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45章 无忧指传人

    正在何鸿铭和赵刚两人搜肠刮肚的拼凑英语单词之际,忽然听到有人说道:“Yes。We^will^try^to^help^you^recover^lost^property。”

    三人一惊,竟然没有发现林静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值班室门口处了。

    何鸿铭和赵刚两人如蒙大赦,急忙将林静请了进来,这可是金水分局唯一的一个懂英语的人了,如果连她都听不懂这位黛绮丝女士的话,那传扬出去金水分局就糗大了。

    林静一边询问一边做着笔录,那标准规范的牛津腔令黛绮丝大为吃惊,只是她却没有发现,伴随着她与林静交谈的深入,后者那双明亮的眸子越发明亮了。

    “黛绮丝女士,真是太巧了,您丢失的钱包、钻戒和银行卡被一个叫郭凤来的人捡到,现在他正在审讯室,您可以跟我一起去看看吗?”

    林静压抑着心中的激动,用地道熟练的英语问道。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失主会这么快的找上门来,这也太巧合了吧?

    黛绮丝惊道:“亲爱的林警官,您说的是真的吗?哦,上帝,真不敢相信,华夏国的人简直太友好了,我要去大使馆申请对你们的表彰!”

    林静听了,俏脸不由得一热,如果黛绮丝女士发现自己的钱包是被人偷走的,不知道还会不会认为华夏国的人友好了……当下她不方便把郭凤来是犯罪嫌疑人的事情明说出来,引着她向审讯室走去。

    审讯室内,韩尘坐在办公桌上,与郭凤来亲密的勾肩搭背,神秘兮兮道:“哎,哥们,干你们这行利润一定很高吧?”

    郭凤来菊花没来由一紧,对这个“警格”有些低下的“警察”心存忌惮,他警惕十足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韩尘“嘿嘿”笑了起来,阴声怪气道:“少私寡欲,绝学无忧。不知道你这无忧指的指法练到几重了?”

    郭凤来听到“少私寡欲,绝学无忧”八个字,如遭电击。他满脸震惊的看向韩尘,惊道:“你怎么知道这八个字?”

    话说出口,他便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但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少私寡欲,绝学无忧”八个字像一柄尖刀插进了他的心脏处,令他不吐不快。

    韩尘暗道:“看来这柳三倒是没有撒谎……”

    他心里想着,面上却继续装傻充愣道:“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绝学无忧。这是老子《道德经》中的名句,世人皆知,难道老兄你没听说过?”

    郭凤来面色难堪,那双小眼睛寒气暗涌,冷声道:“你到底是谁?究竟要怎样?”

    韩尘叹道:“巴蜀之地,自古多怪才。昔年巴蜀有‘三指’,霸王指楚荆天,据说此人刀枪不入,十指凌厉如钢,杀人何须动刀枪;轮回指姜风柔,铁口直断,教人趋吉避凶,千金易得,一卦难求。”

    “至于这第三指么,自然是无忧指张泗河。据说这人仰不敬天,俯不纳地,梁上称兄弟。这梁上么,乃是梁上君子之意。可笑张泗河喜欢做一些鸡鸣狗盗之事也就罢了,偏偏还附庸风雅,说什么‘少私寡欲,绝学无忧’,真是脏了老子的《道德经》,堪称无耻之尤!”

    郭凤来听他侮辱师门,怒道:“你住口!楚荆天不过是一个匹夫,好勇斗狠,有勇无谋。姜风柔借江湖术士之便,招摇撞骗,就是一个神棍。他们两人是什么东西,拿什么与我师父相提并论?我师父捐钱建学校、修马路、救助失学儿童、设立贫困基金……就算他是盗,也是侠盗,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师父?”

    韩尘冷哼一声,道:“盗就是盗,什么侠盗、恶盗不过是掩耳盗铃的自欺欺人罢了,说得好听,其实不过是寻求良心上的自我安慰。”

    “捐钱建学校、修马路、救助失学儿童、设立贫困基金……真是伟大啊,我就不信他赵泗河除了去偷去抢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做这些事情了,大言不惭!”

    巴蜀“三指”的事情是韩尘在部队上的时候,无意中听战友说起的。那位战友来自蜀中,“三指”的事情就发生在他老家,因此知道的特别清楚。

    据那位战友所说,“三指”在当地臭名昭著,背地里大家都称之为“三害”,尤其是霸王指楚荆天和无忧指张泗河,两人无恶不作,一个明抢,一个暗偷,都是当地出了名的地头蛇。

    至于那位最为神秘的轮回指姜风柔,则纯粹是被楚荆天、张泗河两人拖累了,他倒是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但因为号称“铁口直断,知生前身后之事”,被划入到宣扬封建迷信分子的行列,在当地举行的扫黑打非专项整治活动中,一并被处理了。

    这些本来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韩尘当时只当是逸闻趣事听了,不料林静却从柳三口中挖出了“少私寡欲,绝学无忧”八个字,这才令他意识到,中州市发生的一系列偷窃案件很有可能就是那位无忧指张泗河在兴风作浪。

    当下只见郭凤来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嘲讽:“无忧指门下,讲究的是手上的活儿,您说的去偷去抢,那是强盗干的事儿,这么大屎盆子扣我师父头上,我们可承受不起!”

    韩尘冷笑道:“这么说,你们的所作所为是利国利民的善举了?”

    郭凤来那黑白相间的眼珠子“轱辘”一转,道:“我们的所作所为?真不好意思警官大人,我这个人太健忘了,麻烦您告诉我,我做过什么利国利民的善举了?你们有证据吗?”

    说完,满目挑衅的望着韩尘,那副神情分明在说:“小样儿,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韩尘耸耸肩,若无其事的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嗑着瓜子,然后说出了一句令郭凤来吐血的话:“证据,什么证据?我只是一个协警,哦,就是你们口中常说的临时工……”

    正在这时,审讯室的门开了,林静伸手做了一个指引的动作,旋即用地道的牛津腔道:“请进——”

    郭凤来眼神一缩,因为一个气质高贵的欧美女人带着好奇的眼光走了进来,并且一眼就锁定了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