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50章 警花是个工作狂

    当韩尘吃过早餐返回宿舍的时候,一下子被里面诡异的气氛镇住了,只见臭气熏天的宿舍里静得有些瘆人,黄彪等人光着膀子裹着床单坐在床头,彼此用眼神交流着,好像在酝酿着什么阴谋诡计。

    韩尘推门而入,顿时成了焦点所在,众人齐刷刷的把目光瞄向了他,看得他莫名其妙的菊花一紧。

    “什么情况,你们长斗鸡眼了吗?”

    韩尘很是诧异,按照习惯来说,这个时间点正是鼾声与屁声齐飞,梦呓共怀春一色的黄金时刻,但今天事出反常啊。

    众人纷纷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齐刷刷的指向阳台外面。正在这时,阳台上的铁门吱悠一声开了,一身便装的林静英姿飒爽的出现在韩尘的视野中。

    “呃……”韩尘愕然无语,眼珠子瞪得灯泡似的。

    虽说他十分欣赏林静的泼辣豪爽劲儿,但豪爽不等于豪放,敢如此色胆包天的横闯男生宿舍,韩尘还是第一次见识,他不禁咂咂舌,暗道:“果然是‘辣妹子从来辣不怕,辣妹子生性不怕辣’,真无愧小辣椒的威名啊!”

    “走吧,出去聊聊。”

    林静淡淡一笑,如初晨含露待绽的山茶花,那抹清新怡人轻而易举的就消除了209宿舍雄性牲口们的浓浓睡意,众半裸男雄姿英发,眼神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

    只是林警花本来绷紧着呼吸,一开口说话,便感觉的一股混合了脚臭、汗臭、霉臭、屁臭等各种臭味的大杂烩气息倒灌而来,她猝不及防之下差点被熏晕过去,急忙捂着嘴冲向了阳台,又吐了……

    韩尘走了过去,轻轻为她捶着背,幸灾乐祸道:“是不是感觉我们宿舍男人味挺足的?”

    林静恶心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她早上还没来得及吃东西,干呕着把苦水都吐了出来,现在真的是肠子都悔青了,自己怎么如此莽撞就闯进来了,上次好像没有这种怪味啊……

    韩尘讪讪而笑,昨晚209宿舍集体欣赏动作爱情片哆嗦完之后,地上的小蝌蚪还没来得及清理就一起lol了,再加上门窗紧闭了一夜,男生宿舍本来就是五味杂陈,这下更是恶臭难闻了,不要说是林静,就算是他方才也有一种想吐的冲动。

    “你们宿舍那是什么味啊?太难闻了!”

    走出男生宿舍大楼的林静想起刚才的恶臭,肚里仍旧一阵翻江倒海似的难受。她因为过度呕吐导致脱水,加之这段时间一直忙着破案,没有怎么休息,此刻面色苍白,看上去十分的虚弱。

    韩尘于心不忍,本来想搀扶她一把的,奈何近来因为自己与安嘉珞走的太近了,沾了安女神的荣光,从一坨默默无闻牛粪一跃成了一坨插着鲜花的牛粪,因而所到之处总会引起人们的特别关注。

    尤其是此刻,身边站了这么一位英姿飒爽的林警花,况且林静的相貌丝毫不输安嘉珞,只是两人在气质上有天壤之别,林静属于那种颇具女侠范的英气勃发,但这丝毫不影响她成为万众瞩目的所在,因此路人那望向韩尘的眸光里就有了些意味深长的意思。

    “你没事吧?要不我送你去医院……”

    韩尘尴尬的笑了笑,那抬起的手又退了回去,连他自己都很诧异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谦谦君子了?

    林静却没有发现路人异样的目光,她瞪了眼韩尘,没好气道:“我又没病,去医院做什么?赶紧出门找个饭店,饿死姑奶奶了!”

    韩尘听罢,双手很是麻利的从上身抹到了下身,自己一身盗版耐克球衣,滑不溜秋的连一个口袋都没有,难道自己要刷脸吃饭?

    倒不是韩尘吝啬,而是他没有养成随身带钱的习惯,晨练完去吃饭的时候用的是安嘉珞的饭卡,回到宿舍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呢就被林静给揪了出来……

    “出来太急了,没带钱。”韩尘摊开手,笑道。

    林静大大咧咧习惯了,压根没有男女一块出去吃饭男人付账的传统观念,于是说道:“又没有让你请客。”

    …………

    北大学城的一家早餐店内,林静点了两个包子、一碗豆腐脑,韩尘由于吃过早餐了,便什么都没有点,两人对面而坐。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扒手在偷了东西之后会在垃圾桶旁边销赃?”

    林静对这个问题一直心存疑问,按照她的理解,偷儿在得手之后会第一时间离开案发现场,像郭凤来那种反其道而行的小偷太罕见了,更令她惊疑的是,韩尘好像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竟提前预判出了郭凤来会就地销赃,这令她百思不得其解。

    只听韩尘一本正经道:“我说我是猜的,你信吗?”

    不等林静回答,又道:“按常理来说,一般的扒手偷完东西之后,的确会在第一时间逃离案发现场,然后再销赃。但咱们这次遇到的是一个流动性的扒手团伙,对于这种职业扒手,我想不能以常理度之。”

    “首先,扒手动手之前肯定都有过踩点,但既然他们是流窜作案,应该不会是本地人,就算他们事先踩过点,对这里的地理环境等也不会太过熟悉,他们也清楚赃物藏在身上的时间越长风险就越大,所以最安全的办法就是就地销赃……”

    “等等!”

    林静此刻仿佛具有了职业警察才具有的敏锐嗅觉,果断打断了韩尘的话:“就地销赃?难道他们不怕当场露馅被人赃并获吗?”

    韩尘笑了笑,反问道:“假如你是扒手,你会在众目睽睽之下销赃吗?这样的贼不用警察去抓,笨也快笨死了。我说的就地销赃,是指偷儿在得手之后,施展某些声东击西的伎俩,把在场之人的注意力吸引到某一点,他趁混乱找到附近的垃圾堆放、露天下水道等堆积杂物的地方,伺机销赃。”

    “你想啊,你站在繁华的街道上拿出自己的包包,在众目睽睽之下取走里面的钱,然后随手将钱包扔掉……这样的话,即便包包是你的别人也会怀疑的。但若是你在垃圾桶旁边扔钱包,别人会怎么想呢?他们大概会认为这个钱包坏了或者是旧了,你要换新的了,所以就把它扔掉了,这其实与扒手销赃一个道理……”

    林静仔细的听着,用缜密的逻辑推敲着每一个环节。

    人民警察讲究的是铁证如山,韩尘的猜测虽然有一定的道理,并且也得到了验证,但仍旧不能作为指证郭凤来的直接证据,只能作为佐证材料来收集。

    若要郭凤来伏法认罪,除非他亲口承认,但问题是,怎么样才能让他认罪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