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好莱坞制作

第六百八十二章 通俗艺术的大师

    PS:  求月票和推荐票!

    “由于近期播放的Imax3D电影《变形金刚》过于火爆,影片场次过于密集,导致《变形金刚》胶片烧毁,Imax播放设备造成严重损坏,预计暂时无法修复。请各位持有预售票的观众兑换普通3D场次电影票一张和相应的退款,对你造成的不便,敬请原谅!谢谢!”

    这是来自东管一家IMAX影院在电视和报纸上的公开声明。

    或许会有人好奇为什么要在电视和报纸上发表公开声明,就连杜克看到后,也适当的 关注了一番,当看到起因时,他自己也不得不感叹粉丝是疯狂的。

    这家影城因《变形金刚》无法放映,影院经理两次给观众下跪道歉。

    上周末的一个下午,这家IMAX影城在放映电影《变形金刚》正片过程中,出现声音和画面不同步的现象,而后暂停播放,在场的500多名观众情绪激动,要求影院退票并进行赔偿。

    杜克看到的报纸上报道称,由于影城的IMAX 3D电影《变形金刚》过于火爆,场次过于密集,导致胶片烧毁,对IMAX播放设备造成严重损坏。

    因为电影停放,影厅里的观众情绪激动,大声斥责工作人员,场面一度失去控制。

    鉴于当时的情势,影院经理不得不出面向观众道歉,并且两度下跪道歉。

    “当时要是不下跪,确实就控制不住了,要是不下跪,以影片影迷的狂热程度,完全可能出现安全事故!”那名经理事后接受采访时如此说道。

    在经过半个小时的协商后,影迷们逐渐情绪平稳。影院方面承诺全额退票,并附送每位观众200元路费和一张免费电影兑换券。

    其实《变形金刚》的中国票房,是对这种情况最好的注解。

    在周一到周五持续高位运转之后,《变形金刚》在双休日迎来了大爆发,仅仅周六一天,就在中国地区斩获7600多万RMB。创造了中国影史上绝无仅有的单日票房纪录。

    虽然周日票房有所下滑,但5500万RMB的成绩,足以让无数引进片汗颜。

    上映七天的时间,《变形金刚》在中国地区狂收3亿2560万RMB,几乎所有人都清楚,这部商业大作必然会创造中国影史总票房的新纪录。

    这一记录的终点是多少?是五亿?还是十亿?

    中国的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变形金刚》必然成为在中国内地上映的首部票房超过5亿RMB的电影。而且也会成为首部票房超过1亿美元的影片——即接近7亿人民币的内地票房——能不能冲破十亿大关,才是未来最大的悬念。

    想要《变形金刚》的中国票房突破十亿大关,需要的不仅仅是影迷和观众的热情,还有大范围、高强度的宣传攻势。

    华纳大中华区联合万达、新影联和新世纪等众多院线,推出“变形金刚总动员”二十年特别展示。上百款新版和经典版本的玩具可供影迷玩家试玩并进行销售,其中还包含孩之宝提供的数款已经停产的限量版本,除此之外还特别推出学生半价、首末场半价特惠等等众多优惠场次及措施,以吸引更多影迷走进影院。

    由于国产保护月以及全球同步的关系。《变形金刚》的上映时间,既不是这边大热的暑期档。也不是独具特色的贺岁档,似乎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票房,但华纳兄弟和中影集团以针对性的宣传,勾起七八十年代那群人的记忆。而这些人正是现在中国电影市场的主力消费群。

    同样,这个档期也没有可以跟《变形金刚》竞争的对手。

    在众多一线城市的主流院线中,纷纷以十几二十分钟就有一场《变形金刚》的速度排片,甚至华纳和中影集团合作的院线中,排片间隔只有不到十分钟。

    影片破纪录的表现,立即引发了中国媒体的爆炒,媒体的关注又吸引了大批观众进入院线,如果说影片首周更多是来自中国的钢丝们的支持的话,后续进入的许多观众,已经与怀旧没有多少关系了。

    “《变形金刚》将是今年中国电影市场的总冠军,它富含了进口大片所具备的一切要素,尤其是高科技的体现,具有强烈的震撼力。它不光满足了80后一代的变形情结,更在这种强大的影响及新闻关注度下,吸引了更多的时尚群体的目光。”

    来自太平洋对岸官媒的这篇评论,无疑是对在中国掀起的变形金刚热潮的最好总结。

    为了宣传影片,华纳兄弟和中影集团可谓煞费苦心,比如将影片制作时擎天柱们借鉴了自由搏击的打斗方式炒作成向中国功夫致敬,比如在网络上面大力炒作好莱坞的制作方是如何欣赏那两位杜克连名字都没有记住的打酱油的中国演员,并且宣称如果拍摄续集,两人会有更加重要的戏份。

    趁着影片的热度,华纳兄弟还与中国方面合作的例如时光网等在内的几家网站,联合推出了变形金刚影片形象评选活动,引起了众多人的回应。

    比如最帅造型就给了擎天柱——这个还得是擎天柱大哥,集性感与威猛与一体,特别是最后赶到大战现场的变形和随机的战斗模式起手式都帅呆了。

    最佳摆设则属于救护车——悍马的身躯,护士的命,可惜了那么剽悍的身姿,只是在几次剪切中有不多的展示身手的机会,最要命的是,也没表现他的高明医术,这个医务官当得也够敷衍的了。

    还有最聪明的金刚非红蜘蛛莫属,抓住时机偷袭,抛开一切逃跑,红蜘蛛从电视屏幕到电影银幕一点没变,还是那么嚣张而狡猾。

    作为影片的导演,在必要的时候,杜克从来都不介意站到前台推销自己,以便争取更多关注影片的目光。

    在中国最大的官媒提出专访的请求时,杜克只是稍作考虑,就同意了下来。

    几辆黑色的大众轿车停在了尚海希尔顿酒店门前,柴静推开车门,与导演和摄像师等节目组成员一起走进了酒店,然后到了约好的前厅休息处,一位助理正在这里等他们。

    “你们来得有点早。”

    那位中影集团的助理人员颇为客气的说道,“罗森伯格导演正在处理手头的工作,半个小时后,我会带你们上去。”

    “谢谢!”

    柴静跟对方客套了几句,坐在休息处的沙发上耐心的等了起来,她从皮包里翻出一本英文杂志,那是最新一期的《时代周刊》国际版,上面的封面人物正是她要采访的对象。

    翻开杂志,找到相关的页面,柴静认真看了起来,似乎想从太平洋对岸同行的采访中发现一些对她有帮助的东西。

    《时代周刊》的标题相当醒目——杜克?罗森伯格,举重若轻的电影大师。

    上个月,我们找了一个下午在变形金刚工作室里采访了他。

    杜克身形修长,步伐坚定有力,下巴和肩膀微微倾斜,很容易把他想象成一位骄傲的斗牛士,而杜克本人,正如马德里的那些斗牛大师一样,认为自己在满足观众这个行当里是位不折不扣的专家。

    在他鼎鼎大名的导演生涯中,杜克早就习惯了压力和激情,他向来以大手笔著名,各种超前的想法,好多好多大场面爆炸,你甚至觉得和他握手没有听到吱吱的引线着火声简直是个意外。

    他的电影有《生死时速》《勇闯夺命岛》《独立日》,都是些会让电影评论家认为“皮相胜过内在”的东西,而且向来也不是评论界欢迎的对像。

    好莱坞的各大公司却把他当成宝,因为他能一把抓住观众,把他们从家里的高保真家庭影院音响设备前拉开,带到电影院里来。

    或许这样的话更为合适,杜克是通俗艺术的大师,而非学院派泰斗。

    “我们做事的风格是:风一样地迅速,而且精益求精。”杜克这样对我们说,“我不是个老古板,虽然有人这么想。很多人讨厌我,我知道评论界有很多冷嘲热讽,但我不在乎,反正只要你在电影方面有所建树,总有人想方设法把你打倒。”

    他出生在加州洛杉矶地区的圣塔莫尼卡市,在单亲家庭中长大,母亲是一位极其成功的商人,这导致的一个显而易见的后果就是——他的品位无可避免的商业化,非常商业化。

    杜克清楚,年轻一代喜欢《变形金刚》这类的商业影片。

    “曾经,我和一位编剧谈起目标观众时,他那反应好像我严重地侮辱了他,因为我用了这么商业化的词。”杜克坐在办公室里说,“不过要是你手里握着上千万美元来拍一个电影,你最好还是了解这部电影打算拍给什么人看,因为那些人将为电影买单。”

    如果说谁天生对商业大片有种亲和感的话,那就要数杜克了,在好莱坞,从没有人怀疑杜克驾驭演员以及巨额成本的能力,他的风格非常有个人色彩,有独创性,很美,而且他用的镜头和演员都别具一格……

    “我们可以上去了。”

    那位助理的声音忽然响起,柴静合上了杂志,抛弃所有杂念,准备开始人生中重量级的一次专访。(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