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仗义每多屠狗辈

    协管看着身边一股凌虐气息的捕头,奈的叹了口气。小声在自己老大身边叹了气,轻轻叨咕着:“聂捕头,咱们来之前所长不是说了,一定要把事情淡化。把事情控制在可控的范围内,咱们现在这么欺负苦主。万一要是招惹上什么麻烦,可不好给上面交差啊!”

    今天临时替班的聂捕头横了一眼在自己身边,正给自己出主意的临时工协管员,撇着一张嘴淡然的说道:“你懂个屁,他们这叫聚众斗殴!甭管有理没理!都他妈的给我拉回去在说!”

    佟兰君这时候火腾腾的往上撞。不曾想自己觉得已经体会了很多民间疾苦了!然而今天竟让自己碰上了这么离谱的事情。先是莫名其妙的和一伙猛人起了冲突,随后本以为警察来了能解决问题,维护一下百姓自身的权益。谁知道竟然捕快不帮着弱势群体,在那帮猛人逃窜以后,竟然要把自己的小腾带走!

    佟兰君觉得真有胸制不了自己的火气了!

    本来这两年佟兰君毕业以后,在家族长辈和父母的暗中授意下,一个人在厩飘着。美其名曰是历练,未尝不是家里面希望自己的宝贝儿闺女,多经历写人世间的世态炎凉。毕竟富不过三代,只有体会过民间的疾苦与险恶,摔打多了才能更好的掌舵自家的企业。保证自己的企业不会败在佟兰君这一代上![

    可佟兰君满以为自己已经很好的体会过了艰苦,可是被聂捕快嚣张的一句话,顿时激起了骨子里大家族小姐的脾气!

    佟兰君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聂捕快!一手指着聂捕快的鼻子,嘴里大声的嘶喊道:“你到底是不是人民捕快!今天是我报的警,本来我们是苦主,有人吃饭不给钱还大打出手,你看看把我们人给打的!”说这话佟兰君指了指身旁的李小腾!李小腾嘴角现在还往外淌着血,头上的汗水混着血丝缓缓的顺着额头流淌下来!样子着实凄惨了些许!

    “你看看都打成什么样了!你竟然还要把我们抓回衙门!你们到底是帮着黑恶势力的还是在站在人民这边的!我每个月纳的税都喂了狗了”佟兰君越说越不像话!让人听了着实的有些刺耳!

    聂捕快被灼灼『逼』人的佟兰君一阵抢白,亮『色』雪一般的惨白!嘴唇蠕动了几下。不怒反笑的说道:“姑娘你好大的口气啊!你什么来头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王法什么是王法!”

    聂捕快的声音比较小!比之刚才佟兰君那阵阵大声的抢白语调,低了何止几个八度!这时候听佟兰君骂完捕快的人们忽然在一旁大声喝彩道:“小姑娘威武!说的好!就是。刚才打架的时候不见人!这时候竟然跑过来冲大尾巴狼来了!真成了港台警匪片了,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凑巧都是故事落幕了捕快们才赶到!”

    协管们顿时冲着喊话看热闹的人们『逼』了过去,众协管死死的盯着这些人,似乎想用眼神儿防守住众人的悠悠之口!效果虽然不甚理想,但一些胆小怕事的主儿还是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只有那边一两个不怕死的主儿。或者是缺根筋的二货们还在大声的叫好!

    佟兰君嘿嘿冷笑了两声。看着聂捕快反问道:“怎么你是想告诉我说你就是王法吗你一个小小的捕快竟然敢说这话是你胆子忒大了些,还是你靠上了大靠山你竟然敢说这话……呵呵!”

    聂捕快脸『色』边了变,凌厉的眼神看了看佟兰君。忽然嘴角挂着一丝笑容说道:“姑娘,只不过是一起打架斗殴而已!我也只是想带他们回去协助调查!谁也没说要治安拘留他们啊!”

    佟兰君还要大声的在说两句什么。在一旁低着头调息身体的李小腾突然抬头看了眼聂捕快。随即把手轻轻的搭在佟兰君肩头。冲着聂捕快说道:“捕快大哥,你看我们这也是受害人,不说我怎么样,你看看我身边这些工作人员!”李小腾说这话,冲着瘫坐在地上的孔真努了努嘴儿。哀怨的说道:“您看我这兄弟都让人给抽成猪头了!您在看那边那个大个子,猛男!”说这话,眼神又扫向了姜迪。

    姜迪比孔真好了些许。但也没好太多。就见姜迪一身的脚印,脸上也明显中了几下狠的!站子啊一旁默默的喘息着,似乎刚才有些脱了力气!

    李小腾冲着聂捕快接着说道:“我和这边的于片儿是朋友,我们都是老实本分的生意人。从来也没偷税漏税过,垒砌七星灶,铜炉煮三江!我们开门做生意非是求财!从来对事是能躲则躲,能避则避!从来不愿意主动招惹祸事!今天算我们倒霉。您张嘴就要我们所有人和您去趟衙门。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吧!”

    聂捕快嘿嘿的轻轻笑了两声,并没有顺着李小腾的眼神看李小腾的人马,歪头看了看马路旁边那些霸爷的马仔,六月的天气里笑的有些让人感觉有些阵阵阴冷v然说道:“你是良民你是良民那他们是什么你别说你不认识他们!不认识他们,这些人能为了你和别人拼命而且还能被削的这么狠。我刚才粗略的看了看就有四五个断手断脚的!你还好意思说你是苦主”

    李小腾叹了口气,奈的说道:“这些人应该是这边霸爷的手下,我和霸爷也有些渊源,人家过来帮忙。我自然要是知人家情分的。让我说不认识人家,我也说不出这话来!不过你让我认认谁是谁!我也还真叫不上名字!”

    聂捕快哼了一声。冷笑了两声心中默然的想道:“怪不得来的时候所长让咱大事化小,小事捂盖子!看来这个李小腾黑白两道还真有些关系!”不过聂捕快想到自己被临时顶了死对头于片儿的班,今天所长特意给自己配了最新派发的电瓶警车。而且把所里唯一的一条黑贝警犬配给了自己。这里面处处都透着诡异,如果自己真这样灰溜溜的回去了,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跟所长交代了!

    测了一下上意的聂捕快哼了两声,看了眼扶着李小腾的佟兰君,只见佟兰君略微弯着腰死死扶着李小腾。不时用手里的纸巾给李小腾擦擦额头上的血水。

    聂捕快笑了笑说道:“要不这样,你和我回去走个过场,当然你一个人自然是不行的!”说这话聂捕快歪头又看了看李小腾身旁的几人,随即指着孔真和姜迪说道:“你9有你!你们两个也回去协助我们调查一下!旁人没事就该干嘛干嘛吧!”

    李小腾和佟兰君根本就没看出来聂捕快是玩了手儿以退为进。先把李小腾这几个主要人物给诓骗回衙门。老大不找他们麻烦还则罢了。要是找他们麻烦,随所长愿意是『揉』圆了,捏扁了9不是老大们一句话

    “好,那我跟您回去!”李小腾答应的到挺痛快!

    只不过一旁的佟兰君一声尖锐的叫嚣声打破了这似乎即将画上句号的协议![

    佟兰君焦急的说道:“小腾,你不能和他们回去!你现在伤的这么严重。本来就应该赶紧上医院!去了衙门他们就能给咱们办案不成说不得又出什么幺蛾子了!我坚决不同意你去!”

    一脸阴霾的聂主任哼了两声。阴沉着脸嘴里一字一顿的说道:“姑娘,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如果这样都不能配合我们工作,说不得你也得陪着走一趟了!”

    />

    李小腾一看身边气鼓鼓的佟兰君。赶忙搂着佟兰君的肩膀,轻轻抚『摸』了一下佟兰君秀丽的长发!笑呵呵的冲着聂捕快说道:“不好意思。她就是这么个急『性』子的人。您别往心里去,多担待……多担待……”李小腾给聂捕快陪着笑脸,鞠着身子,缓缓往后退了几步!这才当着聂捕快的面,贴着佟兰君耳根轻声说道:“本来咱们就是苦主!他还能翻出花儿来不成。我这点伤算个屁啊x家冲个澡洗洗就好了!你可别把自己搭进来。我后院还指望着你给我灭火呢!宝贝,乖啊!这些没结账的都交给你了……”

    佟兰君听李小腾竟然话语里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他的贤内助。开心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只不过随即看看李小腾的伤,大眼睛通红的又泛起了阵阵血丝!哽咽的冲着李小腾点点头,嘴里怎么也说不出话来了!

    聂捕快身边的协管一听聂捕快把这事定了调子了!连忙跑到那帮混混身边,一脸笑嘻嘻的说道:“大家赶紧去看看医生,有伤的看伤,没伤的也回去歇歇吧!毕竟今天的事……”几个协管突然说不下去了。

    到不为别的!平时协管们和这片的大流氓,徐混都异常熟悉!只因这帮协管们就是原来这片儿的流氓混混,洗白了以后进的协管队伍!

    要不怎么说黑就是白。白就是黑。协管就是合法的大流氓呢当然,这些人在厩老百姓嘴里还有另一个称呼!二狗子……

    可话又说回来了!民间广为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仗义每多屠狗辈,读书多是负心人!

    只见这帮人里貌似是这些大流氓徐混的一个老大缓缓走了出来,额头上不知道是被哪个三十八军的战士拍了一巴掌,通红的大手印就好似李莫愁的血手印一般。稳稳的镶嵌在这个兄弟额头正中间的位置。给人以一种说不出的清晰感!

    这位血手印大哥从兜里掏出来一盒利群,红『色』十三的那种!随手给这位老相识的协管递了根烟说道:“兄弟,今天你不能怪哥哥,这李小腾你不能带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丢稿了,疯了一样在补,一会还有一更!

    小说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