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第513章 两个Saber?

    以卫宫士郎所掌握的魔术力量,自然是没可能完成圣杯战争的召唤仪式。

    可架不住这货受到养父卫宫切嗣的影响,性格与理想几乎完全传承了后者。

    用褒义的话来形容,就是卫宫士郎有一颗坚韧不拔、永不言弃的毅力。

    可用贬义的话来说,则是这货最喜欢钻牛角尖,还是撞了南墙都不会回头的类型。

    这不,十年以来,卫宫士郎每天晚上都风雨无阻地在这座仓库中锻炼欠了唯一能掌握的魔术:

    强化术。

    解析、补强、构成……包括施法失败,每次练习都会有散逸的所谓魔力被这座闲置了十年的法阵吸收。

    要说这座魔法阵虽说确实可以完成圣杯战争的召唤仪式,但在没有激活前并不具备什么力量。

    可卫宫士郎每天都会将自己折腾的精疲力尽、全部魔力都消耗光,时间一久,这座闲置了十年的魔法阵到也存储了不少的魔力。

    而刚刚在被轰进仓库后,也不知道是散发的力量将魔法阵填满了,还是卫宫士郎的意志或者其它什么因素触动了什么,这座魔法阵居然有了一丝被激活的动静。

    卫宫士郎并不能确认外面的杀手能被挡住多久,更不能确定杀手被挡住之后,那个神秘之人又会对自己怎么样。

    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自然也没有犹豫太久就做出了决定。

    当下冲到那座魔法阵的边上,就开始了十年如一日的动作。

    还别说,明明没有像远坂凛那样吟唱好长一串的咒语,可魔法阵却真得很快就被激活。

    也不是知道是碰巧呢,还是因为某只剑鞘又或者是养父卫宫切嗣的某种特质,当魔法阵彻底被激活后,一个穿着古典圆裙外边套着银白色胸甲的金发少女很快自虚空中走了出来。

    看着这金发的少女,卫宫士郎满脸的激动之色。

    “这就是你召唤出来的英灵从者吗?”一个温和的声音突然响起。

    “谁?是谁在哪里?!”瞬间就像是被惊吓到了小鸡一样,“嗖!”的一下跳开的卫宫士郎喊道。

    “看在你让我弄清楚了召唤的原理,我就不抢你的这个从者了,不过……”

    随着温和的声音再次响起,完全没察觉到有任何敌人存在痕迹的卫宫士郎,突然就感觉到一股力量从自己的体内被抽了出去。

    与此同时,刚刚从虚空中走出来,还没来得及说台词的金发少女也瞬间被“冻”在了当场。

    “嗯,有了这道力量,再加上现成的样本,那么就可以……”

    虽说卫宫士郎完全听不懂这话的意思,但并不妨碍他看出这话的意思。

    这不,就在某个神秘的声音落下之后没多久,一个光球突然出现在了空中。

    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为一个人形,等笼罩人在形外的光雾缓缓收敛到体内,一个穿着古典圆裙外边套着暗金色胸甲的金发少女就出现在了目瞪口呆的卫宫士郎面前。

    下意识看了看突然冒出来的这位少女,又看了看刚刚被自己召唤出来,这会儿正好像被按下暂停键一样停在魔法囝里的少女,卫宫士郎狠狠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除了衣甲的颜色有所不同外,两位金发少女从长相到身材,再到身上的装扮都完全看不出区别。

    如果不是卫宫士郎亲眼看到这两个少女的来历并不相同,肯定会以为自己走了大运,一次性就召唤了两个英灵从者出来。

    可就算真得能够一次性召唤两个英灵从者,也绝不可能召唤出完全一样的英灵。

    “没……没听说话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有双胞胎姐……姐味啊!”

    彻底傻眼的卫宫士郎自语的同时,却没能发现两位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之间只是在自己刚刚的一愣神中已然有了一些变化。

    可惜得是,这些变化实在太过微不足道,再加上卫宫士郎眼下的状态,能发现那才见鬼。

    还没等卫宫士郎进一步分辨两个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到底谁才是正版,后面出现的那个金色胸甲版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就在一阵耀眼的光芒中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原本被“冻”在魔法阵里的银色胸甲版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也恢复了正常,正常到仿佛刚刚被“冻”起来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一样。

    其实刚刚这个过程,说起来慢,实际上前前后后回起来连一分钟都没有。

    在卫宫士郎完全被刚刚那样的诡异经历弄得有些回不过神来的时候,仓库外的战斗也因为某人的指令突然结束。

    “希望下一次遇见,你不会这么弱。”

    借势一个后跃离开战圈的艾露莎.奈特沃卡,说完之后就在泛起的白色光辉中消失不见,完全无视了库.丘林那气恼的脸色。

    身为北爱尔兰阿尔斯特地区的著名英雄“库兰猛犬”的库.丘林,居然被一个女人给鄙视了。

    好吧,人家鄙视的也没错,论战斗力确实打不过对方。

    但恰恰正是因为这一点,才更让库.丘林有种极为羞耻,哦不,是羞恼的感觉充斥在心间。

    眼瞅着碍事儿的家伙退了,怒火中烧的库.丘林瞬间就准备将某人拿来当出气桶。

    可俗话说得好,想法是丰满地,现实是骨感地。

    还没等库.丘林冲进仓库里把某个导致自己连续输了两次的家伙做掉,就看到一个穿着古典圆裙外边套着银白色胸甲的金发少女从之前被撞开的破洞中走了出来。

    “Saber?!”同为英灵的某种神秘感应,让库.丘林第一时间察觉了对方可能的身份。

    特别是这位金发少女看似啥也没有的右手上隐隐传来的凛冽寒意,更是让这货打消了找出气桶的念头。

    毕竟召唤出了Saber后,那么身为御者的那个小子自然也就不再是必须要灭口的局外人。

    好吧,这个理由虽说成立,但真正的原因还是担心让自己吃了两次亏的家伙再次出来。

    打一个都打不过了,这要是再多出一个敌人围攻,特别是眼前这位疑似Saber的家伙看起来一点都不弱小。

    即使是以库.丘林的傲气也不得不承认,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尽快战略撤退比较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