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跌的这么痛快

    ()ps:感谢langyangyang的四张三千催更票,这哪里是催更啊!简直就是变相打赏啊!

    还要鞠躬感谢jaeew书友啊!一张月票排名向上涨了好几十名!

    谢谢邪气凛然书友的打赏~~太谢谢你们了……

    孔真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渐渐爱上清华同方了。无论怎么说清华同方就算在墨迹,最起码他没跌!不同于同方的中信国安在中午收盘前深跌百分之七点五八,荣登深交所跌幅榜前五!随后中午修整了一顿饭的时间,按理说中信国安怎么也要多少反弹一些意思意思?

    可中信国安不仅没有给股民意思意思哆嗦着反抽两下,开盘直接奔着跌停就扑了下去!仅仅用了十五分钟,中信国安就再也跌不动了,因为他已经静静的躺在了跌停板的位置上。

    中信国安这一躺可不要紧,直接就躺到了三点整。一个下午就这样毫无悬念的结束了。..

    孔真乐了,拍了拍姜迪的肩膀说道:“兄弟,你看在华夏炒股不能有幻想!一幻想准虾米,当时你要不是听腾哥的,你能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吗?呵呵……今天这要是没卖你就哭去!十万变九万的滋味估计不好受。”

    姜迪寒着脸嗯了两声,语气略微不平静的说道:“是啊,我真没想到能跌的这么痛快!腾哥!你说这么好的趋势,咋说打到跌停就给打跌停了呢?”

    李小腾这会正在收拾自己的笔记和桌面,随时准备离场。听姜迪这么问自己,无奈的说道:“这还用问吗?还不是刚开始拉猛了,抻着了!回头一看没有跟风盘,在这里搔首弄姿了两天,看没勾搭上情投意合的股民。被迫开始离场了呗。”

    孔真点点头说道:“还真是!腾哥,你说这情况我怎么早没看出来呢?呵呵……”

    李小腾划拉了两下桌面,随手把茶杯里的茶水倒进垃圾桶里。抬头看了看孔真说道:“你以为我看出来了?”孔真让李小腾噎了两句,呐呐的说道:“腾哥没看出了?”

    李小腾笑了笑说道:“我也是看中信国安今天跌到跌停板儿上了才感觉出来。我刚开始其实也没看出来。马后炮的本事不值得一提啊。”

    姜迪抬头看了看李小腾,本来一张阳刚霸气的脸上却带着几分羞愧,几分侥幸。几分抱歉。冲着李小腾说道:“腾哥,今儿多亏你了。要不是你,我肯定得亏万八块钱。哎……要是没出。说不定明天开盘一个低开,几千块钱又没有了呢!”

    李小腾随意的拍了拍姜迪的肩膀说道:“行了,别想了!大家都是兄弟。说这些话干嘛?把这笔清华同方做完了,挣钱我给你们兄弟分润些也就是了。”李小腾一边说话,一边拉着姜迪和孔真往门外走!

    孔真感受着如兄弟般的友情。见李小腾说的真挚,目光中一片赤诚。笑着问道:“腾哥,那这笔要是亏了怎么办?”孔真开玩笑似得问了问。随手还扭身把大户室的门关好。还没等回过身儿来,就听身后赵薰惊讶的问道:“小腾哥哥,今天你怎么这么早就走了?我还说过来找你们待会呢!”

    孔真暗暗笑了笑,自然明白这是小薰同学又想念他的小腾哥哥了。随即转身看了一眼小薰,见赵薰看着李小腾的眼神中。不经意间露出对李小腾的迷恋。心中一紧,想想自己的感情世界。大肆感叹上天的不公。

    姜迪笑着说道:“腾哥,你先和小薰妹子聊两句,我们去车里等你!”说这话,姜迪一把拉起孔真,快步走了出去。李小腾在后面红着脸叫道:“兄弟,不用,真不用啊……”

    孔真跟着姜迪出了海上证券大户室的门,歪头看了眼姜迪,无奈的说道:“你说你拉我干嘛啊!我这不是也想走呢吗?”

    “你想走还墨迹!你没觉得你就跟小黑屋里那四百瓦的大灯泡一样吗?亮闪闪夺人二目,我不拉你估计你还墨迹呢!”姜迪在一旁看着孔真玩味的笑了!

    孔真抬头看了眼低沉的乌云,好像受天气的影响,心里异常的压抑。想着自己原来的女朋友,无奈的冲着姜迪说道:“人和人藏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有什么不同?不就是投胎的时候没选好爹妈吗?我也不能说投错胎了。可是我要是生在城市里,怎么说如今也比一些住在京城黄金地段的杂碎强。还能因为钱,让女人抽我嘴巴子……”孔真说着说着叹了口气,语调有些哽咽的说不下去了。

    赵薰这时候在大户室的门口,一手拉着李小腾的手,一手轻轻摩挲着他的肩膀,眼中浓浓的爱意尽显无疑,小声说道:“小腾哥哥,昨天还真让你说中了,刚才我看天气预报了,说今天晚上听说有雨,你说你夜市会受影响吗?”

    李小腾无奈的摇摇头道:“这年头,在外面做生意就是刮风减半,下雨全完的事!一下雨估计就没什么客人了。一会我得赶紧回去把碳烤生蚝和扇贝搞出来,还得教会了向氏兄弟,让他们去徳胜坊传授一下制作方法!”

    赵薰假装失望的皱了皱眉头说道:“那一会下班我就不能在搭小腾哥哥的顺风车了!”李小腾看着赵薰似真似假的玩笑,心中忽然一紧。或许连李小腾自己都没发现,赵薰的身影已经慢慢的走进了李小腾的心里。

    李小腾一脸忧愁的说道:“要不你打个车回去?我今天真的没办法等你了!”赵薰忽然冲着李小腾挤了一个怪脸。笑嘻嘻的说道:“小腾哥哥,我和你开玩笑呢!没你我还回不了家了?哈哈哈……”李小腾看着赵薰一副古灵jing怪的样子,舔了舔嘴唇说道:“我这不是关心你吗?往后可不兴拿我开涮啊!”

    赵薰摆出了招牌的萌动作说道:“我才不管呢!我就拿你开涮,看着我的小腾哥被我欺负的纠结样子,我心里说不出来的高兴!”李小腾抬手捏住赵薰坚挺的小鼻子,爱怜的轻轻拧了一下才说道:“好了,我不跟你闹了,我得赶紧往回赶了。万一晚上要是不下雨,估计就真忙吐血了!”赵薰刚一轻轻松开手。李小腾就好像溜边儿鱼一样钻了出去。

    赵薰好像想起什么,冲着李小腾大声喊道:“小腾哥哥,今天中信国安跌停了!”李小腾快步门口走着,听赵薰喊自己。回身冲着赵薰挥了挥手说道:“是啊!咱家的美洲豹保住了!”赵薰看着李小腾急匆匆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扭身朝自己的办公室走了出去。

    大户室的楼道里又旋入了诡异的宁静。就在刚才李小腾和赵薰聊天处不远的拐角里,杜宇yin沉着脸走了出来。一脸不屑的哼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还以为是个什么冰清玉洁的女人呢!原来也是个浪荡的狐媚妞子。刚才那个人是谁?”

    杜宇一边想一般往自己办公室走去,走到门前刚想抬手开门,可是手停在半空死活就是放不下来了。心里不知道想了点什么,冲着陈爱华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嗙嗙嗙……几声轻轻的敲门声过后。就听里面陈爱华低沉着声音问道:“谁啊?门没锁,进来!”杜宇随手推开门迈步走了进来。见陈爱华寒着一张脸,面目不善的坐在自己办公桌上,正杂乱无章的划拉着手里的鼠标。

    杜宇笑呵呵的问道:“美女,你今天怎么了?好像死了……”杜宇见陈爱华脸se一沉,更黑了几分。顿时嘿嘿一下,画风一转道:“好想死了……股票一样!看你着表情不会是手里的股票满仓跌停了?哈哈哈。”陈爱华蹭的一下蹿了起来。激动的说道:“我股票就是满仓跌停了!怎么样!你看我亏钱高兴是吗?”

    杜宇和陈爱华的关系也算是比较铁!他们的铁是建立在金钱和**上的。杜宇公司里一些股票账户挂在陈爱华的名下,陈爱华每个月固定的从这些账户的交易佣金费用里提取一些提成。当然杜宇有好股票的时候也会给陈爱华一些消息,分润一部分的利益给陈爱华。

    而陈爱华无非就是一个风韵犹存的少妇。平时除了说话和气质对杜宇温柔婉约外,也就是几分姿se尚能能入得了杜宇的法眼。每每也总能把杜宇满足的如坠云端。杜宇今天一来,先吃了陈爱华几即冷言冷语,这还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杜宇顿时心里暗暗不爽,可还是和颜悦se的冲着陈爱华说道:“你这是怎么了?今天吃呛药了?股票跌了拿一段时间!不成就斩掉呗!”

    陈爱华见杜宇并没有发脾气,陈爱华自己也不想把杜宇得罪了,低声下气的说道:“我今天心情不太好,你别介意好吗?”杜宇哈哈笑了笑说道:“天天那么多事我要真计较起来还不得累死我啊!你什么票跌停了?”

    产爱华无奈的说道:“还不就是中信国安,我全部身家xing命全压在他上面了!这一跌利润全没了不说,现在想出来都不好出来了,今天股价也就是早盘的时候正常了一会,之后就是闭着眼的往下蹦。根本就没给出货的机会!

    杜宇哼了一声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过两天我们自己坐庄的股票。你跟着买点不就完了吗?”陈爱华一听,顿时欢欣鼓舞的站起来,一把拉住杜宇的手,顺势放在自己硕大的前胸上,热忱的说道:“杜宇,我也没啥别的可送了。你看我……”说到这里陈爱华说不下去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