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不能埋葬的野心

    ps:送给天涯芳草兄一个龙套。嘿嘿~~

    九月双更,争取让大家尽量看的过瘾!月初了。求月票啊!当然了,您的月票要是想给大神留着,不愿意投给李小瘦,投上两张票也是极好的……

    话说看盗贴的兄弟们!李小瘦天天很辛苦的在码子,有时候头阵阵晕眩,天天靠鱼肝油顶着啊!大家可能是觉得看三千多字一会就看完了,可是写三千多字要好久啊!大家想想写三千多字作文也要好久啊,有木有,况且是六千多字小说!说了这么多,非是撒泼打滚求大家支持下正版而已,不求打赏,不求月票,求您订阅个一两章好伐?

    佟兰君听自己母亲竟然又在催促自己回公司,眼神游离间环视了一下母亲的办公室。

    自己感觉办公室基本没变,地毯还是原来的地毯。沙发,茶几,就连那些装饰都没有一丝变化。[

    佟兰君看着母亲一身得体的黑色职业妆,美艳的长发。岁月这把杀猪刀似乎根本就不能在母亲脸上留下丝毫的痕迹,见母亲慈爱目光正看着自己,心中暗想:母亲本也是京城红二代,红三代的出身。太姥爷是走长征路的红小鬼出身。到了自己妈妈这一代,虽然因为母亲性格的愿意,逃离了条条框框充满禁锢的政坛,顶着家族的压力,毅然决然的和父亲搞起了实业。但是骨子里被家庭熏陶的质朴还没有蜕变。

    张玲看着自己闺女佟兰君缓缓走到自己近前,张玲抬手轻轻抚摸着佟兰君如羊脂般的手。眼中充满了慈爱!

    佟兰君缓缓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对不起,妈妈。电话里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还是想多体会一些寻常百姓家的疾苦。自古不就说过吗?富不过三代。虽然咱们家现在集团越做越大。挣的钱都够下面几辈子子孙花销的了!但是我觉得我这两年真没吃到什么苦,确实不能和在家里比。但是和寻常来京城漂泊奋斗的北漂比起来,还是幸福多了!”

    张玲脸上本是充满了慈爱。听见自己闺女竟然还是原来冲自己说的那套说辞。顿时脸上隐隐爬上了一层黑雾。声音有些发冷的说道:“你天天在售楼处能体会些什么?卖房子,咱们家人多的是!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是卖不出房子了。这两年房地产公司倒下了多少?为什么咱们家还能屹立在华夏的最顶层?这还不是多亏了你外公的帮衬,还有佟家里老爷子直达天庭的本事!

    你妈妈我一个女流支撑这家里偌大的地产项目容易吗?你竟然还说这种话!”

    张玲说完话顿了顿。突然狠狠的冲着佟兰君说道:“逃避!你这是逃避责任你知道吗?什么试炼!我看你是错恋了!还有!那小子身边这么多女人,难道我张玲的女人要和那些草根家里的小姑娘挣男人?”

    张玲越说越激动,一手死死攥着自己闺女佟兰君的手。一手狠狠的拍了两下换桌子。嗙嗙的响动很大!

    就连坐在门口的小秘书,都能隐隐感受到办公室里面的火气!小秘书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因为隔音和距离的原因,小秘书听不清楚里面具体的谈话内容。不知道张总为什么在里面发这么大的火气。

    按理说张总很久没见到自己闺女了,应该是一片思念的情绪才对啊!小秘书正在暗暗好奇的时候,抬眼见外勤的保安队长刘芳草竟然冲着自己走了过来。

    脸上一丝不悦的情绪不由的挂到了脸上。待刘队长走到近前,小秘书未曾等刘队长张嘴说话,一副冷冷的神情说道:“刘队,今天大小姐回来了。张总吩咐过。大小姐在的时候。不见任何人!”

    刘芳草奈的挠了挠自己头发,心里暗暗有些不喜欢张总的这个秘书。人家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可是传说中在难缠的小鬼似乎也没有眼前这个小秘书如此功利吧!

    刘芳草不是没有军人的棱角,只不过在社会上厮混的多了,碰壁的次数自然也就多了。不得不为家人把自己的棱角深深的埋在骨子里了。表现出一幅木讷的表情轻声说道:“我找张总有重要的事情!”

    “危及到企业的安全了?”小秘书冷冷的问道。

    刘芳草轻轻摇了摇头,小声说道:“没有!”

    “那你告诉我吧,我替你转达!今天张总特意吩咐我,大小姐在的时候。不要打扰到她!”狐假虎威的小秘书冷冷的替自己主子下了决断!

    刘芳草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刚才大小姐进门的时候看到我了!”刘队话音刚落,小秘书眼角抽搐了两下,疑惑道:“就这事?”

    刘队点点头道:“就这事!”

    小秘书差点没气背过气去,就这点事?刘芳草竟然敢跑到总裁办公层想见总裁。小秘书心里暗暗怀疑刘芳草早上起来时不是被驴踢了。不过转念一想,现在保安的内勤和外勤传说要合并在一起。刘芳草最近有事没事的就往董事长这边跑,兴许醉翁之意不在酒罢了。

    想到这里,小秘书不由的多看了刘芳草两眼。随即点点头说道:“行了,这事我记下来了。你去忙吧!我一会就给你汇报!”[

    看着刘芳草的背影,小秘书不由的撇撇嘴。随即又赶紧竖着耳朵。想听听里面现在又是一副什么情况了。

    佟兰君此时一脸的错愕,心里其实已经认定了李小腾就是自己将来的另一半。目前说的挣男人,佟兰君其实还真是所谓的态度。如果一个男人连草根女都看不上眼,这样的男人自己又怎么会喜欢?

    不过说起女人,佟兰君忽然想起自己父亲内宅外宅养的那些女人。家里老爷子承认的就三个。自己这一辈的孩子不算自己。仅是佟兰君知道的庶出子女就有两个。

    一夫一妻?佟兰君暗暗撇撇嘴。这是国家禁锢没钱没势力的平头百姓的。真正家里有钱有权或者那些红顶商人们。谁家男人只有一个女人?

    佟兰君自持自己的身份和家族背景。自己做个统领后宫,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自己觉得那自然是在正常不过了。

    毕竟红色家族出来的女儿和普通百姓家那种想把自己男人拴在裤腰带上的女士。差别是巨大的,如何才能把男人绑在自己身边?金钱?权利?还是简单的野蛮粗暴?佟兰君不由的心里嘿嘿笑了笑!

    张玲本来是拍着桌子,诉说着自己心中的不满。不曾想佟兰君脸上竟然一副所谓的样子。顿时心头的怒火一股股的往太阳穴上撞。寒着脸说道:“你要是在痴迷不悟,和那个叫李小腾的厮混在一起,别怪妈妈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出来!妈妈不想做出一些棒打鸳鸯的事情。咱们女人趁着青春放纵几年可厚非,但要是痴迷不悟的打算谈婚论嫁了,别怪我丑话没说在前面!”

    佟兰君脸上微微变了颜色,奈的说道:“妈妈,您极端的事情不是已经做了吗?莫不成您还打算把李小腾身上绑快大石头,给沉到永定河里去?”

    张玲额头微微皱了皱。不曾想佟兰君竟然知道了自己前些日子做的那略显稚嫩的事情。脸上一副默然的表情,说道:“那只是小惩大诫!你既然知道了,咱们不妨打开天说亮话!那个李小腾我是一百二十分的看不上眼!”

    佟兰君听自己妈妈竟然说的如此绝决,顿时眼里布满了一层血丝,泪花在眼眶里阵阵打转。似乎佟兰君在拼命克制着,才没让眼泪掉下来。

    “你的小惩大诫就能轻易把人打成脑震荡?就能让人现在还伤痕累累?”佟兰君微微有些激动。嘴角微微颤抖着。

    张玲扬了扬眉毛,忽然好像又掌握了谈判的主动权一般,笑着拍了拍自己闺女的手,不得意的说道:“商场历来如战场,死个把的人,让其不知不觉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简直是太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轻微的受点伤如果还不能知难而退,这就是不识好歹了!”

    张玲以为自己闺女说的是李小腾。而佟兰君本来说的是孔真。佟兰君听母亲的话茬似乎在针对李小腾。两人自顾自的说完话,一个暗暗得意,一个微微吃惊!

    佟兰君拼命的摇摇头说道:“妈妈,你不知道李小腾有多优秀,我相信就算仅仅凭借李小腾自身的能力,他也能够很快的崛起。女儿相信自己的眼光。您为什么就不能给他一个机会?”

    张玲撇了撇嘴,似乎想起了什么陈年往事一般。忽然说道:“优秀?现在优秀的人如过江之鲤一般多,华夏的体制根本就不会给李小腾鲤鱼跃龙门的机会,就算他跃了龙门又能怎样?我也不是不知道李小腾在拼命的挣扎……”

    佟兰君听母亲话说了一半忽然不说话了。好奇的看了看自己母亲,就见母亲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一般。沉默了许久这才说道:“京城历来就是一个充满了野心的地方。但是同样在这片土地上。埋葬不仅有尸骨,还有几百年来尘封过往的野心!”

    对自己母亲的话,佟兰君有着深深的不屑。叹了口气还想在争辩些什么。就听张玲忽然说道:“不说能力,据我了解,李小腾好像还是个用情不慎专一的男人吧?穷孩子也想玩三妻四妾的那一套?他兜里才几个钱。他觉得自己也配?”

    佟兰君连忙说道:“妈妈,不是这样的,小腾只不过身边多了些鸳鸳燕燕罢了。在说爸爸身边还那么多女人呢!您为什么……”张玲忽然打断道:“别跟我提你爸爸!李小腾他也配?简直是典型的沪海上支角那种原住民一样的小男人性格。做事情还算勉强说得过去,一遇到女人就麻爪子的男人!有什么值得你如此袒护?”

    张玲数落着自己闺女心中的最爱。而此时这个最爱则接连打了两个喷嚏。李小腾揉了揉鼻子,手下不停,轻轻的敲击了账户密码。股票一瞬间就划拨到了旭日辉腾的机构账户里了。

    杜宇被李小腾打的两个不知惊掉多少脑细胞,看着柜台随即在交割单上盖上了一个红红的大章,一颗心这才算落了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