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我扎根在这片土地上

    ps:感谢邪气凛然书友最近疯狂的打赏,lng兄,你要赶紧加油啊!你可是距离咱股动人生一书,总舵主最近的书友,表被反超了哦!当然,还有我们威武的汗水手兄弟大笔打赏在此李小瘦一并谢过!

    同时也很感谢tnfngke书友的月票支持……

    昨天晚上说的还有一更,其实并不是这一更。不过大概内容差不多。为何这么说昨天让码字精灵两次把稿子弄丢了,暴走啊!兄弟李小瘦辛辛苦苦敲出来的稿子。第一次是刚到家。笔记本连接线网卡的时码字精灵一卡。在打开本来保存好的稿子就不见了~搓火啊!六千字呢!

    随即连忙赶紧从新码!上传一章接着在码好第二更的时候,时间的指针已经摆动到了临近午夜。随着一复制之际。另外三千字神奇的消失了!卧槽啊!崩溃啊!

    今天这一更是四千字……用wor码到两点多。好伐说了这么多就是解释一下为啥少了一更。今天一定还有两更……或者最少是五千字大章……[

    有人可能说兄弟:贱人就是矫情!

    好伐,其实李小瘦是想说:撒泼打滚求安慰……

    协管刚刚接过自己原来跟着混了一段时间的老大哥递过来的利群,惬意的点点头,烟还没给自己点上。猛然间听见原来老大这么一句话。顿时眼睛一黑,差点没歪倒在一旁。嘴角有虚搐的问道:“大哥,你别开玩笑。这可不是闹着玩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这个流氓头子咧着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众多兄弟,脸上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说道:“霸爷当时给我的交代的可是不能让李小腾受到丝毫损伤,这点我们没做到,但是后面霸爷也说了,也不能让任何人难为他!现在你们要带走李小腾,这个事儿我自然不能答应!”

    协管皱着眉头,心里就好像开了锅一样。愤怒的想道:“老东西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竟然要用一己之力对抗国家机关吗”

    流氓头子刚才这话说的声音很大,不光协管听见了,就连聂捕快,李小腾听见了,坐在一旁看热闹的食客。也都听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本来有几个鸡贼的客人眼看热闹已经过了。估计后面没事了。嘴里猛嚼着桌子上的碳烤生蚝和扇贝,本着不浪费一粒粮食的原则,打算吃完东西,赶紧抹嘴开溜。可是一看这边似乎又有热闹可看了。连忙擦了擦嘴,眼看着那帮大流氓徐混们隐隐的围住了警车。顿时眼中一丝精光闪过,连忙从兜里掏出刚买的新手机,打开了摄像功能……

    手里举着能摄像,能照相手机的客人不仅仅只有那几个准备开溜的食客。星星点点间不少人把手机镜头对准了聂捕快和流氓头子,这种流氓混混对抗捕快的戏码。在厩里可是天大的新闻。

    聂捕快一脸阴沉的转身冲着协管这边走了过来。上来也不说话,只是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大流氓头子,不过聂捕快扫了一眼,顿时就感觉自己好像被一条眼睛王蛇盯上了一般,背后冒着丝丝凉气,浑身上下说不出来的别扭。

    只见流氓头子那双眸子好像看着死人一般冷冷的盯着聂捕快,阴着脸说道:“你想要带走李小腾,除非从我们这些人的尸体上踩过去!”

    要说打架。这些大流氓徐混干不过三十八军侦察连退下来的那帮牲口,这也是有情可原,毕竟那帮人是被国家训练出来的杀人机器m平年代的兵王。那也是有着不俗的杀伤力的!这些只是街头打架的混子们,自然不是对手。但是抡起耍狠,或许三十八军王牌拉出来也比不过老混混……

    李小腾一看这架势。顿时让佟兰君扶着自己走到了聂捕快身边。张张嘴刚要说点什么。就听流氓头子说道:“小腾哥,你什么也别说了,我们霸爷说了,让我们兄弟照顾好你!刚才那帮硬茬子太硬。我们这帮子人没用,没能保护好你。但是现在。我们论如何也不能让你被白道上的人带走!”

    聂捕快哼了哼,沉着脸说道:“你知道你是和谁说话吗”聂捕快随手拍了拍自己帽子上的警徽说道:“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这代表这国家,代表这着党,代表『政府』,代表人民!”

    流氓头子裂开了大嘴,一口被烟薰的有些焦黄的牙齿让人看了有种阴森可怖的感觉。就听流氓头子好似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不管你代表着谁,我就纳闷了!我们人民凭什么就让你给代表了”这话说的掷地有声,且远远的散了开去!

    一旁吃饭的人们顿时高声叫道:“就是,我们是人民,我们自己代表自己!你凭啥代表我们!”

    聂捕快一看这架势,心里顿时一阵打鼓,明摆着这是要『乱』啊!随手抄起腰间的对讲机就想赶紧呼叫增援!身旁的协管一看。几人连忙抱住捏捕快说道:“您消消气,我们在劝劝,说不定一会就让咱们走了!”

    旁边的协管死死的拉着聂捕快,贴着聂捕快的耳旁说道:“聂捕快,您忘了所长出来时候怎么说的了咱们现在可千万别找事了!”

    “就是,就是!捂盖子,捂盖子!”

    聂捕快被众协管一咋呼,顿时也想起了所长的话,自己这增援一旦喊出口,今天的事情不管自己出于什么目的,绝对都算是白忙乎了。不仅换不来所长那边儿的好!更有可能把自己排除出所长那小圈子之外![

    聂捕快看了眼李小腾,努努嘴似乎那意思是想让李小腾上去游说两句!毕竟这些事情都是因为李小腾而惹出来的,关键时刻,李小腾冲上去,可比自己在这磨牙要好使的多!

    李小腾看了看眼面前的情况,背着身子让聂捕快看不清自己的表情。冲着流氓头子飞快的眨了眨眼睛,随即回捂着脑袋往地下一顿,学着孔真被抽成猪头的惨状,哎呦哎呦的喊了两句,差点上演了就地十八滚。反正这架势就是蹲在地上不站起来了!

    />

    佟兰君在一旁自然明白李小腾什么意思!心里本来就不痛快的佟兰君,赶忙蹲下身子夸张的呼唤道:“小腾,你没事吧,用不用我叫救护车!你是不是脑震『荡』了这可要了命了!”

    李小腾被佟兰君抱在怀里,刚开始还怕自己额头的血迹蹭佟兰君一身。毕竟白『色』的衬衫要是染上血迹。这衣服就算费了!可是佟兰君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这件衣服似的。死死的搂着李小腾的头!

    李小腾一看这情况,也不管白衬衫不白衬衫的了!脸使劲的挤压着佟兰君胸口那一对圆笋状的山峰。跟随着李小腾蹲在地上的扭动,山峰被李小腾挤压的都有些变了形状。

    聂捕快看着李小腾的表现,怎么看怎么叫一个来气。扭过头不看李小腾了,冲着一众混混厉声厉『色』的说道:“今天你们让我过去,咱们什么事情没有。我就当现在这事没发生过!要是你们不让我过去y嘿!对不起了,说大了你们是公然对抗国家机关,暴力抗法!”说这话。聂捕快一脸残暴中带着些戏谑的神情接着说道:“在说了,你们谁没点案底我倒要看看你没戳到最后,咱们谁笑的更大声到底倒霉的是那个!”

    聂捕快的话音刚落,隐隐围在电动警车周边的大流氓徐混着实被震动了一下。警车后面传来了阵阵的嗡嗡讨论声儿!”

    其实这徐混们有几个并不是霸爷自己的人马。本来今天霸爷下面的几个兄弟说要去砸一家对头的场子。召集了大部分自己的人马,可是看看还感觉人手似乎紧张了些许。毕竟黑道讲究个狮子搏兔!这才又从道儿上又找了些朋友来凑数!所以就出现了一种尴尬的情况:一部分并不是自己的人脉!

    这可都是火急火燎找来的道上朋友。这些人原本就是来凑个数的!

    流氓头子刚要出门的时候,听到李小腾这边有事,这才临时改了目标,奔着李小腾的场子扑了过来临时救火!

    这时候和聂捕快对上之后。这帮来帮忙的混混们心里可就有想法了。打架这帮人收了钱绝对给你玩命,可是要公然暴力对抗国家机器!这帮混混们自问还是没有这个胆『色』!

    一阵嗡嗡交头接耳的声音以后。七八个混混悄悄的遁了出去!

    这种情况流氓头子也看见了。惹的流氓头子心底阵阵的不快,不过自己也知道,这些道上的朋友没必要因为霸爷的事情,把自己的路断的这么彻底!毕竟这些人还想在这一片儿接着混迹下去呢!

    但是流氓头子和自己这帮小弟们论如何也不能退。他们退了后面霸爷来了如何交代,霸爷问:李小腾呢自己说李小腾被捕快给带走了。不管是抓走也好,协助调查也好,这让霸爷怎么看自己这帮兄弟众兄弟们还都指着霸爷赏赐的一口吃食度日呢!

    流氓头子想到这里,咧着大嘴诡异的嘿嘿笑了两声。冲着聂捕快说道:“兄弟我没别的本事。自己老大的话就是金科玉律!路!我肯定是不会让开的9是那句话!除非你踏着我们的尸体过去!”

    佟兰君在一旁有些听不下去了,皱着眉头抱着李小腾轻声说道:“我就纳闷了!这帮人到底是怎么了一天到晚牛皮吹的震天响。刚才打架一个个被放到的干脆利落!现在竟然原地满血复活了”

    李小腾把脑袋从佟兰君的胸口挪了出来。抬头看了眼佟兰君。眼神是那种佟兰君从来没见过的眼神。冷冽中带着一丝的遗憾!李小腾撇了眼佟兰君,嘴里低声咕哝道:“你懂什么,这是多大的情分。有谁会一根筋的为了外人去包围警车,和捕快对着干这的是多大的交情才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说完话,李小腾叹了口气暗暗的想道:“这要是能用钱把霸爷这份情分还上就好了!就怕自己将来用钱也堵不上这份情谊!”

    就在流氓头子带着一众大流氓徐混对峙聂捕快之际。

    就听人群外面一阵哈哈哈哈哈的大笑声,好似发出笑声的人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来了。为的就是想引出大家的注意力。

    随着笑声,霸爷缓缓的冲着聂捕快走了过来!

    流氓头子冲霸爷点点头,随着点头,众人齐齐的大声叫了声:霸爷……[

    李小腾见霸爷来了,连忙蹭的一下蹿了起来。冲着霸爷摆出一副人畜害的表情,嘴里喊道:霸爷,你可来了!

    霸爷看了眼李小腾,笑呵呵的眯着眼睛扫了一眼周边的情况。嘴里咕哝道:“小腾啊。你怎么让人家给干的怎么惨啊!

    似乎人总是健忘,那会霸爷被李晓腾踩在脚底下,那份狼狈样和李小腾比起来。简直就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霸爷笑着冲聂捕快说道:“这位大哥面生的紧啊,您是刚来的捕快大哥”

    聂捕快哼了一声,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在兴大区如雷贯耳的流氓头子!看了看霸爷脸上的大刀疤。笑呵呵的说道:“我今天临时来替于片儿一天。只不过我没想到的。今天过的真是丰富多彩啊!您就是威震兴大区的霸爷”

    霸爷被聂捕快所熟知并不是霸爷能打,敢拼。这年头打打杀杀就有些太落了下乘。聂捕快知道霸爷,还是从霸爷的保健中心知道兴大区还有那么一头灰道的拦路虎!

    毕竟这年头有钱才是王道,钱可以作为一般等价物。同时也能换来权利,女人。所以说这世间的基础,就是那人人嫌脏的票子!

    霸爷笑了笑冲着聂捕快说道:“这李小腾是我将来的妹婿,今天我这边的人做的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望捕快您多多包含啊!”顿了顿霸爷随即说道:“捕快大哥。您看能不能让我和我妹婿说两句话”

    聂捕快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看了看李小腾。想不到一个夜市上小摊主,竟然有这么雄厚的关系,怪不得刚才这帮大流氓徐混敢围自己的警车。原来这个李小腾竟然是霸爷的妹婿。聂捕快自然不想找事,只要能让自己带走李小腾,所有的问题都将不是问题。想到这里,聂捕快一侧身退到了一旁,嘴里咕哝道:“赶紧着,长话短说吧!”

    霸爷随手拍了拍自己身旁的流氓头子,只是淡淡的一撇。似乎表示出自己对他的很满意!随即又看了眼李小腾身旁的佟兰君,皱了皱眉头。也没多说话,拉着李小腾尽量往东兴饭庄门口多走了几步。正好停在姚宏远这一桌左近。

    “小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招惹谁了”霸爷奈的问道

    李小腾叹了口气,微微翘着嘴角小声回到道:“我这才叫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呢!谁知道吃霸王餐的,现在都这么扎手了。哎!”叹了口气,李小腾说不下去了!

    霸爷嗯了一声,接着问道:“你既然是苦主。捕快为什么还要拉你去衙门进了里面,好人也得受一番折磨……”说这话。霸爷忽然想起自己几宫的事情,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李小腾不是把感谢和恩情天天挂在嘴边上的人。随手拍了拍霸爷的肩膀,笑着说道:“没事,我过去也就是走个过场儿。要是真有事,我在联系你!”

    霸爷叹了口气,奈的看着李小腾,张着嘴想说点什么,最后一肚子话还是咽了回去。

    李小腾看了看霸爷脸上狰狞恐怖的刀疤,现在看着竟然比以前顺眼多了。随即拍了拍霸爷的肩膀说道:“行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能走,这里有我的摊子,有我的家人,我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根也扎在这里。我走不了,也不能走!这趟衙门我还必须的走一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

    小说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