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砸盘砸到头皮血流

    ()中信国安大笔大笔的买盘盘踞在卖三到卖五的档位上。看的懂盘口的人,都有一种山雨yu来风满楼的感觉。当然还是有一些做了好几年股票,楞是任嘛儿不懂的散户。看着中信国安的走势漂亮,可是同期大盘依然在跌跌不休。仅仅是因为k线图走的漂亮,就毅然决然的买入了自己心中的强势股!

    在大盘马上就要触摸一千点整数关口的ri子里。看图买股票的这种散户毕竟还是凤毛麟角!大多数散户早就成了任你股市千刀万剐我自巍然不动的滚刀肉!股民们任大盘随便爱怎么跌怎么跌,就是抱住了自己手里的股份不撒手了,当然如果有人让这种散户在加点仓,告诉他这里是底部了。能不抄板砖回复的股民,那肯定是比大熊猫还要稀少的高素质人群!

    傅北叹了口气,看着自己控盘的中信国安就是拉不上去。早上试图拉升,虽然没有抛压盘。可是做了一个拉升的动作,就是没效果。傅北不得不悲观的承认,市场上做多的资金只有自己一家。现在已经把中信国安拉的这么高了,利好消息也放出去了。可就是死活没有散户跟着追进来。想去筹钱又铩羽而归,弄的自己现在落了个进退维谷的境地。..

    傅北叹了气,看着身边有点羽扇纶巾,仙风道骨的白老师。心里恼狠责备着自己,低头说道:“白老师,我错了!”

    白老师笑了笑,随手抄起茶几上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王老吉,递给傅北说道:“来,喝瓶王老吉去去火!”傅北的几个铁杆儿兄弟们都楞柯柯的看着白老师。不知道白老师拿瓶王老吉想干什么!傅北却生生伸手接过来,疑惑的看着白老师说道:“老师,我不是怕上火,我是怕套在里面出不来啊!”白老师叹了口气说道:“你真的筹不到资金了吗?”

    小四突然说道:“白老师。不是我们筹不到钱,时间真的太紧了,昨天晚上我们哥儿四个跑了好几个地方。算算也才两三千万。根本不足以吃撑咱们后面的cao作,要是给我们半个月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弄几个亿还不是探囊取物,反掌观纹一……”

    “够了,别吹牛逼了!”傅北有些恼怒的大声说道。白老师笑了笑似乎不以为意的说道:“一个月半个月黄花菜都凉了。现在没有资金推动中信国安就得跌成狗!我当时可不是没告诉你们这样搞不成。傅大哥。你威武啊!霸气了!现在弄成这样想起我这个老师来了?”

    傅北虽然被白老师明褒暗损了一通。可听白老师话茬好像这事儿有缓儿。连忙低声下气的说道:“老师您一定要想想办法帮帮学生我啊!”白老师嘿嘿笑了笑,打着禅语的默默念叨着:正直公平挨饿,强梁夜夜换歌。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的儿多。……八十老翁门前站,三岁顽童冉黄泉。我上西天问我佛,佛说我也没辙……”

    起初傅北还在竖着耳朵听白老师打着机锋,但听到最后一绝话差点把傅北给气背过气去。说话都带着颤音儿了。问道:“老师,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咱们不交易从这等着难道不成吗?”

    白老师笑了笑说道:“你以为你不交易股价就不会变动了吗?这个位置要是没人买,股价不涨了。肯定会有人出来卖!咱们没钱接着人家的筹码。人家哪怕只有一手往下挂一块钱的地方撮合。股价可就要掉一块啊!这是什么概念你自己心里难道不清楚?”

    傅北额头上的汗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了出来。愣了愣神一把拉住白老师的手臂说道:“老师。您一定要帮帮您学生,我没啥奢望。多少折里面一些我也能接受,可现在这么不上不下的,咱们怎办啊?”

    白老师脸se一正,无奈的说道:“现在要不就赌护盘预期。要不就在即往上抗。你当时要听我的,赞足了筹码在吸引跟风盘多好,小资金咱们能办大事。有个支点就能把中信国安撬起来。你这么着急拉升,跟风盘没吸引来……”白老师叹了口气,看了看屋子里的几个人,傅北哥几个除了小四站在自己傅北身边。老二和老三来回来去的用紧剩的一点资金在对敲着股价。老二的账户往外卖出,老三接货。老三卖出一些货。老四在接回来。

    其实如果但凡不是资金链断了。弄个五六千万也能把股价暂时给抗住。当然前提是大盘指数没有暴跌的情况。如果大盘暴跌,中信国安的大股东要调低股价。傅北就算在想对敲,也只能是无用功了!

    傅北着急的脸se都能给青面兽有一拼了。但却不敢催促白老师。就见白老师感慨了一下接着说道:“还好不会有什么抛压盘,不然就是大罗金仙来了。只要他兜里没带钱,咱们就真的神仙难救了!”

    傅北楞柯柯的问道:“白老师,您肯定不会有什么抛压盘出来吗?”小四一脸纠结的说道:“白老师,你说是不是因为套牢盘离着解套还十万八千里呢。不会因为这点涨幅而腰斩离场是吗?”

    白老师无奈的笑了笑,冲着小四点点头说道:“我确实是这么考虑的。不过大盘现在马上就要去试探一千点的支撑位了。如果这个支撑位破了,急了眼的散户干出点什么超出正常人思考范围的事情我就不好说了!”

    傅北打开手中的凉茶,给白老师倒了一盏茶。心里虽然焦急,但嘴上谦虚的说道:“白老师,您说的护盘预期是怎么回事?”白老师嘴角微微一抽搐,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赌护盘预期的话,必须玩命的砸盘,只有把大股东砸疼了咱们才有可能出来。不过这种行情,我觉得想要砸疼了大股东。希望很渺茫啊!就算成功了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路子!”

    傅北低声问道:“要是把大股东砸疼了咱们能出来吗?”白老师点点头说道:“出来是没问题,不过可能会低于成本价出来了!”傅北赶忙问道:“那咱们大概会亏损多少?”白老师抓起计算器点了几下。叹口气说道:“最好情况是利润打没以后亏损百分之五。如果要是情况不理想。最多不会超过百分之三十!”

    这时候就连一直在做队敲的老二和老三听了白老师的话,心中也不由的一阵酸楚。本来是筹了一大笔钱过来坐庄的。现在自己把自己庄里了不说。想快速出来竟然还要亏百分之三十。傅北想想心里就好似刀割一般的难受。自己好像都能看见自己心里在淌血了!

    傅北咬着牙说道:“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少亏点也成啊!”白老师叹了口气说道:“不试试又怎么能知道呢?我建议你还是试试。实在不成的话,咱们只能花钱往外赎身了!”

    小四好奇的问道:“坐庄还能赎身?这个怎么赎?”白老师随手拍了拍小四的肩膀说道:“回头我在帮咱们找人把。”说这话脸冲着傅北问道:“傅北,赌一把吗?”

    “干了!赌就赌。反正对多不就损失百分之三十吗?兄弟我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说这话,傅北随手抓起凉茶猛灌了两口!拍了拍桌子说道:“白老师您说咱们怎么办?”

    白老师走到傅北的电脑前,指着卖出的档位说道:“拿出十万手的货,打散了分别挂在卖二到卖五上面。让所有人看见这只票随时有可能乌云盖顶,暴跌一触即发!然后咱们下面也不能闲着。所有的对敲停止。剩下的资金算不挂在买二到买五的位置上!”

    老三皱了皱眉头说道:“咱们这点钱可挂不了多少手!顶多了一档也就能挂百十来手!”白老师笑了笑摇头说道:“没事,这点货就是做做样子。如果卖盘下到一档成交位来了,马上撤咱们买盘的单子。如果买盘上来了,那咱们正好可以就着势头抛出手中股份。只要有人要,咱们就卖!以七十分钟为界限,如果没人买!咱们就砸,一直砸到机构托盘买或者咱们头破血流砸不动为止!

    傅北兄弟几人就好似要上战场一般,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决绝劲头各自坐在了自己的电脑面前。做起了准备工作!如此说来也奇怪。没有对敲以后,股价竟然成为了一条直线!早盘一开盘竟然没有一笔成交单!这不得不说也算是中信国安有史以来第一回如此寡头清淡。

    时间转换回李小腾的身边。姜迪看了看一点动静都没有的中信国安。看着架势真说不好是向上还是向下了。心里不由的有些惋惜的想道:“刚才有点太武断了!在绷会说不定还就拉起来了我艹!……我艹艹艹啊!”(源于审核,这个字代替好久了。大家都懂哈~)

    姜迪心中的想法刚冒出来,心里正忽上忽下没个准主意的时候。姜迪的眼睛忽然瞪了起来,上面的乌云盖顶竟然玩真的了!孔真这时候也注意到了中信国安。顿时有些激动的欢呼道:“腾哥,腾哥,快看中信国安!跌了,兵临城下了!哈哈哈哈……”(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