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好莱坞制作

第七百五十六章 口碑营销的经典之作

    影片在中国的首映式与北美没有多少区别,无非都是红毯、放映以及新闻发布会等等,而且首映式之后,为了进一步宣传影片,杜克还带领剧组的主演演职人员接受了某家号称用户数世界第一的网络社交媒体的专访。

    专访以网络直播形势面向所有的中国观众,并且在一些例行的采访问话之后,特别选出了一些网友提出的热点问题。

    让杜克没想到的是,他在中国的号召力似乎还在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之上,被网友提及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各位演员对跟他这个导演合作的看法。

    当然,剧组在这种场合只会发出类似的同一种声音。

    首先被那位来自芒果卫视的著名主持人问及的查理兹?塞隆,就毫不掩饰自己对已杜克的崇拜和钦佩。

    “我是杜克的大粉丝,所以能加入他的团队工作令我雀跃无比。而且剧本本身也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阅读体验。”

    回答的过程中,她一直在看着杜克,很容易让人产生某些联想,“我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融入剧本里,读完后,一身的汗。这个故事构思独辟蹊径,而且感人至深,故事的情感主线令人觉得跟自己息息相关,能跟他这样一个极具创造才能的导演,在一个假设的世界里工作,看到的一切是你从来没见过的东西,这是一种至高的享受。”

    虽然杜克自己知道这些所谓创意的来源,但在好莱坞其他人,特别是与他合作过的人眼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查理兹?塞隆的话是最恰当的形容。

    詹姆斯?弗兰科也不掩饰自己的杜克的钦佩,“杜克给我打电话让我加入他的团队的时候。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因为之前我就很喜欢跟他一起工作。尤其当我读完剧本以后,我更为自己的决定感到高兴,于情于理我都百分百愿意加入这个电影的拍摄。”

    “看到剧本我真的很兴奋,杜克还给我介绍了其他参演的演员,我就知道这个电影绝对错不了。”这是希里安?墨菲的话,他已经与杜克合作过两次了,似乎特别有感触,“我觉得杜克的作品一直都很有想法,而且具备很高的观赏性,这部更是超越了他惯有的风格。”

    话筒转到了斯嘉丽这一边,她回避了与杜克私生活方面的问题。只对他导演的身份说了几句,“他的内心是如此的丰富,这是一个非凡的导演和编剧必要的条件之一。像这么一部极具想象和创造力的电影,对演员来说,最需要一个可信赖的导演。一个可以拉着你分享他视野的导演,我百分之百的信任他,他会不断的启发你,给我所有通向理想之门的钥匙。”

    “杜克是一个聪明绝顶的电影人。”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则适时的对斯嘉丽的话进行了补充,“难以置信。我能有这个机会跟一个才华横溢的团队紧密合作,我们曾经就角色进行过漫长的讨论,每一个独立个体的过去和互相之间的关系。杜克非常鼓励大家各抒己见,不管角色的大小。戏份多少,他希望每个人都能跟角色融合在一起,给出自己的想法,让角色和演员真正意义上做到合二为一。”

    问题不可避免的来到了杜克这一边,只是换了一个角度,他要谈谈对主演们的看法。

    “看到演员们能够按照角色的需求发展成一支符合故事人物关系的团队,实在是种难以言喻的享受,这种和谐非常有益于现场的拍摄,丰富了角色的表演。”

    杜克没有具体到个人,而是将所有演员当成了一个团队来评述,“作为导演,特别希望看到人物跟人物之间产生化学反应,不过这种反应不到现场看到,是感受不到的。当看见人物在剧情中所体现的自己独有的气质,和微妙的人际关系的时候,对于每部电影,这就是灵魂。尤其是对《盗梦空间》来说,至关重要。我觉得我们的演员完全做到了,非常真实。”

    他稍作思考,又说道,“电影里的这一组人物是非常具有各自特色的,无一相同,每一个又都身怀绝技,他们被召集到一起去完成一项极为特殊的任务,如果其中任何一个人失手,后果不堪设想,这是一个紧密合作的团队!我们能体验到他们的感受,因为我们一路与他们同行。”

    随后又有些针对各个人的问题问出,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查理兹?塞隆以及斯嘉丽?约翰逊等人也一一做了相应的解答。

    只是最后的问题来到杜克这边时,让他微微有些皱眉。

    那位芒果台的支持人问出了一个这边的影评人提问的问题,“有人认为动作戏和特效效果拖累了整部影片,它们对于深化影片的主题没有任何作用,而是起到了反效果。”

    如果从深化主题的角度来看,这种说法并没有错,《盗梦空间》的 动作戏和特效场面,其实对于深化主题没有任何帮助。

    只是没有了这些,《盗梦空间》还是《盗梦空间》吗?

    对方没有说 提问的影评人是谁,杜克也懒得去问,相比于北美,这边的影评行业刚刚起步,就面临着死亡的局面,在网络时代,留给职业影评人生存的空间也无限狭窄。

    不过,杜克还是就此说了几句。

    “电影首先是一种视觉艺术。都说现在是读图时代,讲究视觉冲击力、震撼力,增强记忆。”

    这些话杜克说的都很现实,而市场也确实就是如此,“如果《盗梦空间》中没有城市卷起来的特技效果,没有倒塌的楼房与激烈的枪战,没有追逐的车战……”

    他微微摇头,“我们不能说这是商业大片,这样进影院的人就会少一半还多。”

    杜克强调道,“《盗梦空间》首先是一部科幻动作商业大作,然后才是其他。商业大片一定要有冲击力,如果缺乏视觉特效,是卖不出那么高的票房的。”

    “卖不出票房就要亏本,亏本就没人投资。”杜克说的是电影圈最正常不过的规律,“没人投资,再好的想法也只能停在你的脑子里。没办法,做为品牌,特别是电影品牌……”

    他开始了信口开河,“我们要做的是商业与艺术的结合,商业化的艺术,艺术化的商业,艺术为商业加分,商业为艺术销售,双方联合才能产生效益。”

    因为接下来还有一部影片要筹备,杜克在中国待了两天,就带着剧组赶赴另一个国度进行宣传。

    与此同时,《盗梦空间》在全球范围内都引发了强烈的反响。

    今年五月初,全世界的电影院里没有了大牌续集凑热闹,看不见各种漫画书里跑出来的超级英雄满天飞,再加上诸如《特工绍特》之类野心勃勃的影片票房哑火,让这个暑期档的开端着实显得有些冷清。

    而在这种冷清当中,《盗梦空间》则显得鹤立鸡群,这部电影从开拍之日就开始受到影迷的关注,乃至随后一拨接着一拨的宣传短片、无处不在的病毒营销宣传,都撩拨这观众的神经,华纳兄弟对这部电影可谓下了血本来宣传——1亿2000万美元的宣传费用。

    这对于一部对象不是家庭观众,不是以大场面夺人眼球的电影来说,已经相当高昂。

    华纳兄弟的宣发是《盗梦空间》引发强烈反响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则是它太有争议性了。

    如果从广告的消费心理模式来分析,影片绝对是成功的。

    同时还巧妙的增加了一项,那就是争议!影片中引发的对梦境、对现实的疑问,让很多观众久久回味,沉迷其中。

    也唤起了观众们在观影后的兴趣与热评,这种余温对品牌的影响是深远的。

    比方说抛出的几个疑问:现实世界与梦中有什么不同?人生不是一场梦吗?片尾的陀螺转动是否说明男主角依然在梦中?

    不得不说的是,现在的世界已经越来越虚拟了,网络交友与现实世界的区别?网络游戏与暴力的不同?在博客与虚拟社交如此高速发展的时期,人们都会互动交流,这些都促进了《盗梦空间》的快速传播。

    “你一旦开始希望了解自己梦境故事的意义,势必会不断回忆自己做过的梦并试图搞清楚发生了什么。这个时候,你会不知不觉地把对真实世界的理解放进头脑里,提出一连串自己可能从来没有问过自己的有趣问题。”

    杜克在伦敦接受采访时扔出去的这句话,可以说是对于影片的许多狂热影迷最好的诠释。

    这些人看过影片提出的各种问题,别说杜克这个导演觉得匪夷所思,甚至他们以后自己都无法理解。

    毫不夸张的说,媒体、网络和现实引发的各种争议口碑宣传,是《盗梦空间》低成本高效率快速传播的主要原因。

    这部影片可以完完全全说是一次宣传营销方面的巨大成功,也足以成为好莱坞口碑营销的经典之作。(未 完待续 ~^~)

    PS:  最近感冒了,难受的要死,求点退票和月票安慰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