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64章 李代桃僵

    华夏国国民的“围观”情结根深蒂固,无论什么事情,好的或者坏的,只要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的,自然少不了围观一番,今天这件事情更不例外,人群里三层外三层的将“飘香人家”食府围的水泄不通。

    伴随着”嘀嗒嘀嗒“的警报声,人群逐渐让开一条通道,警队队长方啸带着两名警察亲自赶了过来。

    然而,当方啸看清眼前阵势的时候不禁吓了一跳,只见三十几个汉子双手被扣,一字形蹲在地上,十几个看上去保安模样的人背着手,腰里挎着电警棍,在蹲着那些人身后也呈一字儿排开,气势颇为雄壮。

    “静儿,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方啸惊道,接到林静的紧急电话,他急忙赶了过来,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林静身子站得笔直,她觉得自己这是第一次真真正正的挺起胸膛,铿锵说道:“先把这些人押回去,到了警局再向你解释吧。”

    方啸听了不由得打了个机灵,不会这姑奶奶又闯什么大祸了吧?貌似这次闯的祸还不小,三十几人啊……

    警车拖着刺耳的警笛声呼啸而去,留给围观的人群一连串大大的问号,在警方没有完全掌握证据之前,案子是不可能对外公布的。

    “什么?你说这些人全部是扒手?怎么可能!”

    警局里,方啸听了林静的解释之后,又是吓了一跳,三十多个扒手聚在一起开“分赃大会”,这事听起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人信服!

    韩尘见方啸一脸不相信的神情,插嘴道:“方队长,事实还真是林警官刚才讲的那样。因为这件案子你们警局抽不出人手,林警官孤掌难鸣,所以才不得不发动学校的同学一起参与,好在一切顺利,除了走掉两人之外,其余三十七人全部落网……”

    方啸听了,那张饱受风吹雨打的国字脸仿佛被人赤裸裸的扇了一巴掌,警局把“扒手案”交予林静处理,确实有敷衍糊弄的意思。扒手案虽小,但由于人口流动性大等多种原因,恐怕破案比凶杀案还要棘手,但警局并没有要求林静能帮什么忙,只求别添乱就好……

    然而事情往往出人意料,林静居然凭借一己之力,将流窜到中州市的扒手团伙一网打尽,这非但是大功更是奇功一件,因为这件案子就算是交给他,他也不敢保证能完成的如此完美!

    更让方啸汗颜的是,林静哪怕是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向警局求救,而是寻求在校大学生帮助,这太具有讽刺意味了,在这件大功的背后,竟然没有出现一点警察局的影子!

    “我这边已经掌握了这些人的姓名、年龄、作案的时间、地点以及所得的赃物等基本信息,咱们接下来要做的是对我们现有证据的核实,这个可能要调取海量的监控录像,工作量比较大,我一个人恐怕很难完成。”林静说道。

    方啸忙道:“你放心,我马上成立一个专项小组,将小伍他们三个人划拨给你,由你负责统一调配指挥!”

    林静点点头,面有隐忧道:“现在不知道医院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如果让郭凤来逃掉的话,不知道会祸害多少人。”

    韩尘也是忧心忡忡,自从经历过上次“飙车”事件之后,韩尘与张文钟二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回到学校后在一起喝了次酒,彻底冰释前嫌,这次韩尘实在无人可用,便邀请张文钟前来帮忙。

    郭凤来偷技出神入化,但是却没练过武,拳脚上的功夫十分差劲。韩尘见识过张文钟的身手,那是正儿八经的行家出身,对付郭凤来绰绰有余,唯一的变数就是郭凤来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弟,如果他也是一个练家子,那么张文钟恐怕要吃亏。

    正在这时,韩尘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接通之后里面传出张文钟气急败坏的嘶吼声:“我艹你大爷,赶紧来医院,带上钱,老子被人扎了一刀!”

    韩尘心里“咯噔”一下,怕什么来什么,医院那边果然出事了,他挂了电话之后二话不说就奔了出去,林静追了出来,急道:“坐我的车,我送你过去!”

    两人火急火燎的刚走出两步,方啸也追了出来,叫道:“等一下,我也过去!”

    …………

    安信医院,张文钟呻吟着躺在病床上,秦少宇和楚修缘坐在床头,两人皆是忧心忡忡的一句话不说,仿佛此刻躺在病床上的不是张文钟,而是自己的亲爹。

    韩尘推门进来的时候被眼前这幕悲情吓了一跳,惊道:“钟子……没事吧?”

    楚修缘叹了口气,道:“刚从重症室出来,医生说还没有脱离危险期,说不定马上就要挂了!哎,这孙子还没有娶媳妇,真挂了的话张家就要绝后了……”

    张文钟嘴里吊着一口气在哼哼唧唧的呻吟着,听了楚修缘的话气得一脚将他踹下了床,骂道:“老子不死也被你咒死了,你们家才绝后呢!”

    韩尘暗自舒了口气,看来张文钟的伤势不是太严重,如果真像楚修缘说的那么惨的话,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向他父母交代。

    “去你大爷的,吓死人不偿命啊!”

    韩尘痛打落水狗,又踹了楚修缘一脚,后者吃痛道:“轻点轻点,哥们肚子刚抹过药水!”

    秦少宇见还有两个警察在,知道不是胡闹的时候,于是说道:“犯人进来的时候我跟款爷去厕所了,等听到钟子叫的时候,他已经被扎了一刀,我们俩赶过来刚巧碰到那个郭凤来从里面冲出来,猝不及防之下被踹了两脚,让他给跑了……”

    张文钟没好气的向韩尘道:“你大爷的,谁说郭凤来不是练家子?我看他比他那个师弟厉害多了,我们俩单挑还行,他们两个人一起上,手里边还有刀子,哥们只挨一刀算是不错的了。”

    韩尘喜道:“郭凤来逃掉了,抓到了他的师弟?”

    张文钟自豪道:“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张文钟是谁?要是让这两个孙子都逃掉了,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啊!”

    韩尘向他竖起了大拇指,道:“这个情哥们记下了,等你身体好些了,恶魔心情喝不死你老子跟你姓张!”

    方啸已经知道人犯在医院保卫科关着,需要尽快押回警局,于是走上前来,道:“我是中州市金水分局大队长方啸,感谢各位同学的见义勇为,关于这件案子我一定会如实上报……这位张文钟同学住院的一切开销均由金水分局承担,你安心在这里养伤,我先把人犯押回警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