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三枪爆头

    海上证券散户大厅里。此时大厅里大多数散户还围在洗手间的警戒线前指指点点的议论纷纷着。

    众多散户好像压根儿就没发现身后那一伙起初还有说有笑的人,这时候竟然已经有些剑拔弩张了!

    李小腾不由的哆嗦了几下,似乎能感觉自己周边五平米内的温度,好像瞬间骤降了十几度一般。李小腾眼中瞬间好像看到臧崇猛的分开了自己,一个跨步如鬼影一般扑倒了刘芳草的身后……

    就在刘芳草身后两个壮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张崇高大的身躯已经闪到了其中一个壮汉的近前。

    就在那么一瞬间。李小腾甚至都没看清楚臧崇是如何出手的,张崇一抬那双堪比北极熊般的手掌,猛的抓住了其中一人的脖子。手背上的青筋猛的突出来时,空气中咔嚓一声脆响传入了众人的耳膜中。

    臧崇的手若闪电般的快速回撤,凌厉的目光甚至在也没看那个正在软软跌倒的壮汉一眼。

    电光火石之间,另一个壮汉在自己同伴倒下的那么一瞬间,浑身汗毛倒竖,身体下意识对危险起了反应。瞬间让其身子不由的生出了自我保护意识。

    就在这一瞬间,只见壮汉双眼虽带着恐惧,但还是一叫丹田气,身子往后一躬,随手对着臧崇挥出了一剂重拳。这一拳带着一股阴风直奔臧崇的面门。

    这一拳要是打实了,臧崇就算不重伤颅内出血。那也是掉几颗门牙晕眩一阵的命。

    可出乎所有人的意外。臧崇只是微微一个挫步壮汉的拳贴着臧崇的面门就擦了过去。李小腾似乎都能看见拳风甚至把臧崇面部的肌肉都划出了一道浅沟。

    臧崇等壮汉的招式一老,顺手叼住壮汉的手脖子,刚要出手一击必杀时。忽然感觉到一股杀气从自己身侧袭来。瞬间放弃了对壮汉的攻击,一拧腰蹿了出去。

    刘芳草还保持着刚才出拳的姿势,满怒狰狞的扭头看了眼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兄弟。转头死死盯着臧崇随即双脚一发力,猛的贴到了臧崇近前,化拳为爪招招都是军中致命的猛招!

    看架势只要臧崇被刘芳草一招击中。轻则分筋错骨手,若是敢寸了,当场毙命也不新鲜!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瞬间而已。臧崇堪堪躲过刘芳草的攻击,心下对刘芳草的招数有了几分了解。深知自己不是其对手。和刘芳草走了以快打快,互相过了几招后。抓了一个刘芳草杀招刚刚用老的时机,猛的往后一窜退了几步。

    就见臧崇麻利的往怀里一探,当他的手在从怀里抽出来时。手中竟多了一把精致的银色小手枪。

    这一切太快了。李小腾刚倒吸了口冷气。嘴里还没喊出小心二字!只见臧崇抬手就把枪口对准了刘芳草。

    “啪……啪啪”三声清脆的枪响。

    李小腾的眸子猛然瞪的老大。刘芳草毫发无损的还站在原地。可臧崇此时胸口和额头几乎瞬间就被开了三个血窟窿!

    “扑腾”一声巨响。臧崇摔倒在了散户大厅的地面上。血瞬间印湿了一大片地方!

    原来当臧崇掏枪之前。刘芳草身后的那个壮汉早就把手里的警用黑星从后腰扥了出来,刚才攥在了手里不敢开枪是因为臧崇和刘芳草战在一处!

    可臧崇后退掏出枪的那一瞬间,壮汉眼中精光一闪。第一法子弹就已经被火药的后坐力强顶着释放了出来……

    李小腾身子颤了颤,猛眨了眨眼睛。手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酸涩的眼睛。看见臧崇此时还站在自己身旁。心砰砰跳的就差从自己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看着一脸寒霜的臧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狗血的幻想出这么一副场景。紧接着就见臧崇一把分开了自己身子……

    “藏哥!”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后,就见李小腾好像一只考拉一般,瞬间挂到了臧崇的身上。双腿死死的盘在臧崇的腿上。李小腾声嘶力竭的喊道:“臧哥,冷静啊!你要干嘛?”

    臧崇诧异的看了看李小腾,纳闷的挠了挠头。无奈的冲挂在自己身上的李小腾说道:“我……我就是打算和你这个哥们理论理论!小腾你这又是要干嘛?”

    臧崇真被李小腾的反应吓坏了,自己只不过想压一压对方的锐气,没想到李小腾竟然比兔子还快,只是一纵身竟然就挂到了自己身上!莫非李小腾会什么传说中的金蛇盘丝手?

    “臧大哥!有什么事都好说,可千万别动手啊!”李小腾一边嘴里大声咕哝着,眼神还一个劲往刘芳草身后的两个壮汉看去!

    两个壮汉看李小腾挂在臧崇身上,当真有些太恶搞了,忍不住有些想笑。可看李小腾眼神一直冲自己二人瞅。两个壮汉混上上下顿时感觉冷汗止不住的往外溢!心中甚至暗暗在下同一个决心……往后洗澡再也不捡肥皂了!

    “小腾哥哥,你这是干什么?大庭广众的,你在大厅这么抱着臧大哥像什么样子?”赵薰在李小腾身后大声抱怨着。

    李小腾哪敢松开臧崇啊!刚才的事情好像大片儿一样在自己脑子里一闪而过。李小腾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也跟死神来了里面的男主角一样,能够看到未来几分钟里发生的事情!

    刘芳草站在两人对面,表情怪异的干咳了两声,嘴里不悦的说道:“李小腾,你要是不想告诉我就算了,没必要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嬉耍我?”

    李小腾暗暗心惊之余,慌慌张张的冲刘芳草说道:“芳草哥,跟你说了其实也没什么!你想查的那个账户是梁合行开的不假。但他自己不过是帮别人用自己身份证开了个户儿而已。他自己本人真的后来没来过这里了!”李小腾神情有些慌乱的冲刘芳草说道。

    说话的同时,李小腾身子依然死死的挂在臧崇身上,生怕两方一个不小心,真的来个擦枪走火!

    刘芳草好奇的看着李小腾,神色间满是诡异的问道:“我们老总和我说,单子是从海上证券大户室里的专线下出来的。我今天是一定要查出来,究竟是谁在操作这个账户。最重要的是想知道,对方是敌是友!”

    这时候在一旁听了半天的高落尘忽然呵呵的娇笑了两声。走到李小腾身侧,轻声说道:“小腾……”后面的话,高落尘后面的话甚至还没说出来。李小腾这时候已经走到了刘芳草近前。轻声说道:“我只能告诉你,梁合行是京城大佛爷姚宏远的员工……”说完话,李小腾竟然还冲着刘芳草眨了眨眼睛,那意思好像是在说:“这个可不是我告诉你的!”

    刘芳草脸上闪现出来一丝苦笑。冲着李小腾点了点头道:“多谢小腾兄弟了。后面的事情我会继续跟进的!今天兄弟也算能回去交差了!”

    说完话。刘芳草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冲着李小腾点了点头。真的竟然挥挥手。冲着散户大厅的大门走了过去!

    臧崇看着刘芳草的背影,又看看现在依然还挂在自己身上的李小腾说道:“小腾兄弟,你还打算在我身上挂多上时间?”

    李小腾看着刘芳草远去的背影。这才尴尬的松手从臧崇身上退了下来。看众人诧异的盯着自己,尴尬的笑了笑。张张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自己总不能说刚才看到臧崇被人一枪打爆了脑袋。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神经了。这话要真说了!赵薰和高落尘还不麻利儿的把自己捆到精神病去?

    只是李小腾真的很好奇,自己为什么一瞬间会有这种想法。

    臧崇不知道刘芳草和李小腾是什么关系。人家一问李小腾竟然痛痛快乐的就告诉了别人自家的老底。心里怨念其实老大了!要不是今天李小腾用实际控盘行动证明了自己。

    臧崇甚至真以为李小腾是卧底呢!

    高落尘看了看李小腾,心里有些惑的盯着李小腾问道:“小腾,你怎么什么事情都说啊!那几个人可信吗?我怎么看着,怎么觉得那几个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们……”

    李小腾呵呵笑了笑,冲高落尘说道:“行了,别说了。以我对姚大哥他们的了解,梁合行说好听点是经理,其实不过就是一个跑腿儿的杂役。在说他也没少帮姚大哥办事了。只要有心,很快就能查出来的!还不如我直接告诉他们呢!咱们心里也算有个准备!”

    臧崇面无表情的看了看李小腾,撇着嘴问道:“这帮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他们为什么来查梁合行?”

    刚才的事情,先头臧崇并没有听见。

    李小腾耐着性子笑了笑冲臧崇解释道:“他们就是今天跟咱们盘中较劲的买盘。只不过让我在盘中把他们给洗出去了而已。他们必定是查到了究竟是谁做的盘,毕竟账户的名字就是梁合行的。他们老大派这些人过来……”李小腾把刚才的事情冲着臧崇一解释,臧崇这才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想起刚才李小腾挂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心里还有些不能释怀。诧异的问道:“那为什么我刚才理论的时候,你竟然表现的那么夸张?”(未完待续。。)

    ps:  李小腾对佟兰君酝酿了许久的求爱招数,终于在陪佟兰君去凤凰山玩的时候就要实现了。

    李小腾终于等到了自己盼望许久的极限蹦极。。。

    自己让佟兰君在下面的湖面上坐船等着自己,而自己则策划很久的浪漫桥段就是喊着她的名字:“佟兰君,我爱你”往下跳。

    可李小腾第一次难免紧张,刚大声喊出佟兰君的名字就纵身跳了下去。但瞬间就被吓暴了……

    结果佟兰君和下面的游人就听到的了这样的一段带着颤音儿的话:“佟兰君,我……我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