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第110章 第一〇 不见大哥好多年

    大巴从荆璞汽车站驶出,白玉京坐在靠中间的位子,系好安全带,掏出手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上车。

    “大概一个小时到石庄街。”

    “快到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骑摩托车去接你。”

    “嗯。”

    挂了电话,白玉京稍微愣了一会,心情复杂难言,更深一层体会到了近乡情怯的感觉。

    “叮铃铃叮铃铃hello……”

    白玉京正想得入神,手机短信提示音突然响起来,掀开手机盖,看到朱华凤回复的短信:“刚刚在跟大家一起庆功,现在才看到短信,不好意思啊,我回去就关注一下,对了,你看了我们的直播没?”

    白玉京微微一笑,心道凤姐儿果然还是这么有礼貌,回道:“看了,你们表现得很棒!为你们感到骄傲。”

    很快朱华凤回了一句“我也为你感到骄傲”,后面加了一个笑脸。

    白玉京摩挲着手机转头看向窗外,脸上的表情显得非常满意,朱华凤在他提醒自己关注《康熙大帝》的情况下,仍旧没有询问任何相关问题,可见其涵养。

    白玉京把手机装起来,然后靠椅背睡觉。

    一个小时十分钟后,大巴在石庄街停下,白玉京被一句“到终点站”叫醒。

    果然还是随时随地都能睡着,白玉京醒来后,自嘲了一句,然后给大哥打电话。

    嘟嘟了几声没人接,刚下车看到白朗靠着一辆摩托车朝这边看。

    “玉京!”白朗看到白玉京挥了挥手,白玉京笑着扬了扬手,然后按了手机。

    “你什么时候来的?”

    白玉京走到大哥面前。

    “一个小时之前我妈就催我过来了,拖了十几分钟……”白朗边说边打量白玉京,然后在他肩膀上打了一拳:“变帅了啊。”

    白玉京的相貌较之当初的自己仍是按照自然规律进行成长,但是白猫附身之后,整个人身上自蕴的沉静气质以及双眸中隐隐约约闪烁着的蓝色光晕,给人一种精神爽朗、气质自然的感觉。

    “比你怎么样?”

    “还差一点点。”

    白玉京大笑,心道:“眼前的大哥虽然看上去有些沧桑,似乎经历了什么伤心事一般,但自恋的本质还在。”

    “今年带哪个嫂子回来的?”白玉京随口问。

    白朗没有回答,拍了拍摩托车,说:“上车。”

    白玉京心里立即有了答案,脚踏两只船,最终果然没有逃掉竹篮打水的命运吗?

    “都分了。”

    白朗踩摩托之前,淡淡说了一句。

    如果是别人,白玉京肯定会在心里回:“活该。”

    但是说这句话的人是大哥,白玉京想了想,噢了一声,问:“为什么?”

    “扑腾腾腾……”

    摩托车发动起来。

    “被发现了。”

    白朗答道,白玉京无奈笑了笑,这是必然的结果啊。

    “你应该早有心里准备了吧?”

    汽车开始在回家的路上飞驰,白朗回了一句什么,白玉京没听清楚,不过那也已经不重要了。

    十分钟后,兄弟两到家,听到摩托声音的白妈妈笑着走出来。

    “把你宝贝二儿子接回来了,等了四十多分钟。”

    白朗支起摩托,跟妈妈抱怨了一句,语气却是在开玩笑。

    白玉京心情复杂,暗暗呼了一口气,上前搀着老妈一起进屋。

    白爸在屋里坐着,一副淡然自若的表情,说:“回来了?”

    “嗯。”白玉京看着老爸其言若淡定,其实很开心的样子,心里觉得很温暖。

    家的感觉,跨越时空也无法抹灭。

    明天就是年三十,家里早已备了很多年货,晚上爸妈一起下厨做了一大桌菜。

    吃饭的时候,爸爸先关心了一下白玉京期末考试的成绩,白玉京还没来得及回答,妈妈不满道:“大过年的,能不能让他好好休息休息,整天就知道成绩成绩。”

    白玉京笑了笑,老实汇报:“政史地还没有并在一起,考试模式跟高考有点出入,我总分576,在班里排名第十二,比1月月考进步了13名,预计新学期前两个月可以进前十。”

    白爸点点头,说:“去年高考的文科的一本线就是576吧?”

    “对。”

    “那还要加把油。”

    “知道。”

    白妈接道:“这下可以吃饭了吧?”

    聊完白玉京的成绩,接下来不可避免地又要说起白朗结婚的事情,这个话题始于白爸的一声“哼”和白妈的一句“你问他自己。”

    接着白朗磕磕绊绊地把他如何带着其中一个女朋友去自己租的房子理耍,被另外一个女朋友堵在屋里的具体过程讲述了出来。

    讲完之后,白爸保持严肃的沉默,白妈则是在为其中一个感到惋惜,对白朗的做法进行批评。

    白玉京本来也想跟老妈一起批判大哥,但是他看到白朗似有苦衷的样子,最终没有说什么,反而做起和事老。

    晚上兄弟两像以前一样睡在前屋的偏房,再度聊起这个话题,白朗终于敞开心扉:“玉京你知道为什么她们两跟我分手吗?”

    “不是你说的那样吗?”

    “当然不是,老大我要真想脚踏两只船会那么容易被发现?”

    “……”

    “我跟她们分手是因为我发现她们都不是适合跟我结婚的人。”

    “什么意思?”

    “豫南那个不用讲了,距离太远,她说她家里肯定不会同意,除非我愿意倒插门。”

    白玉京沉默,以后他要出去做事,带领白加黑一飞冲天,陪爸妈的时间肯定不多,如果大哥再去了豫南……

    “安城那个,年纪小是一方面,另外就是她太听她妈话,每次我拐弯抹角问到结婚的事情,她就说全部听她妈安排,你知道安城那边结婚的习俗吗?”

    “不知道。”

    白朗无奈笑了一声,说:“先是订婚,要男方开两辆车过去他们那边,然后需要在县城有一座房子,没房子也行,但是见面礼就要给到十万块,至于亲戚邻居,都是见面就要给点,不算物件礼,要娶她先准备至少十二万现金。”

    “还好。”白玉京现在有接近二十五万的存款,而且专辑还没有发售,所以十二万对他来讲的确“还好”。

    白朗笑了一声,说:“还好?以后你毕业进了社会就知道十二万是什么概念了,我爸我妈加上我三个人在外面打工,你知道一年存多少钱吗?”

    白玉京算了一下,回答说:“五六万吧?”

    “五万六千块。”

    “嗯。”

    “那你知道街上一套房子多少钱?”

    “十几万?”

    “十四万。”

    “所以说,谈恋爱容易,谈婚论嫁难。”

    白玉京想告诉他自己有钱,但是话到嘴边想到什么又收回去,说:“如果我们是富二代就好了。”

    白朗突然坐起来,黑暗中看向白玉京,说:“玉京你怎么能有这种思想?”

    “有钱的话,两个嫂子,你不随便选了。”

    “你脑稀了吧白玉京,你觉得家里穷怪我爸我妈吗?我警告你白玉京,你这种思想趁早给我收起来。”

    白玉京心里大感安慰,说:“我就是替你感叹一下,这么多年爸妈赚钱都给我读书了,我觉得挺对不住你。”

    白朗重新睡下,说:“想多了,我们两读书的机会是平等的,是我自己不争气。出去打工这几年让我发现一件事,身无一技之长,这社会不好混,有本事在哪里都吃饭,没本事干嘛都要瞻前顾后。”

    “大哥你想学东西吗?”

    “当然想,我想学厨师或者开车。”

    “那就去学啊。”

    白朗苦笑,白玉京知道是因为钱的问题,问:“如果你学了厨师,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白朗精神一震,说:“如果学了厨师,学成之后先去酒店做大厨,做两年攒了经验和钱,然后回家来在街上开个酒楼。”

    “不是不可以。”

    “不过现在没钱,我也不敢跟爸妈说,你看我们家现在的房子,堂屋后面都开裂了,在浙.江的时候,爸妈商量在街上买房子的事情,商量的结果就是等你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再说,这个时候我哪里还敢说给我几万块钱,让我去学厨师。”

    “你自己真没存到钱?”

    白朗咳咳两声,说:“如果当时想存其实也能存点,不过你懂得,泡妞要花钱啊。”

    白玉京笑着嗯了一声,然后说:“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最重要的是你的心态要转变过来。”

    白玉京不准备立即告诉大哥自己有钱的事情,他要听其言观其行,确定他真心悔改,然后再决定实施下一步计划。

    “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