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43章 目标出现

    郭凤来漫无目的的在二七广场游荡着,他上身穿了件浅灰色外套,下身是一件海蓝色牛仔裤,这样的装扮在春意还浓的三月份随处可见。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郭凤来对于自己的这个生他却没有养他的家乡有些陌生,记忆的碎片只捕捉到了硬邦邦的窝窝头,除了穷还是穷……

    但眼前这些由钢筋水泥勾勒成的光彩世界似乎与他心目中的的家乡相去甚远,他有些唏嘘,忽然忆起儿时被老师逼迫背诵过的一首古诗:“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然而,这样的伤感只是一闪而逝,在外面流荡惯了的人对于乡土观念便看的不那么重了,否则他也不会再返回故乡,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此刻,郭凤来安静的立在商场拐角处的阳光里,眼珠子骨碌碌转动着,流露出狐狸般的狡诈与精明。

    “嘁,穷鬼……”

    郭凤来望着川流不息的人潮,暗骂了声晦气,从早上八点出来踩点,一直到现在十点多,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愣是没有发现一个值得他出手的人。

    他有些怅然的摩挲着修长而粗糙的左手指,十年磨一剑,三年无忧指。

    一把上好的宝剑也不过十年的磨砺,而自己的一根手指就需要三年,三五一十五,浸淫夹物切物之术风雨无阻十五载,如今才堪堪出师,扒手之路的艰难外人怎么知道呢。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等我的右手练成无忧指之后,就可以像师傅那样开宗立户了……”郭凤来憧憬起未来就有一股难以名状的兴奋。

    他的左手经过十五载的艰苦磨砺,如今夹物切物无往不利,几乎没有失手过,但右手却是十分的笨拙,与正常人没有什么两样,想要在江湖上开宗立派远不够格。

    正在他有些遗憾的时候,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映入眼帘,女人蓝眼白发,那如羊脂白玉般的肌肤透出诱人的光泽,女人并不如何的漂亮,但却有着典型欧美人的火辣与奔放。

    郭凤来对于她那火辣的身材视若未睹,他的一双贼目始终盯着女人右腕上的手表和左肩上咖啡色的包包。

    “欧米茄星座系列,古驰的最新款……”郭凤来小眼睛滴溜溜转悠着,等了这么久,店铺生意终于要开张了,他心情大好,迎面走了上去。

    …………

    韩尘惬意的嗑着瓜子,小眼睛就像郭凤来那双贼目似的,四下扫量着,只不过郭凤来关心的是人,而他在意的是物。

    他曾和宿舍的狐朋狗友们来过两次这里,那时纯粹是为了购物,并没有留意这片区域的监控布置。

    二七广场作为中州市有名的商业步行街,在主要路段都设有监控,但这里人流量太密集了,加之广场范围太大,很容易形成监控盲区。

    室外公共安全监控系统,当然不可能是那种针孔型的微型摄像头,所以韩尘很容易就发现了广场四周布置的电子监控器,这种仪器笨而大,像素不高,传输频率也低,但因为价格低廉,为城市大范围布控提供了可能。

    这种不太受市民待见的笨重监控仪器其实有一个很大的隐藏功能,那就是它的威慑作用。

    试想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布置在这样显眼的位置,违法犯罪分子想要从事不法勾当,就不得不掂量一下了。

    “从最近的一台摄像头到垃圾桶,目测直线距离100m,这样的距离……广场靠近北边的这片区域几乎全部是监控盲区了。”韩尘暗道,那微皱着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

    林静拼命揉着眼睛,那双如水般的美眸因为长时间的圆睁,如今已麻木不堪,她有些丧气的站起身来,道:“走吧,这个笨法子我早就试过了,本来想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现在看来,死马就是死马,怎么可能当作活马医呢!”

    韩尘也是有点丧气,按照林静提供的线索,他推断出最近中州市偷窃案频发,应该是一个流动团伙流窜到此地作案。

    如果是这样的话,垃圾箱、下水道等杂物集中的地方一定要特殊关照,但现在两人蹲点守了一上午,一点线索都没有发现,难道是自己推断错了?

    他不甘的又瞥了眼那一排整齐的垃圾桶,正欲转身离去的时候,忽然一个灰衣蓝裤的男子映入眼帘。

    阳光下,郭凤来神情轻松的拉开桃粉色的钱包拉链,一枚金色的戒指神不知鬼不觉的滑入手中。

    粉色的钱包中还有两张花旗银行卡,他本来想随手丢掉的,但犹豫了下便鬼使神差的放进了自己的口袋,然后毫不吝啬的将那个亚历山大麦昆牌钱包丢进了垃圾桶……

    韩尘目光亮了起来,郭凤来的举动被他尽收眼底,他激动的抓起林静的胳膊,指着郭凤来,道:“抓住他。”

    林静情绪低落,有些恼怒的挣脱了他的咸猪手,瞥了眼那个穿着灰衣蓝裤的男子,几乎不假思索道:“为什么要抓他?他犯了什么事?你有什么证据?”

    其实,也难怪林静有此一问,因为郭凤来的行为举止没有任何异常,并且在垃圾桶旁边丢垃圾,这一幕在大城市随处可见,再正常不过了,凭什么要抓人家?

    韩尘一阵蛋疼,他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去解释,因为郭凤来的身影正在人潮之中渐趋渐远,他深吸了口气,提步追了上去。

    …………

    郭凤来心情极为平静,众目睽睽之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走洋妞的钱包,在他心里没有漾起丝毫的波澜。

    练技先修心,干他们这一行,心理素质比业务技能更重要。而作为一名职业扒手,哪怕此刻一队防暴警察荷枪实弹的站在自己面前,他也是面不改色,因为此刻的他已经成功逃离案发现场,并且已经将最致命的“证据”销掉了,即便是法律也奈何不了自己。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那名白发蓝眼睛的洋妞没有当面指正自己,但这个前提永远不会出现了,因为那个胸大无脑的洋妞,恐怕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的钱包是被扒手偷走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