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好莱坞制作

第二百四十九章 攻讦

    “《芝加哥》是一次成功的商业改编,是典型的杜克?罗森伯格式的电影狂欢盛宴,从本质上来说,这与《独立日》和《勇闯夺命岛》之类的爆米花影片并没有区别,只是掩盖在歌舞外衣下通俗平庸的商业电影,其中的艺术含量寥寥无几,除了华丽的视觉冲击和博人一笑的幽默外,值得称道的地方极其有限,这终归是一部艺术和传统歌舞元素极度缺乏的伪歌舞片!”

    ——《芝加哥太阳报》罗杰?艾伯特。

    圣诞节前夕,媒体上出现了大量抨击《芝加哥》的文章,影评人冲在了最前面,类似罗杰?艾伯特这样的言论不在少数,他们用尽所有辞藻,拼命将影片向商业的方向推。

    就像哈维?韦恩斯坦说的那样,两部票房超高的影片《阿甘正传》和《拯救大兵瑞恩》接连成为奥斯卡的赢家,难免触动学院保守派的敏感神经,在这些人的固有思维中,大众化必然是庸俗化的,商业元素过浓的电影,必然不讨他们喜欢,特别是有前两届作为铺垫的前提下。

    现在的哈维?韦恩斯坦还不是以后的哈维?韦恩斯坦,却也把握到了占据学院主导地位的保守派的心态。

    这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哈维?韦恩斯坦将目标对准了汤姆?克鲁斯,类似‘克鲁斯的表演一如既然的糟糕’‘他的歌舞就像鸭子一般可笑’等媒体评论层出不穷。

    糟糕的演员会直接影响影片在颁奖季的整个表现,在其余两位女主角名气还不足够大,杜克除去风流韵事实在没什么痛脚可抓的情况下,还有比汤姆?克鲁斯更好的选择吗?

    而且在那些老头子的眼中,作为‘乳臭派’演员代表的汤姆?克鲁斯,向来是没有演技、靠脸吃饭的代名词。不黑他黑谁?

    何况汤姆?克鲁斯能被人诟病的地方太多了。

    大概是吸取了几年前杜克让人黑克鲁斯的经验,在这个关系到整个颁奖季的敏感时间段,很多八卦报纸再一次拿汤姆?克鲁斯的信仰说事,信仰虽然在这片号称自由的土地上,不能成为攻击人的主要理由,但奥斯卡首要的前提就是政治和价值取向正确。山达基教提倡的那一套,实在难以得到主流社会的认同。

    许多小报还顺带着把妮可?基德曼拖了进来,指摘汤姆?克鲁斯的家庭有问题,他和妮可?基德曼是一场虚假婚姻,克鲁斯与前妻罗杰斯离婚,又跟妮可?基德曼结婚,完全是受到山达基教的操纵。他根本不是一个独立的好莱坞影星,只是山达基教用来宣传的傀儡。

    学院有六千多名成员,其中有一半甚至更多,投票前根本就不会去看电影,哪怕只是其中的一个片段。想要赢得这些人的好感争取他们手中的选票,往往要耗费一番手脚,而引起他们的反感,只需要一个讨厌的理由就足够了。

    因为讨厌一个演员。而讨厌一部电影的例子数不胜数。

    更为夸张的是,还有小报质疑汤姆?克鲁斯的性.取向。如今可不是以后,就连从来不缺少勇气的朱迪?福斯特都不敢公开性.取向,同性恋演员可是奥斯卡的禁忌。

    过去的奥斯卡竞争也足够激烈,但抹黑对手的行为往往适可而止。一切似乎从上一届奥斯卡开始都变了。

    梅尔?吉布森从奥斯卡热门,变成如今无人问津的失意者,让很多人都看到了能够争取到奖项的好办法——做掉竞争对手上位!

    哈维?韦恩斯坦这个奥斯卡投机分子,自然是其中的佼佼者。

    关于《芝加哥》的不利言论四处流传,华纳兄弟和公爵工作室当然也没有闲着,在对方攻击的同时,也在不断反击。

    很多评委不会看相关电影,即使做大量工作他们仍然能会用脚投票,于是有媒体质疑《英国病人》有同情纳粹的倾向。

    真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影响到一些人的选择。

    同时,很多枪手报道上面,也在隐晦的提示,这是一部讲述欧洲人的电影,安东尼?明格拉也是个同性恋等等……

    总之,米拉麦克斯在抹黑《芝加哥》,公爵工作室和华纳兄弟则攻击《英国病人》,双方谁也不比谁用的手段少。

    似乎是得到了什么暗示,随后的几天里,支持《英国病人》的媒体,一直在抨击杜克将《芝加哥》制作的过于商业化,失去了歌舞片应有的精髓。

    仿佛是为了映衬媒体的抨击,《芝加哥》的北美票房轻松突破一亿美元,在圣诞节前渡过上映的第五个周末后,票房累计达到了1亿1105万美元!

    单从票房走势来说,《芝加哥》怎么看都像是一部纯正的商业片。

    圣诞节即将来临,杜克没有去纽约,母亲要来这边参加乔治?卢卡斯和卢卡斯影业联合举行的招待派对,今年圣诞会在马里布渡过,与往年不同的是,一起渡过平安夜的人多了两个。

    首先就是凯瑟琳?泽塔?琼斯,虽然一直让帕尼?卡利斯积极策划结束两人间的关系,但对方不主动外出,杜克总不能在平安夜把她赶出去。

    还有就是从纽约来这边参加卢卡斯晚宴的艾琳?兰黛,她来洛杉矶不止是当初接受乔治?卢卡斯的个人邀请,还代表整个雅诗兰黛,这些化妆品和奢侈品公司向来与好莱坞关系紧密,娱乐圈也是她们的高端消费市场。

    “这么说你们准备赞助这一届的奥斯卡?”

    边切着烤火鸡,杜克边问坐在母亲身边的艾琳?兰黛,“已经谈好了?”

    “我这次来洛杉矶,不止是参加卢卡斯先生的宴会,还要处理这些工作。”

    艾琳?兰黛优雅的耸了下肩,说道,“实际上今天已经谈妥了,等圣诞节假期过后,我会代表雅诗兰黛与电影学院正式签约。”

    杜克将盛放火鸡肉的盘子递过去,等她接下,又说道,“你们的产品会出现在奥斯卡大礼包中?”

    “火鸡味道很不错。”

    这种食物向来是节食女人的大忌,艾琳?兰黛只是尝了一口,就放在一边,然后回答杜克的话,“最新的兰黛护肤套装。”

    她俏皮的对杜克笑了笑,“当然你用不上,去年的有什么?”

    “去年的奥斯卡大礼包我没有看。”杜克又把火鸡盘子递给泽塔?琼斯,继续说道,“收到后就送给了蒂娜。”

    奥斯卡会为参加颁奖典礼的提名获得者和邀请的嘉宾提供一份礼包,礼包一般来自各个品牌的赞助商,从化妆品到男士内衣再到酒店优惠券等物品经常出现,礼包也视各人的身份地位以及获得的提名不同而有区别,价值也从数千美元到数万美元不等。

    对于像杜克这一等级的人来说,这些礼包一般都会随手送给身边的助理或者傍友。

    而近几年关于奥斯卡礼包的传言,也能折射出这个因抗税而起家的国度在收税方面有多么丧心病狂,传闻国税局已经盯上了奥斯卡大礼包,会向获赠者征税!

    “杜克……”

    莉亚夫人这时放下了刀叉,说道,“从纽约过来的时候,维密的总裁拜托我邀请你参加明年维密的年度走秀。还有,股东大会也快举行了,如果你不出席的话,最好找一个代理人。”

    “我知道了,妈妈。”杜克点了点头。

    以他现在在电影圈的地位,只要坐在维密的秀场里,哪怕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也能拉高走秀的格调。

    “嘿,亲爱的,你是维密的股东啊?”艾琳?兰黛故意对他挤了挤眼睛,“想必会有很多男人羡慕你的。”

    “有什么可羡慕的?”

    听到杜克的话,艾琳?兰黛向他挑了挑眉,杜克能读明白这个表情,对方分明是在说我了解你。

    沉默的坐在餐桌边,凯瑟琳?泽塔?琼斯发现自己根本就是个外人,她无法插入他们的话题,就算是开口,往往也得不到热情的回应,何况他们说起的话题,她大部分都接触不到。

    比如杜克和艾琳?兰黛说起的纽约上流圈子,莉亚夫人偶尔会提起的投资等等,根本与好莱坞无关。

    这源自于出身、地位、财富和族裔等多方面的差别,泽塔?琼斯不是天真的小女孩,这个国家号称自由平等的天堂,实际上阶层间的隔阂异常明显。

    她和他们终究是生活在两个世界里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凯瑟琳?泽塔?琼斯忽然有点明悟,其实人有时候站的高了,看到的东西自然也就多了。

    这场小型的宴会一直到很晚才结束,杜克找来司机,送艾琳?兰黛回酒店。

    “明天可以看到星球大战的新成员们了?”

    走出眼型别墅,艾琳?兰黛问把她送出来的杜克,虽然比以前更加成熟精明,但对于电影的爱好却没有完全消失,“你上次提过是阿纳金?天行者和帕德梅?阿米达拉的故事?能看到他们的新演员吗?”

    “据说他们会出席。”

    快走两步,杜克帮她拉开车门,“明天我会和妈妈过去接你。另外,你可能要失望了,阿纳金?天行者和帕德梅?阿米达拉还是两个小屁孩。”(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