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61章 投名状

    “投名状”在古华夏国常被用来表示忠诚的信物,意思是加入某个组织前,以该组织认可的行为表示忠心,所谓“但凡好汉们入伙,须要纳投名状”,大意是指一个人在进入绿林时必须签署的一份生死契约,有了“投名状”便落草为寇。

    《水浒传》中林冲落草梁山,被王伦为难时,用的借口就是纳“投名状”,必须要去山下杀一个人,然后带着人头上山入伙,绝了自己的后路,这样大伙才能真正的信任接纳你。

    当然,每个山门都有自己的规矩,所纳的投名状也不尽相同,尤其是进入新时代,纳投名状不再以杀人放火的标准来衡量了,而是根据各行各业的不同来制定相应的投名状。

    在人类社会三教九流中衍生出的几百个行业里,有一类职业名为“盗门”,天下很多没有本钱的买卖都可归类于盗门之中,这是一个十足的暴利行业,并且学成偷技之后,偷人财物手到擒来,几乎没有什么风险,利润却大的出奇。

    而在当世“盗门”这个行业里,风头最响,偷技最高之人当属无忧指张泗河,能学得张泗河在偷技上的一些皮毛,下半辈子就不愁吃穿了,因而想要拜在张泗河门下的鸡鸣狗盗之徒不计其数。

    但张泗河在数年前“除三害”运动中吃了大亏,从那以后行事便格外的低调,轻易不会收徒,其门下嫡传弟子只有寥寥数人,像柳三那种纳了投名状拜入山门的的外围弟子则是众多,但这类人远离核心机密,大多数连郭凤来等嫡传弟子的真面目都没有见过,更不用说张泗河了。

    无忧指的投名状十分的别出心裁,要录制一段自己入户抢劫的视频交予张泗河,这样就可以跟随嫡传弟子学一些皮毛偷艺,正式的从事偷鸡摸狗的勾当。

    偷窃与入室抢劫看似都是从事不法勾当,实则在量刑标准上有着天壤之别。

    所谓“捉奸捉双,抓贼抓脏”,抓贼的时候想要人赃并获简直难如登天,况且贼人即便被抓,警察也很难取证,关押十天半月之后便被释放,几乎不受什么惩罚。而入室抢劫则要遭受最少十年以上的重刑罚,那些纳了投名状的外围弟子有把柄在张泗河手中,因而每次作案之后就得乖乖的将赃物上交,然后自己从里面抽取两成的利润。

    即便如此,仍旧有很多人挤破了脑袋想要拜入张泗河门下,毕竟学会了出神入化的偷技,就等于有了一个黄灿灿的金饭碗,两成的利润也足够自己挥霍了。

    韩尘听郭凤来讲完,感叹道:“张泗河的手段实在是高明,那些纳了投名状的人把柄被他死死攥在手里,令他们不敢轻易反叛,就算是有人背叛了他,因为这些人是外围弟子,无法接触到核心机密,对他也造不成任何威胁。我们现在就算是抓到了张泗河,恐怕也不能将他绳之于法,这人倒是一条老狐狸!”

    林静反问郭凤来道:“你给我们说了这么多,不怕我们将你师父绳之于法吗?”

    郭凤来耸了耸肩,冷笑道:“我师父被通缉多年,你们警察要是有那个本领,何至于等到今天呢?别说抓捕了,恐怕你们连我师父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吧?”

    林静被郭凤来反呛的哑口无言,之前他听韩尘提起过张泗河后特地去查了下档案,结果正如郭凤来所说的那样,警局的档案里关于张泗河的记录几乎是一片空白,连一张照片都没有!

    韩尘手抚着下巴,那双不大的眼睛滴溜溜的在郭凤来身上扫来扫去,旋即问道:“关于张泗河的事情,你之前一个字都不肯透露,而现在却主动供出了这么多……说出你的条件吧,怎么样才能将中州市的流窜扒手一网打尽?”

    郭凤来有些诧异的看了韩尘一眼,不禁对这个卖相不怎么样的小警察另眼相看,道:“我如果帮了你们,什么时候能够出去?”

    林静皱眉道:“你的事情需要司法机关裁定,这里是警察局,我们无权过问!”

    郭凤来摇摇头,道:“不,你有权裁定!不要跟我讲那些冠冕堂皇的话,现在你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放我出去,我帮你们将散落在中州市的职业扒手一网打尽;要么将我交给司法部门,任由外面的扒手们为所欲为,何去何从,我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过期不候!”

    韩尘耸了耸肩膀,这种事情他自然无权决定,于是便拿眼望向林静,只听后者斩钉截铁道:“依法行事,我绝不允许在我面前有违法的事情出现!”

    郭凤来哂笑道:“好一个依法行事,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真伟大真光荣啊!”

    揶揄嘲讽之色溢于言表,旋即又把目光望向韩尘,问道:“你以为呢?”

    韩尘“嘿嘿”笑道:“我从来不是一个秉公守法的人,但我也不会去触犯去践踏法律,我想先听一听你有什么办法能将散落在市里的扒手一网打尽?”

    郭凤来赞许似的望着韩尘,道:“三日之后,中州市的打草谷就要结束了,所有扒手会在某个地方聚集分赃,然后离开中州市。到时候如果有我做内应,将这些人一网打尽是不是手到擒来呢?”

    “打草谷?”

    韩尘与林静对望一眼,看来这帮鸡鸣狗盗之徒也并非是不学无术啊,连这么“洋气”的词都用上了。

    据《辽史》记载,辽初军队出征,人马不给粮草,每日的供养靠掳掠民间粮草财物的方式自筹,被辽人称作打草谷。

    而张泗河所控制的扒手集团,每到一处都撒欢去偷,待风声紧之后离开换一个城市接着偷,因而“打草谷”这个词用在这群流窜扒手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林静听了郭凤来的话之后怦然心动,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那这次是最好证明自己的机会,但作为一名职业警察,她有着自己的处事原则,外界的诱惑于她而言,根本无法动摇自己那颗坚守正义的磐石之心。

    “你会这么轻易出卖为你卖命的兄弟?”林静冷静的问道。

    郭凤来“噗”的一声笑了起来,道:“兄弟?笑话!他们只不过是我们招募的挣钱工具,说白了就是苦活累活脏活他们做,出了事故他们担当,我们只负责收钱就可以了,他们是生是死与我有什么关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