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一章 瑞士银行

    李小腾一听高海潮的话,脑海里突然迸发出一丝伶仃洋里叹伶仃的感觉。那感觉很其妙,甚至李小腾自己都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有这种感觉。

    “嗯!你说……”手里举着电话的李小腾,轻声咕哝了一声。

    电话里,高海潮沉吟了一下这才朗声说道:“所有钱都转到了另一个账户里……”

    “转走了?”李小腾下意识的咕哝了一句,心中突然一紧。赶忙接着问道:“钱还在李福德名下吗?”

    高海潮叹了口气说道:“转过去的那个账户叫丁翠娥。李福德用的是招行同行转账。所以我能看到丁翠娥账户里的情况。”

    “谢谢……”李小腾自己如何不知道。高海潮即便因为职务等级高,有权限看到账户资金。但是高海潮那边也是有保密条例的,他能看到这些东西。若不是与自己错综复杂的关系,高海潮又怎么可能告诉自己。

    李小腾刚想到这里,就听电话里高海潮微微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哎!我说有心里准备,最红要的还是后面的事情,若钱只是在丁翠娥那个女人名下倒也好办了。”

    “啊?”李小腾脸色变得一片煞白。咕哝着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还有别的问题?”

    高海潮用一种很无奈的腔调说道:“嗯!丁翠娥把这笔钱在半个小时前,转到了一个瑞士银行的账户上。究竟是谁的账户我就无能为力了。你只要知道,这笔钱现在已经离岸了……”

    李小腾嘴角微微一抿。脸上不禁露出一次苦涩。扭头看了眼身旁的李大壮。久久没有在说什么话!

    五千万的资金飞了,李小腾不只是心疼或者是难受钱那么简单。

    此时他自己心里回忆自己见到大伯后的点点滴滴。

    李福德一个朴实的中年人。其眼神里总是给自己一种纯朴憨厚的感觉。一身的朴实无华,甚至身上还带着丝丝中华田园味道。

    就就这样一个人,一个自己家的亲人。让李小腾直到现在还记得李福德那清澈的眼睛里,时不时露出对财富的不舍与亲情的抉择。

    李福德诉说着三七开的纠结声音。

    一切的一切此时尽数从李小腾的脑海里若电影一般涌现了出来。

    “腾哥!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话啊……”李大壮突然扑到了李小腾的声旁,一把拉住其臂膀大声问道。

    李小腾微微扭头看了眼李大壮,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李福德把钱转到传说中的高大上瑞士银行去了。”

    “瑞……瑞士银行?他怎么能这样?他……他!”李大壮觉得自己五彩缤纷的幻想,到了这一刻如泡沫一般被李小腾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瞬间戳破了。

    高落尘和赵薰对视了一眼。二女缓缓走到李小腾面前,谁竟然都没有在说一句话。

    李小腾看了看眼前的三人。看着高海潮的电话依然在线。下意识的缓缓举起电话。咕哝道:“麻烦你了,海潮哥。”

    说这话,李小腾按下了挂机键。刚才的那根黄鹤楼已经燃到了底部。顺势把烟屁戳在烟灰缸里。又抽出来一根叼在嘴里点燃了。

    赵薰皱着眉头,见此时李小腾脸上除了那种被欺骗的失落之外。竟然没了其他东西。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暴走。没有自己想当然的歇斯底里。

    李小腾平静的。竟然让赵薰感觉浑身上下有种说不出来颤栗。

    “小腾哥哥。你没事!”赵薰轻声问道。

    李小腾叼着香烟,抬头看了看赵薰。呵呵一笑摇头说道:“我能有什么事?”

    赵薰感觉李小腾表现的越平静。心里的那种颤栗感觉就越强。心中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一把拉住了李小腾的手腕。随即大声喊道:“小腾哥哥,钱没了咱们可以在赚的。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李小腾赶紧抖落了赵薰的手腕。无奈的眨了眨眼睛大声说道:“你不会以为我要自残?想什么呢!”

    赵薰听了李小腾的话。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高落尘。高落尘在一旁咕哝着说道:“小薰妹妹,你就别疑神疑鬼的了。看小腾样子也不像有事儿的模样。”

    说这话,高落尘走到李小腾面前,上下打量了他几眼,随即说道:“既然钱被转移出去了。那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找打李福德。”

    李大壮此时仿佛已经反应过来了。自己成了被李福德抛弃的断尾。当初对自己的磊落凛然不过是一种欺骗的表象。能把钱转移到传说中的瑞士银行,而且还是通过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的丁翠娥转移过去的。可见李福德是早有准备的!

    想到这里,李大壮冲着李小腾说道:“腾哥!李福德怎么能这样,他如此缜密的操作,肯定是早有计划有预谋的!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李福德给找出来啊!钱怎么能就这样被他给私吞了?”

    李小腾看着此时睚眦欲裂的李大壮,没想到他的反应竟然比自己还要激烈的多。仿佛他才是当事人一般。其实,若是李小腾知道李大壮就在最后自己和佟兰君谈判的时候还动过跑路的心思。

    在结合他此时的表现。李小腾或许也就能理解李大壮此时源何如此激动了。

    “嗯,我会想办法的。不过李福德他要是想躲着咱们,想要找到他,一时半刻仿佛并不是那么容易!”李小腾淡然的回应了李大壮的话。

    把烟卷夹在自己手里,李小腾随即又给姚宏远拨了个电话。

    电话一通,姚宏远略微低沉的声音马上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李小腾听着姚宏远如此关切的声音,心中微微一暖。无奈的说道:“这次让我大伯给算计了。钱通过一个叫丁翠娥的女人账户,现在已经离岸到了瑞士银行了……”

    “瑞士银行?”姚宏远自然知道钱进了瑞士银行代表着什么。脑海里浮现出那张憨厚的脸庞。姚宏远暗暗咬了咬后槽牙。阅人无数的自己竟然也看走眼了!想不到李福德竟然如此的深藏不漏!

    李小腾这时候接着说道:“姚大哥,我会拜托地面上的人帮我找李福德。但是我想他肯定已经不在京城里了。全国方面还希望姚大哥给想想办法。”

    姚宏远沉声说道:“小腾你放心,只要他人还在华夏,哪怕掘地三尺我也帮你把他找出来!”

    事已至此,李小腾能做的也只有找地面上衙门口的人帮自己找到李福德一条路了。

    自上至下的衙门口官面儿人。李小腾坐在沙发上给所有人自己能接触到的人都打了一圈电话。

    当然李小腾也没有傻到把真是情况告诉这些人。只是说自己大伯深夜走失。而起他的神智略微有些不太清醒。目前处于失联状态。顺便李小腾还给这帮人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

    “我大伯李福德在走失之前,一直有些神志不清的嚷嚷着要回老家。说不定现在人已经离开京城了……”

    李大壮在一旁看着李小腾打电话。

    一辆颓废的琢磨道:“李小腾这么厉害。李福德你能跑出人家的手掌心儿?”

    待所有事情都处理好,李小腾知道自己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等着自己处理。那就是自己老妈的安抚工作。

    自己能平常心的对待五千万巨款的不翼而飞。自己老爸老妈到时候会有什么反应?想到这里,李小腾微微叹了口气,随即扭头看了眼李大壮说道:“我回去和我老爸老妈打个招呼。你早点休息!到时候你要是有了李福德的消息,尽快告诉我就好!”

    李大壮自己也知道,若是在回到李妈妈面前。说不定能让其把自己生吞活剥了。下意识的了点头应了声是!

    出了楼道,赵薰一把拉住李小腾说道:“小腾哥哥,你怎么知道李大壮和李福德不是穿一条裤子的?万一他要是也跑了怎么办?”

    就在赵薰说话的光景,李小腾尴尬的笑了笑。抬手指了指对面楼上的一扇窗户。轻声说道:“你看那边……”

    赵薰抬头顺着李小腾的手指头看了一样,一片黑洞洞的窗口尽数黑着灯,脸上映出一片愁云。无奈的问道:“对面怎么了?”

    高落尘似乎明白了什么,疑惑的问道:“纳兰霞还是刘雯雯在?”李小腾嘴角微微一翘,眼眸中流露出一丝赞叹的光芒,笑呵呵的说道:“她们两个现在都在……”

    原来,就在李小腾下楼的时候。手里摆弄着手机滴滴嗒嗒之间,已经给纳兰霞和刘雯雯发出了命令:重点监视李大壮!

    李小腾心里何尝不觉得李大壮与李福德是一条路上的。既然自己大伯都能给自己玩上一手暗度陈仓的把戏,那谁又能保证李大壮不玩一把金蝉脱壳呢?

    现在李小腾刻意给李大壮脱壳的机会,而自己心里也隐隐期盼着李大壮脱壳。

    只要他一离开这里,到时候马上就会盯上他!顺藤摸瓜之下,想找到李福德似乎也就变得容易了。

    所有种种,唯一让李小腾担心的不外乎就是:李大壮真是李福德壁虎断下来的那条尾巴……(未完待续。。)

    ps:  感谢:野象弹波书友的打赏支持,寂寞了无趣的月票鼓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