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王座上的旗帜

    听了薛老板的话,孔真微微一愣。心中暗想:我勒个去!你老小子这是贼心不死啊!给你一成一品楼的分子你还不知足?现在可是我们年轻人的天下了,你老小子还想染指一品楼的经营权?

    想到这里,孔真略微有些紧张的盯着李小腾,生怕自己小腾哥一激动在给他个什么管理层,那后面的发展可就不好弄了!

    李小腾微微笑了笑。自己不是没看见孔真有些略微焦急的神色。笑呵呵的说道:“不是小腾我排外,其实管理一品楼的事情我打算交给孔真负责。”

    孔真一听这话,神色立马一变。有些惊诧的撇了眼李小腾。之际根本就没想到腾哥竟然会说这话,腾哥竟然如此相信自己?

    此时孔真也顾不得琢磨薛老板了,自己连忙歪头看着李小腾说道:“腾哥,咱们私募的事情我还忙不过来呢,在管理一品楼我怕……兄弟能力有限啊!”

    李小腾扭头冲孔真笑了笑说道:“先给你挖个坑。你先把位置占上。这边肯定还有旁人来协助你的。你慌啥!”

    孔真一听这话,一颗心顿时落了地。看着一脸尴尬的薛老板。自己何尝不知道现在薛老板什么感觉。

    这一品楼现在还是人家薛老板名下的产业。在还没有转换到李小腾名下之前,自己等人就开始大肆谈论一品楼这块蛋糕怎么分了。人家薛老板能爽吗?

    心里有了底气的孔真,看着薛老板似乎也没有那么大的敌意了。脸上泛起一丝得意冲着薛老板笑了笑。

    李小腾这才看了眼脸上挂着尴尬的薛老板说道:“薛老板。这一品楼毕竟是你的老营盘了!你愿意参与我也欢迎。我知道后厨您肯定是不擅长管理的。楼面方面我也有自己打算用的人了!”

    薛老板听了这话,脸色微微一寒。神情间带着淡淡的失望但也知道李小腾这么做也对,不把原来一品楼的人清空,自己想从新打鼓另开张必然有阻力。李小腾这么做自己丝毫不以为奇。若是换做自己,铁血的手腕定然不会弱了李小腾。

    心里是这么想,可是忽然就听李小腾接着说道:“孔真平日白天估计也不在,您就先挂个副职。迎来送往我这边有人帮您招呼。后厨我心里也有了人选!您就帮我居中统筹一下。当然职位跟您原来没什么区别。旁人自也不会看轻了您……”

    薛老板听了这话,心里苦笑了一下。李小腾这手腕玩的漂亮。既夺了自己的忠心。又照顾了自己的面子。最终一品楼也死死把控在了他自己手里。

    财务不必说肯定也占在人家手里了。后厨是人家的人,前台楼面是人家的人。最后不过是一个架空在王座上的一面旗帜罢了。

    不过似乎这也是薛老板最好的归宿了。甚至比薛老板心里的预期也要好了很多!

    总体谈论完了,李小腾笑了笑说道:“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就先这样。后面的事情我让孔真和您谈一品楼置换的问题。”

    说这话。李小腾竟然站起身意思竟然要撤了!

    薛老板略微一惊,脸上憋的通红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李小腾看了眼薛老板,忽然好像想起来什么一般,笑呵呵的说道:“大骗子的事情交给我!我定然是要给您个交代的……”

    转忧为喜的薛老板猛的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一步迈到李小腾身旁。手死死攥住李小腾说道:“小腾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这事……就拜托了。我知道你比我这滚了一辈子商场的人面子还要广。路子还要宽!一切就……”

    薛老板语无伦次的咕哝着。李小腾笑了笑说道:“您就等我消息!对了。报案了吗?”

    薛老板点了点头说道:“刚才已经报案了。捕快说让我去衙门做个笔录……”

    姜迪听了薛老板的话,眉头一皱无奈的问道:“啊?这么大金额衙门竟然让你自己去做笔录?我擦……”

    其实姜迪不知道,自古这衙门口就朝南开。你没钱没势别进来。薛老板让人家骗了百万巨款算个屁?

    衙门说了,你被人家骗了?损失的是身外之物?那好,你先等等!我们这还有儿子和家里闹矛盾的,一把刀杀妻焚子,老爸老妈外加亲姐们一门不留。尽数屠戮的呐!公安部挂牌限时破案。您这小事儿先放一放,我们捕快的力量有限。

    对自己来说是惊天霹雳,天塌地陷的事情。到人家衙门口里就是芝麻绿豆的小事儿了。

    若你觉得丢个自行车是小事儿。人家番邦蛮夷在华夏丢辆自行车,用不了两个小时就能给找回来。衙门说了,事关国体兹事体大 !

    你说你哪儿说理去?

    人家这大案要案七十二小时破案了?咱这个半个月没动静。进去请客送礼弄个通透,到最后能不能破还不一定。尘封的案件多了去了……

    这还是天子脚下,大邦之地。若是换到地方上,更加混乱不堪的事情,姜迪甚至见听了都会觉得惊讶!

    崔晓燕这时候,看着薛老板也只是皱了皱眉头。嘴里咕哝了一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李小腾一副泰然般呵呵笑了笑说道:“您先别着急去,等明天在去。”

    薛老板听李小腾话里似乎还套着什么意思。一时没明白,不过既然李小腾这么跟自己说了。那定然是有什么深层次的意思在里面的!随即点了点头表示一切听小腾哥的。

    一行人这才走出了一品楼。

    刚一出门,姜迪第一个大声叫嚣道:“孔真。快闻,你闻到什么味道没有?”

    孔真提鼻子一闻,眼睛猛然一瞪。惊讶的朝着独一味的方向撇了一眼。说道:“不是……”

    李小腾呵呵笑了笑说道:“你们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

    崔晓燕站在李小腾身后虽然没说话,但是崔晓燕肚子却咕噜咕噜不争气的叫了几声。李小腾扭头看了眼崔晓燕。

    崔晓燕连忙羞红了脸低头不说话了。孔真和姜迪对视一眼。

    姜迪大声说道:“腾哥,你怎不看看几点了?我和孔真肚子都饿扁了。闻着咱们独一味那边飘过来的卤煮味。我都想趴在锅沿上不下来了!”

    李小腾呵呵笑了笑,冲着哥俩说道:“这事儿闹得,桌子上那么多菜也不见你们动筷子,现在知道喊饿了?”

    “腾哥,你不是也没动筷子吗?”孔真玩笑道。

    咕噜,咕噜一阵肚子的交换声。从李小腾这边发了出来。孔真和姜迪看着李小腾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李小腾尴尬的冲着姜迪喊道:“饿了还不赶紧去弄吃的。赶紧着给我也要一碗!”

    崔晓燕笑盈盈的看着孔真和姜迪兄弟两飞快的朝着独一味跑了过去。自己随即扭头看了眼李小腾。

    李小腾见崔晓燕的目光朝自己扫了过来。原本微笑的神情忽然沉了下来……

    “小腾……”崔晓燕轻声喊了一声。

    李小腾淡然的冲崔晓燕笑了笑说道:“走。吃饭去!”声音中似乎没有丝毫的温度。

    崔晓燕看着李小腾那种仿佛带着一副面具的面容。自己轻声叹了口气,放慢了脚步慢慢缀在李小腾的身后缓缓的朝独一味走了过去。

    一碗卤煮进肚。那种浑身乏力的饥饿感顿时不见了。放下筷子,随手从兜里掏出电话。轻轻拨打了一个电话。

    “高所?干嘛呢?”电话一通。李小腾笑盈盈的说道。话里透着一股亲热感觉。

    “啊?小腾?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啊?真是难得是,我以为上次和你吃完饭。你把老哥哥给忘了呢!”衙门口的高所长热络的回应道。

    衙门口虽然朝南开。但对于李小腾。此时可就是冲着他开的!李小腾不是什么特权人物。但是李小腾做事到位了……

    上次李小腾火拼时间结束以后。高所儿在上峰的施压下,哪里还敢为难李小腾。

    本来还打算打打官腔的高所,挂了第二个电话。差点惊呼出一句:土豪,咱们做胖友!最后更是客客气气的把里李小腾给送了出来。

    后来的事情,自然高所带着衙门口的副所长亲自登了独一味的大门。

    李小腾尽了地主之谊。好吃好喝好招待,把高所这帮人给伺候的那叫一个舒服,除了没请高所去在水一方来个谁拉弹唱的全套服务,能做的机会都做了。

    最后临走的时候。一人一个沉甸甸的大红包。就连作陪的于片儿也收了一个比较沉的红包。

    衙门口的高所没想到李小腾如此上路,通天的关系竟然还能这么给自己面子。本来自己来是巴结李小腾,反倒让李小腾弄了个不好意思。

    李小腾自己明白自己的斤两。压高所儿那是傅北,可不是自己李小腾。扯虎皮做大旗狐假虎威的事情,终究不是长远。倒不如自己公关……

    自此,二人一拍即合。也就是京城不流行斩鸡头烧黄纸拜把子的那一套。不然高所真有心和这个比自己儿子还小一岁的少年结个忘年交的异性兄弟了!

    此时接了李小腾的电话。高所那态度比对自己亲爹还好。寒暄了两句,忽然听李小腾说道:“高所儿,我这边碰到骗子了,给帮个忙呗!”

    高所一听这话,嘴角忽然一列,大声说道:“嘿!小腾你这电话来得及时啊!你哥我刚抓到一个大骗子……”(未完待续。。)

    ps:  提前跟大家说一嘴,还有两更就要出大声之光了。全订股动人生的书友们。

    史上最超值大声之光即将出现。和您商量商量,您动动手把神光领了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