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平盘!不动如山

    下场的散户和游资见盘面上卖盘越来越多以后,大盘大跌,个股普降!但惟独兴达发展竟然有这么多资金在接盘。散户这些人可不知道这是两家主力在互相较劲儿,大部分人都还以为这是主力要力保兴达发展股价不动摇呢!

    有了这种认识,盘面抛压的股票顷刻间少了很多!

    李小腾一把单子就把盘面搞出了烈红猛燃的效果。此时若李小腾后面的主力撤单斗气!在把单子挂在李小腾的价格上面,对大家都不好!

    若这样股价只会逆势向上,今天的大盘自从开盘之后。就还没有过一支股票出现过反弹!若真斗着气把股价逆势拉起来!既不是李小腾想看到的,估计同样也不会是五千万资金持有人想看到的!

    随即兴达发展进入到了僵持阶段。现在唯独好在李小腾猛的又增加了八千万资金,直接压在了对方这五千万买盘的上方。

    这时候的散户抛盘,李小腾可是在照单全收中……

    “姜迪,现在网上有什么情况没有!”李小腾眼里挂着几分焦躁。沉声问道!

    姜迪翻了翻网页,无奈的摇头说道:“腾哥,现在什么情况都没有。还是股权分置改革的消息正在扩散着。大家一致看空的声音非常多!”

    李小腾呵呵笑了笑,轻声说道:“很好!我就不信了,咱们下面的单子敢先动。孔真,准备好。如果下面的单子往上挂单。咱们就五千万五千万的全给我往上顶!吓也要把他们吓死!

    如果他们要是没反应。咱们就屯兵固守不动如山,我倒要看他到底有多少钱!”说这话,李小腾回头看了眼姚宏远,笑呵呵的说道:“姚大哥,请您现在马上联系武宣。告诉他,咱们的计划提前!让他在新闻媒体上爆点猛料。一定要想办法把今天给我说成黑色星期一!就算今天不是,也要把今天给黑成黑色星期一!”

    姚宏远点了点头,随即在一旁打起了电话。

    李小腾正斜眼看着姚宏远打电话,忽然听孔真冲自己喊道:“腾哥,他们有动静了!”

    孔真忽然抬起头看了李小腾一眼!神情上说不出的怪异!

    李小腾看着孔真愣愣的看着自己。连忙飞快的走到孔真身旁问道:“怎么回事!你干嘛不挂单?”

    孔真脸上表情诡异的指着排单的卖买序列说道:“现在只有咱们两家买。散户买盘非常少。可是他们却在他们那五千万买盘下面的价格里,挂出了这些……”

    听着孔真的话,李小腾顺势看了看显示器。只见上面竟然挂着了以下金额。

    八百一十八手……

    一百七十八手……

    九百一十九手……

    所有单子拍在 八千万资金和那五千万资金下面。肯定是不会成交的。但是其中的意味却很是耐人寻味了!

    李小腾嘴里不禁哼了一声。随即呵呵的笑了起来。

    姜迪听孔真咋呼的邪乎,好奇的冒头过来看了一眼。随即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盯着网络上的媒体和各方的消息去了。姜迪根本就没看出来又什么不对。嘴里咕哝了声:“挂单有什么好纳闷的……”

    孔真疑惑的问道:“腾哥。你说这是兴达发展的主力在和咱们求和吗?”李小腾看了眼正在打电话的姚宏远。无奈的说道:“先渗会儿。看看他们到底还能搞什么花样!”说这话,走到了姚宏远身边……

    姚宏远举着电话。嘴里的吩咐简单明了,没半分钟就把事情交代清楚挂断了电话。忽然回头看见了李小腾站在自己旁边。姚宏远一看李小腾神色。就知道李小腾肯定想跟自己说什么。疑惑笑着问道:“还有事?”

    李小腾摇了摇头,拉着姚宏远坐在上发上,笑着问道:“您觉得陆凛然会和咱们求和吗?”姚宏远莫名其妙的挠了挠头,不理解李小腾问这话倒地什么意识!

    奇怪的看了李小腾一眼,姚宏远这才说道:“以我以前和陆凛然来说,我们往前每一次商场上的见面那就是死磕。”说这话,姚宏远见李小腾神色间似乎有一些诧异的样子。

    姚宏远连忙解释道:“他虽然平时做事儿阴狠毒辣。但我不得不承认这小子也算的上当世华夏京城中的一方枭雄。怎么了?”

    李小腾哦了一声,疑惑的问道:“那大哥你的意思是说,陆凛然是那种宁可站着死,不能跪着生的那种人了?”

    姚宏远叹了口气,说道:“我不得不承认,有时候这小子也是个硬骨头!”说完话,姚宏远看着李小腾上下打量了几眼,不解的问道:“你怎么突然问起我这个来了?”

    李小腾呵呵笑了笑,脸上隐约漏出了些许的难色说道:“刚才盘面上有人在盘口中挂出了要发一起发,久要久这类的盘口信息。散户肯定不会做这种事,他们现在肯定是想尽快的把手里的筹码给丢出来去。在咱们看来是金疙瘩的筹码,他们现在感觉就跟烫手的山药一样避恐不急!这肯定不是咱们自己发的!

    可这要不是咱们发的……那就应该一定是陆凛然发的了。兴达发展的官方主力是不可能让咱们这种冷不丁冒头冲进来抢筹码的游资好过的!同时更不会主动跟咱们联合。所以我才猜测一定是陆凛然的人在这么做!”

    “这个……”姚宏远后面的话不知道怎么说了。李小腾随即问道:“您确定不是会是陆凛然做的手脚吗?”

    姚宏远点了点头,随意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我肯定不会是陆凛然他们做的!就算陆凛然套在里面了,他肯定也不会和我祈和。更别说现在这种吸筹的情况了!而且我觉得若是陆凛然在控盘,他要是知道对手是我,他就算没把单子挂到涨停上去,也不可能这么任由咱们压在他头上!”

    李小腾迟疑着点了点头。

    姚宏远看着李小腾的神色,心里放心不下的问道:“小腾,你打算怎么办?”

    “看来是我错了!那就是说,现在除了咱们之外,一定还有别的大资金想借着咱们的东风,收咱们的果子了!”李小腾说完话,看着姚宏远脸色有些阴沉。呵呵笑了笑说道:“没事,姚大哥!他强任他强。咱们明月照大江!不管怎么样,既然现在出现僵持状态了,我还就屯兵固守,不动如山了!”

    李小腾话音刚落,就听姜迪噗的一声,把刚和喝进嘴里的一口茶水全喷在了显示器上。

    “你怎么回事?”李小腾不悦的问道。

    姜迪咳嗽了几下,脸色通红的说道:“腾哥,我还真就服了你了。聊着聊着竟然连九阴真经都崩出来了!”

    孔真切了一声。眼神仅仅盯着账户上成交的情况,一边无奈的说道:“你懂不懂啊!九阴真经里可没这句!人家是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不足胜有余好不好。腾哥是引用的九阳神功!”

    李小腾看着姚宏远有些诧异的神色。不悦的大声说道:“没事是不是!盯紧了。什么九阴九阳的!干活!”

    说完话,李小腾脸色有些微红的看了眼姚宏远,呐呐的说道:“让姚大哥看笑话了,呵呵……”

    姚宏远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没事,都是年轻人吗!正常……正常!哈哈哈……”

    ……

    保利大厦的有价证券资产管理部。

    “王总,这些大资金在盘面上根本就没回应咱们啊!”一身正装的西服小帅哥,正了正自己金丝边眼镜,有些泄气的说道!

    被唤成王总的男人,扭头看了眼自己身后的人问道:“小张,兴达发展那边利息好了没有?”

    小张点了点头。抬头冲着自己部门主管说道:“我已经联系过了,兴达发展表示今天盘面非常不好,认为后期会有一个比较大的下挫。虽然他们也想尽快提高持仓比例,但是认为这几天股价有可能还会持续下行。暂时没有操作!”

    “没有操作?”王总愚昧的敲了敲显示器问道:“他们没有操作,那你告诉我,咱们上面的八千万资金是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堆在咱们上面吃货,难道是散户干的?”

    小张有点张不开嘴的看了看王总,呐呐的想说什么,可是看神情就知道,似乎顾虑很深不敢说出来罢了!

    “小张,你是不是还隐瞒了我什么?兴达发展那边是不是还有什么话你没告诉我?”王总气鼓鼓的问道。

    小张深深吸了口气,这才冲着王总说道:“王总!兴达发展对咱们经没过他们允许,私自大幅吸筹的事情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和严正抗议!并且表示咱们保利不应该这样私下行动!”

    王总听了小张的话,不仅没有发怒,反而哈哈大笑了几声说道:“笑话!咱们买股票还要通知他们!这里是股市,华夏的股市。这个市场是有融资和投资功能的!咱们买他们股票还要和他们打招呼? 不用理他们!”

    王总身旁那个西服小帅哥忽然冲着王总说道:“王总,咱们现在怎么办?”(未完待续。。)

    ps:  今儿头疼的厉害,是真的头疼。脑袋晕晕的。马上写第二更,争取十一点让大家看上精彩的斗争……

    感谢野象弹波弹波兄弟的两票支持,感谢书友书友090614133814466 hanvs tianfangke langyangyagn 几位书友近两日的支持~谢谢大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