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这票有个缝儿

    ()时间的指针在不经意间轻易划过了十五点这个整数关口。随着时间的流失,沪深两市同时敲响了闭市的铜锣。

    孔真嘴里叼着虎皮凤爪,似乎是下意识的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见时间刚刚好十五点过几秒,嘿嘿的笑着说道:“腾哥,我现在心里好像已经有了一个生物钟似的,每天九点半和下午三点这两个时间。不用看表都能估量出来。”

    李小腾撇着嘴嘿嘿笑了两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不说话,反而是何经华不解的问道:“小孔你还有这本事?每天开盘收盘你都能感觉出来?” ..

    孔真诡异的笑了笑,谦虚道:“雕虫小技,何大哥你要是天天在这个时候爬起来看盘。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你也能学会这个本事了,哈哈哈”

    何经华尴尬的跟着笑了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说道:“这么早我可起不来,有的人没有巨额的财富不成,有的人是没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不成”孔真奇怪的看了看何经华,刚想问何经华没了什么不成?

    何经华都没用孔真问,随意的接着说道:“你何大哥我是没了女人不成!这么早爬起来,这是要折寿啊!”

    孔真一脸的囧样看着何经华,复杂的眼神中说不出是羡慕还是嫉妒!不过也就是一愣神儿的工夫,马上也就回过神儿来了。忽然想起刚才想问李小腾的问题,不知道怎么了,竟因为自己心中的一个时间话题,竟然把话题给歪到燕山山脉去了。赶忙问道:“腾哥,你刚才说啥呢?什么迷恋哥?哥就是一传说,什么意思啊?” ..

    李小腾笑呵呵的摇摇头,看着旁边邻桌的几个客人抹了抹嘴儿。一步三摇的走出了金鼎轩,背影渐行渐远,李小腾这才随意的说道:“没有。突然想起来近期看了一篇董秘的报告,用的就是这个题目,觉得好玩就给记下来了!”孔真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看李小腾,心里很不以为然。但也不好在说什么了。

    忽然李小腾说道:“孔真,现在同方股份的股价你关注了吗?多少钱一股了?”

    孔真皱了皱眉头,不解的问道:“同方股份?啥票?我怎么没听说过腾哥你是不是弄错了?”

    李小腾一拍脑门。嘿嘿笑了笑,无奈的说道:“恩,就是清华同方啊,我叫股份叫惯了,所以叫成同方股份了,嘿嘿”

    何经华不知道李小腾平时的表现,但是孔真可清楚的知道李小腾平时做事一丝不苟的严谨样儿。关于股票就更严谨的邪乎!这次竟然把股票的名称给叫错了,孔真不由得心里一愣。

    何经华突然说道:“清华同方?这可是沪市老牌儿科技股了,当时千禧年科技股大chao中,这票走的可邪乎了!不过近期走的一直很弱,加上最近行情一直在暴跌。现在好像也就两块多钱!”

    说完话,何经华叹了口气,想起最近的股市。何经华的脸就跟包子褶一样团在了一起。孔真看何经华一脸的纠结,打趣的说道:“何大哥,不知道你听没听过这样一段话”何经华轻声嗯了一身,点点头,表示让孔真说下去。

    孔真嘿嘿笑了笑,接着说道:“话是这么说的,叫:炒股穷三代,基金毁一生!”

    何经华撇着嘴说道:“你后面是不是还想跟我说,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啊!”孔真连忙摇了摇头,指着李小腾说道:“那倒也不用,炒股有风险,赚钱找腾哥!”

    哈哈哈哈

    何经华和孔真两个人聊的挺开心,但李小腾一直若有所思的在想什么事情。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两个人之间的调侃。何经华看李小腾两眼焦距似乎有些涣散,目光不知道在盯着什么地方发愣。冲着李小腾说道:“小腾,不会还在想旁边那桌人聊天的事情!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财富?有的话,和哥哥我说道说道呗!”

    孔真早就看出了李小腾的不同寻常,刚才没事逗何经华就是想分散何经华的注意力。不曾想何经华竟然跟长了毛的大师兄一般jing明。简直就是转世孙悟空了!觉得自己没能分散了何经华的注意力。端起茶杯,往后靠了靠也不说话了。

    李小腾轻轻的扬了扬嘴角,摇着头说道:“现在不太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股票的非流通股东,我只是有个大概的方向而已,还说不好”

    “是不是清华同方!”何经华突然正se的问了一句。李小腾微微一愣,随即不肯定也不否认的说道:“我心里觉得好像是,但是现在正好赶上多事之秋,股权分置改革也在如火如荼,大刀阔斧的在往前推进,很多股票都是高送转,我还真不敢肯定是不是清华同方!”

    何经华笑了笑说道:“小腾啊,你要是觉得有好机会了,一定要喊着你何大哥啊!你大哥我现在手头真不宽裕,急等金银救命呢!”

    孔真在一旁不屑的扫了扫何经华,见其说的可怜,可心里却想道:就您三天两头换姑娘,这几次见面,身边光女人就不知道换了几茬儿了!搁谁,谁能富裕的了?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孔真只是轻轻的喝了一口饮料。对何经华的评价,孔真深深的埋在了内心的最深处!

    “你何大哥现在虽然手头紧,但是这不已经把高利贷都给还了吗?你要是觉得能运作,哥我在去套点钱,你帮着给咱做一把!”何经华说着话,眼睛盯着李小腾,见其一点反应也没有。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这次咱们倒三七分账!钱我出,赚钱了你拿七,我拿三。小腾!哥哥我可是很有诚意的!你看成吗?”

    孔真在一旁就觉得自己心扑腾扑腾的猛跳了几下。强压着心里的冲动,耐心等待着李小腾的反应。

    在看李小腾,只是随意的从兜里掏出一支黄鹤楼,叼在嘴上刚要点烟,就见何经华急忙从自己兜里掏出打火机。给李小腾点上了香烟。李小腾还有些不好意思的谦让道:“您别和我客气”

    何经华也不说话,只是看着李小腾,心里十分期盼李小腾能应承下。

    “何大哥。现在我心里还没啥把握,我回去看看,如果有机会的话,我给你打电话。你看成吗?”李小腾一脸真诚的表情看着何经华。

    “好,咱们君子一言,驷马一鞭!我这就回去等小腾的电话!”何经华的话。说的也很豪迈。其实何经华心里还是有些打鼓。这时候要是李小腾马上应承下来,何经华还真就不敢参与了,这与打着不走,牵着倒退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是因为何经华天生敏感的个xing在内心深处作祟!

    孔真在一旁就好似是李小腾的帮腔一般,貌似无意的问道:“何大哥,这次要是真能做,您能融多少钱过来?”

    何经华拍着自己胸脯说道:“弄三五个亿我觉得还是没问题的”话还没说完。就见李小腾连忙说道:“打住,打住!大哥,你弄这么多钱进来咱们是偷鸡还是坐庄啊?别偷鸡不成在把自己撂里面了!”

    其实刚才也是何经华当着李小腾吹牛逼,自己什么成se,何经华还是知道的。如果真能如何经华自己说的那样。随随便便弄四五个亿过来,何经华也就不会因为损失这千万资金差点和髙落晨老爸打起官司来了!

    何经华好似随即的问道:“小腾觉得多少钱合适?”

    “我先回去研究一下,如果觉得能参与,看看股票盘子有多大在琢磨咱们弄多少资金!”李小腾其实心里早就明镜一般了。但毕竟现在还没想好带不带何经华玩儿,所以才留了这么个心眼儿,也没把话说死!

    何经华不疑有他,以为李小腾真的需要回去在研究研究。所以点头说道:“那何大哥我就等小兄弟的消息了!”说完话,站起身子说道:“哥哥我去趟洗手间!”也不等李小腾说完话,转身冲着收银台走了过去。

    “腾哥,你说何经华也真够逗的,结账就结账呗!竟然还说自己上洗手间,好像生怕咱们要抢着和他买单似的。明明是他说请客的,就算是他让我买单,我还得和他盘盘道呢!”

    “孔真,你原来不是挺厚道的吗?现在这是怎么了?竟然这么斤斤计较起来了?”李小腾皱了皱眉头,看了眼孔真。

    孔真连忙解释道:“还不是他先黑的咱们!一百万帮他挣一千万,他也不嫌这钱扎手!”本来说话的时候,孔真是看着正在前台结账的何经华,眼角里的余光忽然发现李小腾yin沉着脸,脸se有些不太好看了。连忙转移话题道:“腾哥,刚才我听旁边的那桌人说:十二个月内减持不能超过百分之五,二十四个月内不超过百分之十,两年内减持不超过公司的总股本的百分之一!我怎么感觉这话听着那么矛盾啊?”

    “有啥可矛盾的?你原来还是cao盘手呢!他们说的是个人名下的股票一年不能减持超过百分之五,两年不能超过百分之十。总股本是他们所有人减持的数量不能超过总股本的百分之一!”李小腾随手指着桌子上刚才盛灌汤小笼包的笼屉,解释着盘子的概念!

    孔真忽然问道:“腾哥,你觉得是清华同方吗?”

    李小腾笑了笑,随后把笼屉扒拉到一边,面se淡然的说道:“嗯!应该就是他,而且这票应该有个大缝儿!”(未完待续。)

    ps:照例今天先感谢两位书友:谢谢jwp兄的月票支持~!更要感谢梦想男孩,dreamboy!兄弟威武啊!两张月票就砸过来了!非常感谢二位。

    同时希望大家要是看完书能赞咱一下。也不枉兄弟半夜给大家码字了~~谢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