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靠山山倒,靠水水流

    女人的声音虽然悦耳,但话语里却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锤子和改锥听了金主的吐槽,两人脸上的横肉虽然细不可查的轻轻颤抖着,但改锥还是尽量让自己显得平心静气的说道:“卧槽!美女,李小腾现在挂不挂我们是真没辙了!你在宽限些日子,到时候我们一定帮你搞定李小腾咋样?只是现在白道下了海捕文书!我们得避避风头!而且道上好像也有人在找我们兄弟的晦气……”改锥难得好言好语的说道。

    忽然改锥的手机好像被抢走了一般,一阵响动过后。就听锤子在电话那头叫嚣道:“你还说我们?现在一个李小腾弄的我们好像捅了马蜂窝一样,黑白两道都在找我们!你让我们怎办。你要想让我们接着对付李小腾也成,加钱!”

    电话里寂静一片,锤子还以为女孩因为生气已经挂断了电话。随即拿起手机看了看,发现电话上华夏移动四个白字下面,代表着时间的数字还在跳动着。

    锤子暗暗深吸一口气,本以为马上就要上演一出泼妇门事件的锤子。这时候脑子里已经想好了怎么应对女人的毒舌攻击。沉默一阵后,悦耳的女生只是轻轻笑了笑说道:“哦?加钱那我给你们一半的定金不作数了?”[

    锤子刚才也是气头上,这会儿也觉得自己说话似乎有些过分。毕竟盗亦有道!更别说是要人命的杀手了。虽然没有上级有关部门应对投诉事件,也没有所谓的三一五打假投诉热线。但若是这女人放出风声说自己兄弟拿钱不办事。将来自己兄弟在道上的信誉可是会呈现差评的!在做生意就费劲了。

    锤子哼了哼说道:“宽限些日子吧。等这段时间风声过去!我们兄弟一定帮你搞定李小腾!”

    女孩笑了笑,柔声说道:“我找你们就是想要快。等李小腾七老八十自己挂了,你们在来找我要钱,我可不给!”

    锤子没想到女孩还能有心开玩笑,随即打了个哈哈笑着说道:“放心吧!李小腾多年轻啊!我们爷们估计活不过他,两个月内一定完活,到时候在给你打个八折,算我们哥们陪你的误工费!就这样吧!”

    说这话,锤子随手挂断了电话。改锥在一旁不愿意了。皱着眉头说道:“本来说道说道也就完事了,你怎么还给来了个八折?”

    锤子哼了一声,说道:“毕竟耽误人家事情了,将来要做大买卖,还得靠这帮人联系生意……”

    改锥皱了皱眉头,看了看似乎陷入沉思的锤子,嘴里本想说:做完这票就收手的话。随之也被自己咽进了肚子里!

    两个人聊天的当口,可不知道来电话的姐们这时候已经基本处在了暴走的边缘了。此时嘴里一遍一遍的咒骂着李小腾,不时还咕哝几句锤子和改锥这种国产杀手做事真不靠谱!怒道极处,竟然随手把手中的手机摔在了地上。

    手机顿时四分五裂,键盘的按键也被巨大的冲击力摔了出来。只不过还好手机的商标上清楚的显示着诺基亚几个英文字母拼写……

    ……

    刘芳草这时候喝的有点多,满脸通红的冲着李小腾挥了挥手。舌头有些打卷儿的说道:“兄弟,你也赶紧回去休息吧!哥哥我回去了!”说这话步履蹒跚的钻进了一辆出租车里,车很快就开出了李小腾的视野。

    李小腾虽然比之刘芳草更不胜酒力。但刘芳草喝酒实在,五十二度的二锅头口口干,杯杯闷!李小腾只要撞一下刘芳草的酒杯。这杯酒肯定被刘芳草全灌进肚子里。这也是刘芳草带兵的时候,手下东北狼占了大多。那边家乡传统的习俗影响了刘芳草!

    京城里喝酒可不这么喝。碰一碰。抿一抿。喝文酒的京城人大多是这个习俗。所以喝到后来,基本上是李小腾喝一杯刘芳草灌一瓶。

    本来今天刘芳草就是来打友情牌的。李小腾能不找自己麻烦那是最好,将来要是能看在自己救他一命的份上拉拔之这一帮子兄弟一把。刘芳草也就心满意足了。

    所以李小腾酒桌上这点烂酒品,刘芳草自然也就假装没看见,嘴里也不会提出什么疑意了!

    此时站在李小腾身后的孔真皱了皱眉头问道:“腾哥,这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我怎么观察了半天也没看出个子丑寅卯来?”

    姜迪在一旁接了话茬,笑着说道:“没想到佟大美女还有这种威慑力,竟然能吓唬到这哥们。其实要我说,甭管人家来干嘛的!起码看起来没给咱们做套子,也是诚心诚意的来示好的。交个朋友总比多个对头好!”姜迪的语气里隐隐透露出一股英雄惜英雄的感觉。

    李小腾脸色被酒气撞的有些微红,笑了笑说道:“反正人家救了我的命,之前的事情能算就算了吧。反正我在他嘴里得到了最想知道的事情,我觉得这也就够了!”

    “什么事情?”姜迪在旁边好奇的问道。[

    “咱们肯定得罪人了,虽说算不得摊上大事儿了!但是……我觉得起码保利集团的高层应该是被咱们得罪了,不然人家也不能安排手下的保安队长来找咱们晦气,不过我估计没多大仇,大人物吗!解了恨估计事情也就过去了!那种睚眦必报的货,走不到那种高度上!”

    孔真和姜迪对视了一眼,虽然隐隐觉得事情并没有李小腾嘴里说的那么轻松,二人还是不自觉的看了看李小腾,随即又歪头看了眼正在给客人算账的赵胖子,似乎同时认为李小腾不会是在帮谁背黑锅吧……

    李小腾自己心里自然也知道事情肯定不会如自己说的这么简单,这里面肯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过带着人砸摊子的人都出来赔礼道歉了,李小腾觉得事情肯定不会太大。

    还在沉浸在刘芳草事情上的李小腾。忽然觉得孔真拉了自己一把,疑惑的问道:“有事?”

    孔真点了点头说道:“腾哥,咱们合计合计明天清华同方怎么操作呗,刚才我一直就想问你,一直也没得出空儿来。咱们现在股票可翻翻了,看着大盘一路向下的趋势,虽然清华同方防守还算稳健,但是我总担心倾巢之下。焉有完卵这码子事!总之去留,腾哥还是那个主意儿吧!”

    孔真这段话说的并没有避讳临桌的高落尘和赵薰。毕竟赵薰本来就是海上证券的员工,李小腾这些事,包括李小腾的交易记录赵薰要是想看都能一清二楚。孔真自然没必要为了这事避讳赵薰。

    但在场的人似乎全忽略了一个人。

    高落尘也是券商的员工啊,虽然不是海上证券营业部里的职员。可高落尘却是西北证券总部的员工。对股票也是十分敏感的!当听闻孔真询问李小腾股票处理方法的时候,心弦好似被人波动了一般,顿时全副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李小腾身上。倒也想听听李小腾对最近走的大牛股报以何种看法!

    李小腾笑了笑倒也没说股票如何操作,只是说道:“我只是大致看了看盘中走势的表现,目前主力处于绝对的拉升期。连续这么多涨停拉起来的股票。不排除明天继续涨停,可现在确实股价有些抬高了!”

    “卖了?”姜迪心里一直就跟挠心挠肺一样想把股票出了。听李小腾似乎给了差评,第一反应就是变现!

    李小腾看了眼姜迪,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接着问孔真道:“最近清华同方放出什么消息来了吗?”

    孔真点头说道:“腾哥。清华同方最近的动作全都让你一语中的了。未分配公积金做了高送转,外加是股权分置改革的试点品种,开始内部和优先股股东,流通股股东在做置换。一切似乎都睡到渠成的样子。所以说,似乎很多机构都冲进去了!媒体上清华同方利好声音不断。股评家一致认为国家一定会把清华同方送上更高的平台。现在有的私募公司都给出明年年底清华同方必见二十的豪言壮语了!

    李小腾听完孔真的话,似乎更加坚定了心里的想法。笑了笑说道:“那就什么都别说了!卖!”

    孔真心里不由的颤了颤。本来嘴上是说着想让李小腾拿主意股票是走是留,可心里却跟孩子给大人展示心爱玩具的那种情绪。心里竟想听好话,内心本是想从李小腾这里获得些让自己持续持股的信心!但孔真得到的却是让自己离场的指令。

    这一次孔真非常听话,嘴里没有丝毫的辩驳,郑重其事的冲着李小腾点点头说道:“那明天我就开始陆续出货!”

    孔真这次没意见,但不代表直爽的姜迪没意见。毕竟当时杜宇上赶着来收自己等人迟到的股份时,那一脸好像看见金矿的表情,时不时的还能反映在姜迪的脑海里。

    “腾哥,小薰妹子在着呢!杜宇他们拿了五千万的清华同方,让小薰妹妹帮着咱们盯着点杜宇手里的清华同方怎么样?”说这话姜迪的眼睛都不敢往高落尘那边看一眼,脸色有点潮红,心下竟然狂跳的厉害。自己五公里抗着长杆轻重活力机枪,满负重跑全程的时候也没觉得新张跳的这么厉害过!

    赵薰没想到聊着聊着竟然还有自己的事情,听姜迪说完以后一双美目看着李小腾。似乎就等着李小腾一句话了,如果李小腾张嘴,就算自己看不到那些数据。赵薰相信只要自己想!一定能搞到当天人家进出的数据!

    李小腾沉默了一会,只是淡淡的一句:“靠山山倒,靠水水流。求人不如求自己!他们就一定能指望的上?呵呵呵”

    高落尘抬着头一直死死的盯着李小腾,想知道他到底会如何选择。当听完李小腾的选择后,会心的笑了笑……

    赵薰见李小腾竟然只是冲着自己笑了笑,内心深处说不出来的烦躁,随手抓起一串板筋吭哧吭哧猛的咀嚼了起来,丝毫不顾自己淑女的形象。淡淡的醋意顺着自己的身体弥散开来!

    “腾哥,今天怎没看见佟兰君啊?她不是最近一直陪伴在你左右吗?怎么你一病倒她就不见了?”赵胖子在一旁非常不合时宜的问道。[

    李小腾心里暗骂一声赵胖子哪壶不开提哪壶!悄悄看了看身旁的二女,心里不悦的想到:“自己刚刚睁眼的时候就发现佟兰君没在我身旁,所有人唯独没有佟兰君,自己都没好意思当着赵薰和高落尘两人的面问第三个女人,赵胖子竟然……”(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