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凌天之怒

22.第22章 外院宁泽!

    清冷明亮的月光下,无数外院弟子默默的看着不远处沉静对峙的三人,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凝重肃穆。

    他们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的压抑以及缓缓凝聚的冷意,虽然院长和叶修明两人脸上依旧挂着笑意,但是任谁都可以从他们眼神之中看出其中毫不掩饰的冷漠和疏离。

    “终于要开战了吗?”一个少年握了握拳,脸庞涨的通红,他仰头长出了口气,望着皎月的眸子中泛着点点水意。

    看着那轮亘古不变的银盘,他仿佛能够看到一个个毅然决然的身影前赴后继的冲击着内外院之间那道无形的枷锁,耳边甚至能听到他们倒下之时那一声声不甘的怒吼,“战吧!这一天我们等的太久了,吾外院弟子,宁死亦不受辱!”

    悲壮苍凉的情绪就这么轻悄悄的在竹林外汇聚,之前的喧嚣吵闹早已消散一空。只剩下一张张或沉静,或木然,或仇恨,或愤怒的脸庞,以及那一道道苍凉怨愤的目光。

    感受着就连天地都为之共鸣的愤怒,叶修明不由的眯了眯眼,隐在长袖之中的双手下意识的握紧。

    多少年了,自从他扬威北域,威压群雄那一刻起,他就已忘记了何谓紧张。而此刻,面对这些对他而言不堪一击的门下弟子,叶修明惊怒交加的发现,自己竟然心生退意!虽然那种念头仅仅出现刹那,便被他无情抹杀。

    但是,这已经让心高气傲,自诩真武之主的他难以忍受!他怎能容许蝼蚁挑战真龙的威严?

    “止院长!”叶修明转首望着笑容愈发浓重的止万道,双眼闪过一道寒芒,冷冷一笑,沉声说道,“你当真不交人?”

    “果然已经到了丝毫不容违逆的地步了啊……”见叶修明撕去了伪装,毫不客气的霸道行径,天纵无酒心里冷然一笑,“过往的岁月已经让你们内院养成了俯视外院的心态,如今这一点点的刺激就已经受不了了吗?”

    “无人可交。”止万道对叶修明的转变不以为意,他脸上依旧带着温暖慈祥的笑意,望着叶修明的目光像是在看待自己的后辈子侄。

    只是对止万道知之甚深的天纵无酒却从他的眼底看到了那一抹讥诮和不屑。

    “老狐狸!”天纵无酒长饮了口烈酒,大笑着说道,“好酒!!”

    “天纵无酒?”叶修明神情冰冷的注视着仰首痛饮的天纵无酒,沉默片刻后说道,“你和天纵无歌很让我失望!”

    “哈哈哈……”天纵无酒仰天大笑,他挥手擦了擦嘴角的酒渍,冲叶修明很是随意的晃了晃手中那巨大的酒葫芦,笑着说道,“承蒙叶长老错爱,无酒兄妹二人资质鲁钝,不堪造就。实不敢入那至尊殿堂,窃真武之万年底蕴!”

    “你……”叶修明闻言顿时脸色一冷,眼中闪过一道凌厉杀机。他如何听不出天纵无酒明面上是致歉奉承,暗处却讥讽内院弟子在窃据真武书院,占据书院无数年所积累的底蕴?

    “呵呵……叶长老何必与小辈一般见识?”

    止万道抚须轻笑,身形微动,挡在了天纵无酒身前。而后拱手说道,“今日天色已晚,止某尚要处理安抚外院弟子,就不多留叶长老了。”

    “止万道!”叶修明大袖一挥,完全放弃了之前那份虚伪的尊重,直呼其名冷声说道,“休得在本座面前装傻!把宁泽交给我,我自会就此退去!否则……”

    叶修明冷笑连连,言语之中的威逼之意溢于言表。

    然而,此言一出,犹如一颗惊雷,瞬间在竹林上空炸响。止万道尚未作何表示,不远处静静倾听观看的外院弟子之中却掀起了轩然大波。

    “他说的不是无歌师姐?”

    “宁泽是谁?”

    “当时大阵之中只有内院道千韵以及那个初来书院看上去弱不禁风的炼体境少年,难道大阵之中还有我们所不知的外人存在?总不至于道千韵是败在那个刚入门的小师弟手中吧?”

    “不可能,我绝不相信一个初入炼体境的修士能够击败道千韵,要知道他可是归一境巅峰,高出炼体境两个境界,怎么可能败在炼体境初期手下?”

    人群之中不少弟子情绪激动,难以接受。他们虽然同为外院弟子,亦为外院能够夺得荣耀而兴奋。

    但是,他们绝难接受一个炼体境能够与归一境相抗衡,如果这样,那他们如此不计生死的潜心修行所为何来?

    这颠覆性的消息像一只无情的利箭,轻易的刺破了他们一直所坚持的信仰,让他们瞬间迷失了自己,动摇了道心。

    “宁泽吗?你果然是知道的啊……”

    止万道摇头轻叹,他知道叶修明肯定会闻风而动。但是他没想到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叶修明已经将宁泽的底细查的一清二楚。这让他为宁泽担忧的同时,又为内院的无处不在的触角而感到震惊。

    “哼……你真当我会以为道千韵是败在天纵无歌手中?”叶修明嘴角牵起一抹冷厉弧度,望着止万道沉声说道,“将宁泽交给我,这是最好的结果。不然……”

    叶修明望了表情阴沉的天纵无酒一眼,轻声说道,“我绝不会再让旧事重演,宁泽必须跟我入内院!”

    “你是在找我吗?”轻柔平稳的话语随夜风在竹林外轻柔飘动,回荡在每个人耳边。所有人闻声望去,只看到一道纤细单薄的身影由竹林之中缓缓的向他们走来。

    月光照耀下竹林那斑驳的阴影渐渐被驱散,来人那张带着欣喜犹挂着汗珠的清秀脸庞逐渐映入每个人眼中,让他们神情不由的一震,脸上浮上了一丝难以言明的震惊。

    宁泽很高兴,费尽周折,终于在竹林之中为自己开辟出了一片栖身之地。虽然因时间限制,还没来得及搭建自己的小窝。但是,最困难的一关已经过去,他没有破坏缚龙阵的根基,这就让他留在竹林这件事成了定局!

    这对于犹如浮萍一般随波漂流的他来说,有一个让自己喜爱的小窝就是他最大的幸福!

    可是,正当他怀揣着满怀的喜悦与期望准备向天纵无酒讨杯水酒庆祝之时,却突然看到了刚才所发生对一幕。

    那一刻,宁泽心里五味陈杂,有被人重视的喜悦,有被人在乎的感动,又有一种恩人被侮辱时的愤怒!

    是的,恩人!对于宁泽来说,天纵无酒、止万道,乃至那个调皮慧黠的小丫头妃斩玉都是他的救命恩人!

    如果不是他们,他只怕早就葬身天霖书院。哪还有今时今日的幸福和喜悦?宁泽不善言辞,但是却知道有恩必报!从他随天纵无酒进入真武书院之时,他就已经下定决心,他们在哪,他就在哪!

    他又怎么能容许自己与他们分开,又怎么容忍因为保护自己而让他们被人欺辱?于是,宁泽义无反顾的走了出来!他或许做不了什么,但是起码要与他们一起面对!哪怕等待着自己的是死亡,起码他不曾让自己后悔……

    “是他!真的是那个闯入竹林的少年!”一个少年指着缓步走来的宁泽,脸上写满了震撼。

    他是在大街上第一批见到宁泽相貌的,令他无论如何也难以想到的是,初见时他显得漠然沉静,再见时,却为他带来了震撼莫名!

    宁泽无视着种种复杂目光,表情平静,步伐稳健的走到叶修明面前,望着对方那张蕴满赞叹的俊美脸庞轻声说道,“外院,宁泽,我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