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五指山论因果

    孙猴子再厉害也逃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最终难逃囚禁五百年的命运。

    猴子还未出生就被准提圣人看中,成为圣人重要棋子,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不知道他是幸运还是不幸,说幸运吧一直被当成棋子摆布,人生轨迹都被准提圣人安排好了;说不幸吧他又成了圣人徒弟,学了一身好本事,最后还依靠取经功德直接成佛……

    如果以现代眼光来看,被人利用其实也不错,至少证明了身上有利用价值。现代社会竞争大,许多刚毕业的大学生找不到工作,想被资本家利用都没机会。每个人考虑问题的角度不一样,江浩泽就觉得猴子被囚禁前胡闹很划算,至于囚禁五百年后保唐僧取经,换个斗战胜佛是否划算就不一定了。

    取西经可以获得大量功德,开外挂从太乙散仙变成大罗金仙,相信有不少妖仙愿意。只是孙猴子生性好动,五指山压五百年对他是天大折磨,哪怕知道能成大罗金仙他也不一定愿意。

    猴子够义气,对江浩泽这位大哥好得没话说,所以江浩泽决定让猴子自己选择。他掌造化玉碟,只有他能帮助猴子,他要带走猴子圣人也没法阻止。尽管这么做会导致西游世界乱套,但他做不到绝对理智,不想辜负了猴子那份信任。

    跟着猴子蹭吃蹭喝蹭兵器,他能自我安慰说反正猴子没什么损失,眼睁睁看着猴子被镇压他做不到。他准备把所有因果告诉猴子,是马上去太虚界还是镇压五百年,让猴子自己做决定。

    驾云来到五指山上空,江浩泽按落云头,打量了一番如来佛祖留下的封印,最后才在山脚找到了蓬头垢面的猴子。

    “哥哥救我则个。”

    孙猴子天不怕地不怕,但他生性好动,最怕的就是被囚禁的寂寞空虚冷。江浩泽为他拂掉头上的杂草,清理了腮边淤泥,叹了口气道:“我前几日说过兄弟该有此番劫难,将会被囚禁五百年,待我说明因果后你若愿意,我会遵守承诺带你去太虚界。”

    “俺老孙被如来老儿压在山下,每日却是闷得慌,休说是五百年,便是五百天亦无法忍受。哥哥休管什么因果,无论如何救我则个,只管把我带去太虚界逍遥自在。”

    江浩泽没有回答猴子,自顾自地说了起来:“鸿蒙未开前,混沌里有生有一株金莲,金莲旁边一株菩提树。盘古开天辟地后金莲与菩提树化为两位大能,一曰准提,一曰接引,皆有无边神通。”

    孙猴子本来没耐烦倾听,菩提树三个字让他不由得竖起了耳朵,因为他的师父道号就是菩提。看到他的反应江浩泽微微一笑,继续道:“准提和接引二人紫霄宫听道,被鸿钧道祖收为弟子,蒙道祖赐下大道之基鸿蒙紫气。二人皆有大智慧,另辟蹊径建立西方教,为成圣发下大宏愿要建西方极乐世界,遂更名佛教。”

    “所以准提道人又称须菩提佛,接引道人为阿弥陀佛,却是那佛教二位佛祖。封神之战结束,佛教注定大兴,人教教主太上老君携多宝道人西出函关化胡为佛,建立小乘佛教欲分佛教气运。西方菩提佛乃精明之人,不甘心被分了气运,便化为菩提树点化多宝道人,让多宝道人做了佛教教主,便是镇压你的如来佛。”

    孙猴子越听越迷糊了,疑惑地道:“照哥哥这般说,我师父乃是佛教圣人,那如来老儿却是我师兄,既有此渊源那老儿为何要助玉帝镇压我?”

    江浩泽冷笑道:“贤弟不记得离开方寸山时师父如何交代了?”

    “师父让俺不能透露师承。”猴子恍然道:“哥哥意思是师父只教俺本事,但却是让俺做个黑户,那如来老儿不知道俺这师弟?”

    江浩泽懒得理睬猴子,继续道:“佛教根基在那西方苦寒之地,远不及东土繁华,要大兴必须在东土传教。东土已有人、阐、截三教,各教均有圣人坐镇,太上老君因欲分佛教气运欠下因果,只得默许佛教东传。”

    “老君乃是圣人化身,贤弟虽说天赋异禀,若不是老君手下留情早被那八卦炉化为灰烬。须菩提佛欲要宣扬佛教,今后会安排如来坐下弟子金蝉子转世东土,替东土皇帝前往雷音寺求取佛经。从东土到西天道路艰险,沿途妖魔鬼怪无数,投胎转世的金蝉子肉体凡胎,自需有人护持,于是佛祖另外布下了棋子五百年后保护金蝉子,你我兄弟二人便是棋子之一。”

    “我因掌至宝造化玉碟,早已窥得天机,对菩提算计心知肚明,自然不会保那金蝉子西天取经。兄弟若安心在五指山下镇压五百载,成为金蝉子坐下弟子,依靠取经功德可成大罗金仙,如何取舍你自行决定。”

    菩提老祖教了孙猴子一身本事,猴子对其感恩戴德,江浩泽费了许多口舌就是要摧毁猴子心目中的恩师形象。菩提不让猴子宣扬是他的徒弟,多半是为今后唐僧收徒做铺垫,免得猴子和唐僧乱了辈分。取经功德圆满,孙猴子和唐僧一起被封为佛,如来多半考虑了猴子是菩提徒弟这个因素。”

    孙悟空天地生养,自然心思灵透,很快理清了所有因果。他双目流血,仰天狂笑道:“俺以为学了一身好本事,天地之大何处不可容身,今日始知只是圣人棋子。”

    江浩泽默然道:“圣人之下皆为蝼蚁,封神之战那些陨落的神仙,何尝又不是圣人棋子?佛教规矩颇多,如来镇压你五百年是为了让你磨练心性,兄弟无须过于执着。”

    孙悟空忽然跪倒,哀然道:“多谢哥哥今日为我解惑,不惜得罪圣人也愿带我离开,但我还是留下来吧!”

    江浩泽受到猴子感染动了真情,昂然道:“兄弟不必担心连累我,我掌造化玉碟可穿梭于各界,哪怕圣人亦奈何不得,大不了以后我不回这西游世界便是。”

    孙悟空掷地有声地道:“倒也不是怕连累哥哥,更不是为了那捞什子大罗金仙。菩提老儿虽把我当成棋子,教我一身本领的恩情却不敢忘。既然他要我保金蝉子西天取经,我便遂他心愿,功德圆满再随哥哥去太虚界逍遥自在。”

    江浩泽大为惭愧,他以为猴子就算选择留下,也是因为取经功德可以成就大罗金仙,没想到猴子这般至情至性。沉默片刻后他拱手道:“菩提紫霄宫听道时便欠我因果,我倒不用报答其传艺恩德,我有一门功法,修炼后可睡上几百年,今日便传与贤弟,让贤弟不用受这囚禁之苦。”

    江浩泽跟着猴子沾了不少光,心里一直心存愧疚,最开始的打算就是让猴子轻松熬过五百年。修炼时陷入沉睡的功法很多,但猴子修炼的八九玄功不是,回太虚界时江浩泽便为他寻了一门《龟息大法》,

    孙猴子虽说决意报恩,囚禁五百年滋味的确难熬,听说可以陷入沉睡他喜得抓耳挠腮,连连作揖道:“多谢哥哥为我考虑得这般周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