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好莱坞制作

第二百三十五章 憋着尿的体验

    多伦多国际电影业成立于1976年,经过二十年的努力,它已经发展成一个四十万人共飨的年度盛事。

    最近几年,多伦多影展的成交量已经接近了戛纳,观影人次则直逼柏林影展,特别是在北美观众心目中,它就是世界第一的国际电影节——奥斯卡是公认的好莱坞盛会——戛纳什么的都要统统靠边站,在电影节上大热的影片,总能吸引整个北美市场的关注。

    同时,这是业界公认的最有用、最活跃的电影节。

    “有用和活跃”,除了指其市场活络,是影片成交量巨大的扫货市场外,还在于它的组织方式和定位——不设立评审团,而由全体观众影迷共同投票选出“观众选择大奖”。

    所以,多伦多电影节最重要的就是展映环节,在十天的时间里,将有超过300部电影展映,仅仅是排片表打印出来就有200页,这对任何一个参加电影节的人来说都是灾难性的,即使晚睡早起,也只能观看十分之一左右,每个人不得不在海量的影片中做各种计划和取舍。

    电影节的放映分两种,一种是媒体和片商场,有相关证件就可以进去看,一般都会有座位,针对的就是如何才能卖掉影片版权;另外一种是公众场,观众需要买票进,媒体和片商也可以进,不过却要像观众一样排队,

    因为《芝加哥》根本不会出售版权,放映的仅仅是公众场。

    在这个电影节上,看似所有展映的电影机会均等,实则不然。

    由于没有主竞赛单元,也就没有了星光云集的红地毯,媒体的宣传作用也在很大程度上被削落。有如此多的影片参加展映,而每个人的精力相对有限,那观众凭什么选择电影呢?

    于是,在展映的长长名单中,名导和明星的影片,就成为了最吸引观众的所在。

    毫无疑问。杜克和汤姆?克鲁斯这两个名字,想不吸引人都难。

    《芝加哥》的第一场展映放在了电影节第二天晚上七点,六点半左右的时候,汤姆?克鲁斯曾经专门派他的助理去影院前看了看,结果门口排了数百人的长龙,全是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和记者,这些人尽管等待的很焦急。最终却还是没有入场,因为剧院六点多一点就坐满了。

    永远不要怀疑电影节观众的热情,杜克和汤姆?克鲁斯首度合作的影响力,也足以达到轰动性的效果。

    在多伦多电影节,观众有一个不太好的习惯。大概是历届影展中存在大量新人作品和某些导演的实验影片,无论什么样的影片结束,观众认为是不是精彩,往往都会给予极其热烈的掌声。还会持续数十秒之久。

    所以,《芝加哥》落下字幕。这个多伦多能排第二大的影院中,超过千人起立鼓掌的时候,杜克和剧组其他的人也不是太在意,即使是来自伊朗或者南韩的实验影片。放映结束后,也会得到这般的掌声。

    杜克也在站起来鼓掌,放眼向后看去,影迷完全是以中老年人为主,这也是多伦多电影节的一大特色,也有中老年电影节的称号。

    为什么多伦多电影节最后由观众票选出的观众选择大奖影片,总是与奥斯卡的口味很接近呢?这可能就是原因之一。

    《芝加哥》来参与多伦多电影节,实则是非常有针对性的。

    接下来的互动环节中,出现了非常有意思的一幕,几排中老年阿姨默契的组成了联盟,猛夸汤姆?克鲁斯在影片中的表演和歌舞,方式热情而又开放,似乎靓汤有提前成为中老年偶像的趋势。

    坦白地讲,杜克认为克鲁斯在《芝加哥》中的表演确实有很大进步,已经脱离了耍酷卖帅的低级阶段,毕竟就算是头猪,用了半年多去准备一部电影,又在重复NG的煎熬中拍摄了近四个月,也会有所突破。

    乱哄哄的观众互动结束之后,华纳兄弟早就安排好的记者,也向杜克等剧组成员问了一些问题,这完全就是为了宣传需要。

    “罗森伯格导演,你怎么看待与克鲁斯先生的这次合作?”

    站在银幕前的舞台上,记者的提问过后,话筒从其他人手中传到了杜克这里,他说道,“我想先说明一个情况,汤姆为了这部影片,连续上了超过半年的舞蹈课和声乐课,他的努力让人敬佩,而表现出的水准有目共睹。”

    为了需要,杜克说谎根本就不用草稿,“汤姆是我最想合作的演员,任何导演与汤姆合作,都会感觉到轻松。我不知道为什么,外界一直有非议汤姆的声音, 但我认为这是在造谣,我看到的汤姆,是一个认真、努力、谦虚,同时又极有天赋的好演员。”

    记者随后又问到了克鲁斯,靓汤就算再不会做人,也明白现在该说什么,也是不住口的夸赞整杜克,夸赞剧组所有成员。

    又例行问了泽塔?琼斯和娜奥米?沃茨几个问题后,华纳旗下一家八卦媒体的记者站了起来。

    “杜克,从最近媒体上的新闻来看,你和泽塔?琼斯小姐关系很密切,是不是在约会?”

    这是事先设定的问题,帕尼?凯利斯也拟订好了答案,杜克转过头,与向他看来的泽塔?琼斯深深对视一眼,说道,“凯特非常漂亮迷人,在影片制作过程中带给了我许多帮助,也给了我很多灵感,遇到她是我的幸运,我们现在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不等记者再次发问,主持互动的罗宾?格兰德就宣布结束,剧组迅速退场。

    多伦多电影节既没有正式的开幕式,也没有正式的闭幕式,来参展的剧组,往往参与一次展映之后,很快就会离开多伦多,《芝加哥》剧组也不会在此长留,但还会再停留两天,现在这里是媒体记者汇集地,无论是杜克和泽塔?琼斯,还是汤姆?克鲁斯和妮可?基德曼,都能制造一些话题出来。

    第二天,杜克和凯瑟琳?泽塔?琼斯就携手走上了多伦多街头,身后除了跟上来的华纳旗下的记者,还有不少来自欧美两地的其他记者,特别是来自舰队街的家伙,看到两人牵着手走在路边,就差没有冲到前面对准两人猛拍了。

    杜克对这些视而不见,只是时不时与泽塔?琼斯低语几句,神态间极其亲密,而后转过一家电影院的时候,买到两张票走进影院,看了一场连英文翻译都没有的南韩电影,走出来后记者基本都散去了,随便找了家街头的咖啡馆,坐在一起喝咖啡闲聊。

    现在的多伦多,几乎不存在其他娱乐,除去看电影外,唯一的选择就是泡吧。

    “你看懂了吗?”

    喝着咖啡,泽塔?琼斯说起了刚才的电影,“台词听不懂,内容莫名其妙,我实在搞不明白导演想要说什么。”

    “我也弄不明白。”杜克耸了耸肩。

    泽塔?琼斯放下咖啡杯,“有些无聊,应该提前退场的。”

    杜克笑了笑,说道,“我们平常能在影院看到的电影,几乎全都是商业片,以娱乐观众为主要目的,这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一样。包括自认为电影很艺术的法国,实际上它票房榜前面的电影都是纯粹的商业片。”

    “电影始终是多样化的。”他继续说道,“总要给小众艺术片和实验电影一定的生存空间,电影节实际上就是非常多这种类型的影片唯一有存在感的地方,这些电影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在院线里看到,只能在电影节上看到。”

    “你总是有道理。”

    玻璃窗外似乎又有闪光灯亮起,泽塔?琼斯默契的拉起杜克的手,让两人间显得格外亲密,同时继续刚才的话题,“其实我明白,观众来这里不就是看片子的吗?多伦多电影节,几百部长片,什么类型都有,可以随便挑着看。”

    “所以,观众到这里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看片子。”杜克轻轻挠了下泽塔?琼斯的手心,在她笑起来的时候,说道,“电影节的功能不就是放片子,看片子吗?”

    说到这里,杜克忽然想起了前一世不多的参加电影节的经历,那是某个国度的第二届首都电影节,是非常具有政治文化意义的一场国家级别的大型活动,特意放在了著名的祈年殿广场举行,那天下着雨,非常冷,参与电影节的国内电影人们,站在冷雨中苦苦煎熬……

    他们还算是好的,毕竟等不了太久,而很多观众和记者在冷雨中等了三四个小时,终于等到拖后好久的盛会开幕。

    而所有人一起挨冻淋雨,不是为了电影,也不是为了宣传电影节,更不是为了向全世界展示新风貌,只是为了等候某个领导讲话……

    最扯的是里面没有为观众、记者和电影人准备卫生间,很多人冷得想撒尿,但是一旦出去,除非是大众认识的明星脸,否则必然被拦在门外,再也进不去。

    那憋着尿的体验真是绝了。

    对岸的很多人,都幻想自己国家的电影能早一步冲向全世界,把好莱坞打得稀里哗啦,但电影业的落后不仅仅是依靠电影业能解决的,它涉及到工业基础和社会环境等全方位的问题。(未 完待续 ~^~)

    PS:  这个月到现在一直坚持三更,对一个兼职党来说非常不容易,存稿虽然不多了,咱会努力坚持到月底,给自己加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