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第388章 三字歌

    杨府小公子的诞生,很是引起了一段时间的轰动。

    好在有了当今圣下的支持,小家伙成长的过程还算顺利。

    没有辜负将那块可以传家的宝贝用掉,杨康自打出生后就非常的乖巧。

    每日里除了拉屎拉尿和肚子饿会嚎两嗓子外,不是睡觉就是自己玩自己的。

    等到了百日宴时,就已经会看着人笑了。

    再加上本就是个白白嫩嫩、眉清目秀的可爱小家伙,又怎么可能不讨人喜爱。

    真真是抱在怀里怕闷着、托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那叫一个宠溺。

    不过宠归宠,杨康本身却很聪慧。

    到了周岁的时候,已然在父亲、爷爷还有外公轮番的指点下,能口齿清楚地念诵一些诗词。

    由于杨再兴自己有过切身的经历,很清楚一个健康身体的重要性。

    周岁之后,杨康除了学文之外,还开始了锻炼身体。

    《六阳图解》,是当初杨炳自仙舟上得来的三件宝物之一。

    仙丹、玉符、图册。

    仙丹给杨再兴吃了,玉符给杨康用了,这《六阳图解》自然没可能再攥在杨家父子的手上。

    好在东西是交了上去,但内容却记了下来。

    除了必须按照密旨上所说得,除了至亲骨肉不得传授,并且只能传子不传女外,到也成了和当今圣上拉近关系的纽带。

    大环境下的安定,小环境下的低调,自然让杨康一如其名,活得健健康康。

    仿佛只是转眼间,原本粉粉嫩嫩的小家伙已经十岁了。

    打小修炼《六阳图解》,再加上玉符的妙用,让仅仅十岁的杨康看起来与十五六岁差不多。

    俊朗的五官、卓越的风姿、儒雅的气质,端得是一气宇轩昂的小郎君。

    “吾儿,以你之学识,考童生自是易如翻掌,为何不去?”端坐于书房之中的杨再兴,问道。

    “父亲大人,俗话说得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坐在对面的刘瑞安,淡笑道:

    “这些年关注我们杨府的视线还少吗,既然已经低调了这么久,何必再多低调几年?”

    “而且这童生之试早一些、晚一些对儿来说又有何区别?”

    没错,坐在杨再兴对面的小郎君杨康,其实并非杨康,而是刘瑞安的一缕分神转世。

    当初在杨炳登舟求取仙缘时,刘瑞安给出的三件宝物,其实件件都与这个算计有关。

    那纯阳金丹的的确确乃是一仙丹,不光能治愈似的再兴先天性体弱多病的问题,更是能够伐毛洗髓、铸就超凡的根基。

    但金丹之中却有一丝刘瑞安的分神,不过这丝分神却并不会对杨再兴产生任何的影响。

    直到在恰当的时候,借着阴阳交合之机,渡入杨再兴夫人的体内珠胎暗结。

    可就算是这样,刘瑞安的分神依旧不会对胎儿造成什么影响。

    直到生产的那一天,杨再兴动用了那枚能够许愿的玉符。

    两个看起来没什么关联的条件结合到一起,才真正地激活了刘瑞安的那丝分神。

    也不怪刘瑞安放着简单快捷的夺舍之术不用,非要搞得这么麻烦。

    毕竟青蛇这个世界可是仙凡同居的世界,而且一脉相承了封神演义的体系。

    哪怕这其中还有很多不同之处,但慎重一些总是没什么坏处。

    更何况自打进了这个世界之后,刘瑞安就能感觉到隐隐之中的某些关注。

    反正修仙无岁月,花个几十年的时间又能算得了什么。

    “有吾儿这话,为父也就放心了。”看着那比自己还要丰朗俊逸的面貌,杨再兴欣慰地说道。

    “父亲大人,孩儿有一事相求。”眼瞅着考核通过,刘瑞安却正色说道。

    “何事?但说无妨。”对自己这宝贝儿子相当放心的杨再兴,笑道。

    “孩儿想出书。”刘瑞安有些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

    “出书?”愣了一下的杨再兴,如果不是这些年下来养气功夫越来越深厚,估计这一下子就得破功了。

    “父亲大人勿急,孩儿并非不知轻重。”很清楚在古代立言、立传有多大意义的刘瑞安,正色道。

    换成是别家的父亲听自己孩子这么说,少不得要来顿竹条炒肉丝。

    可对于杨再兴来说,初期的惊愕之后,到是很快就淡定了下来。

    “哦?你且说说看。”

    知道自己如果说得不对,这件事情铁定是没戏的刘瑞安,到也没有开口解释,而是直接诵道: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

    “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

    “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

    初听时,杨再兴也只是觉得这些内容朗朗上口兼通俗易懂。

    可听着听着,双眼就亮了起来。

    选择这三字经,其实并不是刘瑞安一时兴起。

    按说这玩意儿在南宋就有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在青蛇世界中却没有出现过。

    再加上刘瑞安也没傻到原样照抄,而是根据这个世界的历史和文化进行了修改。

    以刘瑞安的阅历,就算这具分身的实力还弱得跟蝼蚁一样,但写出来的东西却比原文还要好得多。

    也正是因为如此,等杨再兴强按下心中的激动听完自己儿子的念诵后,才急不可待地问道:

    “吾儿,此文何名?”

    “父亲大人,此乃《三字歌》。”刘瑞安笑着回答道。

    其实刘瑞安也想叫三字经地,但这个世界情况比较特殊,不是什么文章都能用“经”来署名地。

    再加上内容本来就可以用念诵甚至是吟唱的方式来读,称之为歌诀反到很恰当。

    细细咀嚼了一会儿却越嚼越有味道的杨再兴,兴高采烈地抚掌大笑道:

    “三字歌?好好好!好一个三字歌!!”

    “继业,你真是我家麒麟儿。”

    这要是换成别人,恐怕第一时间就会询问这三字歌是不是你写得啊,是不是有人传授得啊等等问题。

    但对于杨再兴来说,这些问题根本问都不用问。

    一来杨再兴身为翰林院学士,虽说没什么实权,却有遍阅读皇家藏书。

    再加上服下纯阳金丹之后打下的根基,自身学识积累的那是无比浑厚。

    既然连他都没听过这什么三字歌,那就几乎不可能是别人所著。

    这二来嘛,对于自家宝贝儿子的天赋那是最清楚不过。

    能够写得这三字歌,真心没什么好怀疑地。

    只是激动之余,杨再兴却又有些不舍起来。

    没办法,这三字歌已然可以用于传家。

    哪怕只是基础,却也能为自家培养出更多的人才。

    就这么拿出去,钱不钱的杨再兴根本不在意,名声方面因为父子之前的对话,明显是不可能直接署上自家儿子的名字。

    这样一来,得不到名声,钱又不太乎,明显有些得不偿失。

    好在杨再兴能混到今天,眼界自然不是升斗小民所能相提并论。

    只是纠结了短短一瞬,就做出了最为正确的选择。

    印!不光要将这三字歌印出来,而且还要大印特印!

    成本神马的都不去考虑,利润不利润的都可以放弃。

    只要能将这三字歌推广出去,就算暂时还得不到什么好处。

    但等时机成熟后杨康真正走到台前时,自然可以成为一方助力,一方强大的助力。

    到时候,当所有人都知道这《三字歌》乃是杨康十岁时所著,光是想到那时的情景杨再兴的养气功夫就直接被破。

    然而,刘瑞安给出来的惊喜却并非只有《三字歌》。

    在父子谈妥了出书和署名的事宜之后,刘瑞安又拿出了另外一个惊喜。

    同样巨大无比的惊喜,铅活字印刷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