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49章 谈心

    韩尘一觉醒来,已经日暮西沉了,脑袋晕晕乎乎的,看样子非但将昨夜欠的觉补了回来,就连今天的也提前消费了。

    “咦,微软,怎么只有你一个人,那帮孙子呢?”韩尘从上铺探出脑袋,宿舍里静悄悄的,只有秦少宇“嘀嗒嘀嗒”点动鼠标的声音。

    秦少宇破解程序正进行到紧要关头,头不抬眼不眨,就连说话也是快刀斩乱麻:“搞联谊去了。”

    “搞联谊?”

    韩尘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好奇道:“搞什么联谊?”

    秦少宇坐在电脑桌前,身子微微前倾着,那双戴着高倍近视镜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由于精力过度的集中,额头上隐隐有着细汗溢出,忽然他神情一松,激动的跳了起来,打了个响指大叫道:“Perfect!”

    旋即抹了把汗,一脸兴奋的看向韩尘:“你说啥来着?”

    韩尘无比艰难的咽了口吐沫,这尼玛得有多大激情才能把破译程序这种枯燥乏味的事情练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境界啊!

    他将刚才的问题又重复了一遍,只听秦少宇道:“这不快毕业了嘛,咱们班搞了个小联欢,那帮雄性激素分泌过盛的牲口们正嗷嗷待哺呢,这不都狗样儿屁颠屁颠过去了……”

    韩尘嘿嘿笑了起来,面露淫^荡道:“整的好像你不是饥渴男似的,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去呢?”

    秦少宇“吧嗒”一声点了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噗”的一声吐出一个硕大的烟圈,有些伤感道:“尘儿,我打算去金海了……”

    毕业季即将到来,象牙塔的金丝雀们终于感受到了韶光易逝,轻狂不再了。

    未来是什么,他们还不得而知,但这里是青春的最后一站,六月的夏天注定充满了悲伤的气息。

    韩尘没心没肺习惯了,丝毫没有听出秦少宇话中的伤感。他“咕咚咕咚”喝了两口水,走过来坐在秦少宇床头,问道:“怎么想去那了?”

    金海市是华夏国三大一线城市之一,也是亚洲顶级的金融、文化中心,在世界上享负盛名。

    但不知为何,繁华的大城市似乎对于他们这些习惯内陆的学生来说太过遥远,内陆人大都安土重迁,“物离乡贵,人离乡贱”的传统观念在此地世代相传,很少有人愿意外出闯荡。

    中州市虽然不及金海市发达,但城市的繁华应有尽有,再加上生活节奏慢压力小,因而自然而然的成了这些象牙塔里走出的天之骄子毕业首选。

    在韩尘身边的朋友中,秦少宇还是第一个明确提出要去一线城市闯荡的,这不禁令他有些诧异。

    秦少宇无奈的弹了弹烟灰,叹道:“我的专业,只有在金海市那种与国际接轨的地方才有施展的空间……”

    韩尘摇头苦笑,直感叹造化弄人,秦少宇学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但天生是一个IT狂,从修理硬件设备到破解软件程序无一不通,无一不精,并且都是自学成才。

    大学四年,209宿舍数秦少宇挂科的次数最多,但若真走向社会,韩尘相信这个哥们绝非池中之物,恐怕真的会潜龙出渊,一鸣惊人。

    韩尘没有地域观念,也缺乏中原人浓厚的乡土情结,听了秦少宇的话后,点头笑道:“金海市啊,那可是一片火树银花的繁华世界,土豪多如狗,靓女妖如猫,你小子去那里岂不是享不尽的齐人之福?啧啧,你先过去探探路,保不定哥们还要去投奔你呢,到时候咱们兄弟联手,泡尽天下妞,嘎嘎嘎……”

    秦少宇愕然无语,自己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悲伤氛围,就被这厮三言两语吹的烟消云散了?看来与他在一起,自己只能乐呵呵的傻笑了。

    他现在倒是真的有些羡慕韩尘,做一个乐天派多好啊,没心没肺就没有牵挂,没有牵挂就不会心伤……

    秦少宇看着韩尘那没心没肺的贱样欲言又止,昨晚韩尘送莫小冉回去之后一宿未归,以莫小冉对韩尘的情愫,不知道两人之间究竟有没有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

    他转念之间已想了很多事情,然而,最终到嘴边的话却变成了凄然一笑:“真不知道安女神是看上你哪点了……”

    说完,自己像是解脱了似的浑身一松,只是心里却越发的凄苦了。

    或许,爱情的滋味便是苦涩的吧。

    名人的私生活总能令人们高潮迭起,那是属于全民娱乐时代的狂欢。

    韩尘不是名人,但安嘉珞是。据民间给出的一份“女神排行榜”中,安女神位列中州市各大高校女神排行之首,其受欢迎程度可想而知,粉丝团数量恐怕不下五位数。

    最近一段时间,安嘉珞与韩尘之间白雪公主和小矮人的爱情故事被传得神乎其神,所谓三人成虎,当谣言漫天飞时,谁还在意事情本身的真假呢,人们高潮迭起的反而是这条谣言了。

    韩尘显然也听到了不少闲言絮语,正欲澄清自己与安女神之间纯洁的男女关系时,那放在秦少宇电脑桌上的手机很配合的“滴滴”响了起来,旋即人工提示音响起:“您有新短消息,请注意查收,安安。”

    秦少宇一口茶喷的满屏幕都是水,意味深长的看了韩尘一眼,旋即清了清嗓子,学着楚修缘的贱样捏了个兰花指,铿锵顿挫的唱起了209宿舍的室歌:“装、装、装,兄弟你莫装逼,装逼遭雷劈;兄弟你莫装纯,装纯被人轮;兄弟你莫装帅,装帅遭人踹;兄弟你莫装吊,装吊被狗咬……”

    韩尘郁闷了,自从上次林静来学校闹过之后,安嘉珞就有意无意的躲避着自己,给她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现在是什么个情况,难道欲擒故纵的效果已经达到了?

    韩尘点开短信,只有一句话:“明天老时间老地点,过期不候!”

    “这是要跟我摊牌吗?女人心海底针啊——”韩尘回复完短信之后不由得喟然长叹。

    秦少宇听了,想起莫小冉那如镜花水月般的朦胧,不禁心有所感,正想附和吟两句感慨诗句的时候,只听韩尘忽然来了个九十度急转弯,扯着公鸭子般的声音贱笑道:“不过,我喜欢,嘎嘎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