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第111章 第一一〇章 买买买,我有钱

    年三十一大早,白玉京和白朗在一阵急促的电话声中醒来。

    “小京,你的闹钟?”白朗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

    白玉京伸手摸过手机,看着屏幕上“魏小红”三个字,嗖地一下坐起来。

    “红姐?”白玉京接通。

    “呃呃,那个有没有打扰到你这么早?”

    “没有没有,刚要起床,怎么了?”

    “是这样的,昨天晚上庐山工作室工作人员联系到我,说想请华凤去燕京试镜《康熙大帝》,然后说是你推荐的,所以我打电话过来问问。”

    白玉京坐起来,把被子往身上裹了裹,说:“是有这个事情,王庐山导演找我给这部电视剧写主题曲,我顺口就提了一下凤姐,没想到他果然找到你。”

    “噢,看来不是骗子了。”魏小红松了口气,笑道:“真相水落石出后,我想着会有一些工作找过来,但是听到对方说是王庐山导演的工作室,我还是吓了一跳,跟你确认一下就OK了,那我现在跟华凤说下,年后我陪她一起去趟京城。”

    “没问题。”

    “好的,那——新年快乐噢。”

    “新年快乐。”

    “谁的电话,什么主题曲?”

    白朗看到白玉京搁了电话,好奇问道。

    “王庐山你知道吗?”

    “不知道。”

    “那《岳飞传》呢?”

    白朗点点头,说:“这个电视剧我一集没少,全部看完了。”

    “那你应该听过《精忠报国》啊。”

    白朗笑起来,一脸“你开什么玩笑”的表情,然后拉着嗓子唱道:“狼烟起,江山北望……”

    白玉京调了调嗓子接道:“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白朗愣了一下,指着白玉京说:“你模仿得——挺像。”

    白玉京无奈摇摇头,这首歌这么红,亲生大哥居然不知道是谁唱的?不过回头一想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他自己就对很多影视剧里的主题曲耳熟能详,但对具体歌手甚至歌名就一问三不知了。

    “你们两一大早在那嚎唠什么,还不赶紧起来!”

    兄弟两还准备继续飙歌,老妈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马上起。”白玉京回道。

    外面的鞭炮声此起彼伏,这或许是现在唯一能渲染年味的一种东西了。

    从偏房出来之后,准备去洗刷,看到妈妈正在和一个婶子聊天,似乎在谈论某个女孩,在说什么“主要是家近”、“也是初中没毕业就出去打工”、“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白玉京拍了拍白朗,冲那边扬下巴,白朗笑着摇摇头,然后还是忍不住扭身走过去。

    白玉京刷完牙,那个婶子已经走了,看到妈妈正一脸严肃地跟大哥说话。

    “小婶要给大哥做媒?”

    白玉京明知故问道。

    白妈点点头,然后点着大哥,说:“我听你婶子讲的,那女孩还不错,她家跟咱们家条件也差不多,你见面的时候瞅点眼色。”

    “知道了,我会好好表现。”白朗保证。

    “什么时候见面?”白玉京问。

    “初二在石庄街崔佳服装店。”

    “崔佳?”白玉京看了大哥一眼,“你初……中同学崔佳?”

    白朗给白玉京使了个眼色,然后点点头。

    崔佳是大哥的初恋,白玉京读初一那年,大哥半夜跑到崔庄和崔佳约会,凌晨两点多才回来,据他那个时候说,他和崔佳那一晚在草垛上接吻接了两个多小时。

    草垛接吻的事真假难辨,但是他们的确谈过半个学期的恋爱,只不过那段感情随着白朗的退学不了了之。

    “你们两先去把对联贴了,然后就可以吃饭了。”妈妈吩咐道,然后又去厨房帮白爸忙。

    兄弟两去堂屋拿了爸爸连夜写的春联。

    “其实这些年我们一直有联系。”

    白朗突然主动提起他好崔佳的事情:“她中考后说去浙.江找我,不过后来她叔叔家要去镇上开家具店,就把石庄街上的服装店让给她家了……”

    白玉京点点头。

    “所以现在我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啊?”

    “你不懂。”白朗一边往对联上涂面糊,一边教育白玉京:“出去打工的比在家种地的高一截,在石庄街开店的人比出去打工的又要高一截。前天她跟我说她家里给她安排了一个相亲的男的,是镇高中的老师。”

    “她同意了吗?”

    “这就没问了,不过听说那老师在学校里能分到房子,估计八九不离十。”

    白玉京贴完一副对联,说:“既然和崔佳已经无缘,那初二相亲就好好表现吧。”

    ……

    2005年的年三十和白玉京记忆中的许多个“年三十”有很多重合的地方,包括中午一家人一起喝葡萄酒,包括下午爸妈一起包饺子、炸圆子,然后是晚上一家人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

    “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去现场看一次春晚。”

    看到晚会摄像机在扫观众席的时候,白爸感叹了一句。

    白玉京当即承诺说:“三年之内,我一定带爸妈大哥大嫂一起去现场看一次春晚。”

    “三年之内,你大学还没毕业呢,这牛吹得不现实……”白朗拆穿道。

    白玉京笑着没有说话。

    四个小时之后,春晚结束,白朗积极地去放接灶鞭炮。

    农历年2006年就这样来到了。

    年初一,白爸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白朗在家里也有一帮“狐朋狗友”聚会,白玉京则极不合群地待在偏房看书。

    晚上白爸回来之后,一脸闷闷不乐,在白妈几经追问下才勉强说出聚会上被老同学挤兑的经过。

    从父辈和妈妈那里大致了解过,爸爸读书的时候是名副其实的风云人物,就是这次聚会的那些老同学,有好几个都是当初他的跟班,然而时过境迁,现在白爸那些老同学有的在重点高中做教导主任,有的在做中学校长,有的在政府部门任职。

    总之,只有百白爸一个人在外地打工。

    这可能也是白爸一直盼望白玉京能考上名牌大学,早点出人头地的一个原因。

    白玉京看着爸爸的样子,也不知道如何安慰。

    白爸拍了拍桌子,跟白妈说:“你可知道为什么每年同学聚会都不在我们家办吗?人家嫌我们家锅不干净,做的的饭不卫生!”

    白妈道:“每年都这样,你还气,下年不去参加不就好了。”

    白玉京自然接道:“明天大哥去相亲,爸、妈,我们三个就顺便去街上选一栋房子,以后爸爸的同学会就可以在我们家办了。”

    爸、妈、大哥看傻子一样看了白玉京一眼。

    妈妈不想打击儿子的自信心,解释道:“小京你今年就要去读大学了,所以我们今年存的钱就当你的学费,明年我们再赚钱买房子。”

    白爸看了白妈一眼,问:“你知道街上房子多少钱一栋?”

    “我们存一年钱,再借点,差不多可以先付一半。”白妈底气不足道。

    “那就不是街上的房子,那是街边的,城里怎么说,外环?”

    白玉京笑道:“大哥不说只要14万吗?”

    白朗道:“我说的就是外环,街上的还要贵两三万。”

    “那也没超过20万,买买买。而且咱们不买外环,就买街当心的房子,以后爸妈你们也不用去打工了,在家里开超市算了,我看街上还没有成规模的超市。”

    “小京你这学校还没出,吹牛的本事怎么直追你老大我?”白朗道。

    白玉京没接话,起身进屋,把九把斧给他的年终奖信封以及他的存折拿了出来,从偏房出来之后,把信封和存折往桌子上一摆,说:“我有钱。”

    白朗先笑着拿过信封,打开一看,笑容顿时僵住。

    “大哥,倒出来数数。”

    白朗依言倒出信封里的钱,三万块钱就这么赤果果地摆在一家人面前。

    白玉京伸手拿过存折打开,然后送到老爸面前,说:“除了买房之外,我正好还想跟你们说说大哥学厨师的事情呢。”

    白爸接过存折,看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