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好莱坞制作

第九百零五章 猴年猴王晚会营销

    “Cut!”

    落日照射的一片沙丘上面,响起了杜克的喊声,黛西?雷德利和操控BB-8的工作人员立即停止表演,同时看向了杜克,杜克对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不是他们的错误,快步走到了约翰?施瓦兹曼那边。

    沙漠中的落日时间有限,杜克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浪费。

    “约翰,改变一下拍摄方式。”

    站在IMAX摄像机“死星”的后面,杜克快速说道,“在对面使用一块反光板。还有,让二号机使用广角镜头拍摄。”

    约翰?施瓦兹曼明白时间的重要性,赶紧说道,“我明白了。”

    摄制组的调整非常快,短短的几分钟之后,拍摄再次开始,呈现在杜克的导演监视器中的画面,较之刚才有了明显的提升。

    因为黄金拍摄时间会给被拍摄对象整体轮廓上最好的光线,但在阴影里的部分就完全丢失了,高光强,容易过曝,使用一个反光板,能够把多余强烈的光线打亮过暗的部分,使得整个画面均匀统一。

    摄制组用黄金时间的光线作为背景主光,再加上一块反光板,使得拍摄出的镜头更加的炫目。

    同样的道理,黄金拍摄时间下的光线条件能够让任何拍摄场景都看起来美丽无比,细节的展现,层次的塑造,非常适合广角镜头的拍摄,而使用特写或是长焦镜头拍摄,就会把黄金拍摄时间的优势掩盖掉。

    在阿布扎比的沙漠中一直待到六月份,杜克才结束了这里的拍摄,庞大的剧组向北转移,离开炎热的沙漠地区,飞到相对比较寒冷的冰岛。开始结尾光剑对决戏份的拍摄。

    冰岛的森林中,丹尼尔?吴首次拿起了光剑,这张剧照被杜克第一时间放了出去,在北美引发一片哗然,一个华裔绝地武士在星战迷中引发的震动,绝对不比一个黑人绝地武士小。

    但杜克并不怎么担心。因为这都是假象,如同曾经那部影片一样,为了宣传营销的话题度而制造的假象。

    与北美和西方世界不同,这张剧照出现在中国的互联网上面的时候,引发了无数人的好奇,中国观众中的星战粉确实不是很多,但听说过《星战大战》的人绝对不少。现在一个华人演员成为主角,似乎还是具有象征意义的绝地武士,在某些人的引导下,想不吸引眼球都难。

    与此同时,《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在中国地区的上映时间也初步敲定。由于12月份是大剪刀内定的国产保护月,新年假期原则上不会让新的好莱坞影片上映,《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只能将中国开画时间放在了2015年1月9日。

    这比北美和全球上映时间晚了足有半个多月,而且在假期之后上映。既会受到市场回落的影响,也会被强势的中国贺岁片冲击。

    到了现在这个时间段。杜克绝对不会小看中国电影在本土的竞争力,特别是对岸娱乐业的宣传营销,绝对不比好莱坞差,在占据主场之利的条件下。还有一定的优势。

    曾经的那个他生活在太平洋对岸的最后几年,有些圈内的宣传营销手段,哪怕是现在想起来,都不得不佩服,最为典型的莫过于猴年猴王上某个晚会的宣传营销,简直将全中国的关注都调动了起来。

    杜克还清楚的记得,在当初的网络朋友圈里,一条未经证实的新闻刷了屏,《六小龄童的美猴王无缘春节晚会》,于是所有中国人开始了集体吐槽。

    “春节晚会剧组和大剪刀部门你们如此愚蠢,棒子都可以上春晚,六小龄童为啥上不了?”

    接着,一些被人雇佣以及跟风而动的网络段子手开始跟进。

    “大圣上春晚耍个棒子,西游记音乐一响起,全国人民都开心了。”

    “大圣在舞台上嗑着瓜子我都爱看。”

    “你们还记得上次蟠桃宴没请大圣的结果么。”

    “六小龄童已经58岁了,下一个12年他已经无法再演美猴王了。”

    “全中国在等你大圣归来。”

    策划这次事件的人和公司,也借着各大新闻网站开始不断放出新消息。

    “《六小龄童称没有接到春晚剧组邀请》。”

    “《六小龄童称时刻等待春晚召唤,随叫随到》。”

    “《六小龄童辽视春晚彩排》。”

    这件事的尾声有这么件事——百事可乐猴年情怀广告和肯德基的大圣套餐成为最大的赢家。

    这似乎是超级紧贴的一场“民众的胜利”。

    但是,作为圈内人,曾经的杜克却不由得嗅到了一股营销的味道,当时还把这事当做案例来拆解,当然是为了学习其中可以学习的范式。

    杜克很喜欢六小龄童扮演的大圣,到现在为止,依然认为他演的大圣才真正称得上“美猴王”的称呼。但卸下美猴王的装扮,从商业的视角来看,在上面这起营销行为的背后,不难发现这起玩法背后的操盘手。

    六小龄童出演百事可乐的广告,想必是某些人牵线搭桥的结果,杜克对这些人的操盘刮目相看。

    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个网络宣传的好方式,确定一个目标明确的敌人,将网民愤怒情绪引导到他的身上。

    在太平洋对岸,有些角色本身是拉黑的,甚至这些情绪,在特定的时间段内,更是形成了惯例一般的存在,就像《定位》理论中讲的,我们从来不是要改变消费者的习惯,我们只是找到了消费者心智中已有的位置和开关。

    这片土地上,每年过年前,被吐槽最多的就是春晚剧组和铁路总局。

    所以,情绪本身一直存在,反面角色也一直存在,缺的是合适的操盘。

    六小龄童事件可以说是一个极其经典的网络营销案例,也值得《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在中国的宣传营销借鉴。

    相比较之下,《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缺乏有绝对号召力的一线明星加盟,无论在中国地区还是在全球市场,谁都无法忽视一线巨星所能带来的号召力和话题度。

    不过,卢卡斯影业和华纳兄弟也有针对性的宣传策略。

    星战的影响力毋庸置疑,一项调查统计当中,在英国、加拿大、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地区,有超过100万人在自己的资料当中,信仰栏一项填写的信仰非常特别,叫做——原力!

    毫不夸张的说,星战是很多人的信仰。

    而在宣传过程中,有一批著名导演,也加入到了这一信仰行列当中。

    卢卡斯影业组织了一个叫做“星战与你同在”的活动,很多公开自己是星战粉身份的导演不但参与,还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事后,卢卡斯影业和华纳兄弟联合《纽约时报》发布了一份星战特刊,上面重点提及了这些导演粉丝。

    “那年彼得?杰克逊才15岁:‘看《星球大战》改变了我的一生。多么神奇,又多么贴近我们平凡人的人生。’———长大后他导演了《霍比特人》三部曲。

    “那年朗?霍华德23岁:‘当电影结束时,我一句话没说,走出剧场,又排了一个半小时的队买票,又看了一遍。’———他后来成为乔治?卢卡斯的弟子,导演了《魔茧》、《阿波罗13》、《美丽心灵》等影片。”

    “那年詹姆斯?卡梅隆也是23岁:‘看《星球大战》让我惊喜得要尿裤子。我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天哪!谁做的?我告诉自己:我也要拍这样的电影!我就这样辞去了卡车司机的工作。’———7年后他导演了《终结者》,17年后拍了《泰坦尼克》。”

    “那年斯皮尔伯格31岁:‘让我眼花缭乱!我爱死它了。’———他本来就是乔治?卢卡斯的好友,此后他接连导演了《第三类接触》、《E。T》、《侏罗纪公园》、《迷失的世界》、《人工智能》、《少数派报告》等科幻大片。”

    “那年雷德利?斯科特40岁:‘看了《星球大战》,我傻眼了,我对我的制片人说:我们还等什么?这么棒的东西居然不是我拍的’———他急起直追,两年后导演了《异形》,5年后拍了《银翼杀手》。”

    不仅仅是这些,在杜克连续打了几次电话后,已经处于退休状态的乔治?卢卡斯也站了出来,开始用各种方式为《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制造话题。

    于是,为了宣传的需要,在媒体的报道中,乔治?卢卡斯和杜克的关系开始变得微妙起来。

    “开创了《星球大战》宇宙的乔治?卢卡斯就选择对新作拍手观望,一方面前传三部曲一直受到老粉丝的口诛笔伐,这让卢卡斯压力巨大,表示不想再在努力之后得到的是粉丝的骂声,另一方面接受我们的访时透露了真实原因——创作分歧。”

    “乔治?卢卡斯想讲一个自己认为好的故事,他把叙事重心放在儿子、父亲和祖父的时代更迭之间。显然,掌控着话语权的杜克?罗森伯格不这么认为,所以卢卡斯直接被挡在门外……”

    “对于这些,乔治?卢卡斯形容为分手男女,既然分开了就不再联系,各自过自己的生活,话语中透着一丝无奈。”(未 完待续 ~^~)

    PS:  求月票和推荐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