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凌天之怒

1.第1章 刀锋

    “为什么?这就是你给我的惩罚吗?”

    云雾缭绕,清冷幽寂的山巅,宁泽纤细柔弱的瘦削身影静静的坐在崖边。他双手撑在冰冷的山石上,仰首望着在云雾遮掩下显得惨白的太阳,双腿不断在山涧中摆动着。

    那副样子看上去像是一个无忧无虑的稚子,无惧于令人头晕目眩的深渊,在此彰显着自己的勇敢。

    只是此刻他那张柔和秀美的脸庞上却写满了与他年龄不符的苦涩忧郁,言语之间充满了无奈和迷茫。

    “可是,这样是不是太过冷酷无情了啊。”

    宁泽抿抿嘴,纤细修长的双手用力的抓在坚硬粗粝的山石上,在锋锐的石块上留下了一道道刺目的血色痕迹。

    他强忍着想要嘶声怒吼的冲动,微微垂首喃喃说道,“既然你将我送到这个世界,给了我希望,为何又亲手将他摧毁?”

    “废体,呵呵……”

    宁泽摇头轻笑,低沉压抑的笑声中充斥着令人心惊的不甘和怨恨。长发遮掩下的半张脸庞上亦是浮上了一丝疯狂。

    良久,直至日暮时分,他方才起身表情木然的向山下走去。残阳下,那蹒跚踉跄的单薄背影看上去是那般落寞孤寂。

    天霖书院,坐落于两座奇山秀峰之间,隐没在浩瀚如海的烟霞之中。它依山而望天下,飞瀑环绕遨太虚。整体恢弘壮阔,又不失清雅精致。

    传闻它初建与万年之前,创始人来功参造化神秘莫测。创建伊始,首任院长便血战四方,横扫北域,一举为天霖书院打下了永不坠落的绝世威名。

    此刻,宁泽默默的站在书院门口,仰首望着那块散发着氤氲霞光的紫金色牌匾。

    良久,他扯了扯嘴角,自嘲的笑了笑。转身走向一道隐没于潮湿阴暗之地的小门走去,大门象征着天霖书院的荣耀与威名,不是他这种无用之人可以通过的。

    幽暗寂静的林荫小道间,宁泽独自沉默前行,他有太多的迷茫苦闷难以解开。可是,那个收养他的老人能够带给他的除了温情呵护之外,遗留下的唯有无尽的悲怅和不舍。

    宁泽难以理解老人最后的那个眼神之中的含义,但是他却能感受到其中深深的思念。他知道,那是老人至死都放不下他亲手遗失的孙女,他在为他的粗心大意而感到无尽的愧疚悔恨。

    “你虽逝去,至少心有牵挂。而我呢?只怕前世今生所有人都在期望我死无葬身之地吧?”

    宁泽抿了抿嘴,摇头轻笑,喃喃说道:“前世他们怕我敬我,今生他们恨我怨我。我宁泽游走红尘十几年,竟举世皆敌身孑然。可悲?亦可叹?”

    “哟……这不是我们的‘天才’宁泽吗?这是修炼结束了?肯定突破炼体步入凝血境了吧?不然可对不起我们天霖书院‘第一天才’的称号啊,哈哈哈……”

    戏虐讥诮的话语在浓密昏暗的林荫小道之中响起,接着便是肆意猖狂的大笑声随之传来。

    “哈哈哈……对啊,宁泽可是我们书院的‘天才’哦,快快快,让我也沾沾天才的神光,也为我以后独步大陆打下基础。”

    宁泽停下脚步,神情漠然的看着抓在右臂上的大手,感受着右臂传来的阵阵剧痛。他面无表情的望着那张挂着讥讽笑意的脸庞,淡淡说道,“放手。”

    “‘天才’不要那么吝啬嘛,怎么说我们也是你的师兄啊,让我们沾沾您的灵慧,将来也能为书院扬威域外啊。”

    “就是,宁泽,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作为书院千万年以来收入门墙的第一‘圣体’,怎么能如此冷酷无情?你这样可会让学院里无数仰慕你威名的弟子伤心欲绝的哦。”

    站在宁泽身前的白衣少年拍了拍宁泽的肩膀,笑眯眯的看了看他手臂上那只因为用力,关节已经隐隐发白的大手,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因为你的冷漠,赵祺手都吓白了呢。”

    “对啊,对啊。宁师兄您大人大量,切莫与小弟一般见识,饶过小弟这一次吧。”

    赵祺惊恐万分的左手连连摆动,眉宇间满是乞求和不安。那副神情看上去犹如一个犯下过错的孩子,在绝望无助的等待着长辈的审判。

    然而,宁泽却能切身的感受到手臂上的那只大手的力道正在逐步增强,他甚至能够听到自己臂骨上隐隐传来的骨裂之声。

    显然,这一切仅仅是赵祺对自己的嘲弄调侃。

    剧烈的疼痛让宁泽苍白的脸颊上沁出一层细密的冷汗,以他的坚毅心智,双眸之中亦是闪过一丝痛楚。

    宁泽深吸了口气,压下脑海中因剧痛而出现的强烈晕眩感,目光森冷的盯着两人冷声说道:“庄雨贤,牵走你的狗,少在我面前卖弄你那令人不齿的伎俩!真以为我不知你们每日皆是故意守候在此等我出现?三年以来,风雨无阻,你们的毅力实在令宁泽佩服!”

    宁泽冷笑,他目光森冷的盯着神情巨变,脸色涨红的两人,嘴角牵起一抹冷厉弧度:“今天是最后一次!如若再有下次,必让你血溅当场!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宁泽贱命一条,陪你玩得起!宁死,也要撕掉你一块肉!”

    “你!……”

    看着宁泽那决绝狠厉的样子,庄雨贤俊美的脸颊上闪过一丝惊恐,他难以置信的打量着眼前这个清秀瘦弱的少年,恍惚间再次看到他初到天霖书院时那双幽暗深邃,仿佛能洞悉一切的眸子。

    那时的宁泽,亦如今天这般冷漠孤僻,目光所至,即会令人全身升起一股发自骨子里的冰寒,仿佛自己毫无遮掩的站在他的面前随意让他审视。

    “宁泽,你以为你还是三年前的你?还敢在我们跟前嚣张?”

    似乎是在为了自己的胆怯而感到羞耻,庄雨贤大踏步走到宁泽身前,探手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扯到身前,恶狠狠的说道:“你现在一无所有!你只是一个没有了死老头子的护佑,就连神念灵识都会被吞噬的废物!废物你懂吗?”

    “呵……”

    宁泽苍白的脸颊因为强烈的窒息而憋的血红,他剧烈的咳嗽着,笑着。双眼余光不经意间的打量着赵祺与他们之间的距离。

    见他倚在小道旁的大树上,正神情戏虐兴奋的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宁泽深吸了口气,牵了牵嘴角,强忍着右臂传来的刺痛感,晃了晃胳膊,只见一柄匕首由长袖中滑落到他的手上。那匕首纤细粗糙,把手上系着一条色彩暗淡的麻布,刀锋处闪烁着令人心惊的寒光。

    宁泽抿了抿嘴,望着双眼泛红,陷入疯狂之中的庄雨贤,狭长清澈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冷厉,握着匕首的右手毫不迟疑的向庄雨贤腹部刺去!

    “呃……”

    “庄兄!”

    凄艳猩红的鲜血顷刻间染红了庄雨贤雪白的衣衫,洒落在冰冷潮湿的林荫小道上。庄雨贤的痛呼声以及赵祺惊恐的呼喊声接连响起。

    在赵祺的搀扶下,庄雨贤一手捂着血水喷涌而出的伤口,一只指着退至远处蹲在地上大口呼吸的宁泽,脸上居然浮上了一丝痛苦中掺杂着诡秘的笑意。

    “好,宁泽,你很好。”

    “我杀了你!!”

    赵祺瞪大着通红的双眼,其中写满了冲天的刻骨恨意和隐隐的不安。他一步步走向宁泽,紧紧握在一起的双拳上隐隐有细微的灵光闪现,阴冷暴虐的杀意在小道中弥漫。

    “呵……”

    宁泽手中握着依旧滴着殷红血迹的匕首,脸上浮现出一抹畅快笑意。他扶着大树摇摇晃晃的起身,望着缓缓走来的赵祺,轻抚着手中陪伴了他三年的匕首,仰天笑了笑,似是在对某个人的无声嘲弄。

    “你看,我宁泽,是从不屈服的啊。”

    “去死!”

    “去死!”

    高昂的怒吼和低沉的低喝同时响起,灵力包裹的重拳和寒光闪烁的匕首在空中经过短暂的交集,便各自朝着自己的目标冲去。

    血腥气息弥漫的林荫小道间陷入一片死寂,万物似乎都因这一刻而凝气屏息,静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赵祺,你敢!”

    清冷中饱含怒意的娇喝由小道尽头传来,接着便是急速前行所形成的衣袂破空之声,伴随着令人心旷神怡的冷香到了三人身前。

    而后,一只白皙如玉,纤细修长的素手带着莹莹红光拍开了赵祺的拳头,握住了宁泽刺向赵祺的右手。

    “素师姐。”

    “凰……凰衣师姐!”

    “素凰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