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第113章 白家二少,荆璞小爷

    初三,白朗和徐丽丽逛街也逛得非常愉快,两人一起买了衣服,吃了火锅,回来的时候已然手牵手,看起来,这桩婚事基本定下一半。

    在逛街的过程中,白朗还偷偷地去买了金戒指。

    前番受到双料分手的刺激,之后又确定去学厨师,白朗一颗躁动的心的确想定下来了。对他这样一个读过点书,有点想法的年轻人来说,生活中的不得意往往感受得最为真切,常常受到理想和个人能力脱节的打击,本身无法立即扭转,只好假装游戏人生进行掩饰。

    所谓的浪子回头,很多时候是因为终于筹够回头的资本才落实“回头”这件事,其实在他们的心中,早就想回头了。

    “300多块一克,99.9%的纯度,小京你看下怎么样?”

    晚上睡觉的时候,白朗拿出金戒指,自己一脸憧憬的反复看了几遍,然后又递给白玉京。白玉京看着大哥的表情,很替他开心,或许他和那个女孩没有达到爱情的地步,但是对美好生活的期许、对未来的畅想却和所有人都一般无二。

    这种生活态度很美好,给人积极的暗示。

    白玉京看了一会,忽然想到崔佳,犹豫了一下,说:“很不错啊,很贵气的感觉。”

    “嗯,以后赚到钱,再补钻石戒指。”

    “嗯。”

    白朗小心翼翼把戒指收起来,好像在呵护着自己即将到来的幸福生活,躺在那里看了一会房梁,说:“昨天看到崔佳了。”

    “啊?”

    “他好像比以前……丰满了一点,不过还是很好看啦。”

    “哈哈。”白玉京笑了一下,说:“不过大哥我警告你,你不能干那种吃碗里看锅里的事。”

    “你老大我是那种人吗?再说,人家也要订婚了。”

    顿了一下,语气带点无法剔除的遗憾:“只是……嗨,算了。”

    白玉京不再接这个话题,问:“大哥,你一起玩的那些朋友,有哪些做事还算比较靠谱的?”

    “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以后开酒楼要用人的。”

    “对啊,都不错啊,都是我铁哥们。”

    “你这种态度,做不好事情的,自己独立门户,最忌讳搞一团和气那一套,你到时候开酒店,整天拉着他们胡吃海喝,还开屁酒楼。”

    白朗被白玉京说得怔了一下,尽管从小到大,白玉京在成绩上都是比较优秀的那个,但是在人情世故、社会百态上,白朗自认为无论是判断力还是见识,都要高过象牙塔的学生白玉京,不料被现场上课。

    “东旭有城府,凯龙讲义气,小为……有点滑头,路路脾气弱一点,但是跟我关系最好,而且做事踏实。”

    白朗不想被弟弟看扁,心里沉思了一会,一一点评道。

    “路路可以,可以给你搭下手,脾气弱没事,我们又不是开帮派,凯龙也可以,长得壮,打架厉害……”

    “诶等下,你不是说我们不是开帮派吗?”

    “对啊,但是我们也不要被其他帮派欺负嘛。”

    “……”

    “小为也可以,可以帮忙处理一些比较难搞的客人。”

    “那倒是,他绝对是那种可以把脸伸给你打的人,完全没脾气。”

    “东旭不行,这人太自私,而且不真诚,不会真心替别人考虑问题。”

    “可是……”

    “你不用觉得为难,我有办法让他自己把话撂出来。”

    “怎么办?”

    白玉京笑了一下,问:“大哥你觉得东旭怎么看你?”

    “肯定是服服帖帖……”

    “正经说话!”

    “他觉得我是一事无成,满嘴跑火车的渣渣。”

    “哈哈,对。所以明天你去凯龙家吃饭,你就提出开酒楼的想法,然后积极拉他们入伙,语气要像往常一样不靠谱,拿出你吹牛的气质,就摆出一副‘谁不跟我干,我跟谁绝交’的架势,然后东旭肯定找借口婉拒你,你就趁酒劲把话说绝,问题就解决了。”

    白朗也是有小聪明的人,又跟白玉京兄弟连心,一听就知道这计策可行,酝酿了一下,说:“果然是读书越多越狡诈。”

    “这叫谋略。”

    “好,反正以后我开酒楼,你就是我的军师,酒楼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兄弟酒楼。”

    “好名字。”

    兄弟两畅想着酒楼前景,慢慢入睡,第二天大早,白爸白妈就来喊两人起床,今天白朗相门户,要过去那边接受女方三姑六婆的检验,再把家里要在街上买房子的消息告诉女方。

    白玉京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去镇上上网。

    从石庄街到圆镇二十多里路,大家一般都是坐三轮车过去,白玉京、白朗和爸妈一起步行到街上,然后老爸去聊房子的事情,大哥、老妈和请来做正副媒人的大娘婶子去女方家见面,白玉京上了三轮车去镇上。

    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三轮车来到圆镇,白玉京刚下车突然接到大哥的电话。

    “怎么啦?”

    “黄了。”白朗语气失落。

    “什么?”白玉京实在不敢相信。

    “刚见面徐丽丽就反悔了,都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她的那几个姑姑姨娘一起质问我为什么这么大还没结婚,家里房子都没买以后住哪里,家里只有一辆破摩托车,以后走亲戚怎么办……反正就是各种理由。”白朗苦笑道。

    白玉京立即明白过来,印象中,以前一个堂姐也是在相门户的时候突然反悔,当时把那个媒人气得直打自己耳光。

    没想到今年这种事居然发生在自己家。

    听到这个消息,白玉京哪里还有心思去上网,直接回到三轮车里回石庄。

    一路上想着大哥和老妈在那边受到的侮辱,想到昨晚大哥看着金戒指一脸幸福的样子,白玉京就忍不住的愤怒。

    正想着怎么处理这件事,大哥的电话又打了过来,白玉京叹了口气,接通,本来以为是说订婚的事情,结果不料大哥说了一个更麻烦的事情。

    “小京快回来,我爸被元宝带人打了!”

    “什么?!”白玉京脸色剧变,眼眸中寒光大盛。

    “我们家要买毛头家房子的事情被元宝知道了……你快回来吧,我打电话给我大舅。”

    白玉京挂了电话,探头对摩托师傅说:“开快点。”然后从电话联系人中找出朱芝的号码,打通……

    十几分钟后,摩托车回到石庄,白玉京给了十块钱找钱都没来及要,跳出三轮车,直奔元宝家具店。

    家具店门口周围围了一大群人,人群中间,看到老妈坐在地上边哭边说“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大娘、婶子在旁边劝,一脸青肿的老爸则和几个堂伯、堂叔站在旁边和家具店门口的六七个青年理论。

    几个青年一脸桀骜不驯地笑骂着:“唧唧哇哇个屁啊,不就是想讹钱嘛。”

    这个时候,一个平头胖子从屋里走出来,一脸横相地指着白爸等人:“你妈你们再在这逼歪,我再弄你们一顿,有本事就派出所!”

    接着一个卷发的女人也走出来,嗑着瓜子,看着白妈揶揄道:“你都哭半天了,不累吗,不就是想讹钱吗?”

    “讹你妈比!”

    人群中突然有人接了一句,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然后一个目光冰冷的少年手里拿着一根一米多长的木棍走了出来。

    “小京!”妈妈看到白玉京,赶紧擦了一把眼泪:“你快回家!”

    “你刚刚骂谁呢?”元宝老婆把手里的瓜子一摔,指着白玉京问。

    白玉京谁也不理,一步一步走向元宝。

    “小京!”

    爸妈和几个长辈都叫起来,在外面打电话的白朗刚要冲进来拉人,站在门边的几个青年迎了过来,然后一副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惊的画面出现了。

    白玉京一语不发,挥棒对着冲过来的人的脑袋就砸,一棍一个,干净利落,迎上来的人全部砸蒙,头上、脸上的鲜血顿时飙出来,周围有胆子小都啊地叫了出来。

    一阵鬼哭狼嚎后,听到白玉京说了一句“我不打女人,滚!”

    接着看到白玉京迎头一棒劈向元宝,元宝叫着“我弄死你你信不信”,随后就听到白玉京声色俱厉地吼道:“我今天杀你全家!”

    吼声凄厉、愤怒、恐怖,不要说周围围观的人,包括石庄一霸元宝,甚至白爸、白妈、白朗等人都被吓住了。

    这是……小京吗?

    “噼、啪!”

    随着白玉京一声吼之后,又是两声脆响,那是白玉京砸在元宝头上的木棍断裂声。

    “啊!”五大三粗的元宝被一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高中男孩打得一声惨叫,所有人都惊呆了,觉得这幅画面近乎荒谬。

    “啪!”白玉京丢掉木棒,直接扇了元宝一个耳光:“为什么要打我爸?”

    元宝刚要放狠话,然后又是“啪”地一耳光:“告诉我为什么?”

    “啪!”

    “说啊!”

    “啪!”

    “为什么不说话?”

    “啪啪啪!”

    “说啊,说话啊,哑巴了吗?”

    这个时候,被推开在一边的元宝老婆大呼小叫地冲了过来,白玉京突然站起来,冷冷地一抬头,元宝老婆当即停住脚步,看着白玉京再度泛蓝的眼睛,颤声说道:“你,你是疯子!我已经报警了!”

    派出所其实就在一百米不到的地方,只是元宝处理问题的时候,他们开始并不出面,等到事情快结束的时候,他们才过来调停一下,各打五十大板,或者摊手说什么“如果觉得我做得不公平,你往上告嘛”。

    白玉京拍拍手,从屋里走出来,边走边说:“那我们在这里等警察来吧。”

    刚刚被棍子打得头破血流的元宝的那些跟班,现在已经恢复了一点,看到白玉京出来,发疯一样冲过来,白玉京身体一侧,伸手按住两个人的颈脖,然后把两颗脑袋往中间一撞。

    “嘭。”

    “啊!啊!”

    然后抬脚左边一下,右边一下,对着两人的小腹踹过去,轰通两声,两个人躺到地上去。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哪里还敢动手,指着白玉京说:“你等着坐牢吧!”

    白玉京面无表情一一扫过每个人,扫到哪里,哪里噤声,那种诡异、危险的气势压得人根本不敢开口。

    不止他们,连看着白玉京背影的白爸、白妈、白朗也有点不认识这个魔神一样的少年,怔怔地看着他。

    这个时候,警车“滴咚滴咚”地响起来,派出所的人终于适时赶过来。

    “你不要跑!”有人小心翼翼地对着白玉京叫了一声。

    警车停下,下来一胖一瘦两个民警。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都没事做了吗?”

    元宝老婆急忙从屋里冲出来,像见到亲人似的:“量哥、礼哥,你们来看看,元宝被打成什么样了,大家都看到了。”

    两位民警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装残废的元宝,然后问:“谁先动的手?”

    白玉京一位大伯忙道:“是元宝他先找人打得我们,就因为我们不买他家房子。”

    胖民警点点头,然后对元宝老婆说:“买房子卖房子都是自愿原则,你因为人家不买你家房子就动手打人,这说不过去啊,我看这次事情你们要负主要责任。”

    躺在地上的元宝突然起来,看着两位一起喝过酒的“哥们”,不解问:“大量、有礼,你们这话什么意思?”

    胖民警皱眉道:“你们强买强卖的事情,不是一家人反应过了,这事闹到上面,谁也兜不住。”

    这话等于在提醒元宝了,但是元宝现在哪里有理智去理解话里的意思,怒道:“我都快被打死了你们没看到,你们现在跟我说什么强买强卖,前天一起喝酒的时候怎么没听你们提?”

    “因为今天我们才接到市局的电话!”瘦民警也生气了:“所里从于所长到我和有礼,全被训了一顿,市局指名道姓点了你的名,你明白了?”

    元宝一下愣住了,结结巴巴道:“市市局点了我的名?”

    瘦民警不答,走到元宝跟前,低声道:“打你的人是贾柄贾瘸子的把兄弟,荆璞的小爷,这事整个荆璞都知道了,你没听说?不是我和有礼给你兜着,九把斧直接过来人,把你家都给烧了,你惹谁不好惹他?”

    “什么?”元宝感到一阵寒意从脚底升起,“他他他他是柄爷把兄弟,怎么可能?”

    元宝震惊之下,说话没压低声音,周围的人全听到这句话,更大的震撼在场内弥漫开。

    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元宝是石庄的地头蛇,但贾柄,是荆璞市的地头蛇,而且是荆璞最为传奇、最令人谈之色变的那一条!

    “那警察叔叔,没其他事我先带我爸去医院处理伤口了。”

    白玉京重新变回成温和善目的三好学生,有礼貌地问道。

    “噗通。”元宝听到白玉京声音,双腿一软,坐到地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