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守株待兔

    早餐两人吃了半个多小时,韩尘这才心满意足的翘起二郎腿,随手捏了根牙签叼在嘴里,满口都是蟹黄虾仁香,吃饱喝足的他惬意十足的哼起了小情歌,生活多么美好,阳光多么灿烂,早餐真是秀色可餐……

    三笼灌汤包,林静只吃了三个素的,其余的全部装进了自己的酒囊饭袋里,除了上次在恶魔心情酒吧黄连庚请客的那次,韩尘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吃那么饱,并且还是自己平时舍不得消费的老八灌汤包,旁边还有美人相伴……

    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啊!

    但与韩尘的满足惬意不同,林警花则是强忍住咬牙切齿的冲动,愤然瞪了他一眼,道:“服务员,结账!”

    然后万分肉疼的将自己那张已经不堪重荷的信用卡递了过去,看来自己喜欢的那套进口护肤品只能到下月再买了……这个渣男,自己省吃俭用了一个月,却被他一朝吃回到了解放前,他怎么就那么讨厌呢?

    嗝——

    韩尘打了个饱嗝,磨磨蹭蹭离了座,那双贼溜溜的小眼睛有意无意的在林静丰满的翘^臀上刮了下,满是欣赏的嘿嘿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接下来怎么办?”

    林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要见到这个没一点正经的渣男气都不打一处来,感觉不吼两嗓子不踹他两脚,自己浑身不舒服。

    “怎么办?”

    韩尘愣了下,思维一时有些短路:“好像你才是警察吧?”

    林警花冷哼一声,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散发出浓浓的危险气息,韩尘冷汗不自禁就冒了出来,自忖此时自己的身体不宜动手,况且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谁让自己占了不该沾的便宜呢。

    “那个……你说扒手偷了东西之后会怎么办呢?”韩尘干咳着问道。

    林静蹙眉沉思了片刻,摇摇头,道:“我哪儿知道!”

    韩尘上前一步,分析道:“像柳三那样的专业扒手毕竟是少数,他们的作案手法隐蔽,神不知鬼不觉的很难被抓到,这种人大都是惯犯,心理素质过硬,从他们的神态举止上很难分辨出与一般人有什么异同,所以如果不能在他们行窃的过程中人赃并获,凭咱们两个大眼瞪小眼的去抓捕,除非你有孙猴子的火眼金睛,否则基本不可能。”

    林静点点头,这段时间中州市刑事案件频发,各警局警员全部出动,连刚从警校毕业不足半年,从来没有独自扛大梁的她都被委以“重任”,全权负责最近曝光率颇高的偷窃案。

    但十几天下来,自己毫无头绪不说,偷窃案更有井喷的趋势,市民报警的电话雪花一样的纷至沓来,上面的队长、局长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林静却是压力陡增。

    为了能够尽快破案,她使出了浑身解数,但凡有一丝希望,她都会去尝试,这也是她虽然讨厌韩尘却死缠住他的一个原因。

    韩尘又道:“所以咱们重点打击的对象是那些不入流的小喽啰,这类扒手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三五人组成一个小分队,全靠一些声东击西的伎俩作掩护,得手之后急于销赃,目标较为明显……”

    林静打断了他的话,道:“最关键也是困难的地方就在这里,如果不能人赃并获的话,就算抓了他们又如何,还不是前脚进警局,后脚就出来了?”

    这样的情况,林静已经遇到多次,明明罪犯就站在你跟前,但却因为缺少证据而不得不将其释放,简直令她抓狂。

    韩尘听了,“嘿嘿”贼笑起来,问道:“咱们换位思考,假如你是偷儿,偷了别人的钱包之后,接下来会做什么?”

    林静不假思索道:“我若是偷儿,找个隐蔽的地方,将值钱的东西取出来,然后丢掉钱包……”

    “不错,怀里揣着钱包就像是揣着一颗定时炸弹,指不定就被警察抓了个人赃并获。所以,小偷得手之后首先要销赃的就是钱包,咱们可以试着从这方面入手,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发现。”

    韩尘忽然灵犀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兴奋得凌空打了个响指,抓起林静的素手,道:“走,咱们去守株待兔!”

    林静被韩尘的神经质吓了一跳,急忙挣脱了他的咸猪手,微怒道:“你发的什么神经?”

    “嘿嘿,刚才想到了一个守株待兔的好办法,所以就有点得意忘形了……”

    韩尘状若憨厚的笑了起来,把自己的猥琐隐藏的滴水不漏,只是他的大拇指与中指不着痕迹的摩挲着,如此光明正大的揩油,别有一番风趣,尤其对方还是一个面如麻生希级别的高挑警花,当真妙不可言。

    “守株待兔?”

    林静秀眉一挑,她并没有意识到韩尘的龌龊想法,继续追问道:“什么意思?”

    “这个法子行与不行我也说不准,不过咱们可以去验证一下,反正现在也是没什么头绪,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韩尘边走边说,他们所处的地方正是中州市繁华步行街的入口处,再向前走不足300米,就是步行街的正中心二七广场。

    二七广场周围商铺林立,华联商厦、商城大厦、百货大楼、购书中心等大型商场和数百家中小型商店、餐饮店,游客如织,繁华如梦。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是非,二七商业广场的性质决定了这里必定是小偷扒手经常光顾的地方。

    广场石墩上,韩尘和林静两人宛若一对情侣,面对面坐着悠闲的嗑着瓜子,广场北边接近马路的地方,五六个一米来高的垃圾桶排成一列,一位身着蓝色工作的服的阿姨戴着橙色的工帽正在倾倒着纸屑果皮。

    偌大的二七广场上人来人往,林警花那双妙目如鹰似隼的逡巡着,搜寻着属于自己的猎物,只是神经过度紧张的她此刻已出现了严重“审美疲劳”,无论看谁都像是扒手,又都不像是扒手……

    “喏,放松点,别那么紧张,你在警校时候没有练习过跟踪侦查吗?”

    韩尘见林静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顿时觉得好笑,像她这样瞪大了眼睛把经过自己眼前的人看得毛骨悚然,就算是有偷儿,恐怕也不敢贸然出手了。

    林静白了一眼自己旁边的这个白痴,不屑道:“不然能怎样?像你一样,一副二大爷的德性,就算是扒手在你眼前偷东西,你能察觉到吗?”

    韩尘嗑了个瓜子,屈指轻弹,瓜子仁飞向空中,然后舌尖像蛇信子似的一吐一吞,香脆的瓜子仁便成了腹中之物,旋即一脸神秘道:“只要盯紧那几个垃圾桶就可以了,别的地方不用瞎操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