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好莱坞制作

第二百三十九章 利益与偏见

    “Five,Six,Seven,Eight!”

    管弦乐的奏鸣中,仿佛是倒计时般的声音响起,一双充满渴望的蓝色眼睛出现在了画面上,接着直接转场到黑暗背景下霓虹灯打出的“Chicago”字幕,鲜明的红色霓虹灯如同一盏高悬的信号灯,告诉观众这将是一部色彩华丽的电影。

    影片以一场歌舞为开端,报幕员嘴的特写,瞬间剪切到令人晕眩的舞台,舞台背景的冷调和酒池里的暖调形成鲜明的对比和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回荡的爵士乐、纵情声色的观众、灯红酒绿的剧院,充分展现出了《芝加哥》夜生活的丰富和迷乱。

    好戏已经上演,刚刚杀死妹妹的维尔玛脚步匆忙的赶来,仅仅是她走进剧院的短短路程,光与影构成的影调就在不断变换,这也显示出了杜克在光线和色彩方面,运用到近乎极致的手法——舞场蓝色魅惑的灯光从窗口透出,湿乎乎的街面又把灯光反射到荧幕上,一种慌乱、神秘、蠢蠢欲动的焦躁隐隐在影片的开头显现。

    尽管镜头只是用低角度展示了一双脚,一小段路程,却在光和影之间营造出了应有的效果,也袒露出影片的黑色气质。

    再加上影片开头直指人心的眼睛特写,其实杜克已经用自己的手法,向所有观众传递出信号,他重新编排的这个观众耳熟能详的故事,会用歌舞片的方式将各色人等的内心状态外化、具体化、放大化,以掩盖在华丽歌舞下的黑色电影手法,描绘出浓重的黑色味道。

    “看了这个开头,我对杜克的担心已经消失了一大半。”

    乔治?卢卡斯稍稍歪头,对莉亚夫人说道。“只要歌舞不出问题,我相信以杜克的能力,影片绝对在水准线以上。”

    莉亚夫人点点头,她知道卢卡斯说的水准线,可不是及格线,那是代表出色的电影的意思。

    《芝加哥》终归是一部歌舞片。其他方面做的再出色,如果演员的歌舞失败,那意味着整部影片其实也失败了。

    作为老牌的《芝加哥》剧迷,格鲁很清楚这一点,影片开头确实做的不错,那种华丽的光影切换和声音画面处理,绝对是舞台剧无法比拟的。电影在这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但接下来的开场歌舞才是重中之重,维尔玛够漂亮,就是不知道歌舞如何。

    “典型的杜克式影片开头啊。”

    艾伦对库尼特斯说道,“他放弃了《拯救大兵瑞恩》频繁使用的长镜头。又换回了以短镜头构成的快节奏。”

    库尼特斯紧盯着银幕,压低声音,“女主角选的不错,泽塔?琼斯真的很漂亮。也很性感,演技也不错。怪不得能让杜克倾心呢。”

    “如果她的歌舞不过关。”

    即使不是歌舞片爱好者,艾伦也清楚这一点,“杜克在演员选择上肯定会被人诟病,说不准就会有些不利的谣言流传出来……”

    画面上的舞台灯光骤然一亮。舞台缓缓升起,泽塔?琼斯站在白色的光晕中,背景完全变成黑色,黑白交织在一起,形成巨大的色彩差,瞬间点亮观众的眼睛。

    “,Baye……”

    音乐声中,维尔玛已经开始了第一段歌舞,这是整篇剧目的招牌歌曲——《All. 》。

    凯瑟琳?泽塔?琼斯嗓音中充满磁性,歌声浑厚,舞姿狂放而充满诱惑,异常切合角色本身的设定,以最快的时间抓住了观众的眼球。

    “她唱的还不错啊。”

    听到库尼特斯的话,艾伦忙不迭的点头,“她的表情真诱人,眨眼睛的时候我以为在向我抛媚眼,还有那双腿,太美了!这个演员杜克选的棒极了!”

    格鲁也在点头,比起百老汇重新编排的歌舞剧,这个女演员的舞蹈稍稍差了一点,但胜在歌声更加出色,不愧是伦敦西区歌舞剧演员出身。

    他前面往前数三排的位置,《纽约时报》的剧评家惠特莉正在往本子上记着什么,虽然不是影评人,但她专门跑来参加首映式,就是想看看《芝加哥》这样经典的剧目,会被杜克?罗森伯格改编成什么样。

    不过目前看来,影片的开头相当成功,不说对方本就擅长的电影手法,就连歌舞戏也绝对算得上出色。

    而且影片中维尔玛除了舞蹈稍差一点外,其他方面完爆歌舞剧版的维尔玛。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惠特莉并没有感觉意外,即使她只是剧评家,也清楚电影拥有众多先进的后期技术,可以对歌舞表演乃至演技进行修饰,别说影片中这个叫做凯瑟琳?泽塔?琼斯的女演员本就有雄厚的歌舞功底,就算本身与舞台剧版女主角实力差一个乃至两个等级,电影依然可以靠制作技术将这种劣势无限缩小,甚至超出。

    这本就是非常不公平的比较,也是完全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而且电影是大众化的,歌舞剧是相对小众化的,也只有傻子才会拿歌舞剧演员去比较电影演员,仅仅是后期技术就可以让双方拉开三条街的距离。

    所以,杜克没有担心过怀旧的观众群能不能接受歌舞,莉莉?弗雷德本就是资深百老汇出身,还数度获得托尼奖提名,能力肯定不是问题。

    的确,现场拍摄的时候,那名黑人维尔玛歌舞方面完爆娜奥米?沃茨和凯瑟琳?泽塔?琼斯,但别忘了,他是一个导演,还是一个技术流的导演,哪里会傻到将原版拍摄出的歌舞场面塞进电影里,而是与莉莉?弗雷德一起对几场歌舞精心剪辑,尽可能的去除角色舞蹈方面的瑕疵。

    或许舞蹈经过剪辑后,还是有些不足,毕竟全程没有使用职业替身,但歌曲方面,杜克相信影片的录音室配音版本,绝对完爆任何剧院的现场演唱版。

    拍摄时确实是现场录音,但到了后期制作,杜克根本没有考虑,就把所有歌舞场景的演唱,全部换上录音室录音版本,经过多种后期技术修饰的演唱,怎么是现场能够比得上的呢?别说这些歌舞剧演员,就是迈克尔?杰克逊的现场演唱,也与录音室效果有着明显差距。

    是的,相比全部需要现场演出的歌舞剧,电影版本就是在作弊,而且是光明正大的作弊,这种作弊也没有任何人能说出任何话来,否则只是笑话。

    还有相貌,杜克看过历届《芝加哥》歌舞剧演员的图片,娜奥米?沃茨、凯瑟琳?泽塔?琼斯和汤姆?克鲁斯占有绝对的优势,别说相貌对这样的电影不重要,歌舞搭配帅哥美女的效果往往是惊人的。

    而且,在保证演技和歌舞水准的基础上,漂亮和英俊就是硬道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当观众已经深深的被歌舞所吸引时,又一次色彩冷暖转换之后,另一个女主角——洛克希?哈特出现在了画面上,两位美女杀手的命运就此交织在一起,歌舞场上维尔玛光彩夺目,舞场下的洛克希艳羡不已。

    影片通过洛克希的看和维尔玛的被看,钩织了一种欲望投射,这种投射通过洛克希的目光露骨的表现出来。

    接着就是一段平行蒙太奇手法, 这是极其简单寻常的电影手法, 却带来了与舞台剧完全不同的效果,想以舞台剧的方式展现平行蒙太奇……算了,双方根本没有可比较性。

    惠特莉在笔记本上重重加了一笔,这段改编明显比舞台剧平铺直叙的方式更为吸引人,而且两个女主角错综复杂的纠缠在一起,也极好的映衬了影片的主题。

    从目前已经放映的完的片段看,似乎杜克?罗森伯格这名导演,与她从影评人那里听到的评价完全不同。

    特别是在蓝色、浪漫、神秘的舞台光照下,维尔玛分外迷人,而洛克希背后红色醒目的灯光则暗示了她内心的狂躁和欲望。

    随着镜头不断推进,景别逐渐变小,洛克希在凝视之中与维尔玛的目光对接,并最终在之后一个回头的瞬间,将维尔玛的舞台角色置换为内心狂热的自己,舞台下的现实空间和舞台上的表演空间在洛克希的欲望投射下进行了置换和统一。

    毫不夸张的说,在影片以色彩和华丽的歌舞吸引人眼球的同时,杜克?罗森伯格使用了大量技术流的电影手法。

    歌舞部分和洛克希偷情的戏份相互交织,不断对切,人性的龌龊、欲望的爆发在快速的剪辑中被无限放大,两个场景之间也通过相似构图、相同和相反的动作性来进行转换,过渡自然而又寓意十足。

    惠特莉想不明白,影评人口中只会爆炸的导演,怎么能制作的出如此寓意深刻的镜头和场景,不去说其他,单是影片的光线和色彩运用,就完全能称得上大师级别!

    想到这里,关于影评人与杜克,惠特莉的脑海里会谈跳出了一个非常恰当的形容——利益与偏见!

    她只是一名剧评家,虽然偶尔会评论下电影,却与好莱坞没有利益纠缠,所以她觉得自己的评价更为公允。(未 完待续 ~^~)

    PS:  放假要出去,这几天还是三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