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 卧龙凤雏般的老公

    “我们要干什么?”卓亚重重哼了一声,接着说道:“你和公孙起干什么去了?公孙起人呢!”

    “我出去逛街购物去了!你看我这样子能干什么去?卓亚,你这话什么意思?”柳灵韵作为成名已久的操盘作手,心里素质自然是极好的那种。

    此时她虽然在一种黑衣大汉的包围中,甚至看到了两个壮汉后腰上别的砍刀,自己反而越来越淡然。

    “你们监视我们夫妻?”柳灵韵下意识的喊了一嗓子。随即冲着卓亚吃着道:“你们竟然监视我们,卓亚,我们夫妻可没拿你们钱,当时和你们约定了控盘。但可没把人身自由交给你们!”

    说这话,柳灵韵越发的激动了起来。把手中的购物袋往地上一撇,随即从手包中翻找起了电话,一边说一边还撒泼般叫嚣着:“好啊!跟老娘冒充黑道大汉?我呸!老娘我混的时候你们还给人当马仔呢!”

    卓亚让柳灵韵的表现弄得竟然有一丝措手不及一般,楞了楞神儿,壮汉这时候不知要是不是应该控制住柳灵韵,下意识的撇了眼卓亚。只见卓亚微微摇了摇头。随即这几个大汉也就忍住了从动。眼看着柳灵韵从包包里掏出了手机,按下快捷键拨了出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边还没说话。柳灵韵仿佛母老虎般的神色一改,顿时变成了小媳妇一般委屈的冲着电话里哭诉道:“老公……咱们这单生意不做了……呜呜……不做了好吗?你一夜未眠,昨天本来应该是咱们亲热的日子你都不和我亲热了。连夜给陆凛然写计划书。可……可卓亚他带人竟然威胁我!”

    哽咽的幽怨,如黄莺沥血又若孟姜女哭长城一般伤心。说这话,柳灵韵竟然悲痛的嚎啕大泣了起来。

    卓亚看了看眼前的壮汉,这些壮汉同时也看了看卓亚。众人一时楞在了当场。自己等人都不知道应该何去何从了!

    电话那头公孙起似乎安慰着什么,时间不长!柳灵韵一脸悲痛的看了眼卓亚,把手机递到卓亚眼前,一脸悲痛的哽咽道:“陆总要和你说话!”

    “啊?” 这句话彻底惊呆了卓亚。

    卓亚接过手机,往自己耳朵旁刚一贴,轻声喂了一声。就听电话那头陆凛然大声咆哮道:“谁让你去盯公孙先生去了?谁给你的去权利!你竟然还敢威胁公孙夫人。卓亚,你要是觉得命长。我不介意把你当成鱼饵剁碎了挂在鱼钩上钓鱼!”

    “卓总!这个……那个……卓总!您误会了。我!我……”卓亚此时被震惊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卓亚不是傻子,刚才接电话的时候可以看了眼电话中的显示。

    老公两个字定然不是指的陆凛然,可接电话的却是自己的老总。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此时的公孙起定然在陆凛然身旁。明明是陆凛然紧急着急在即来围堵公孙起的。

    感觉自己仿佛成了一颗可以被随意丢弃的弃子一般。卓亚心中竟然有些淌血的感觉灼烧着自己的心头。

    就听电话里,陆凛然依然大声咆哮着。咒骂着。似乎没有休止。没有尽头一般。

    卓亚一脸的苦涩。彷如吃了黄连而无处宣泄一般。看着壮汉摆了摆手。让这些人离柳灵韵挪出空间的架势。壮汉们隐约间也明白了什么。就算没有卓亚的招呼,这些人此时也已经在柳灵韵和自己等人只见挪出了一丝距离。只不过在卓亚的手势之后,距离拉的更远了一些。

    这时候就听陆凛然这时候冲着卓亚大声吼道:“不许在骚扰公孙夫人。若是让我知道你对公孙夫人有一丝一毫的过分举动。我保证会让你消失的!”

    “陆总。我马上就走!马上走!”卓亚强忍着恶心的感觉。低眉顺目的咕哝着。

    陆凛然重重一哼,似乎不在搭理卓亚一般。嘴里的话语变成了略微恭谦尊敬的态度说道:“公孙先生,我手下人不懂事儿,都是我的错。陆某给您赔不是了……”

    卓亚强忍着咬舌自尽的感觉,一脸无奈的把手机递到了柳灵韵面前,呐呐的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柳灵韵一脸寒霜,梨花带雨般一把从卓亚手中夺过了手机。猛地转神一边冲着电话里诉苦,一边打开了楼道的防盗门。迈步冲了进去!

    卓亚看着已经闭合的房门,帽子里一句:猪八戒照镜子从内心深处蹿了出来。

    “还看什么啊!都散了!”卓亚嘴里交代着,手中摆出一副驱散众人手势!忽然陆凛然一把拉住两个扭头要离开的众人,重重哼了一声说道:“你们两个留一下。”说这话,搂着二人的肩膀远远踱了出去。渐行渐远……

    “嗯!老公我挂了!”柳灵韵拉开自己家的大门,挂断电话后回头看了看身后。见没人跟在自己身后。这才重重关上了房门。

    站在房门口的柳灵韵双腿猛的颤抖了起来。那节奏仿若抖糠!

    捂着自己胸口,就觉得心脏疯狂跳动好像到从嘴里蹦出来的柳灵韵猛地蹲下了身子。心中充满了对李小腾的感激……

    原来,今天上午自己和赵薰等人正聊天的时候。房门被人咄咄的敲击了两下之后。姜迪拉开房门就见纳兰霞眉梢上竟然带着一道浅浅的伤口走了进来。

    赵薰一看纳兰霞脸上静安挂彩了。虽然没流血,只是若一道朱红赤笔在眉梢浅浅划过。但是赵薰还是一脸关切的问道:“纳兰姐姐,你这是怎么了?要紧不?”说这话,扭头冲着姜迪和孔真问道:“咱们医药箱呢?”

    纳兰霞看了赵薰一脸关切的模样,心中微微一暖。摆摆手说道:“没事,只是轻轻划了一下而已。”说这话,姜迪和孔真也站围在纳兰霞身边关切了起来。

    正说话的时候,李小腾端着菜推门走了进来。

    李小腾见了纳兰霞额头的伤痕,眉梢一挑。愣在一旁竟然没先说话。

    “腾哥,处理好了。只不过废了他们的胳膊而已,我倒也没下死手……”纳兰霞缓缓说道。

    李小腾把菜放到桌面上,轻声关切的问道:“你没事?”

    纳兰霞连忙摇头说道:“有事啊!我伤口你不都看见了吗?”纳兰霞咯咯一笑,露出一丝小女人的媚态,冲着李小腾说道。

    李小腾下意识眼角的余光扫了眼赵薰,吃惊的发现赵薰神色上竟然没有打翻醋坛子!

    “怎么回事?坐下边吃边说!”说这话,李小腾绕道了席间,往公孙起身旁一座。笑盈盈的咕哝道。

    “我已经确认了。陆凛然确实派了他们在监视你。不过他们还说这次陆凛然派出了几组人,盯住了很多人……”纳兰霞脸上一副几位平常的神色说道。

    李小腾见纳兰霞说的平常,但是自己怎么会不知道这胭脂虎般的女人定然用了什么自己未知的酷刑。能搂草打兔子问出这么多消息。李小腾才不会相信纳兰霞问一句,这二人就说一句!

    公孙起呵呵一笑,仿佛再世凤雏一般笑着说道:“老婆,我就说没那么简单!哈哈……咱们肯定也被陆凛然跟踪了。只不过有你这英明神武,智压卧龙凤雏的老公!”

    “嘿!德行……小心你星落五丈原,落凤坡前折戟!”柳灵韵嘿嘿一笑。

    公孙起一脸无奈的咕哝道:“我靠,我有时候都怀疑你是不是我老婆,你怎么比二奶无情?你老公要是星落五丈原,你就要守寡了!赶紧呸呸呸!”

    柳灵韵呸了两声,一脸妩媚爱恋的看着公孙起。

    李小腾有些看不下去了。翘着嘴角咕哝道:“我说公孙大哥,您能不能别当着我们大家的面秀你们的恩爱啊!哈哈哈……”

    公孙起扭头看了看李小腾,嘿嘿一笑。脸上竟然映出一副自豪的神色。李小腾拿起筷子指了指桌面上的菜说道:“先吃菜,一会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其实刚才看到李小腾这盘菜的公孙起早就食指大动了。只是一时没好意思动筷子罢了。咽了口吐沫咕哝着说道:“没想到小腾哥竟然还能弄出这么霸气的菜……”

    一桌人吃了李小腾这小海鲜趴竹笋尖,没有一个人不赞叹!随后时间不长,一道道精致的菜品被服务员们陆续呈了上来。虽然没有什么猴头燕窝鲨鱼翅,熊掌干贝鹿尾尖。但是一道道菜品滋味宜人。口感十足,寻常食材中更是彰显了味的精髓。

    菜虽好吃,但是公孙起却有些吃不下去。自己等着李小腾接着说话。可李小腾却好似根本忘了还有旁的事情一般。

    低头吃喝竟然一言不发,眸子中的光芒略微有些涣散,仿佛在琢磨什么事情一般。

    席间还是孔真和姜迪二人觉得有些冷场,二人插科打诨般在席间调动着大家的话题,干着暖场般的事情。

    “小腾,你难道就没什么想问我的吗?”公孙起最后还是忍不住冲着李小腾问道。

    李小腾低着头,夹着菜深思着。听公孙起这么说,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似公孙起,一脸无奈的说道:“你还是想想一会陆凛然会问你什么……”(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