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44章 犯罪嫌疑人

    “嗯?”

    正在漫步前行的郭凤来忽然感觉有人在自己的肩上拍了下,他回过头来,便见到一个瘦削的男子宝象庄严的看着自己。

    “有什么事吗?”郭凤来诧异道。

    韩尘绷着脸,一本正经道:“刚才有人来警局报案,说自己的钱包被偷了。我们通过对监控的排查,最终锁定了你,请跟我去警局走一趟吧。”

    郭凤来听了,心里“咯噔”一下,自己选择动手以及销毁赃物的地方都是监控的盲区,况且为了不泄露形迹,哪怕是在踩点的时候,自己都刻意避开了监控的有效区域,怎么可能会被摄像头捕捉到呢?

    “他在诳我!”

    郭凤来心头的诧异只是一闪而过,旋即便做出了正确判断,自始至终面不改色。

    逃跑是心理脆弱的表现,那样只会不打自招,坐实他的偷窃罪名,郭凤来不是傻子,当然不会做这种冲动无脑的事情。

    “警官,您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东西了?再说您是警察么,请把警官证拿出来我看看……”

    郭凤来嬉笑着,浑然一副地痞小流氓的模样,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派头。

    他心中冷笑着,扒手与警察打交道,还不是家常便饭?这不是他第一次应付警察,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相信即便再给楚霸王一次机会,他也还是会败在刘邦手下。郭凤来自认为有汉高祖般的痞性,所以对于扮演楚霸王角色的警察来说,他毫不畏惧。

    但玩鹰的人也有不小心被鹰啄瞎眼睛的时候,当流氓遇见流氓,就看谁更流氓了。

    韩尘压根就没有指望三言两语能逼他就范,对待这样的老油条除非手里捏有十足的证据,用一桩桩罪状压死他,否则任何多废口舌的行为都是徒劳。

    他见郭凤来如此镇静,更加坚定了自己之前的判断,于是耸了耸肩,道:“今天出门太急,忘记带了。”

    “出门太急,忘记带了?”

    郭凤来一愣,思维有点短路,这个警察也太奇葩了吧,难道只是一个临时工?

    这时林静追了上来,再怎么说韩尘也是她请过来抓贼的,就算是闯了天大的祸,她也不得不替他擦屁股。

    林静硬着头皮走上来,有些心虚的亮出自己的警官证,道:“我是金水分局的警官林静,请配合我们去警局走一趟吧……”

    郭凤来耸了耸肩,给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旋即抬脚向金水分局走去,看样子倒是熟门熟路,把林静和韩尘两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

    “说吧,这戒指和银行卡是谁的?”林静指着桌子上的赃物,秀眉一扬。

    那枚百达翡丽金镶玉钻戒一看就不是凡品,没有六位数的价钱恐怕很难买下来。从郭凤来这身行头打扮和他那浑身散发出来的流氓气质来看,他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贵重的物品?

    “捡来的。”郭凤来摊开手说道。

    他是一个谨慎的人,与其说是自己的引起林静怀疑倒不如大方的承认这些物品来路不正,这样的话死无对证,把自己的责任撇的一干二净。

    “这么大一颗钻戒,别人都没有捡到,偏偏就被你捡到了,你的运气似乎也太好了吧?”林静对于这样的回答显然不满意,于是呛声问道。

    “林警官,话不是这么说的。整个华夏国买福利彩票的人何止千万,但每期中五百万大奖的也就那区区几个……好运来的时候挡都挡不住,厄运来的时候喝口水都能噎死人。再说,假如今天捡到这枚钻戒的人不是我,您是否会问同样的问题呢?”郭凤来眨眨眼睛,毫不示弱。

    可怜林警花嫉恶如仇,被郭凤来这么一反呛,一时竟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反驳了。

    在金水分局,所有人都知道林静审案的原则是以暴制暴,看上去十分的蛮横,但那是建立在证据确凿的基础上,她遵循的是对待违法犯罪分子就像秋风扫落叶般冷酷,因而给人一种蛮不讲理、咄咄逼人的感觉。

    但对待那些没有任何犯罪迹象的“犯罪嫌疑人”来说,她就不敢如此莽撞了,因为她的强势很有可能酿成冤假错案,林静不会拿无辜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做儿戏。就像面前的郭凤来,因为自己手里没有证据,所以审讯起来就不是十分的理直气壮,如今被他一个反呛,自己也找不出合适的话来。

    “既然这枚百达翡丽金镶玉钻戒是你捡的,为什么不将这款亚历山大麦昆牌钱包也一起捡回去呢?”

    韩尘笑着走了进来,随手将郭凤来丢弃在垃圾桶里的钱包扔在了桌子上,只是此刻桃粉色的钱包上面沾了很多灰尘,看上去脏兮兮的。

    “咦?”

    郭凤来面上闪过一丝诧异,顿了下,旋即便很镇定的说道:“带着这个钱包太显眼,万一失主找过来了岂不是一眼就发现钱包在我身上?我看那枚钻戒挺大的,价值不菲,所以就鬼迷心窍,昧着良心想私吞了失物……但两位阿Sir,这不犯法吧?”

    韩尘手抚着下巴,这郭凤来倒是够机灵的,三言两语就把责任撇的一干二净,不过这份弃车保帅的魄力他还是很欣赏的,这么大一颗钻戒,即便是一般牌子的也值不少钱,更不用说百达翡丽全球限量发行的金镶玉钻戒了,说它价值连城一点也不为过。

    只是郭凤来如此表现,在韩尘看来反而画蛇添足了,扒手只为求财,并且视财如命,怎么可能让到嘴里的肉再飞出去呢,这不科学!

    韩尘低声向林静道:“我估计从他嘴里是撬不出什么东西了,你把二七广场的录像调过来,看看能不能从监控上面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

    林静有些拿捏不准,毕竟韩尘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胡乱抓了个人,然后就认定他是扒手,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于是疑惑道:“你确定……这个人有问题?”

    韩尘阴测测笑道:“敢不敢打个赌?”

    林静冷哼一声,道:“你是不是一天不犯贱就浑身不舒坦?”

    …………

    中州市金水分局今天上午来了一个稀客,那人操着一口十分拗口难懂的华夏语向110值班室的两名警员倾诉着,何鸿铭反复咀嚼着白发蓝眼睛女人的话,最后用不太确定的口吻问道:“您是说……您的钱包不小心被您弄丢了?”

    黛绮丝女士欣喜若狂,激动连连的“Yes、Yes”说个不停,正在何鸿铭和赵刚两人为之舒了口气的时候,她忽然又用熟练的英语问道:“Canyouhelpme?”

    这句话两位民警倒是知道是什么意思,可关键是“我们一定会尽力帮您找回失物的”这句话,用英语怎么说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