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32章 漂亮的幺鸡

    江浩泽前世看过一个报道,说有人连续打了三天三夜麻将,因为自摸清一色心脏病发作死亡。他很鄙视那个打麻将的家伙,认为这人太没节制,为了打麻将连命都不要。陪东皇以及十只小金乌打麻将后,他才发现打三天三夜真不算什么,不吃不喝的神仙打麻将远比凡人疯狂。

    这轮麻将打了三十六天,如果不是帝俊出现,江浩泽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刚开始他因为垂涎太一的奇珍异果卯足精神奋战,手里积累的灵果越来越多,他建议提高赌注,想尽快赢完东皇的灵果拍屁股走人,可惜东皇识破了他的如意算盘,玩上瘾的东皇坚持一枚灵果的底注。

    连续打了一个月,江浩泽已经赢了十万枚灵果,即便一直赢也提不起丝毫兴趣了。这不是因为太一的灵果不好,这些灵果比不上灵根,却是酿造猴儿酒的上佳材料,如果有天庭酿酒力士还能酿造琼浆玉液,更重要的是珍稀果核带回太虚界仙境会增加许多灵木。

    洪荒大地娱乐太过贫乏,初学麻将的三足金乌瘾不是一般大,江浩泽好几次想撤都被拒绝。让他哭笑不得的是为了不让他离开,东皇说出了‘输家不松口,赢家不许走’的理由,让他有一种穿越回地球的感觉。

    帝俊一出现在太子殿,打得想吐的他连忙热情地为帝俊讲解麻将规则,并且让出了座位。另外三位赌友这次倒没阻拦,反正只要有人继续陪打就行,输得很惨的他们正好在帝俊这个新手身上找自信。

    走出太子殿,江浩泽迎面撞见了白泽,白泽满脸笑容地道:“我今日来太子殿,探知道友早已不愿继续打麻将,便叫了妖皇为道友解围。”

    江浩泽泪流满面,白泽这窥心贼虽说让人不自在,但超级善解人意的他果然很有用。不一会白泽带他来到一处偏殿,告诉他这是妖皇为他安排的住所,平时可以住在这里。

    这次穿越洪荒感觉挺不错,抱上超级大粗腿做了官,还在天庭有了自己的办公室。江浩泽喜气洋洋地谢过白泽,进入宫殿关好门,他迫不及待地拿出先天灵宝麻将研究起来。他放进玉碟的麻将是一百零八张,拿出来时却发现只剩下了三张,万、饼、条各一张。

    江浩泽试着将麻将祭到空中,三张麻将刹那间化为一百零八张,每三十六张为一组旋转起来。万那一组燃烧着熊熊烈焰,饼那一组尘土飞扬,条那一组水雾缭绕,分别代表着三种不同属性。

    正愣神时幺鸡(一条)忽然飞了出来,他再次感应到麻将里那个灵魂,灵魂清晰传达想要出来的讯念。他表示同意后空中出现了一个灵魂虚影,这是一只漂亮的鸟儿,有着五彩的羽毛,其中以紫色居多。

    鸟儿发出一声愉悦的鸣叫,瞬间化为一名窈窕少女,她穿着紫色长裙,肩若削成腰如约素,脸上带着淡淡的寒霜,显得高贵而又美丽。

    少女莲步轻移,朝江浩泽裣衽行礼:“紫姬见过主人。”

    江浩泽将审视少女身材的目光收了回来,干咳两声道:“你叫紫姬是吧?麻将是我制作的灵宝,你为何会出现在我的灵宝里?”

    紫姬脸上带着哀伤神色,轻声道:“我本是混沌初开时的一只鸑鷟,修炼千载成为太乙金仙,龙凤大战爆发后我与夫君奉命参战,夫君不幸为祖龙之子狻猊所杀,我乱了方寸,哀鸣三日后死去。”

    “上天怜我痴情,为我保留一缕残魂,告诉我有朝一日会让我与夫君相见。天道将主人灵宝化为先天时,问我是否愿意与夫君魂魄双宿双飞,我答应后便成了器灵,为主人掌管水属性的三十六张麻将。”

    紫姬比江浩泽看过的女明星漂亮,开始他看紫姬的眼神有点色,听紫姬说完邪念荡然无存,因为鸑鷟这种神鸟值得尊敬。鸑鷟是神话里上古五凤之一,传说比鸳鸯更痴情,一旦配偶死去会哀鸣三日,然后与配偶一起共赴黄泉。

    上古五凤分别是朱雀、鹓鶵、鸑鷟、青鸾以及鸿鹄,五种神鸟都属于凤凰,羽毛也都是五种颜色。红色羽毛较多的是朱雀,黄色羽毛较多的是鹓鶵,紫色羽毛较多的是鸑鷟,青色羽毛较多的是青鸾,白色羽毛较多的是鸿鹄。

    紫姬就是上古五凤里的鸑鷟,天道专门为她保留一缕残魂,所以她肯定是天地间第一只鸑鷟。原本江浩泽以为她的男人也是鸑鷟,询问后才知道是鹓鶵,鹓鶵死了她哀鸣三日殉情,后来诞生的鸑鷟为她感到骄傲才把这个传统坚持下来。

    天道让紫姬和她男人魂魄双宿双飞,是不是意味着鹓鶵也是麻将的器灵?江浩泽以神识感应,但没有发现麻将里还有灵魂存在。他问出心中疑惑,紫姬苦笑着道:“我夫君的魂魄没在,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天道说重逢需要机缘。夫君五行属土,如果主人把他变成器灵,他能为你掌管土属性的三十六张麻将。”

    江浩泽挠了挠头道:“我虽是麻将主人,祭出麻将却不知如何使用,紫姬你教教我。”

    紫姬微微一笑道:“主人创造的麻将本是火属性的后天灵宝,天道改造后变成了水、火、土三属性的先天灵宝,分别可以布置柔水阵、烈火阵和厚土阵,其中柔水阵主困,烈火阵主攻,厚土阵主防。”

    “主人进行炼化后,麻将将变成三张进入你的识海,水、火、土各一张。这三张麻将会在主人识海不断旋转,主人只能看到麻将背面,战斗时快速选择一张祭出。由于现在只有我一个器灵,厚土阵和烈火阵无人主持,选中火、土两张麻将只能进行普通攻击,阵法无法发挥作用。”

    江浩泽听得头大,只能看到麻将背面如何选择?战斗时完全凭运气太不靠谱,若是需要厚土阵防御,偏偏选中了烈火阵或柔水阵,岂不是彻底悲剧?麻将是天地间第一赌具,莫非祭出这件法宝就是在赌,赌注每次都是自己的性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