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意想不到

    ps:感谢邪气凛然书友的打赏,今天兄弟忙了一白天,最后还是没抽出时间发两更!这一更是五千两百多字的大更,就当是二合一了吧。哈哈~

    夜市上的众人又恢复到了刚才歌舞升平的境界。大家虽然时不时的看两眼李小腾和那个脸上有个一条诡异恐怖刀疤的男人,酒桌上的谈资自然也离不开刚才大家所见所闻的暴力事件……

    霸爷一脸柔和的看着李小腾,听李小腾诉说了自己的想法。咧着嘴笑了笑。故作神秘的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帮你吗”李小腾第一想法就是自己给霸爷『操』作账户挣钱的事情。可是李小腾转念一想,随即否决了自己心中这种稚嫩的想法,多少钱能值得霸爷让自己的兄弟如此为自己出头难道是不打不相识,霸爷让自己给打怕了吗

    李小腾随即否定了这种想法!正常人这会儿巴不得痛打落水狗呢!现在这个社会谁会犯贱的帮自己的仇人不落井下石已经就不错了,动用自己的人马帮自己这种以德报怨的事情……

    李小腾『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这种事估计只会出现在网络小说或者电视电视剧里面吧![

    摇摇头,冲着霸爷表示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帮自己。

    霸爷看着李小腾疑『惑』的目光,轻轻扬了扬嘴角说道:“我帮你归根到底也是私心!”霸爷见李小腾一脸疑『惑』的要说什么,轻轻拍了拍李小腾的肩膀说道:“你别忙着问,我说完了你就知道了!”

    随即霸爷好像陷入了一种『迷』离的状态,从兜里『摸』出一盒中华,软的。顺手撇给李小腾一根,自己叼了一根,扬手给自己点上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咕哝了会才吐出一口青烟,仰着头轻声说道:“你觉得我帮你可能是因为你帮我做股票挣钱是吗嘿嘿……这年头会做股票的人很多,虽然我不行。但只要我舍得砸钱还是能找到些二流的基金经理帮我『操』盘的。虽然他们的『操』盘手法不好,可以说很垃圾!但是在华夏大基金公司里混的,那个没些参考消息。只要他们愿意把知道的参考消息在我的账户里买成股票。我砸再多的钱也就值得了!”

    李小腾叼着烟嗯了一声,并没有表示反对,毕竟霸爷说的也不是没道理。现在华夏做盘讲究的是一个关系。一个人脉,一个早一步获悉市场动态的消息渠道。有了这些,那些富人圈子里玩金融的,那个会跟散户一样能把自己裤子亏没了

    霸爷沉默了一会接着说道:“其实钱他妈的就是王八蛋。但是你没这王八蛋还不成,这东西是让你通往富人圈子的敲门砖,当然!那些有文化的人总把钱说成通往金字塔顶端的金钥匙!我这人虽然糙些,喜欢听实在话。但是人家说的话确实没错。我也反驳不了什么!我现在借助一切机会想上攀爬!用的就是这黄白之物充作垫脚石!”

    李小腾没明白霸爷说了半天到地是媳钱还是不媳钱。就在李小腾纳闷的时候,霸爷忽然画峰一转接着说道:“能让我这么维护你。这么帮你。其实是我在底层『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换来的经验。你李小腾比我有文化,知道的东西多,这不算什么。而且你没有我这么多年在底层挣扎出来的社会经验。可是这些又有打什么紧

    我看人还是比较准的,谁将来能站起来,谁将来就是一坨屎。我要没这点儿眼光,我也就不可能每一次都抱对了大腿,走到今天这一步了。说句心里不想承认的话,我相信将来你李小腾的成绩必然会让我仰视!”

    听霸爷这么掏心掏肺的和自己说人生感悟,并且把自己评论的如此之高。李小腾不禁有些汗颜!李小腾自己都不知道将来自己能走多高,霸爷竟然在夜市摊位中,旁若人的拉着自己说了这么多,李小腾还真有点不习惯!

    当然也有些接受不了。

    霸爷喋喋的怪笑了两声,猛嘬了两口手中的中华接着说道:“我还知道那次你去我的店里和小薰有了那事!”

    李小腾脸『色』顿时有些苍白。额头上突然冒出来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珠。不知道霸爷怎么突然提起了自己和赵薰的事情。不过看霸爷的眼神似乎还是那么的清澈,紧绷的心弦略微松了些许。

    霸爷眼神『迷』离的回忆道:“我玩的女人从扬州的瘦马,到杨玉环那样的美人。十**岁浑身刺青的小太妹,甚至三十多的冰女。什么样的女人我都玩过了。男人吗y嘿。我理解你!我也没打算苛求你什么。将来就希望你对我表妹好点,她是个好女孩。你不辜负她就成了。我也不耍什么阴狠的手段威胁你一定要对我表妹负责怎样怎么样的。反正我把你当了自己的小舅子,将来你怎么对我。就看你自己的心了!”

    李小腾站在一旁看了眼身旁风评一直不佳的男人。自己怎么样也没想到霸爷竟然内心世界也有如此细腻的时候。李小腾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在看霸爷的眼神儿,已经和刚才有了质的区别!

    霸爷轻轻拍了拍李小腾的肩头,笑着说道:“能说的我都说了,一会我等你电话,有事给我打电话吧!那帮狗子要真拘你多少个小时,你给我来个电话。里面咱们也是有人的,多舒服我不敢说,起码保你平平安安的进去,平平安安的出来!”

    李小腾和霸爷聊完天儿以后,还是走了。坐着聂捕快开来了的电瓶警车,扶着被抽的现在还有些『迷』糊的孔真,还有那一身脚印的姜迪,三人坐在电瓶警车上甚至都没有往回看一眼。

    白荣坐在夜市摊位的角落里皱了皱眉头。本来是想看看李小腾这小子应对事情的能力到底如何,看到现在忽然发现所有的事情好像都是别人设计好的圈套等着李小腾往里钻一样。白荣不由的『揉』了『揉』脸颊。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平平常常的夜市老板到底触犯了尊大神的霉头。

    刚才那帮三十八军侦察连的战士来到这里挑衅的时候,事情就处处透着诡异。白荣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了,如何看不出来这帮人的身手虽然说不能大富大贵,但凭自己本事过个三口之家的小康生活那可是绝对一点问题都没有的。而且不是一个,还是两桌!这么多人怎么也不应因为一顿饭起了冲突。所以说一切皆源自阴谋!

    白荣正思考之际,就听旁边的几个朋友压低了声音说道:“白荣大哥,你就这么看着李小腾被抓走了咱们虽然不认识李小腾,可是看在韩东大哥的面子上,你是不是应该给李小腾这小子想想办法毕竟他可是韩东大哥的救命恩人呢!”

    白荣呵呵笑了两声。点头说道:“这个是自然的,哪怕就是你们不说。这个电话我也会打的!”白荣一边说着话,收回思绪从兜里掏出手机随手输入了一个电话号码,轻轻的按下了发『射』键……[

    此时夜市上的另一股势力也在为李小腾忙前忙后。

    臧崇看了眼身边好似女神一般的葭影,这个妮子只是优雅的抿了一口矿泉水。就是那么一个张嘴喝水的动作。臧崇心里知道周边这些牲口们肯定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只见葭影手中正握着矿泉水瓶子来回把玩着。时不时和自己对视一眼,两人都在静静的听着姚宏远打电话。

    />

    时间不是太长,也就是四五分钟的功夫。姚宏远嘴里最后爽朗的笑了笑,冲着电话表示了几句感谢。这才挂断了电话。

    姚宏远见葭影和臧崇都在看着自己,眯着眼睛笑了笑说道:“我总觉的打一个电话似乎有些不太把稳,看来我有必要在打一个电话啊g呵呵……”

    臧崇皱着眉头奈的说道:“姚大哥,只不过是捞一个李小腾。你还想把你能用的资源都用上我看没必要吧。您一个电话打过去,天大的事情估计也不叫什么事儿了吧!”

    “你们懂个什么啊!我看到李小腾打心眼儿里说不出来的喜欢。这小子就跟当年刚出道儿的我是那么的相似。虽然刚才他站在咱们边上,虽然没怎么说话。我能看的出来他是个重情义的人。可造之材啊!而且脸上有刀疤的小子也基本上把李小腾给说了**不离十。我现在忽然有种想法,他要真是一块璞玉了!交到别人手里打磨或者被社会这口大染缸渲染。将来说不定变成什么样子呢!倒不如让我亲手雕琢他,要是能把他雕琢的和我自己这样,未尝不是一种成就感啊!……嘿嘿嘿……”

    姚宏远笑了几声,随即又一次抓起电话为了李小腾找关系去了!

    葭影有些嫉妒的冲着臧崇说道:“这李小腾前生必定是积了十世善行,该着他应在这一世富贵了……”臧崇咧着大嘴干笑了两下,看了眼在一旁好似聊闲天儿般的姚老大,说道:“是不是积了十世的善行我不敢说。要不是他救下了榜眼韩东,谁认识李小腾是谁其余的善行我也不知道他干了什么,反正这小子救了韩大哥,算是他捞着金菩萨了!这一世的荣华富贵只要这小子自己不嘬死,估计是享定了!”

    葭影手里把玩着矿泉水瓶子。咯的笑声如银铃儿一般。柔情与妩媚顿时尽显疑。大有让旁边一众牲口立马发情的趋势。

    夜已经渐渐深了,此时东四十条桥旁边那座让人仰望的大厦里,总裁办公室还在亮着灯,张玲见传真机传出了资料。心情有些兴奋的随手拿了起来。

    其实有时候办公室太大容易让人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哪怕办公室里挂满了各种充斥着艺术气息的油画,摆满了宋元明清几代的各种摆件瓷器。哪怕踩在寸土寸金的土地上。哪怕地上铺着阿拉伯进口的驼绒地毯。

    张玲在总裁办公室中。抬眼看了看自己硕大的办公室。一股阵阵的落寞自心底涌了出来!手心儿感受着杯口正飘着渺渺轻烟的摩卡咖啡传来的余温。站在办公室的落地前,张玲俯视着脚下的东四十条立交桥。

    厩的夜『色』其实并不是漆黑的,尽管黑红『色』的天不至让人伸手不见五指,可张玲还是看不清楚桥上到底有多少车在通行。只有那一溜飞驰的红『色』尾灯,让人下意识的认为桥上好像正酝酿一条珊瑚红般的珠链一般。

    张玲轻轻抿了一口手中的咖啡。这才拿起手中还留有余温的传真。低头看了起来!

    沉默了片刻,张玲忽然笑了,笑的很诡异!

    发来传真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安排出去的外勤保安刘队长。传真上面看的很清楚。李小腾那小子就跟死狗一样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照片的角度照的非常好,麻辣烫的汤锅打翻在地的场景。烤箱倾覆的样子!翻到的桌椅还有那些倒了一地的大混混小流氓……

    这小景就好像让张玲就站在夜市上亲眼看见了李小腾的惨状。张玲回头看了眼观音菩萨的雕像,嘴里默念叨道:“菩萨,您不会觉得信女张玲太幼稚了吧。我这么敲打他,其实也是为了让佟兰君早日回家啊!”张玲想了想接着念叨着:“菩萨,我闺女佟兰君离家已经两年多了。早已到了应该回家的日子。可这丫头现在心野了。怎么收也收不回来!在外面不回家也就算了,可现在竟然还搞了个平民百姓家的野小子。我要不这么狠狠的敲打敲打李小腾,不把他打疼了打怕了!他又怎么会舍得我闺女这么优秀的好孩子呢!”

    张玲虽然是明面上是家族中的掌舵人,可是佟兰君的爸爸历来羸弱。大事小情都需要自己出来面对。就连现在佟兰君回到家族的事情。张玲也搅尽了脑汁!其实今天张玲办的事情看似就跟孩子一样幼稚,但张玲知道。只有这样才是速度最快,最行之有效的手段。既然知道自己姑娘执着,那自己走一走曲线救国的路数。在李小腾那边让她挥剑斩情丝以后,佟兰君不回家都不太可能!

    这时候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张玲走到办公桌旁边,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手机。看了眼来点提醒,微笑的接通了电话。

    “喂!张总吗刚才收到我下面人的消息。李小腾已经让他们带回所里去了,不过事情有了些变化,非常棘手啊!”

    张玲奇怪的哦了一声,扭身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有些好奇的问道:“一个李小腾还能翻出什么浪花不成”[

    “张总,我们刚接到电话!这小子能量不小啊!”

    张玲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他就一个平头百姓家的野孩子,能有什么能量……”

    李小腾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有什么能量。

    一路上李小腾皱着眉头也没说话。脸『色』有些惨白的看看身边平时总是能有猩智划过的孔真。不过李小腾看看孔真现在昏昏沉沉的样子,知道今天肯定指不上孔真了。这小子被人抽的腮帮子肿起老高。怎么看怎么好似被人家给揍傻了的样子。估计精神也被摧残的不轻。看架势怎么也得缓两天了,孔真一时半会是指望不上了。

    李小腾又扭头看看靠着狗笼子坐着的姜迪。

    姜迪见李小腾看自己,脸『色』憋的有些通红,张嘴似乎要说什么。李小腾赶忙冲着姜迪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姜迪平时咋咋忽忽的也就算了现在坐在警车里还这么咋呼,那可就真应了一句话: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李小腾本来想的是:自己等人今天进到衙门里面。就算不被人家扒层肯定也没自己等人的好果子吃。

    这种想法从李小腾踏上这辆后面有狗笼子的电瓶警务巡逻车起,这种感觉就一直萦绕在自己心里,久久不散了。

    李小腾总是和别人说一个道理:即使个人的能力在强大,碰到实力上绝对死死压着自己的存在。自己哪怕如何抗争也法挣脱命运这道枷锁的禁锢巧不巧。今天李小腾自己也感受到了!

    警务巡逻车缓缓的开到派出所的时候。李小腾被眼前的场景吓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了。孔真只是咪咪呼呼的睁眼看了下派出所门口的阵势,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手随意的『揉』了两下太阳『穴』,发现场景依然没有消失。虚弱的冲着李小腾嘀咕道:“腾哥,我好像伤的有些重啊!一会一定要带我去医院看看,不行就照个片子,看看我脑袋是不是有问题了……”

    别看姜迪能打,但姜迪看到眼前场景的时候。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两下,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实的存在。

    不说李小腾兄弟三人。就是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聂捕快也被眼前的场景震慑住了!

    兴大区公安局局长,公安局副局长二人正负手而立,如两尊唐三彩的金刚像般站在派出所的正门口。派出所的所长和副所长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被镐了过来。只不过二人就跟两头温顺的小猫咪一般,一直坠在正副局长的身后。其余今天当班不当班的同时们更是把自己胸脯挺的老高,一副好似在广场上接受检阅的仪仗队一般!

    聂捕快赶忙让协管停下车。一个箭步窜到兴大区副局长的眼前儿。挺胸抬手一副正义感十足的表情冲着众人敬礼致敬!

    刚要张嘴说话,两位正副局长和身后的所长大人们竟然看都没看聂捕快一眼。连忙走到车旁,公安局局长本来五十多岁了,岁月这把杀猪刀早已经在这个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老男人脸上雕凿出一道道岁月的痕迹,

    公安局局长这会儿一脸挤出一副人民公仆的嘴脸冲着李小腾:“小同志就是李小腾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

    小说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