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好莱坞制作

第五百二十三章 指导贝尔

    这三部曲必然将弱化蝙蝠侠的能力,或许这会导致有些人不喜欢,但相较于它的四位“前辈”来说,蝙蝠侠从神坛上走下来,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能弥补很多DC超级英雄最大的不足——过于高大全。

    属于超人和蝙蝠侠的时代曾经结束过,现在的电影想要成功,必须拉近与观众之间的距离。

    从这方面来说,DC相对高冷的超级英雄,输给漫威更接地气的超级英雄,一点都不冤枉。

    杜克的设定中,蝙蝠侠不像其他的超级英雄那样,拥有一身的超级能力。

    与其它相比,他更像是个普通人,一个学会了忍术,拥有高科技的普通人。这看起来更贴近实际,更能给人一种超级英雄就在身边的感觉。而罪犯呢,忍者大师,依靠的是忍术和科技,稻草人靠的是药,小丑和贝恩靠的是赤裸裸威胁和武力,也能让人有种“这些罪犯会不会出现在我的生活中”的错觉。

    随之,就会带来一种“我能不能成为蝙蝠侠”的感觉。

    或许对于其他电影,代入感无所谓,但对超级英雄电影来说,却非常重要。

    不但人物逼真现实,哥谭这座城市也是如此,黑暗、腐败、谋杀、犯罪笼罩着哥谭市。这样的城市配合这样的超级英雄恰到好处,把犯罪剥开赤.裸裸的展现给观众,让人感觉这并不是科幻并不是幻想,而就是摆在面前的现实。

    相比于动作戏,克里斯蒂安?贝尔的表演状态确实不好,NG了近十次,这个不算复杂的场景才拍摄完毕,杜克能看得出来。他对于布鲁斯?韦恩的心理把握有些问题,对这个超级英雄角色明显不够重视。

    这不是说克里斯蒂安?贝尔不够敬业,他的工作态度实际上非常认真,问题在于他只是将蝙蝠侠当成了如今流行的超级英雄,然而影片的风格已经注定了,用塑造其他超级英雄的方式来出演布鲁斯?韦恩肯定行不通。

    剧组返回驻地的车上。杜克打算找时间与贝尔好好谈谈。

    但第二天早上他起床慢跑的时候,克里斯蒂安?贝尔主动找上了他,为的就是交流角色。

    两人走出酒店驻地,站在一块高大的岩石上,眺望着远处白茫茫的冰川,贝尔轻声说道,“我昨晚又看了一遍剧本。躺着思考了好久,这个角色比我想象的要难,要复杂。”

    “不要把它当成超级英雄电影。”杜克拉紧衣领,遮住暴露在寒风中的耳朵,“你把它当成一部心理犯罪题材。会有不同的发现。”

    克里斯蒂安?贝尔轻轻点了下头。

    演员主动找过来,杜克也会给予足够的指导,又说道,“你认为影片所反映的主题是什么?”

    贝尔想了一会。说道,“恐惧、愤怒、决心和力量。”

    “没错。”杜克的眼睛移向太阳即将升起的地方。“现在的布鲁斯?韦恩更多的是愤怒和恐惧。”

    “你怎么看待恐惧。”他问道。

    “从生理学定义上,恐惧是一种有机体企图摆脱、逃避某种情景而又无能为力的情绪体验;也能表现生物体生理组织剧烈收缩;组织密度急剧增大,能量急剧释放。”

    听到贝尔这非学院派的演员说出学院派的观点,杜克不禁笑了笑。说道,“我认为恐惧一个很矛盾的现象——越害怕,越畏惧,反而能获得更大的反抗、甚至反制的力量。”

    克里斯蒂安?贝尔露出了好奇的神色,杜克继续说道,“其实说实话,我一直以来都不认同相对立、不互容之物能同时存在,但这的确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唯一能解释的是,恐惧本身能约束愤怒,但是当愤怒被激发出来,‘恐惧激发力量’就发生了。”

    “这就是布鲁斯?韦恩恐惧的另一面——愤怒!实际上,我认为是恐惧带起了愤怒,而愤怒激发了力量。”

    杜克将话题扯回到角色本身,“布鲁斯?韦恩最初对于蝙蝠的恐惧,只是因为蝙蝠的形象,在这个阶段,布鲁斯是感受不到恐惧引起的力量的。但是,之后的父母被杀,让布鲁斯的恐惧加上了愤怒的色彩,这时的布鲁斯通过学习和锻炼,获得了他自身的强大力量。”

    “他不同于父亲,失去了报仇机会后开始有胆量挑战哥谭市的黑帮。这也是他之后离开哥谭市直到回归的起始。直到他最后学会了控制恐惧,他成为了恐惧本身,他……成为了蝙蝠侠。”

    “克里斯蒂安……”杜克拍了拍他的胳膊,“你需要做到的,是在合适的场景中,通过合适的表演方式,突出布鲁斯?韦恩的恐惧和愤怒,还有决心!”

    “我会倾尽全力。”克里斯蒂安?贝尔说道。

    太阳渐渐爬上地平线,昨天的阴霾被今日的晴朗所代替,杜克下了石堆,招呼贝尔,“我们去餐厅,边吃边聊。”

    两人进入酒店的餐厅,随便拿了几样简单的食物,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缓缓吃着早餐,同时交流对角色的看法。

    当然,作为导演,绝大多数时间里,都是杜克在说,克里斯蒂安?贝尔在听。

    “影片分为三部曲,《开战时刻》主要就是讲述蝙蝠侠的来源。”杜克只是吃了很少的一点,就将早餐盘推到了一边,“实际上这就是布鲁斯?韦恩产生恐惧,战胜恐惧并且成为蝙蝠侠的过程。”

    “他的身份很特殊——他家族的韦恩集团是哥谭市的富豪名族,受人尊敬。”克里斯蒂安?贝尔边回想着布鲁斯?韦恩的设定,边接过杜克的话说道,“按常理来说,布鲁斯应该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少爷,过着自己的上流社会浮华生活,也就是瑞秋所期望的那样——有正义心,但是不插手打击罪恶。”

    他想了想,又说道,“他从小受蝙蝠所吓,也因恐惧而致使父母双亡,他看着这座他父亲为之倾尽所有来维护的城市走向堕落,恐惧、愤怒占据了他的心灵。”

    “所以,布鲁斯?韦恩的成长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指导演员更好的理解角色,从而发挥出最好的状态,让影片变得更加出色,本就是杜克这个导演的一项本职工作,他竖起一根指头,“第一个阶段是在他父母双亡之前,因为蝙蝠对其造成的恐惧而惶惶不可终日。这一阶段他父亲对他的影响是很大的,父亲对他的很多教导都对他日后的作为起到了很大的影响。”

    说到这里,杜克竖起第二根指头,“第二个阶段是在他父母双亡之后,这个阶段他一直是在用愤怒来压制恐惧。对于自己造成父母的死的恐惧的悔恨,对于仇人的怨恨。不过很显然,这个阶段就像忍者大师说的一样‘会毁掉一生’,比如说看看布鲁斯的杀父仇人齐利,他是底层穷人,恐惧黑帮大佬,却也只能敢怒不敢言,最后愤怒无法控制对于生计的恐惧,酿成了杀死布鲁斯父母的惨剧。”

    他竖起最后一根指头,“所以到了第三个阶段,当仇人为黑帮大佬费康尼所杀无法报仇,当经过瑞秋的提醒之后,布鲁斯开始认识到,一味的愤怒只会让他报仇后找不到宣泄对象而毁掉他,于是他开始向费康尼他们宣战,深入罪犯的世界去了解他们。”

    听到杜克所说的话,克里斯蒂安?贝尔渐渐有了更多的理解,他说道,“就像忍者大师所说的那样,布鲁斯一直以来寻找的并不是犯罪分子的恐惧,是他自己的恐惧。他一直以来恐惧的是他体内的力量,是他依靠愤怒所无法控制的力量。所以,他踏上了成为恐惧本身,成为蝙蝠侠,打击和惩治罪犯的道路。”

    “可以这么理解,” 杜克点了点头,把话题延续向更深处,问道,“布鲁斯克服恐惧成为蝙蝠侠维护了哥谭市的安宁。那么,他到底在恐惧什么?”

    “从表面看,布鲁斯恐惧的应该是蝙蝠。小时候跌下蝙蝠洞,被蝙蝠群所惊吓,也正是由于对于蝙蝠群的联想,布鲁斯才间接害死了父母,这也成为他内心挥之不去的阴影。”

    说完这句话,克里斯蒂安?贝尔发现杜克还在看着他,似乎在等接下来的答案,他边结合剧本思考边组织语言,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我认为布鲁斯真正恐惧的是他体内强大的力量。”

    他缓缓说道,“剧本中,有段父亲和他的对话——越是可怕的生物,它们其实越害怕。布鲁斯恐惧蝙蝠,蝙蝠其实也恐惧布鲁斯,归根结底,布鲁斯恐惧的是他恐惧时所爆发出的力量。”

    见杜克露出肯定的眼神,克里斯蒂安?贝尔又说道,“在与亨利?杜卡德谈到因为恐惧致使父母双亡时,布鲁斯其实是在用愤怒来压制力量。而后,在杜卡德的帮助下,布鲁斯找到了一种原始的、安全的、符号性的方式来正确地的使用这种力量,引导这种力量,即成为恐惧本身来操纵力量,来转移力量,转移恐惧,使得恐惧的力量去对付它真正需要对付的人。这,就是成为蝙蝠侠。”

    杜克笑着站了起来,走过克里斯蒂安?贝尔身边时,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我很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