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凌天之怒

13.第13章 竹林禁地

    “到了,这就是守心堂。”妃斩玉指着前方那座由茅草搭建的小院,眸子余光扫了表情木然的宁泽一眼,红润的俏脸上闪过一丝促狭。

    “呵呵呵……”

    宁泽咧嘴干笑,目光打量着这座打理的尚且算得上整洁的小院。当他视线落到院落之中种植的青菜之时,他脸上的笑容变得愈发的艰涩苦闷,心里瞬间感觉到有一万只妖兽奔腾而过。

    “这是守心堂吗?如果我之前没理解错的话,守心堂可是足以与天霖书院执法殿相比拟的神圣所在啊!像这等核心之地,居然就是这么一座茅草屋吗?而且还在院子里种上青菜?这是要逆天啊!!”

    “嘻……”恶作剧成功,妃斩玉止不住的掩嘴轻笑,任由宁泽在那仰天长叹,蹦蹦跳跳的走到小院之前,伸手推开了那两扇歪歪扭扭的木门,探着小脑袋脆声叫道,“院长大人,葫芦大叔,我们来啦。”

    “好啦好啦,知道了。玉丫头你带他在书院内逛逛,然后随便找个地方搭建自己的住处,别来烦我!”

    止万道的轻咳透过茅屋那薄薄的木扉在小院上空悠悠回荡,然而那浑不在意的言论却让站在院门口的宁泽脸色顿时一黑,恨不得学一次妃斩玉来上一回泼妇骂街。

    “开什么玩笑?随便找个地方搭建自己的住处?这是要我自己动手建房吗?原来书院里那星星点点参差不齐的院落都是这样来的吗?这书院到底是什么鬼啊?”

    “好的!我这就去。”妃斩玉强忍着笑意,轻手轻脚的关了木门,看着宁泽那铁青脸色,她再难强抑的笑意,终于忍不住的爆笑出声。

    “哈哈哈……”妃斩玉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双可爱的大眼中亦是蕴满了晶莹的水意。她掐着纤腰,指着宁泽断断续续的说道,“哎呀,我看到你此刻的表情就会忍不住的想起当年的我,现在我终于知道当初那臭葫芦为什么笑的那么可恶了。原来看别人吃瘪是那么好玩,哈哈……”

    “有那么好笑吗?”宁泽黑着脸转身向守心堂后方一处清幽的竹林走去,一路走来,似乎也只有那成片的树林,偏僻寂静的角落能够符合他的心意。

    如果非要自己选择的话,他宁愿远离众人,独自修行。

    “喂……你要去哪?”

    宁泽尚未走远,妃斩玉便疾步走到他的身前,她转头看了一眼那座清幽的竹林,而后神情古怪的说道,“你该不会是想去那吧?”

    “不行吗?”宁泽扬眉,清秀的脸庞上写满了不爽,“院长不是说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有多久向此刻这般复杂,似郁闷又似新奇。一向孤僻冷漠的他从未体验过这种难言的情绪,这让他本能的想要远离人群躲闪逃避。

    “呃……”妃斩玉小脸一僵,见宁泽那副不胜其烦的样子愤愤的跺了跺脚,没好气的说道,“行!你想去哪都行,去吧去吧,到时候别哭着喊着跑出来就好!”

    “……”对于妃斩玉的愤怒,宁泽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又苦于言语上的苍白无力。最后他唯有苦笑着摇了摇头,向竹林走去。

    “进去你就别后悔!”

    注视着宁泽那瘦削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竹林之中,妃斩玉忍不住的娇喝出声,小脸上渐渐的写满了不安和后悔,那可是所有人都畏之如虎的禁地啊,你说去就去?她恨恨的白了一眼被她的大叫吸引过来的人群,转身向守心堂跑去。

    “刚来的小师弟进了竹林?都没人提醒过他吗?”一个相貌俊逸的少年望着微风吹拂下,枝叶摇曳,飒飒作响的竹林,眼中闪过一抹惊惧和担忧。

    “早就知道玉玉那小丫头喜欢恶作剧,没想到这次居然如此没有分寸。这不是让小师弟去送死吗?那畜生野性难驯,在失了束缚的时候可是尤其的凶狠啊。”

    “希望不会出事吧,我看玉玉那丫头好像去了院长那里。想必是自知闯了大祸,去求院长出手相助了吧?这竹林可不是咱们能够轻易靠近的。”

    竹林外,诸多弟子摇头轻叹,其中不少女弟子想到了过往的悲惨往事,俏脸都变得隐隐发白,明眸之中珠泪盈盈,低头喃喃自语为那个新来的清秀少年诵读真言祷告祈福。

    “他去了竹林?”

    守心堂,止万道和天纵无酒相对而坐,两人中间的小桌上放着天纵无酒那个巨大的酒葫芦和两只酒杯。

    止万道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幸灾乐祸的大笑道,“有些年头没人敢进那片竹林了吧?记得上一次还是你心生牵挂,才贸然闯了进去,最后仍旧难免弄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的退了出来。现在,那小子就这么闯了进去,你猜会是何种结果?”

    天纵无酒那张被浓密胡须遮掩下的英武脸庞上浮上了一抹淡淡笑意,他轻抿了一口浓香的烈酒,笑着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不知。想必他也不会有生命之危,当初无歌可是曾严厉训斥过那小家伙的。它应当有了分寸,不会再出手伤人了。”

    此刻的天纵无酒掩去平日的轻狂与不羁,显得那么沉稳淡然,又那么的落寞和沧桑。

    止万道将手中酒杯丢在桌上,神情逐渐变得肃然沉重,他深深望了天纵无酒一眼,沉声说道,“北域演武已近在眼前,你准备好了吗?真武书院……准备好了吗?”

    “不知……”天纵无酒摇了摇头,拿起酒葫芦仰首痛饮,直至良久,他才将酒葫芦挂在腰间,起身拉走到门前驻足片刻,叹声说道,“或许,我们不该一直这样隐忍下去!该有人站出来向所有人发出自己的声音了啊……”

    言罢,他拉开房门大步离去。与此同时,妃斩玉焦急的呼喊在小院门口响起。

    宁泽默默的走在竹林之中,周围寂静无声,清幽静谧,唯有微风掠过,枝叶作响,带来阵阵幽香。他神情欣然的打量着所过之处的每一个角落,不肯有丝毫遗漏。他发现,他是真的喜欢上了这里。

    只有在这种四野无声,仿佛与世隔绝的地方,他才能彻底的放下一切防备和伪装,倾心的感受着这个世界,

    他并没有听到妃斩玉那一声大喊,当他步入竹林的那一刻,他便在毫不知情的状况下穿过了一层透明的光幕,彻底的与外界分割开来。

    或许,即便是听到了,他也不会停下自己的脚步。

    正当他悠然的漫步于竹林之际,一双犹如宝石般清澈的莹绿色眸子出现在他的身后,那双金芒包裹着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宁泽的背影,片刻后,其中的竖瞳蓦然紧缩,一道白色闪电瞬间掠过重重绿竹出现在宁泽身后。

    “砰……”

    剧烈的轰击声在竹林上空响起,宁泽瞬间便被巨大的力量轰击出去,犹如一颗炮弹重重的撞击在绿竹之上,沿途刺耳的枝叶断裂声此起彼伏不断响起。

    “什么东西?”

    揉了揉自己麻木刺痛的双臂,宁泽单膝跪地,微眯着双眼打量着缓步向自己走来的偷袭者。

    “这是……猫?”

    眼前的生物让宁泽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他实在难以相信这只迈着优雅的猫步,眨巴着宝石般璀璨的绿色双眼向自己走来的雪白色生物是袭击自己的凶手,这完全颠覆了他的世界观。

    “喵……”

    对面那只生着一身雪白色绒毛的白色小猫似乎被宁泽的表情激怒了,又似乎在为自己没有一击制敌而感到羞怒,它呲了呲上尚显稚嫩的虎牙,瞪大着一双宝石般清澈的双眼,发出了一声清越的低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