人眼前的血色结界,就是由十个以上掌握血之法则的神灵布置,结界里血族或堕天使神力无穷无尽,永远也不会枯竭。简而言之,此时在结界里的西方神灵,仿佛打不死的小强一般,只要还有一缕生机就能凭借结界恢复。

    玄机子头脑还算冷静,打量了血色结界片刻,他走到云霄身旁道:“道友法宝能削掉血气,这血色结界由正是血气构成,还望道友祭出法宝试试能否破掉结界。”

    云霄依言祭出了混元金斗,金斗在空中滴溜溜一转,一道金光落在了血色结界上,不断地血减结界的血气。金斗对结界果然有效,只是结界蕴含着血之法则,血气不断地再生,短时间内金斗无法完全破出结界。

    玄机子忍不住叹了口气,血色结界里有两位八翼堕天使,在血色结界增幅下他们实力不逊准圣,文忠明夫妇只怕坚持不了那么久。就在他一筹莫展时,江浩泽拿出诛仙四剑,傲然道:“什么狗屁结界,老子就不信挡得住诛仙四剑。”

    血色结界里,一名儒雅中年文士满脸悲愤,手中狼毫虚空挥动,一个个铁画银钩般的金色大字凭空出现。他旁边是一名身着罗衫的********,美妇泪流满面地吟诵,一股浩然正气冲天而起,周围的血气纷纷冲散。

    中年文士写出来的字仿佛有生命一般,每个字怒气冲天,还蕴含着先天气息,一笔一划都有着大功德。他聚集全身法力,咬破舌尖奋笔疾书,一个巨大的杀字凭空出现,带着冲天的杀戮气息飞向两名八翼堕天使。

    “杀杀杀杀杀杀杀。”

    ********字正腔圆地吐出七个杀字,这七个杀字虚空凝形,跟随中年文士写出来的杀字飞了过去。两名八翼堕天使哪怕有血色结界增幅,依然抵挡不住那滔天的杀意,很快被一大七小八个杀字割得支离破碎。

    如果不是在血色结界里,这两名堕天使已经陨落了,但有了血色结界补充,只要神晶还在他们就能恢复。不一会结界里再次现出了两名堕天使的身影,他们羽翼有着无数伤口,脸色苍白看起来极为虚弱,但却同时露出了笑容。

    “啧啧!好厉害的腹中胎儿,原本都快要降生了,偏偏舍弃大功德融合先天胎气化为器灵。好一副父子情深,可惜啊可惜,即便这样还是不能把我们兄弟怎么样,我这就送你们一家去地狱团聚。”

    文士和美妇神色惨然,这些西方恶神完成血色结界以后,两夫妇早知道难以幸免。关键时刻美妇腹中的胎儿,那位做了三朝宰相功德无量的弟子,自绝生路融合先天胎气化为天狼笔器灵,夫妇二人才把两名堕天使逼得那么狼狈。

    陈巧莲腹中胎儿正是文忠明的徒弟,那位临死前许愿做他们儿子承欢膝下的宰相,当年文忠明夫妇强行把他从阴司带回。陈巧莲服下轮回果以后,灵魂便投胎在她肚中,这就是铭文天流传下来的“徒弟变儿”故事。

    以轮回果孕育的胎儿,必须在腹中孕育百年,今年恰好是百年之期,不想出现了这般变故。十年前投胎的陆明月就已经恢复了灵智,夫妇二人在腹中就开始教导,天赋卓绝的他懂许多神仙界的东西,所以才会在关键时刻舍弃生机化为器灵。

    陆明月做了三年宰相,为万民谋福祉,积累了不少的功德。再加上他名垂千古,百年来铭文天有无数凡人供奉,腹中的他累积的功德已经极为可观。婴儿尚未出生便有先天胎气,他以先天胎气融合功德进入文忠明的天狼笔,化为了天狼笔器灵,文忠明的铁画银钩才会有那般威势。

    陆明月想助师父师母逃跑,可惜他的出生机缘化为泡影,夫妇二人悲愤之下不愿意逃生。他们凭借威力大增的天狼笔,书写文字杀阵想要杀死两名堕天使报仇,但因为血色结界的增幅功亏一篑。

    文忠明夫妇脸上没有恐惧,陈巧莲看了丈夫一眼,柔声道:“我们夫妇二人只怕在劫难逃,这一生很快乐,可惜没能为你留下血脉。”

    文忠明洒脱地道:“若明月能成为我们的孩儿,能像凡人那般享天伦之乐自然是好,既然老天如此安排由得他去吧!至少我们一家三口能死在一起……”

    文忠明话未说完,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头顶笼罩着混沌气息,西方恶神布下的血色结界被强大的混沌气息破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